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韩叶】斑驳

好棒w黑子白大大的文

好吧其实我是黑子白kuroko:

 因为不知道名字取啥就干脆用斑驳太太的名字命名了【理直气壮脸】

谢谢 @斑驳 太太的授权(>^ω^<)原图走这儿巴扎黑

最近阿泠啊pandada都有出本的机会啊【小分队和约吗敢不给我黑箱就掀了你们山头×】而且他们都来咨询黑哥哥了让黑哥哥感觉自己是小天使maya>^ω^<

以及我何时才能四千fo啊,还差两百maya【仰天哭泣】

————以下放文————
  
  军用吉普车飞快的碾过中东的黄土,前两天这块地域刚被轰炸过,特殊的轮胎质地碾过裸露在地面的弹片发出不妙的声响。

  叶修不顾身边驾驶员泛黑的脸色,自顾自打开车窗,给自己点了根烟。

  “把烟掐了。”韩文清一手扶着方向盘,皱着眉拉开了吉普车上盛烟灰的盒子。

  “别啊,”叶修晃了晃手里白底黄色的盒子:“这DJ,还水蜜桃味的呢。”

  叶修带来的味道刺激的国烟早在两个礼拜前就抽完了,这是前两天叶修在目标人物第三房姨太太身上找到的女士香烟,花样繁多的水果口味香烟直接让叶修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倒也可以聊解烟瘾。

  韩文清没再追究烟的事,打开车载广播调到了军用频道。

  简单的电流声后,广播里传来了模糊的人声。

  “……共和国前……党魁已被移交至开罗,预计九月接受审判……国处于无政府状态,尚有余党在境内流窜。”

  一个国家的诞生与毁灭都同时伴随着巨大的利益。

  中东的局势一触即发,某些蠢蠢欲动的国家不敢在明面上调动军队搅浑水,只敢暗地里雇佣终日在刀尖上舔血的佣兵来进行武力破坏,推动局势朝着对自己更为有利的方向前进。

  佣兵联盟一向拥有很好的信誉,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买卖让那些佣兵有着不亚于一国军队的武装力量。

  兴欣小队和霸图小队也在这时候被某个野心勃勃的国家雇佣,调动至中东。

  随着惯例的流血,负伤,一个月以后可以以八成以上实力出任务的主力也只剩下韩文清和叶修了。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清剿任务,一些掌握着重要情报的余党在边境徘徊,等待时机偷渡出境,准备靠着交换情报向一些国家寻求庇护。

  张新杰确定目标位置的时候,对派遣韩文清和叶修很迟疑。

  一来兴欣与霸图原本就是竞争关系,韩文清和叶修更是斗了整整十年,默契度令人堪忧。

  二来……韩文清和叶修已经谈了七年恋爱,按惯例执行任务是不可以委派情侣档的。

  “放心,这种有生命危险的事情,我有分寸,叶修也有。”

  出行前韩文清这么和张新杰说,严肃坚定的表情不得不让张新杰送了口,为他们打点装备。

  “前几次的战斗消耗略大,防爆盾只剩下一个了。”

  “只是清剿余党,他们应该不会有炸弹之类的武器,没有关系。”



  韩文清透过后视镜看了眼横放在后排的那面防爆盾,刚想说什么叶修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进入侦查区划的范围了。”

  韩文清停下吉普车,叶修拿起双筒望远镜爬上车顶进行查探。

  “这附近应该是边境哨塔……前两天这里刚被轰炸过,那建筑一塌糊涂了,我看不到有人。”

  叶修重新回到车内,膝盖压上了韩文清的大腿,整个人卡在了韩文清与方向盘之间。

  “老韩……”

  佣兵这种职业的特殊性真真切切的放在那里,仔细一想他们也确实很久没有亲热了,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叶修的身子慢慢前倾,唇齿间的气息几乎舔舐过韩文清的肌肤。

  韩文清却别开头,留给叶修一个冷硬的侧脸:“任务期间,别乱来。”

  “……”叶修难得听话,翻身回到副驾驶座,检查了一下身上的弹药。

  “老韩,我现在下车去检查一下那里的哨塔,你继续往边境那边追。”叶修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上的防爆盾:“那面盾你拿着,你往边境走遇到危险可能性大。指不定隔壁国脑子一抽来炸炸边境啥的。”

  一直到叶修下车,韩文清都没再吱过声,待到叶修朝哨塔方向走去,韩文清才果断的一踩油门,带起满天黄尘。



  
  没再走多久,韩文清便成功找到了行进中的目标。
  
  对方武器弹药也很充足,还好人不多,还带着女人和孩子。

  韩文清将解决掉目标的保安,快速把目标人物控制,捆绑好后,就弃置一边,自己飞快的追上蹿逃的女人和孩子。

  在这种地方他们没有能力保全自己,只能将他们交给政府处理。

  也就在这时候,韩文清过来的那个方向发出一声巨响,天边很快冒起了不详的黑烟。

  有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心底萌芽。

  韩文清将心底的不安压在最深处,步伐稳健走向目标人物,准备结束他的生命。

  那个黑色肤种的男子用他们民族的语言朝韩文清大声吼叫,然后张狂大笑。

  ——“一定是有你的同伴去了那边的哨塔吧!那里全是引线炸弹哈哈哈,全是!他们一定死定了!!”

  那面防爆盾安稳的躺在吉普车的后座,意识到这一点韩文清眼前发黑。

  他联系了一直在待命的张新杰等人,报出坐标后一路朝哨塔狂奔而去。

  废墟即使再一次被摧毁以后也还是废墟。

  就像任何东西都无法被完全摧毁的道理一样……又或者说,这些东西里不包括生命。

  生命短暂,珍贵,脆弱……但人们无法不爱它。





  韩文清找到叶修的时候,他正身居层层破烂墙体之后。
  
  叶修受过专业训练,那时候他做的比谁都好,他比谁都懂得如何在这种情况下保全自己。

  但是你为什么不动了呢?不再一脸欠揍的笑,安静的像再沉睡——连呼吸应有的起伏都没有。

  四周的墙体上尽是鲜血,量多得吓人,像是在铺陈一条瑰丽的尽路。

  叶修半依在残垣边,过午的阳光照得他的脸颊很好看,唇部渗出鲜血也变成了温暖的颜色。韩文清走过去,一手支扶在叶修头侧,在他身边跪下。

  如果那时候自己没有拒绝叶修的求吻……韩文清用长着茧子的拇指抹开了叶修唇边的鲜血,划开了一条过于艳丽的痕迹,然后吻了上去。

  叶修还有温暖的体温,口腔里湿度正好。

  然后韩文清感到叶修动了一下脑袋,把自己甩开,声音比平时低了好几分。

  “……任务期间,别乱来。”




  “别紧张老韩,”叶修安然享受着韩文清的紧急包扎:“顶多失了1500cc的血……还差500cc才能挂,也没伤着太致命的地方。”

  “闭嘴,别说话。”韩文清处理完叶修身上的伤口送了一口气,半跪在叶修面前道:“听我说,不准睡。”

  “好好好。”叶修勉强的扯出一个笑。

  “新杰他们很快就会过来,你会没事。”
  
  “这次任务结束以后你和我回家,见父母。……别说话。”

  “在来之前我就买好了戒指,早就想给你……我的意思是,回去以后,就结婚吧。”


————end————




忽然想更深夜美食家……同意的举手!



评论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