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电台情歌(一发完)

好甜〜( ̄▽ ̄〜)

抖死M君:

完结的好像就这俩,肉就不放了,依旧在不老歌


-1-


“FM111.1荣耀音乐台,你熟悉的声音……大家晚上好啊,又是十点了,昨天有个小伙伴给我留言,说我怎么去主持午夜档了呢,悄悄告诉你们,因为最近我得罪了我们台长,我们台长小气吧啦地就把我调到这里来了……哦哦,我们台长敲我窗户了,真是,做都做了还怕人说……好了好了我们台长瞪我了,下面来念今天第一条短信……”


周泽楷躺在床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肚子上捂着暖暖的热水袋,耳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听着主播的话,他都能想象到电波另一端的那个人,带着满不在乎的笑意,调侃着自己的台长。他也忍不住笑起来,胃疼都似乎好了点。


即使他并不知道那个人的姓名与长相,只知道,他在荣耀音乐台做主播,换过好几档节目,每一个节目都很火,称自己为君莫笑。


周泽楷一直在听他的节目,偶尔有事不能按时听的,事后也要在网上找到、去听,没有一期落下。


从他13岁开始,到今年23岁,听了整整十年,从未间断。


即使窗外是寒冬,自己也因为胃疼卧病在床,听着这个人的声音,他便感觉这是一室暖春。


-2-


周泽楷是一位软件编测员,即使他的外形让人通常都不会联想到IT行业,做这一行,作息时间不正常是常事,他虽然才毕业没多久,但也染上了胃疼的毛病。


等他这一波病痛过去了,房东带着尴尬的笑来找他。


“……真是太对不起了,他们回来得太急了,我知道这跟原来说好的不太一样,这个月的房租我会退给你的……”房东是位年逾60的妇人,儿子媳妇常年在国外,她便征询了两人的意见,将空置的房子租了出去。来来往往也换了好几位租客,周泽楷绝对是最省心的那位。


然而如今她儿子媳妇突然要带着孩子回国,周泽楷就不能在这继续住了。她也知道将近年末将人赶出去不太好,这时间房子也不好找,还大病初愈,但她也没办法,只能满心愧疚地搓着手说抱歉。


周泽楷向来不是会为难别人的人,他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同意了。


这个月底前搬出去,只剩10天。


“小周啊,在你之前那个租客,他现在住的地方还空着一间房,要不要我帮你问问?那人有正经工作,人也不坏。”房东犹犹豫豫地说,“我安排你们见一面?”


之前那个租客?


周泽楷想了想,说:“好。”


-3-


关于之前那个租客,周泽楷有印象。


他似乎走得很急,租屋中自己置办的大多家用电器等物都留了下来,还给周泽楷留了一封信。


周泽楷收拾着行李,找出那封信。


信中洋洋洒洒将这租屋的好处坏处写了一大堆,语气懒散用词颇为犀利,给当时新搬来的他省了很多事。字迹龙飞凤舞,最后落款是一个挺好看的“叶”字。


他看了半天,笑了一下。


能好心地提醒后面的租客应该注意哪些的人,应该不是坏人。


他对即将见面的前租客有了一丝好奇。


-4-


房东为周泽楷联系了之前那位租客,在周泽楷上班的时候,对方发过来一个好友申请,id是一叶之秋,头像是一片叶子。


只一眼,周泽楷就有种这就是自己那个前室友的感觉,他迅速点了同意,存了备注名“叶”。


叶:周泽楷是吧?我是叶修,你之前那个。


一枪穿云:恩。


叶:房东跟我说了一下你的情况,还真挺倒霉。


一枪穿云:…恩。


叶:房东老太太说你不太爱说话,连字都不愿意多打几个啊?


周泽楷一窘,忙敲键盘多打了几个字。


一枪穿云:没有……上班。


周泽楷说话打字一向简略,这话看着前言不搭后语,可那边那位情商智商似乎都挺高,愣是看懂了。


叶:那行,周末来我这看看房子真人见一面?


