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全職】感謝信02

特别喜欢

晚安諸君:



這天夜裡,興欣爆出了一陣歡呼聲。


不過這聲音沒嚇到樓下網吧的客人,畢竟他們也激動得各個都在尖叫著、相互擁抱著,分享著各自的喜悅。


他們所景仰的選手們,走向了世界,今天贏下了第一場比賽。


 




「這真的是一場非常精采的比賽,是吧李指導!」螢幕前的潘林止不住心中的興奮,情不自禁地轉頭對著李藝博喊著。


「是的,這真的是世界水準的比賽。」曾經也是職業選手的李藝博笑了笑,卻也有些坐不住地想站起來歡呼。


不過他們還得先完成另一項任務,公布感謝信。


這次第十賽季結束的假期,聯盟配合著國際邀請賽事辦了個活動,請全聯盟的職業選手寫感謝信。


美其名說是為了十年來聯盟風風雨雨,有退役的前輩還有後進的新人,讓他們有互相感謝的機會。不過還是有些選手們覺得這活動很莫名其妙,還要要求自己寫字很麻煩。不管如何,對於想寫的、有感謝對象的選手們,這倒是個不差的機會。


剛贏下邀請賽第一場比賽的選手們,正三三兩兩地走回遊覽車上。白天比的比賽,蘇黎世這才傍晚,選手們的心情也還處在亢奮點上。


「沐沐,剛才那手超讚的啊!」楚云秀攬著蘇沐澄的肩膀,大聲地稱讚著。


「哦哦對對對!多虧那個操作完美地替我接下來的攻擊做到了掩護,你看到對方那居然嚇了一大跳,還一下子飆出了一堆話,真可惜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哈哈哈!」黃少天湊過來直接丟出一長串句子,其他人也湊過來加入討論。


李軒一邊揩笑出的淚一邊拍黃少天的肩膀:「不行啊,你要是聽得懂還得了,到時候我們全隊就只聽你在吐槽對方還比什麼賽啊。」其他人聽了哈哈大笑,黃少天又反駁了幾句。


第一場比賽他們也不是完爆對方,中間還是經歷了很多驚險,對方可也是國家隊的選手。不過這場勝利讓大家的心情都格外地好,張新杰推了推眼鏡,也不打算這時候還來提醒些什麼。


「快快快我們趕緊回去,說不定還趕得上聯盟那個詭異活動的實況!」看到遊覽車近在眼前,黃少天一馬當先衝上車。


「什麼活動?」孫翔像是沒搞清楚狀況,轉頭問一旁的輪迴隊長。


「感謝信的活動啊,你沒收到通知信嗎?」看周澤楷欲言又止似乎不知道如何解釋,肖時欽充當了解說役。


「那個……寄丟了。」看孫翔一頭霧水,周澤楷有點尷尬地替隊友回答著。信件寄到輪迴的時候,他們倆人已經離開去了B市,之後讓江波濤轉寄過來卻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哈哈哈運氣也太差了吧!」一旁張佳樂一聽到周澤楷的回答就大笑了起來。


「你沒資格這樣笑人家啦。」白了他一眼,楚云秀問道:「那怎麼辦,你們沒寫到?」


「之後想要也可以補寫。可以再跟聯盟要表格,只要在這段活動期間內還是可以公布在網上的。」張新杰顯然是仔細研究過了說明,解釋道。


「哦那太好了,我完全忘了這事根本沒寫。」拍了拍胸口,李軒鬆了口氣。


這時一旁聊著的方銳和唐昊靠了過來,方銳嚷嚷著:「你們怎麼那麼多人都沒寫啊,我可是還在興欣的時候就交代完了呢!」


「我們也早收到了,不過不知道有多少人寫就是了。」唐昊聳了聳肩。


「喂你們,趕緊的我還要回去看直播啊,隊長和老葉怎麼搞那麼久還沒回來,這直播要是錯過了再去看就沒樂趣了快啊快啊快啊!」車上的黃少天對於大夥徐徐上車的節奏顯然很不滿意,嘴上抱怨就沒停過。


身為隊長的喻文州和領隊葉修在賽後留了下來和賽事方討論些事情。畢竟第一次辦這活動,很多細節還是得多加討論調整。


「急什麼,車上也能看的。」指了指遊覽車上配備的電視,王杰希對司機說了幾句,電視啪一聲就打開了。


「葉修他們不知道趕不趕得上呢。」蘇沐澄笑著看向螢幕。


 




「好,接下來是百花的鄒遠選手。」已經念了幾篇感謝信,手裡卻還有一大疊。潘林也不覺累,這事他還是很喜歡的。他看過負責人們收回來的所有選手們的感謝信,滿滿好幾疊,看得他心裡也滿滿的。


