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全职高手][韩叶]Little by little(短篇完结)

韩叶韩叶

人生何处不相逢:

#AU设定,韩文清是幼儿园老师,叶修是公司职员


#年龄私设,苏沐橙读幼儿园中班,食用请留意


#梗灵感来自于 @No Pain No Gain 感谢木莓w


#这篇也是感谢对这个lofter的支持(・∀・)谢谢你们,希望这文能喜欢w


以上都没问题的话,祝阅读愉快w




Little by little




01


韩文清对叶修的初印象,是年轻爸爸。


那日韩文清刚接管向日葵班,之前的女老师休产假了,他作为新老师踏进教室时,当即有几个年幼的小朋友吓得小脸煞白——毕竟,作为幼儿园老师,韩文清的样貌实在有些凶悍。但仍有个小女孩镇定自若,与他目光交汇时甚至会露出个甜甜的笑容来。


挺落落大方的小姑娘。韩文清如是想,打算等她家长来接孩子时多夸赞一句。


当天下午,小女孩的家长终于露面,韩文清望着看起来才二十多岁的男子,心想现在做爸爸的也太年轻了点儿。


文静乖巧的小姑娘见到来者,立刻欢快地扑上去抱住他的腿,那还算得上是青年的男人低下头,揉了揉女孩子柔软的头发,看上去和其他父亲别无二致,除了年纪方面,实在太过年轻。


“走,今儿带你下馆子。”那男子牵起小女孩的手,后者回头,礼貌地朝默然注视他们的韩文清道了声别。


韩文清也冲她点点头,目光转移到一旁的家长身上。那青年神情散漫,衣着朴素,相比之下,女儿的着装倒是颇用心。他注意到韩文清的视线,来回打量一番,低头问小女孩,那是你们老师?


“嗯!今天刚来的。”


那青年扬起眉毛,再度看看韩文清,又问小姑娘,没凶你吧?


韩文清站得不远,俩人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眼皮跳了跳,这年轻父亲也太口无遮拦了点?


所幸小姑娘挺给面子,使劲儿摇摇头说,老师人可好了,做的汤特别好喝。


年轻男子略惊讶地“哦”了声,说,那还不给老师说谢谢。说着,他扭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韩文清。


小女孩又乖乖地对韩文清道谢,尽管旁边那男子的笑容有点刺眼,但既然孩子都说谢谢了,韩文清决定不去计较家长的态度。


牵着小女孩走出几步,那青年又突然转回头,问韩文清,老师,怎么称呼啊?


“我姓韩,”韩文清顿了顿,补了句,“韩文清。”


其实他只需道出姓氏就够了,可不知怎的,大概是初次接班,面对这位年轻家长,他把全名也报上了。


“哦,韩老师好。我叫叶修。”


自称叶修的年轻爸爸翘着嘴角,说,我家沐橙还麻烦老师多关照了。


韩文清自然答应着,他想这父亲虽年纪轻了些,但为人父母的心情和他人同样厚重。既然对方把孩子托付给自己,那么他必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后来,韩文清再回想起两人初识时他那份被点燃的名为老师的豪情壮志,却只觉得自己真他妈像个傻逼。


 


 


02


叶修来接孩子的时间很固定,浮动于五点半到五点四十五之间,偶尔途中遇上交通堵塞之类,会晚一刻钟。而他的孩子苏沐橙总是安静地乖乖待在座位上翻绘本,或者在角落堆堆积木。有时父母来接晚了,小孩子多少都会有些焦虑不安,可苏沐橙从不会,她说叶修答应了这个点儿来,就一定会来。


韩文清陪她把最后一块三角积木摆到顶端,身后的门也适时打开,随之响起的是叶修那有几分懒散的声音:“沐橙。”


小孩子见到依赖的家长还是欣喜的,苏沐橙立刻欢快地扑上去。韩文清在旁边看着,一面感慨于孩子对父亲的信任,一面疑惑于小姑娘对叶修直呼其名。


直到他们又接触数次变得熟络些了,韩文清趁苏沐橙去取小书包的时候,问叶修为什么女儿不叫他爸爸。叶修原本正懒洋洋地倚在墙上,听到韩文清的问话,瞬间瞠大眼眶,继而爆笑起来。


