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全職】感謝信03

特别喜欢

晚安諸君:





感謝信流程的時間過了一半,潘林手中的紙也少了一半。


真不想那麼快結束啊,難得的聯盟十年,潘林覺得那麼快結束有點可惜呢。


「小潘,接下來是哪位選手的信件呢?」發現了搭檔的停頓,李藝博也大概知道原因,於是若無其事地為他接下一句。


「是的李指導,下一位是虛空的吳羽策!」一回神,潘林有點不好意思,自己怎麼就在節目直播時出了神呢?得打起精神繼續下去才行。


「虛空的吳羽策啊。」李藝博點了點頭,暗暗向潘林表示一下別在意,「虛空的雙鬼搭檔之一吳羽策,是位聯盟裡少數玩女號的選手,而且還是名陣斬雙修的鬼劍士呢。」


「是的,吳羽策寫得挺簡潔的:『感謝虛空。還有搭檔李軒,謝了。』」


「哦,」李藝博一臉了然,笑道:「不愧是連兩屆最佳搭檔的雙鬼啊。」


此時的遊覽車上,跟吳羽策有點交情的方銳又爆出一連串笑聲。


「一句搭檔謝了感覺各種高大上啊。」肖時欽表示真是瀟灑,和吳羽策同期的周澤楷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呦,你回去得趕緊補寫了,你看看人家都感謝你,你居然還把這事給忘記了。」楚云秀拍著手對李軒說著,和蘇沐澄兩人笑成一團。


「是、是,這是一定要的。」李軒面上似乎在應付,內心還是挺訝異的。


其實也不是真把這事給忘了,就是想寫對方卻又怕他在意尷尬,才沒寫的。李軒無奈地笑著,又有點暖暖的。


可惜他不知道,吳羽策當初也跟他在意著相同的事呢。




 


「接下來是,嗯,藍雨的黃少天。」頓了一下,潘林看著眼前被刻滿字的紙張,感到有點疲倦。當初他可是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研讀完一整篇,然後又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刪減完一堆奇怪的話,找出整篇的主旨。


聽到這名字的李藝博瞄了眼潘林手中的表格,呵呵笑了兩聲:「藍雨的黃少天,角色是劍聖夜雨聲煩。這位大家一定也非常熟悉了吧,尤其是對於他的各種文字泡刷屏。那麼黃少天的感謝信又是怎麼寫的呢?」


「呃,是的。」潘林乾笑,接下話:「黃少天是這麼寫的:『感謝藍雨啊雖然我第四賽季才出道的,就是黃金一代啦,不過我打聯盟前的網遊時代就認識老魏啦,就是咱藍雨的老隊長,現在聽說是興欣的吉祥物,當時我可是搶了他們的BOSS呢。』」潘林喘了口氣,繼續念:「『藍雨裡面的每一個人我都非常非常地感謝呢,像是和我同期的隊長啊,跑去百花的于鋒,還有現在的藍雨的大家,都是最棒最棒最棒的。』」


「嗯,還真是非常有黃少天的風格呢。」李藝博看著潘林苦惱著該不該繼續念下去,連忙幫他接過話。


真的,不愧是逼迫聯盟改規則的男人啊。


蘇黎世的天也漸漸要暗下來了。賽場旁的遊覽車上突然爆出了一陣喊叫聲。


「等等等等,他沒讀完啊!這才我寫的不到三十分之一好不好!能不能好好念啦把整篇念完嘛,我寫得那麼感人肺腑不把整篇唸出來怎麼行?」黃少天對於潘林沒把自己的感謝信念完,表示非常在意。


「把你的信念完天都黑了又亮了。」王杰希冷靜地表示。


「那個、哈哈哈居然、哈哈不是你寫的全部嗎!」張佳樂帶頭大笑。


「居然才三十分之一,你到底寫了多少?」孫翔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黃少天。


「應該是……誇飾。」周澤楷表示無奈。


「我覺得如果是黃少天,說是三百分之一我也相信。」唐昊挑了挑眉。


「你們夠了夠了夠了!」黃少天喊著。


其實,感謝之情,哪是一張紙就能交代得清的呢。




 


「哦哦,接下來也是藍雨的,是第九賽季出道的盧瀚文。」喝了口水後,潘林翻了下一張信件,笑了笑。對這努力的孩子,潘林還是挺有好感的。


「藍雨的盧瀚文啊,」李藝博表示也挺喜歡這開朗的孩子,「十四歲就操著使用重劍的劍客出道,得到第九賽季的最佳新人獎。年紀輕輕一出道就扛著重擔,這孩子非常不簡單呢。」


「我同意李指導的話。好的,盧瀚文是這麼寫的:『最感謝藍雨了!藍雨的大家都是很棒的前輩,隊長和黃少他們都教了我很多,謝謝!還有就是微草的劉小別前輩,希望下次還有PK機會!』李指導,這最後你怎麼看?」


「哦……」沒料到這孩子還會去感謝藍雨對頭戰隊的選手,李藝博愣了一下,隨即回答:「還記得那一次全明星的時候,盧瀚文在新秀挑戰賽選了劉小別當作對手嗎?雖然不知道他們私底下是不是有過比賽經驗,不過我們似乎也是可以好好期待的呢。」


潘林回想了一下,感到有些興趣。聯盟的未來,一定也會非常精彩的。


正看著轉播的微草選手不多,這時有了點小混亂。


「哈?這小鬼說什麼啊?」似乎覺得自己莫名其妙被提名,劉小別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你忘了啊?之前在網遊裡你跟他打過呢,後來他還在全明星上挑戰你啊。」許斌推了推他,有點揶揄地笑著。