「鄒遠這選手受到了百花的重用,之後的表現也挺讓人刮目相看的。第十賽季常規賽鄒遠得了最有進步獎,百花還打進了季後賽呢。」李藝博知道這時候的直播兩人背後會有鄒遠歷年來的戰鬥畫面,他所要做的就是簡單再介紹下這位選手。


而讀信件的差事,是潘林負責的:「是的。鄒遠是這麼寫的:『感謝百花對我的重視,感謝百花粉絲們一直以來的支持。感謝于鋒隊長。』哦,看似很普通的感謝,還是感受到了誠意呢。」


「在接下百花後,鄒遠應該也是承受著很重的壓力。于鋒的轉會對他來說應該算是很大的幫助,拋開這壓力鄒遠也的確表現得更加出色。」李藝博點了點頭,發現在這活動中似乎能夠更加了解選手們的想法。


而這時的百花選手們正坐在轉播屏幕前,一些人勾著于鋒一些人搭著鄒遠笑著說:「你看看你讓隊長整張臉都紅啦哈哈哈!」


「心裡話而已,謝謝。」鄒遠只是微笑,把寫下的文字親口對于鋒說了一次。


「什,什麼話!」于鋒有些結巴,聲音也大了起來:「百花沒有你們任何一個人都不行吧!」


百花眾人愣了一下,然後對于鋒各種拍肩拍背:「當然,我們可是百花啊!」


我們可是百花啊。鄒遠在心裡復誦了一次。


 


 


「哦,再來是三零一的白庶。」潘林當初整理文件時有些意外,沒想到這位選手的字還算能看。


「白庶這位選手,對三零一來說應該可以算是個轉機。」李藝博說道:「三零一在常規賽的下半賽季急起直追進入季後賽,就是因為這位選手的來到。」白庶在三零一的出場也就半個賽季,能夠播放的畫面卻也不嫌少。


「對三零一來說白庶可以說是相當重要呢。好的,白庶是這麼寫的:『雖然我才回來沒多久,卻深深體會到國內榮耀的繁榮。感謝三零一選中我,感謝三零一團隊的所有隊友。』」


「白庶參加過國外的比賽,現在能夠體會國內的榮耀,應該也算是見識非常廣闊了呢。」李藝博想著現在國家隊打著世界邀請賽,一定也能夠有更多見識。


三零一團隊正看著轉播,紛紛回頭對白庶說著:「我們才感謝你來呢,三零一也會繼續繁榮下去!」大家圍過來,把白庶和坐他一旁的楊聰給團團圍住。


楊聰笑著拍了拍一時間接受大家感謝而愣住的白庶,也一起說道:「加油啊,白庶。」


這時起鬨的其他隊友們突然轉過來面對他們的隊長,紛紛喊著:「隊長我們也超感謝你的啊!」


這時倒是換楊聰愣住了。回過神的白庶笑著反過來拍了拍對方:「是呢,三零一的繁榮沒有你怎麼行呢。」


扛著三零一這麼多年終於放下重擔的楊聰,此時看著隊友們,眼角有些酸酸的。


「大家好好加油吧!」


 




「哦哦,接下來是霸圖的韓文清呢!」潘林興致勃勃地看向李藝博,等著他做完介紹要趕緊念信件。


似乎知道潘林的期待,李藝博只是笑著說了句:「這位十年來的霸圖隊長,相信不用多說大家都很熟悉了吧。」畢竟是以前的隊長,李藝博也很期待對方到底寫了些什麼。


「是呢是!韓文清是這麼寫的:『感謝霸圖十年,一如既往。』哇,李指導怎麼看?」


「不愧是十年的霸圖隊長韓隊啊!」不自覺地用了霸圖隊員對隊長的稱呼,李藝博感慨地說:「相信他還能繼續奮戰下去!」李藝博感覺眼眶有點熱熱的,對於霸圖的未來,是可以期待的吧。


此時蘇黎世國際邀請賽場旁的遊覽車上一陣騷動,張佳樂跳到走道上喊道:「哦哦很帥嘛!」


其他人跟著起鬨,方銳笑道:「人家那是他帥,就不要一會兒念你的內容一點都帥不起來啊!」


「我­­——才——沒——寫——咧!」張佳樂對他喊道:「等一下就聽你寫的,等著我嘲笑啊!」


車上的選手們還是知道張佳樂不寫的原因的,方銳也趕緊把話題給轉了。沒有人說破,車上還是鬧哄哄地一片。


張新杰沒加入談話,坐在位置上看著螢幕上大漠孤煙奮戰的影像,喃喃地念道:「霸圖十年,最感謝的還是你。」


 