“哎老韩你真逗,我看起来有那么老么都当爹啦?”叶修很自来熟,对韩文清的称呼早就从最初中规中矩的“韩老师”变成了稔熟的“老韩”。他笑得有点过头,喘了一会儿缓过来才解释说,沐橙是我一朋友的妹妹,他最近出差了,所以我先替他照顾着。


韩文清沉着脸看叶修自个儿在那儿又是笑又是喘,这事分明换谁都会误解,可叶修这激烈的反应,让韩文清不禁感觉自己才像是可笑的一方,顿时尴尬又羞恼。


这会功夫苏沐橙也背着小包跑回来了,搭眼就看见叶修扶着墙气喘吁吁,就跟早上起晚了背着她赶公交一样。


叶修看见苏沐橙,嘴角一咧又忍不住想笑,在韩文清暗含愠怒的目光中收敛了一下。他招招手,把小姑娘揽过来说,沐橙,我就说了你不该直接叫我名儿,你看,老师都误会了。


韩文清以为叶修这就要把他的事给抖出去,沉声说了句“叶修”,对方仰头,只是笑吟吟地看他一眼。


不知为何,韩文清突然莫名觉得,叶修应该不会这么折损他为人师表的面子。


“你就该听我的,要叫哥。”


一向顺从叶修的话的小女孩很坚决地摇摇头,说,不行,哥哥就一个,哥哥就是哥哥。


拗口的话语两个成人倒也听懂了,显然在小女孩眼里,“哥哥”这个称呼,是只属于她真正的亲哥哥的,哪怕哥哥的好朋友也不行。


“要不在名字后面加个哥也成?”


叶修也曾向苏沐橙的哥哥抱怨过这小姑娘没大没小的,但对方自然偏袒自家人,说你跟我妹妹计较什么,直接叫名字呗,还好记。


苏沐橙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修修哥哥?


韩文清原本肃杀的表情松动了些,他看着叶修一下子被噎着的复杂神情,心里特别舒畅。


“得,还是叫叶修吧。”


在韩文清面前总是伶牙俐齿巧舌如簧的叶修此时多一个字也不想说了。


 


 


03


幼儿园组织小朋友一起去动物园春游,老师和家长陪同,一大波人浩浩荡荡在动物园大道上前行。


向日葵班的孩子们排成两列,手拉着手跟在太阳花班的队伍后面。韩文清在队外护着,大部分家长则跟在后面,时刻关注自家宝贝孩子的动向。


在一片空地上宣布自由组合吃中饭后,小朋友结伴跟着家长吃饭去了。哄闹的人群逐渐散去,只剩下几个小女孩和他们的家长仍留在原地。


韩文清一看,围在中间的不是别人,正是苏沐橙,而她的临时监护人叶修却不知所踪。


上前询问了才知道,叶修那家伙之前就偷偷离队不知跑哪儿去了。


“那个年轻爸爸说,自己没来得及回来也没事,有韩老师在呢。”其中一个孩子的家长如是回忆。韩文清脸色有点差,尽管听到叶修提及自己名字时神色略有缓和。


但随随便便把孩子丢下不管,这种不负责的行为必须严肃批评教育。


于是韩文清当仁不让地接下了照看苏沐橙的任务,其他几个家长带着孩子离开了,苏沐橙坐在小石凳上,晃荡着两条小腿儿,专心玩手里的狗尾草,一点也不着急。


“他一定是抽烟去了,”年幼的小孩子注意到韩文清阴晴不定的神情,不紧不慢地解释道,“车里人多,他没抽,下车想抽了。”


韩文清看看乖巧懂事的苏沐橙,问她,他当着你的面抽么?


小姑娘摇头,笑眯眯地说,他都在阳台抽的,身上也没味道。


大概是为了让风把身上的烟味吹散吧,韩文清原本已经准备把“抽烟有害孩子健康”这一条也放到等会的批评教育中了,听苏沐橙这样说了,他想叶修还是挺顾及孩子的。


两人沉默地坐了一会儿,苏沐橙见韩文清两手空空的,便大方地把几根狗尾草放到他手边。韩文清居然也拿起来把玩。


“跟着叶修很开心?”


韩文清发觉,每当叶修陪在苏沐橙身边时,小姑娘的心情总是出奇得好,也总比平时更活泼外向些。


不出所料,小姑娘很用力地点点头,脆生生地说,很开心,因为我喜欢叶修!