周泽楷倒没想到对方也这么爽快,本以为还会墨迹一下,呆了一下,打了一个“好”字。


-5-


周六的时候,周泽楷开车到了对方小区,然后很囧地发现,对方现在住的地方离之前住的地方就隔了两个小区,完全可以直接横穿过来,根本不需要开车,这样反而绕了远路。


到了楼下,周泽楷拿出手机,QQ上有对方的消息。


叶:直接上来吧,1703室


周泽楷回了个“恩”,眼前的门一下就开了。眨眨眼,他摘了帽子围巾走进电梯。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看上去很温和,却跟他想象中的叶修相差甚远。


他想象中的叶修,应该是带着懒洋洋的笑意,有着满不在乎的神情。


难道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差距可以这么大吗?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男人笑起来,说话带着广普味:“我叫喻文州,是叶修的朋友。他有事出去两天,让我招待你,顺便看一下房子。”


原来如此。


房子是两居室,收拾得很干净,但不知道,这是叶修自己收拾的,还是喻文州看房子的时候收拾得。


在原租客不在的情况下,周泽楷与代替叶修的喻文州达成了租房协议。


-6-


周泽楷是个行动力超强的人,据喻文州说,是跟他即将同住的室友完全相反的类型。第二天他就把自己的行李搬了过来,顺带还将叶修之前留下的一些家用电器等物也带了过来。


房东的孩子回来,不太乐意看到自己屋子里还有着别人的东西。


喻文州没有多留,看上去也有自己的事,帮周泽楷搬进来他就离开了。


周泽楷收拾完东西,站在自己的房间里。


两间房都朝阳,有大大的落地窗,洒进满满的阳光。


加油,一个好的开始。


周泽楷对自己说。


玄关传来开门声,他连忙走过去。


叶修回来了。


“诶哟,小周来这么早?”


听到他的声音,周泽楷呆住了。


-7-


周泽楷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有一个移动硬盘,专门用来存放关于君莫笑的、他所能找到的所有音源,走到哪带到哪,家里还留着一个备用的,防止随身带的这个不小心丢了。


那是他觉得他所拥有的东西中最珍贵一件。


而现在,最珍贵的东西的本体出现在他眼前。


他不是恋声癖,对其他人的声音也无感,偏偏喜欢了君莫笑的声音整整十年。


听过他做新闻时的严肃正经,听过他做访谈时的诙谐睿智,听过他做音乐类的轻松调侃,这世上,只怕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个人的声音。


也因此,在叶修开口的瞬间,他就听了出来。


明明昨晚,他还听了他的节目,之后还听着他的声音入睡。


这声音突然不是那么遥远,近在眼前,就像一个很喜欢的二次元人物突然变成了三次元。


-8-


简直就像做梦。


周泽楷吃着叶修买回来的早饭时,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边吃边偷眼打量着对面的人。


“吃饭啊小周,看我干嘛?看我就能饱肚子吗?”叶修看周泽楷喝得挺慢的,本着关心新室友的态度调笑了句。


“没。”周泽楷忙喝了两口再放下碗,“请问你…工作是?”


“老太太没和你说啊?我在电台工作,放心,我看起来像坏人吗?明显就是好人的样子嘛。”


果然是他。


周泽楷笑了一下,自我介绍:“我是做IT的。”


叶修说:“我知道,你刚搬到那里的时候,老太太就给我看过你照片,明摆着炫耀,说你长得好性格又稳重,要是她有女儿,肯定给你们做媒。”