雖然還有些沉浸在剛才韓文清信件的餘韻中,潘林仍舊繼續著他的工作:「我們來看看接下來是……是方銳,第十賽季冠軍興欣的方銳!」


「興欣的方銳!轉會到草根團隊的方銳,成功轉型成了氣功師,相信大家對總決賽第二場的團隊賽中,方銳的表現還記憶猶新吧!」終於來到冠軍隊的選手,李藝博也興奮地解說著。


「是的,讓我們來看看方銳寫了些什麼:『感謝這幾年來的呼嘯啊,也超級感謝興欣的啦。還有老林,我們的犯罪組合可是最帥氣的!』嗯,這老林寫的是霸圖剛退役的林敬言吧。」


「他們倆人的犯罪組合的確是非常出色。」有些感慨這樣的組合再也見不到了,李藝博暗暗嘆了口氣,還是繼續打氣:「就讓我們期待轉型成功的方銳會在世界的舞台上再帶給我們什麼驚喜吧!」


此時,某個地方電視機前的林敬言取下沒有度數的平光眼鏡,細細擦著,微微地笑著。


這時候的方銳應該是跟國家隊的其他選手們一起看著轉播吧,林敬言想著,會不會正被張佳樂他們嘲笑著呢?


雖然自己參與不到了,不過還是會一直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的。


不論是榮耀,還是這位最好的搭檔。


 




「接下來是義斬的樓冠寧,李指導?」潘林看著手中秀氣的字、內容卻有些過於豐富的信件,準備念幾句重點。


「哦,是義斬的樓冠寧啊。」李藝博似乎有些意外,接著說道:「樓冠寧和他所帶領的義斬是第九賽季出道的。義斬普遍的戰績雖不算出色,卻也算得上平穩。之前全明星的時候樓冠寧還在新秀挑戰賽以新人身分和于鋒有過一場比賽呢。」


「好,那我們來看看樓冠寧寫了什麼:『感謝義斬戰隊的隊友們;感謝全明星賽事時于鋒前輩的指教;感謝葉修前輩的各種指導。』」潘林沒有把內容全部的細節唸出來,那絕對會花上一段時間,於是只列了幾條重點感謝。


「義斬也還只是個新戰隊,相信他們之後還能有更出色的表現。」說了句聽上去很制式的客套話,李藝博心裡卻是真的如此希望。


這時的義斬,鄒云海問道:「你就寫這樣?」


文客北接著問:「我記得你寫了滿滿一整張啊?」


難得跟義斬眾人一起看轉播的孫哲平挑了挑眉說道:「當然不可能全說出來,還有其他選手的信件啊。」


「是啊,」樓冠寧不怎麼在意地笑了笑,他知道這信件還是會放到網上,到時候再請葉修去看好了,「別在意,繼續看吧。」


瞥了眼轉頭繼續看轉播的孫哲平,樓冠寧沒多說什麼。雖然心裡也非常感謝這位,但他沒有寫出來。他知道對方不需要自己的感謝。


他需要的,一定是榮耀的賽場吧。


 




「嗯,再來是雷霆的肖時欽。」看著手中的信件一張張減少,潘林有些不捨,還是加緊繼續。


「哦,肖時欽!」李藝博似乎有些感興趣,說道:「曾經轉到嘉世參加挑戰賽,之後又轉回雷霆,並且以絕佳的團隊賽戰績進入季後賽。現在也是國家隊的選手之一呢。」


「肖時欽是這麼寫的:『不管是離開還是回歸,雷霆一直以來都支持著、鼓勵著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謝。感謝嘉世和興欣讓我學習了更多,最最感謝的還是一直在我身邊的,雷霆的各位。』啊……」讀完,潘林不禁感嘆了一聲。


肖時欽的轉會,那也是潘林和李藝博難以忘記的一件事。雷霆幾乎就沒有任何責備的聲音,反而是各種支持,連他們倆人都為之動容。


「我相信,雷霆之於肖時欽的重要性,一定不亞於肖時欽之於雷霆。」李藝博笑著說。


賽場旁的遊覽車內又是一陣騷動,楚云秀推了推肖時欽的肩說道:「寫得這麼感人啊!」


曾和肖時欽同隊過的孫翔一臉驚訝地說:「沒想到你是那麼感性的人?」


肖時欽一張臉被大家哄得紅透,仍是認真地對他們說:「這是肺腑之言。」


他是真的非常感謝。


 




賽場內的會議室,喻文州開了門出來看著眼前叼著煙的人,笑著說:「走了嗎?」


「你先走,一會兒他們還跟領隊聊事情,哥就出來抽根煙。」吐出一口煙,葉修轉過頭對一臉溫和微笑的對方說道:「他們估計在車上看起轉播了,你不想錯過你的信件吧,文州。」


「知道了。你也別太晚,少天他們都等著讀到你的信的時候,圍觀你的表情呢。」喻文州點了點頭,提醒了幾句。


「真是糟糕的興趣呢,」葉修捻熄了煙,「跟我們那隻吉祥物學的吧。」推門走進會議室,葉修擺了擺手。


「我倒是更想看看念到你的信時,那傢伙的表情呢。」






TBC

评论

热度(31)

  1. 天一的黑本本晚安諸君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别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