韩文清此时已把手里的几根草编成小手环,两条毛茸茸的草穗像装饰,显得朴素又可爱。他把手环给苏沐橙,后者立刻绽放一个甜美的笑容。


“谢谢韩老师,我也喜欢韩老师~”


韩文清的神情也柔和些许,他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正想回应一句,结果小女孩又开了口,说,叶修也喜欢韩老师。


韩文清放在苏沐橙头上的手顿了顿,孩子所说的喜欢太宽泛,他不知道对方口中的喜欢究竟是什么含义。


“他说每天来接我都很开心,因为会见到韩老师,他说韩老师很有趣。”


心底那阵突如其来的紧张感稍纵即逝,韩文清脑海里浮现的只有叶修那张满是嘲讽的脸。


“韩老师,也喜欢叶修吗?”苏沐橙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真诚而期待地望着老师。


都说孩子单纯,说什么都会信,大人也因此时常会随口敷衍孩子。但作为幼儿园老师,韩文清对孩子的疑问,总是予以最真心实意的回答。小孩子正因为单纯所以会相信,而他不希望那份纯粹的信任被随便敷衍背叛。


韩文清望着小女孩明亮的双眼,沉默许久,才郑重地说,喜欢。


苏沐橙满足地笑起来,她举起手里的草编手环,说,韩老师教我吧,我要编给哥哥、叶修和老师!


 


 


04


叶修很没面子地在动物园的一个分岔口选错了方向,直接导致他一路向北去了两栖馆,等他意识到不对劲时,已距原定目标有段路程了。


虽然托人跟韩文清传了话,但苏沐橙的午餐还在自己背包里,时间已不早了,再不快点和他们汇合,小孩子会饿得肚子痛的。


当叶修捂着岔了气的腹部来到集合点时,韩文清和苏沐橙正面对面坐在小石桌旁,小女孩低着头,专心摆弄着手里扭成一团的狗尾草。


注意到叶修的到来,韩文清也没凶他,只是示意他赶紧过来坐下。叶修又喘了喘气,问苏沐橙,饿了不?


苏沐橙的心思还在狗尾草上,但听到叶修说到吃的,饥肠辘辘的小女孩立刻点点头。


叶修干脆地拉开背包拉链,掏出两个桶装方便面,问她,你要吃什么味儿的?


韩文清一看,这哪儿像话,哪有带着正值发育期的小孩子吃泡面的家长,营养还要不要了?


苏沐橙挺认真地歪头想想,说,红烧牛肉的吧!


叶修还没说好,韩文清已掏出个便当盒摆到三人中间。他把盖子揭开,里面诱人饭香扑面而来。


“哇,看不出啊老韩,挺有一手啊?”叶修使劲嗅了嗅,肚子这才后知后觉地开始叫起来。


作为幼儿园老师,很多技能都要会一点,譬如做饭手工缝纫之类,而韩文清最擅长的就是下厨。


“孩子得长身体,吃什么泡面!”韩文清把桶装方便面往叶修那儿一推,顺势瞪他一眼,再把自己的那份便当放到苏沐橙面前,说,“这份给你。”


苏沐橙起初不肯,但后来叶修也同意了,小姑娘就乖乖吃起来。而让出便当的韩文清则跟叶修一起去小店铺借热水冲泡面。


叶修对韩文清的盒饭念念不忘,说,老韩,沐橙还小,一人肯定吃不完,要不我也帮她分担点儿呗?


“跟小孩抢吃的,你好意思?”韩文清把倒了调料包的泡面塞到叶修手里,“吃你的泡面。”


不过苏沐橙还是惦记着叶修,还特意留了大个儿的狮子头给叶修。既然是孩子主动给的,韩文清也不好说什么。叶修乐呵呵地用叉子接过来,放在泡面上戳来戳去捣鼓半天,一边的韩文清视线被泡面桶的纸盖遮住了,也不知道叶修在干嘛。


过了会儿,叶修忽然用叉子把一半狮子头放到韩文清的碗里。


“来,一人一半儿。感动不?”


