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all叶】叶老师课堂开课啦

www好棒QAQ

云尸:

※ @金丸 来来来点文_(:з」∠)_写的时候有点刹不住车。今天晚上梦想着双更的我果然是太天真了[泣]


※ALL叶,师生梗。文不符题系列


风动幡动那句话是有典故的,而且也借鉴了一下呆毛只吃安利不吃药这位太太的肖叶肉里的那句话,有点羞涩不敢艾特,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下太太的文,超好吃www







全部目录




-----------------------------------------------------------------------------


 






1.


课堂上一片混乱。


 


起因大概是坐在前排的黄少天想砸隔壁组坐在后座的王杰希,结果不小心纸团飞错地方了,砸上了坐在中间轮回组的孙翔。


孙翔也是个暴脾气,本来今天看着脸色就不好,经黄少天这么一砸,立马就像个被点燃绳索的炸弹一样“啪”地拍桌站了起来。


“黄少天你作死啊!”


 


本来黄少天是想道歉的。


但是一看孙翔这么横,少年心性也涌了上来,也站起来颇为豪迈地大声嚷嚷发动语言攻击。


“谁作死啊孙翔孙翔你给我说清楚咯,我不就是砸错人嘛你至于么,说话怎么那么不客气呢你,有病吧啊?”


又给火上浇了把油。


 


闹到后来俩人都开始撸袖子,不出意外地被蓝雨组长喻文州和副队江波涛死死拽住,不过俩人耳红脖子粗的一时也难以消气。


上课铃早响过了,但是屋里火药味正浓,一时也没人顾得上要上课。


叶修磨磨蹭蹭从后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俩人正跟两头野兽一样赤红着眼睛对望,颇有你死我活、用眼神杀死你等等感觉。


叶修抱着教案眨了眨眼睛,叼着烟乐了。


“哟,眉目传情啊?”


 


班里瞬间哄堂大笑。


 


 


2.


 


“说吧,怎么回事。”


叶修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转过身,往后靠在软软的办公椅里,夹着根烟笑盈盈地看着俩人。


“你先说!”


“你说!”


俩人异口同声,同时扭头对视了一眼又同时猛地扭了回去。


“哼!”


两个少年的声音又重叠在了一起。


 


“我说,这样可不好啊。”


叶修慢悠悠地伸手拿了个烟灰缸弹了弹烟灰,“你俩能配合配合工作不?”


“他拿东西砸我!”


孙翔率先先发制人,黄少天开始大呼小叫:“谁砸你啊,我那是砸错了好不?明白吗,砸错砸错,又不是特别想砸你,我想砸的明明是王杰希可是又没砸中所以才砸你那里的知道吗孙翔同学。”


孙翔干脆忽略掉他,冷冷地撇向了一边。


“啊,这样啊。”


叶修特别沧桑地摸了摸下巴,他也知道自家班里的蓝雨组和微草组也是向来不和的,“年轻真好啊……”


 


这一副怀念陶醉的语气让俩个小少年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说叶修你能不能别这样,你也没大几岁好吧。”


孙翔翻了个白眼。


叶修笑了,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没大没小,要叫叶老师。”


然后他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说:“嗯,你们这事儿啊,就是个小事儿,来,握个手言和就得了。”


“谁跟他握手。”


黄少天特别嫌恶地看了孙翔一眼,孙翔毛了,恶狠狠地回他,“我还不想跟你握呢!”


“靠靠靠你居然嫌弃我?”


“你先嫌弃我的好吧!”


“你先的!”


“你!”


 


眼见俩小孩又有打起来的趋势,叶修慢腾腾地把烟按熄了,反正办公室里别的人基本都下班了,也就他在这儿看俩人唇枪舌战。


等俩人骂声渐小,他才悠悠抬眸,“累啦?”


“哼!”


又是两个极有默契的声音同时响起。


“累了就好。”叶修笑眯眯地看着俩人,“来来来,一人给我来份三千字检查。”


“卧槽?”


“靠!”