这一茬周泽楷倒是不知道。


他心中有些忐忑,想开口问问房东说了他什么,叶修对他又是什么印象,碍于性格却又开不了口。


毕竟他于叶修,不过是个不太熟悉的陌生人,而他又不想让对方知道,他喜欢他的声音。


叶修知道对方是个不太爱说话的人,也不再找话题。餐桌上只有碗碟碰撞的声音,气氛却不尴尬。


周泽楷看着叶修放在桌上的那一双好看的手,心中有些惋惜。 


真想,听他多说几句话。


不过,时间还长呢。


-9-


如周泽楷所想的细水长流并没有出现,原因是他们的作息时间很不同步。


叶修最近做午夜档,经常凌晨才回来,那会周泽楷睡得很沉,而他早上出门时,叶修又睡得不省人事。


周泽楷晚上抱着收音机听叶修念出来那些短信的时候,想着的却是这人颠倒的作息时间和他眼下的黑眼圈。


为他心疼,却又想多听他的声音。


 矛盾地想着,周泽楷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到他的节目号码。


“好好休息,多喝水。”


这些年,他也经常发一些关心的短信去电台,没有一条是关于节目内容的,所以都没有被念出来。他并不惋惜,他知道叶修会把这些短信都看一遍,自然也会看到他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两人会有这样奇妙的缘分。


还好叶修没有手机。


周泽楷抱着抱枕翻了个身。


不过即使有,应该也记不得他的号码吧。


毕竟,他只是听众中的一员。


……而已。


-10-


“叶神!这号码又发短信过来了!”


放歌的时间里,叶修关掉麦克风,听到门外有个小助理特兴奋地喊他。他在电台工作时间长,人气又高,不少人调侃地称他为叶神,久而久之,这就像个外号似的开始流行。


他随手刷新了一下页面,果然又看到那个号码。


“好好休息,多喝水。”


这个号码,从他十年前开始主持,一点人气都没有的时候就断断续续发一些关心他本人的短信来电台。电台不少闲得蛋疼的八卦男女特想去查一下这号码的主人是谁,男还是女,总有人调侃“叶神头号粉丝”“绝对是真爱”“十年如一日”“叶神赶紧嫁了吧”,叶修:呵呵。 他一直遵守着不与电台外的人以电台主持人的身份打交道的准则,从来都没有暴露过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信息。


不过,这号码总感觉最近在哪看过是怎么回事……


-11-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简单,或许哪一天,他和他曾在同一个超市里买过东西,也许还曾面对面地擦肩而过,只是那时,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小周。”


晚饭是他们一天中唯一的交集点,本来叶修一个人住的时候,一般是叫外卖,勤奋一点就给自己泡个面。然而周泽楷觉得,这么美好的时刻不该是两个人举着泡面相顾无言,于是特意去学了做饭。或许他在这方面也比较有天赋,除去最开始的几顿不尽如人意,往后是越来越好。


听见叶修喊他,周泽楷忙擦干手上的水问:“怎么?”


“我记得,你手机尾号是不是780来着?”叶修正削着苹果,语气漫不经心。


周泽楷那瞬间脑子一白,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否认:“是781。”


心跳……停了一拍。


“诶是嘛?”叶修这才抬头看他一眼,见他表情正常不像撒谎的样子,就以为自己真记错了。他隐隐约约记得周泽楷的号码跟那个很像,原来,是差了一个数字啊,“我有一个听众,听我节目挺多年,号码跟你只差一位数,真巧。”


叶修这边感慨着自己年纪大了,记忆力不好了,那边继续回厨房做饭的周泽楷则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12-


等叶修走了之后,周泽楷坐在他之前削苹果的小板凳上,面前茶几上放着自己的手机。


黑色的金属外壳,平时不觉得怎么样,此刻怎么看怎么碍眼。


……现在追出去说我说错了我尾号的确是780还来得及吗?