「前輩,隨便把人家給忘了不好喔。」高英杰一臉遺憾地提醒道。


「我沒忘!」那時候的比賽根本只注意到了賽後黃少天的中指而已啊,劉小別在心中吼著。


不過自己在想要挑戰大神時卻忽略了認真挑戰自己的小鬼,似乎還真有點過分啊?劉小別皺了皺眉。


……盧瀚文是嗎。劉小別決定還是好好把這人給記住。




 


「再來還是藍雨的,隊長喻文州。」潘林翻了翻,確認之後還有沒有藍雨的選手。


「藍雨的隊長喻文州,現在也是國家隊的隊長了。」李藝博想了一下,說:「他的手速在職業選手圈實屬不快,卻帶領著藍雨贏了第六賽季的冠軍,是位難得的戰術奇才。」


「的確呢。好,喻文州是這麼寫的:『感謝藍雨看中沒有手速的我,讓我能和現在的隊友們站在一起。藍雨的每位隊員都值得我去感謝,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我。不過還有一位現在已經不在藍雨的前輩,我想要好好去感謝。』」


看了李藝博一眼,潘林繼續念道:「『魏琛前輩他率領著藍雨兩年的時間,為藍雨今天的繁榮奠下了根基。魏隊是藍雨歷史的一部份,雖然他現在早就已經離開了,但我還是由衷地感謝他對藍雨的付出,還有他留下的索克薩爾。魏隊,謝謝您。』」


「……」這次李藝博楞得更久了些,他沒想到潘林念喻文州的信件內容還會比黃少天的多。回想了一下魏琛這人,李藝博接下潘林的話:「的確呢,聯盟初期很多事物還沒奠基好,有好些個前輩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他們的功勞或許會隨時間被人們給遺忘了,不過,」李藝博笑了笑:「那些付出,會深植在每一個隊伍裡的。」


興欣眾人看著螢幕上赫然提到魏琛,還想著怎麼就沒聽到本人嚷嚷的聲音,一轉頭卻被他一臉老淚給嚇壞了。


「我說老魏,你哭什麼哭啊!」陳果緊張得一連抽了好幾張面紙塞給他。


只見魏琛隨便揉著面紙就擤著鼻涕,還一邊喊著:「靠,這小子居然還搞了那麼煽情的長篇大論,簡直比黃少天那小鬼還囉嗦!」


「老魏怎麼那麼愛哭啊?」包子搞不太懂這種事,整個身子壓到羅輯背上晃啊晃的。


「他是被感動的。」安文逸冷靜地說道。


「誰被感動啦?誰誰誰!我還指望著我的索克薩爾呢!」魏琛揮著手反駁,卻不知道紅了整張臉出賣了自己。


喬一帆笑著端來一杯水給他潤喉,魏琛咕嚕咕嚕地灌著,其他人都笑著,連坐在角落的莫凡都動了動嘴角。


這老傢伙十年前給藍雨的付出是功不可沒,不過現在對他們興欣來說,也是同樣重要的。




 


正念著自己那封信件的時候,喻文州回到了遊覽車上,剛好趕上一車的驚嘆臉和黃少天的文字泡連擊。


「隊長你居然這樣說魏老大,你不怕他哭出來嗎?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多纖細,現在被你搞哭了到時候興欣要我們來賠償精神安撫費怎麼辦?」


「我這是單純的感謝,怎麼扯上精神安撫了?」喻文州回道,引來一車驚嘆他的不明用意。


真是的,喻文州無奈地笑著。


其實真的只是想好好感謝這位前輩而已啊。不管是魏琛讓自己的戰術才能被看重,還是他留下的那張帳號卡。


喻文州真的很感謝他。


 


踏出會議室,葉修搖搖晃晃地走著,順手點上根煙,踱步走上回遊覽車的路。


這事也搞得太久了,整個會議都賽事方在那磨磨蹭蹭的。一會兒沒準要讓那群囉嗦的傢伙抱怨了,葉修抓了抓頭髮,看向已經黑了一片的天空。


星挺多的嘛,葉修無關緊要的想著。


突然感覺到一陣震動,翻了很久,葉修才發現原來是那隻被趕出家門前被強迫辦的手機。


他還是沒認真去搞清楚這東西怎麼用,榮耀以外的事情真的沒什麼興趣啊。


叼著煙,葉修隨意地接通電話,聽到那頭似乎傳來了狗叫聲。


「誰啊?」沒有直接往遊覽車上走,葉修在賽場門口的階梯坐了下來。


「……怎麼,退役就沒聯繫了,那麼久還找哥做什麼?先說好,錢不借啊,老郭那傢伙都沒還清就消失了呢。」懶懶地把身子靠在階梯旁的欄杆上,葉修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


「呵,怎麼回事你,就為了說這個花了那麼大功夫搞來我的號碼啊?」突然笑出聲,葉修的身子跟著抖了幾下。


「……知道啦。最近還行吧。以後還斷聯嗎?」挑了挑眉,葉修的口氣有些不以為然:「我當初可沒手機啊。說什麼,誰要去看你,當然是你來看哥啦。」


「好啦,長途電話多貴呢。」末了,葉修嘆了口氣,笑了:「……嗯,我也挺想你的哈。」


「再連絡啊,雪峰。」


掛了電話,葉修伸展了下雙手,抬頭看了看天空。


那些失聯的傢伙們,總歸也是在這片天空下的吧。


似乎覺得自己的想法太文青,葉修嘲笑了自己幾聲,站了起來看向前方,夜晚中閃爍著光的遊覽車。


好啦,該回去見現在的隊友了。 






TBC

评论

热度(30)

  1. 天一的黑本本晚安諸君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别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