两个声音拔高了音线,讶异地喊了出来,下一秒俩人同时转过头面面相觑。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啊。”


始作俑者特别淡定地一锤定音,“明天早上都交给我,不交的话接下来一星期作业翻倍。”


然后他挑了挑眉,看见面前还傻愣愣站着的俩人,“还不走?再不走我再加三千字了啊。”


 


孙翔跟黄少天活跟看了鬼一样一样看着他,在对方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反应过来,恨恨地磨了磨牙,从牙缝里挤出句“老师再见”,就如旋风一样立马离开了。


走之前还不忘带了带门。


叶修支着下巴笑嘻嘻地看了看被轻柔关上的办公室的门,忽然有股微妙的暖流流进了心底。


嗯,还是蛮可爱的嘛。


 


叶修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看了看表,才五点多,索性先睡一觉再回家。


反正他这种一个人住的单身汉,晚吃早吃也没什么区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叶修站起来拿出折好的躺椅,在办公室的空处展开之后就躺在了上面,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3.


 


叶修在睡梦中好像听到了门吱呀一声开启的声音。


不知道是谁走了进来,脚步声很轻柔,仿佛是不想吵醒他。叶修也懒得管那么多,思绪又渐渐地陷入混沌。


 


直到嘴唇上上传来一个温热濡湿的触感。叶修方觉得不太妙,奋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一张明晃晃的脸离得极近,对方也煞是惊讶,甚至都没分开那片紧贴着叶修嘴唇的唇瓣。


叶修起初也被吓了一大跳,看见对方深邃的眼眸后才反应过来,认出他到底是谁。


 


周泽楷起初只是想稍微亲亲叶修的。


作为班长和轮回组的组长,他一直都很为之前没能制止孙翔和黄少天而纠结,一直等到孙翔和黄少天出来,他才想去叶修那里给他道个歉。


很抱歉,我没能阻止他们。


他原本是想这么说的。


 


只是在进了屋之后却看见叶修正熟睡着,他也没想吵醒对方,搬了张椅子坐在旁边,鬼使神差地看着自家班主任的睡脸。


班里很多人都很喜欢叶修,而这位虽然平时特别懒散但是犀利的班主任也没令他们失望。


不过有一部分的心里,抱的是不一样的感情……


譬如说周泽楷自己。


高中生的感情来的汹涌又令人措手不及,他知道蓝雨组的正副组长、自家组的好几个、甚至还有什么微草组的组长、霸图组的组长,都在或多或少地对这位班主任有着莫名又暧昧的情愫。


这种,无法得到回报的……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的感情。


 


所以当叶修忽然惊醒的时候,周泽楷心里犹如巨石坠地,咯噔一下,但很快就平息了,破罐破摔地继续干了下去。


少年的力气不小,叶修刚睡醒整个人还在晕晕乎乎的状态,就被周泽楷死死按在了躺椅上,本来紧贴的嘴唇被撬开,硬塞进来一个温暖湿滑的东西。


那是周泽楷的舌尖。


唾液水乳交融,这场亲热来得凶猛,却又带了点周泽楷的感情,叶修能很明确地感觉到他的不安和绝望。


他在害怕什么?


叶修感受到紧贴的胸腔里传来的震动,分不清是周泽楷的,还是他的。


 


屋外起风了,树影沙沙作响,细碎的缝隙中倒映着星辰。


是风动,是幡动?


——是心动。


 


 


4.


 


等到俩人终于恢复些神智,叶修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把周泽楷推开了。


他扶着躺椅上的边缘缓缓地坐起来,脸上难得出现冷若冰霜的样子。周泽楷毕竟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只觉得难过又心酸,眨了眨眼睛,掩住即将浮现出水光的眼眸。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叶修嘴唇仍然红肿着,看向同样有着红艳艳双唇的那人,周泽楷深吸了一口气。


“知道。”


“……”


叶修皱了皱眉。


他从没想到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来,他是个男人,二来,那是自己的学生。


而且那是他一直都很信赖又成熟的班长。


他知道自己的心也乱了,但是作为师长,道德底线在挽救着他摇摇欲坠的神智。


 


“……这么晚了,你回家吧。”


叶修收回了眼神,有些气息不稳地盯着脚下的地板。


周泽楷一怔,他本以为对方会狠狠斥骂他,就像每一个正常男人在遇到这样的侵犯时的样子,可是他没有。叶修只是很平静地跟他说,你回家吧。


这也许,是他给他的纵容。


这个认知让他心底忽然燃起了点小小的希望,犹如星星之火一样,将他的喜悦燎原。


 