周泽楷捂着脸,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当时自己怎么就跟鬼迷了心窍似的说了个781。


叶修今天的问题太出乎他的意料。


他是真没想到,叶修会记得这个号码……记得他这个人。


相处这些天,他像是玩一种游戏一样,仔细寻找着现实中的叶修与自己过去十年想象中的君莫笑的共同点,将自己心中的形象,一点点从一个人形架子雕琢得有血有肉。


他会在自己喊他起床的时候赖床撒娇,会在傍晚醒得早的时候跟他一起去超市买菜,会把自己做的不好吃的菜全吃完,晚上出节目的时候,还会特别嘚瑟地炫耀今天室友又做了什么好吃的,惹来一片说他深夜报社的。


隐秘的喜悦在心底蔓延开,周泽楷嘴角的笑意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原来在那个人眼里,他不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的听众之一。


……然而目光接触到茶几上的手机,周泽楷的笑容又垮了。


反正,叶修也不用手机。


恩,没事的。


-13-


“哟,叶神,今天又带了润喉茶?赏我点喝呗。”有工作人员腆着脸过来求茶。


叶修呵呵一笑:“我的爱心茶我自己都不够喝的,还给你?让你室友给你做去。”


“我室友是只糙汉,哪会做这个。不过话说回来,叶神你这是室友做的?不是你女朋友啊?”


“我看叶神最近满面春光,肯定是和女朋友同居了嘛!是吧叶神?”


“这么一说还真是,你小子,交女朋友了都不和哥们说一声!太不厚道了啊。”


“完蛋了,叶神抛弃头号粉丝找到第二春了!”


众人纷纷调侃起来,叶修挑眉:“诶哟,跟你们说,没准这壶茶就是第一春给我做的。”


这话一出来,其他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真假啊?”


“那个粉丝找到你人了啊?”


不是调侃喜悦,而是担忧。前段时间发生过一件事,有一个电台女主播,声音甜美,长相却一般般。她被一个男听众找到住处,因为女主播和他心目中的形象相去甚远,惨遭其殴打。电台一时间人人自危,台长也严令禁止主播在节目中透露自己的具体信息。


叶修声线不错,长得不差,但与近几年流行的那种花美男不太挨得上边,虽然嘲讽了点,难保没什么人脑补出一个高富帅君莫笑。尤其那个头号粉丝粉了叶神十年,真因为二三次元形象不同做出点什么来,未必没有可能。


叶修摆摆手:“我开玩笑呢,真是我室友做的,我室友是个男的,长得可帅,下次带来给你们养养眼。”


问清了真是开玩笑,其他人尤其是妹子,起哄让他一定要带来看看,最后被叶修大手一挥全赶走了。


从保温杯倒了一杯茶慢慢喝着,叶修眯起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14-


叶修这人,对感情其实并不怎么上心,他也从来都没考虑过以后找个人成家生娃干嘛干嘛的,日子该过过,太居家的生活跟他似乎沾不上边。


然后现在突然冒出来一周泽楷。


长得好看,还会做饭,简直是入得厨房出得厅堂的最佳典范。


一起住了这么多天,只要自己一出现,人家那小眼神必然是往自己身上瞅,还特特地去学了对喉咙好的东西给他补,平时没事也老爱往自己身边凑。他要再看不出来人家是个什么意思,那可真叫眼瞎。


只是,对于周泽楷怎么会看上自己这件事,叶修还真想不明白。他有自知之明,自己又不是美元人民币人人都爱,他就一大龄男青年,烟瘾大,性格嘲讽还懒得快半身不遂,也就一把嗓子能听,说出来的话偏偏也不是好听的。


周泽楷这是,看上他哪里了呢?


-15-


这天下班的时候,周泽楷被上司喊住了,说了半天不找边际的话,最后话锋一转:“小周还没对象吧?我有个侄女,跟你一般大,长得也好看,配你最合适了,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安排你们见一面?”