“……是。”


他尾音微微上扬,叶修才知道自己给了对方怎样的宽容,有些懊悔,但是话已经说了出去,覆水难收,也只能抿了抿唇。


 


“老师……”


周泽楷关上门之前抓着门把手犹豫着看了看那个依然坐在躺椅上,腰笔挺地直着,神游太虚的人。


“……叶修,再见。”


门被关上,轴轮发出严丝合缝的一声轻响,叶修伸手捂上自己的脸。


 


……在刚刚周泽楷喊他名字的那个瞬间,他居然心脏漏了一拍,心软得一塌糊涂。


 


 


6.


 


“叶修,叶修?”


苏沐橙用档案袋敲了敲桌子,企图唤回不知道魂又飞到哪里去了的人。


叶修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秀丽的女老师。


“沐橙怎么了?”


苏沐橙皱了皱眉,“你怎么了啊?今天这么心不在焉。”


“哦,有点感冒吧。”叶修吸了吸鼻子,他确实是有点感冒了,可能是因为昨天作死在办公室睡觉有点冻着了,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


“你啊……”苏沐橙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什么时候才能在意点自己身体。”


叶修端起冒着热气的茶杯,眯了眯眼睛:“我可是不拘小节的男子汉”


苏沐橙“噗”地一声笑了出声,随即就看见叶修一手举着杯子站起来,看着她,扬了扬另一只手里拿起的学案。


“得了,我上课去了。”


“哦。”苏沐橙歪着头笑着看他,“我们不拘小节的男子汉可别病倒了哦。”


“去去去,有这么诅咒你哥的么。”


叶修瞅她一眼,走去上课去了。


 


 


7.


 


结果还真如苏沐橙所说,叶修病倒了。


他连着两节课,第一节课上到一半就觉得头有点晕得站不住,微微踉跄了下。


“老师?”


坐在前排的喻文州皱着眉头看向他,语气十分担忧。叶修扭头,发现整个班的孩子基本都抬起了头,不约而同地看着他。


“哦,没事。”


叶修笑了笑,继续回头写板书。


 


不过第二节课的时候实在晕得厉害,叶修索性就让他们做练习了,自己搬了张凳子坐在前面盯了他们一会,最后还是有点撑不住地趴下睡了。


喻文州坐在讲台旁边,做着题忽然有点迷惑,抬起头想看看叶修醒没醒,结果却发现对方露出来的微微一点皮肤泛着红光。


“……老师?”


他轻声喊了一句,没有回应。


 


他站起来,惹得旁边的人看了他一眼。喻文州走到叶修旁边,弯下腰有点担忧地看着叶修的情况。


叶修的脸上烧得通红,喻文州皱了皱眉,摸上对方的额头。


烫。


兴许是感受到了冰凉的触感,叶修睁开眼,就看见喻文州的脸。


他眨了眨眼,问:“文州?”


喻文州微微笑了:“嗯,你发烧了。”


“哦,我说呢,这么晕……”


叶修打了个哈欠,往后蹭了蹭站起来,“那我先去医务室,小周,你看着点班。”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身边忽然有人拉上了他的手,小指还特别恶趣地在他的手心勾了勾。


“我陪你去。”


叶修侧头,就看见了喻文州那张俊秀的脸,微笑着看向他。


“啊啊啊我也要去。”


黄少天看着俩人,举起手来大声嚷嚷,结果掀起了班里一堆浪潮,纷纷冲着叶修举手。


“老师我也要!”


“我也要!”


叶修扭头瞪他们一眼,“胡闹。”


瞬间众人噤声。不过对于黄少天来说这点小打小闹真算不得什么,更何况叶修还发着烧,面色通红,眼中也有着水光,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


而他也不愧是班里的长跑健将,站起来大长腿一迈,两三步就跑到了叶修旁边牵起他另一只手,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老叶,让我去嘛。”


叶修对画风突然突变[?]的黄少天有点头疼,想着反正这家伙就算留在班里估计也不会好好做题,勉勉强强地答应了。


“好吧,不过你别忘了,你检查还没交。”


 


……为什么你就算生病了也还记得检查那玩意儿。


黄少天表示心很累。


 


 


8.


 


等到了医务室,漂亮的校医一脸不爽地给叶修喂了药,就兴致勃勃地跑出去约会了。


叶修叼着烟——因为喻文州和黄少天说不能抽烟所以他只能咬着没点的烟,闻闻烟草味,一边盯着美女校医的背影感叹。


“唉,为啥漂亮妹子都有男朋友了哦……”


“老师也想要吗?”


无视了充当背景到处好奇地看着医务室各种药药罐罐的黄少天,喻文州笑着坐在叶修旁边。


“对啊。”叶修托腮叹气,“我也老大不小了,想要老婆孩子暖炕头哦。”


听了对方话里满满的遗憾,喻文州偏了偏头,凑近了下叶修,声音中蕴含着无限的笑意:“男人也可以暖炕头的。”


“哈?我没那兴趣,你可别——”叶修嗤笑了一声,忽然想到昨天晚上周泽楷的事情,又一怔,不吱声了。


“……为什么不呢?”喻文州眼底似乎有一片深湖,声音低沉宛如诱惑水手触礁的女妖,“没有经历过的事,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为什么不呢?


唇齿交接的触感,砰砰作响的心脏,像是在诉说着黑暗中无限隐秘的故事。


那样浓重又深厚的感情……


 


“诶,组长你在干什么?”


黄少天晃完了发现喻文州和叶修靠得极近,而喻文州正抬起头,唇轻轻贴在了叶修的额头上。


他眨了眨眼。


听到黄少天的话,叶修方如梦方醒,也发现了此时的动作实在是太过明显尴尬。喻文州慢悠悠地直起身子,弯了弯眼眸,一派的纯良无辜。


“老师,退烧了。”


 


 


9.


 


“老师老师我觉得组长肯定是故意的。”


接下来一天的课间,黄少天都在缠着叶修,喋喋不休地谴责他们组长吃独食的行为。叶修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喻文州的心思,只是不愿去捅破那张窗户纸而已,不过听黄少天的话听得烦了,扭头没好气地说:“哪又怎么样?”


黄少天噎了一下,良久地沉默起来。


叶修没理他,转过身继续在茶水间倒水。


 


小小的茶水间拉上了门,诡异的气氛在这个封闭的空间内蔓延着,叶修也觉得不太对,正想扭头看看黄少天怎么了,就从背后一把被抱住了腰。


 


“……老师。”


他听见黄少天的声音委委屈屈的,还带了点哭腔,“我也很喜欢你啊……”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可是为什么,你不接受我呢?


明明都接受了组长。


 


叶修心里那根关于道德的线啪地一声断了。


身后的那个孩子,敛了所有的张扬收了全身的刺,像个肉球一样,直直地坠入心里。


 


他叹了一口气。


“放开我。”


“不要。”


黄少天拒绝,似乎是真哭了,少年心性浓烈的感情逼得他承受不起,任由叶修感受着后背湿热的触感。


“放开。”


 


隔了很久,外面的上课铃声都打响了,黄少天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了手。


“对不起,那我走……”


“旷课吧,我准了。”


叶修云淡风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黄少天眨了眨还带着水珠的眼睫毛。叶修转过身,看着哭得脏兮兮,满脸泪痕的黄少天,无奈地笑了笑,低下头亲了亲他嘴角。


“没办法啊。”


好像还是平时那个懒懒散散的声线,听在黄少天耳朵里却是另一种韵味。


 


“……老师你真狡猾。”


黄少天也不哭了,瞬间就乐了,咂了咂嘴,伸手揽上了来着的脖子又亲了上去。


 


到底谁狡猾啊。


叶修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


 


 


10.


 


“然后呢?”


叶修默然看着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王杰希,俩人缩在一楼楼梯下面,外面就是楼梯,仿佛还能听见来往的学生吵吵嚷嚷聊天的声音。


王杰希一手撑在墙上,脸上微妙的表情即使是在阴影处也看的清楚,那双明显不一的大小眼让叶修噗地笑了出来,瞬间忘记了自己是在以一个特别少女的姿态被人圈在墙和来人中间。


“喂喂……”


王杰希无奈地看着破坏气氛的人,因为还是青涩的少年,特别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瞬间就破了功。


“没事没事,你继续。”


叶修忍着笑比了个ok,微微扬起一个温柔的笑容。“然后呢,你喜欢我?”