哦,介绍对象来了。周泽楷应付这个也从一开始的手足无措到现在驾轻就熟,腼腆一笑回了句工作为重。


一般他这么回答了,想拉根红线收个红包的人也知情知趣,哈哈一笑说小周真有上进心就不再提这茬大家还是好朋友,偏偏这上司也是根老油条:“男人嘛,不能老是盯着自己工作,也要有点自己的休闲时间,交个朋友,放松放松,你说是吧?”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给上司点了个赞,想了想然后掏出终极杀器自家钥匙在上司眼前晃了一圈:“同居了。”


上司反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意思,不禁上上下下把人再打量了一遍,啧啧称奇:“行啊小周,真没看出来,动作挺快啊。”职场上看一个男人,除去他的工作能力还要看这个人的情感能力,没成个家,总给人一种还是小孩子的感觉。有对象还同居了,工作能力也强,周泽楷在上司这初步完成了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往成熟男人转型的第一步。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脸上适时飘出两朵小红云:“我喜欢他。”


可惜上司没get到这个ta的重点,大手一挥也不为难他:“行啦,别在我这秀恩爱了,赶紧回家陪你老婆去吧,我侄女条件那么好还怕找不着对象?”


周泽楷如蒙赦令立马闪人,回家路上看到叶修喜欢的小点心,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然而回到家,才发现家里没有人。


“叶修?”他喊。


没有人回答。


茶几上放着一张小纸条,叶修那龙飞凤舞的字写着今晚不在家吃饭云云。


周泽楷把点心放到桌子上,坐到小板凳上看那张纸条,看了半晌捂住脸。


自己这算不算……自欺欺人呢。


他对叶修是很熟悉了……可对方觉得他,还只是一个稍微熟悉点的人吧?


真是……


-16-


周泽楷今晚加班,叶修到了电台被告知今天放假一天,于是哼着小曲回家,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没带钥匙。


鬼使神差的,叶修去隔壁人家借了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叶修对着手机屏幕上那个“781”眨眨眼,手一回拨出780,通了。


“喂,您好?”


叶修按捺着莫名的心情,声音还跟以往一样懒洋洋的:“小周啊,我忘带钥匙了,今晚没事,你公司在哪,我去拿钥匙。”


叶修似乎听到那边有什么东西被弄倒的声音,而后是一段杂音,似乎是周泽楷走出来了。


“XX街OO栋……”


“行,我这就去,等我啊。”


叶修打完电话,还了手机,那边周泽楷立刻跟自己部长说了一声,下楼去等着。


-17-


糟糕。


周泽楷在楼下站了一会才想到问题在哪。


叶修打了他的手机!他尾号是780!而他之前骗他说是781!!!


一个惊叹号完全不能表达他内心的震惊,周泽楷倒吸一口冷气,捂住胸口,试图平复越来越剧烈的心跳。


叶修这是……现在才知道的,还是之前就发觉了他在说谎?如果是之前就知道了,那现在他撕开这层窗户纸,是个什么意思?


之前叶修问他手机号就说明,他本人对十年粉丝不是没印象,那么此刻知道了十年粉丝就在自己身边,他又会是什么反应……


心脏砰砰砰跳着,周泽楷捏紧拳头在大厅里踱步,还让安保调笑了句等女朋友呢?


紧张,又期待。


办公地点离他们租住的公寓并不是很远,毕竟当初租房子也是考虑到路程这一点,然而都快二十分钟了叶修还没出现。


周泽楷走出大厦,外面的飘着细小的雪花,冷风吹得他有些发热的头脑一阵清醒,远远看到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摇摇晃晃歪歪扭扭地过来了。


是叶修。


叶修看到他过来,停下不骑了,喘着粗气伸出手:“诶哟累死我了……拉我一把……”周泽楷连忙拉住他的手扶着他上半身。叶修似乎因为脱力,靠在他身上喘了好一会的气:“我这一大把年纪了……我的腰……”