 


“……”


王杰希有一种特别无力的感觉。


隔壁雷霆组的戴妍琦当初还特地把某本叫什么《XX我的霸道总裁》还有《爱上我的XXX王子》之类的书借给他借鉴,还特别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能成功之类的,结果到了叶修这里全部都不适用。


就连自己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告白,还是人家说出来的。


“其实我挺苦恼的,你说我们是师生啊,而且男男的话以后生不出孩子我们家老头该多忧心啊,还有就算生了孩子要是遗传你基因大小眼怎么办……”


叶修一本正经地说了下去,王杰希的眼皮跳了跳。


怎么忽然有种跟蓝雨组的黄少天告白的即时感。


说好的少女校园风呢?


在叶修唠叨完一大长串之后,他看着明显神游的王杰希,特别恶劣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所以说这些都不是事儿。”


“大眼儿,我也挺喜欢你的。”


 


王杰希被这句话炸得瞬间回魂。


“叶修,你再说一遍?”


“不说。”


“说不说?”


“不说。”


“真不说?”


“……好吧,我喜欢你。”


 


“等等王杰希你个禽兽别——”


“小点声。”


 


戴妍琦忽然停在了站在一楼拐角处,楚云秀扭头看了她一眼,奇怪地问:“怎么了?“


“哦,没事……”戴妍琦有点疑惑地皱起秀眉,跟着楚云秀继续往外走了。


 


刚刚怎么好像听见了叶修老师的声音呢?


 


 


11.


 


 


许多年后,又是一年新年。


 


屋里暖融融的,电视上还放着春节晚会。叶修往身后一靠,不出意外压上了一个暖暖的怀抱,把整个人都像是包在了温水里。


 


“好暖和……”


叶修念叨了两句,身后那人沉默着用胳膊搂上他。


叶修特别满意恋人的体贴,微微眯起眼睛笑了。


“哎老韩,你真不用回家啊?”


良久的沉默,接着一句低沉的话传进了叶修的耳朵里。


“不用。”


 


“啧啧,真是二十四孝好恋人。”


“亏你还是教语文的,这俩能联系在一起么。”


韩文清无奈地说他,叶修嘿嘿笑了两声,“说得跟你语文好一样。当初给我写情书的时候,里面还有错字呢。”


“……我们能不提这茬了吗?”


“干嘛不提,多好的回忆啊。”


叶修抬眸,仿佛在回忆过往的青涩岁月。


“记得那时候你人还不大,就有一副钱包脸了……扑哧。”


韩文清的胳膊慢慢收紧,有些咬牙切齿地说了两个字。


“是吗?”


“咳咳,不是不是。”


叶修立马变得一本正经,发挥了见风使舵的精神,话锋一转,转向了下一个话题。


“你说他们怎么还不来啊?”


韩文清沉默,慢慢地说:“你惦记着?”


“你们在我心里都一样重要的嘛。”


心知对方的不悦,叶修偏头蹭了蹭对方的胳膊,嬉皮笑脸。


“……嗯。”


韩文清觉得还是有点不高兴。


 


正当俩人气氛和乐融融时,门铃忽然响了。


“我去开门。”


叶修站了起来跑去开门。门一开,冷风忽然就灌了进来,冻得他一个激灵。


但是下一秒,一件带着体温的大衣就裹了上来,同时还有男人不满的抱怨。


“卧槽卧槽叶修你怎么又穿的这么少就跑过来了,赶紧进屋,组长你记得关门啊我先拉着这货进去了。”


“还不是为了来给你们开门……”


叶修不满地念叨着,随手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糖,一个个抛给几个人,而抱着一大堆东西的周泽楷,叶修则选择了剥开直接喂给他的方式。


“叶修叶修你当我们是小孩吗还给喂糖……”


黄少天虽然抱怨着不过还是迅速剥开糖纸一口吞了下去,嚼着糖含糊不清地搂着人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抱怨。


“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还是很诚实嘛。”


叶修笑嘻嘻地说,扭头冲着后面那俩人招了招手。


“哟,忘了说,新年快乐。”


 


 


END

评论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