挨着的身体因为刚刚进行了剧烈的运动而散发着高热,周泽楷僵着不敢动,搭在对方背上的手悄悄往下滑了一点。


叶修似乎没发觉他的手的位置不太对,毫不客气地把身体大部分重量压在周泽楷身上,保持着一个上身倚在他身上,下身还骑在自行车上的别扭姿势:“我出门没几步,开始下雪,打车打半天打不到,最后还是回去跟隔壁借了自行车。我都多少年没骑过车了,我自己都佩服自己。”


周泽楷有些心疼。他应该自己送回去的,不该让叶修过来。


缓了一会,叶修也缓过来了:“行啦,你接着回去加班吧,把钥匙给我。”


“不要紧?”周泽楷问。


“没事,我没那么弱,快回去吧。”叶修接过钥匙,挥挥手又吭哧吭哧往回骑。


周泽楷站在原地看着他渐渐远去,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叶修没问他手机号码的事。


-18-


将近年底,公司事情多,周泽楷一直加班加到快十点,到了楼下看到自家灯光还亮着的时候,心里泛起满满的暖意。


叶修生物钟一般随工作时间,此刻也正精神着,趴在沙发上无聊地换台,听到敲门声,迈着懒洋洋的步子去开了门:“回来啦。”


“恩,回来了。”周泽楷还有些新奇的感觉,以往都是他给叶修开门,这样反过来还是第一次。


“肚子饿不饿?我给你煮了面。”


公司福利不错,晚上加班都有夜宵,已经吃过的周泽楷还是亮着眼睛点头——叶修第一次下厨做东西给他吃呢。


叶修做的是最普通的面,冰箱里有挂面,打了一个鸡蛋,本来还想放个西红柿,无奈家里没有了,只得作罢。周泽楷坐那吃的时候,叶修就在他对面撑着下巴看他吃,脸上罕见的没有表情,认认真真地把人看得格外不自在。


周泽楷吸溜两口面条,摸不准他在想什么,有点忐忑,把碗往外稍微推了推。


……其实心里已经有预感了,只是不想由自己挑起这个话题。


果然,没一会叶修就开了口。


“小周,你那手机号……”


“对不起。”周泽楷难得抢白一次别人的话。他低下头,轻声重复了一遍,“……对不起。”


叶修眨眨眼,呆了一下反应过来,有点哭笑不得:“小周,我不是怪你。”怎么会是怪呢,想明白是周泽楷,他高兴还来不及。


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周泽楷从一开始见面对他就很殷勤也能找出来理由了。听他节目十年的,对他声音肯定很熟悉,当时一听就能听出来。


只是有一点,还得问清楚。


“不过,你分得清,我是君莫笑,还是叶修吗?”他问。


叶修工作这十年,一些事情见看得多了,这种二三次元分不清的也见了不少,他还真怕周泽楷还以为他是君莫笑,而不是叶修。


这下换周泽楷呆了,直楞楞地盯着他,嘴巴微微张着。


“小周?”叶修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手,没反应,又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小周,魂兮归来~”


周泽楷捂住脑袋,跟个小仓鼠似的瞪着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忍不住笑了,只是笑容有点涩:“我说,你还真把我当君莫笑看啊?二三次元分不清迟早要吃亏的啊少年。”


看到叶修的笑,周泽楷心里一紧,拉住他的手腕,急道:“不是!”


“没有分不清……”


“一直、一直都是……你……”


因为一开始,周泽楷就没有把他当做一个二次元遥不可及的人物吧,而是幻想着,他就在自己身边。


如今夙愿成真,他感觉每一天都像美得冒泡似的。


“我、我喜欢你……”周泽楷握着他的手,咽了口口水,“叶修。”


叶修也被他弄得有点紧张,下意识动了一下手,被周泽楷以为是要抽出去,抓得更紧了。


“我不放。”周泽楷发誓似的更用力了,期待着问,“你喜欢我吗?”


叶修直接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你说呢?”


周泽楷抱住他,笑得很甜,眼睛也亮亮的。


-19-


那就……这样吧。


恩。


 


-End-



评论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