那口气,像是压根忘了这狮子头本就是被施舍人做的。韩文清看着被切得毫无美感的半块肉丸,隐藏在纸盖后面的嘴角却微微翘了翘。


 


 


05


今天是周五,许多家长提早就来幼儿园接孩子回家过双休日了。墙上的可爱挂钟已经敲响了六点的钟声,苏沐橙却仍坐在小板凳上,默默地摆弄着洋娃娃的裙裾。尽管她看起来只是和平日一样安静乖巧,韩文清却知道,她心里还是焦急不安的。


叶修始终没来。


虽然他不像另一位孩子的家长张新杰那般每天都精准到分秒地来接人,但叶修来幼儿园的时间一直稳定在某个区间,就如苏沐橙所说那般,他说会这个点到,就一定能到。


已经六点半了,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韩文清和沉默的苏沐橙。两人都没说话,心中的都是无比焦虑。窗外的天也完全黑下来,明晃晃的白光照亮了空荡荡的房间,教室里寂静得只剩钟摆规则的声响。


“饿了么,我做点东西?”韩文清的声音沉稳依旧,纵是心里再不安,也不能将负面情绪传递给孩子。


苏沐橙摇头。这时门外忽然有一串脚步声响起,叶修终于来了。


韩文清看到叶修的刹那有短暂的愣神,平日总是穿着简单朴素的叶修今天西装革履,尽管因奔跑而有些气息不稳,但穿了西装的叶修此时连那股子散漫劲儿都被框束起来,整个人的气场都有些不一样,透着英气干练的精英气质。


“沐橙、抱歉…”叶修还在大口喘气,手臂已伸向了不远处的小女孩,“今天有点事耽误了。”


苏沐橙一言不发地放下洋娃娃,钻进他怀里。叶修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轻声道歉。


安抚了小女孩后,叶修的目光对上韩文清的,掩藏在对方眼底的那抹担心,叶修已心知肚明,他朝韩文清笑了笑,说,久等了。


 


三人一齐离开幼儿园,还没走多一会,不作美的天公已开始下起瓢泼大雨。


这阵暴雨来得毫无预兆,他们都没带伞,放眼望去周遭又没个能避雨的地方,只能先往前跑。


叶修二话不说脱下西装外套,罩在苏沐橙头上,然后圈住她的双腿把她抱了起来。结果刚跑了几米远,叶修一不留神差点踩到路边水坑里。所幸韩文清眼疾手快拽了他一把,才避免一大一小摔到水里。


豆大的雨点砸在身上还有点儿疼。韩文清动作麻利地把外套脱了盖在叶修那已经湿了的脑袋上,不容置疑地从他怀里把苏沐橙抱过来,理了理小女孩身上的西装,确保她不会被淋湿后,开始大步朝前狂奔。


“哎怎么这么自说自话呢。”


叶修愣了一下就被他给落在后面了,只能嘟囔着赶紧跟上。韩文清步子大脚程快,叶修本就是跑过来的,这会体力自然不及对方。但他还是咬牙追上去,努力把手里的公文包遮到韩文清头上,哪怕在这暴雨中这些微小的遮挡也形同虚设。


苏沐橙也从西装下探出小手,努力伸长了胳膊,手掌搭在韩文清前额帮他遮雨。


三个人就维持着这样别扭又滑稽的姿势跑过一条街道,终于找到一家打烊店铺,迅速钻到了屋檐下。


淋成狼狈落汤鸡的叶修筋疲力尽地靠在店铺玻璃门上,衬衫有大半被打湿,紧紧贴在身上,凉凉的很不舒服。不过韩文清的情况更糟一些,叶修好歹还有对方的外套罩着,而他自己从头到脚都湿漉漉的,只有胸口那块因为抱着苏沐橙所以还是干燥的。


“湿地真彻底,”叶修捏了捏韩文清的袖子,挤出一把水,“老韩,去我那儿换衣服吧,我家离这儿不远。”


叶修说得挺真挚,韩文清也没反驳。苏沐橙很懂事地从小书包里翻出一包面巾纸,分给两个大人,不过叶修只是胡乱擦了擦自己的脸和头发,就把剩下的纸全摁到韩文清身上吸水去了。


苏沐橙缩在宽大的西装里,忽然打了个喷嚏。叶修顿时有点紧张,说可别感冒了,你下周不是还有唱歌表演么?到时候你哥也回来了,正好看你演出呢。


小女孩的眼睛亮了亮,又想到什么似的,问他,那你还来看吗?


叶修笑,你想我去吗?


小姑娘用力点头,还看了看一边的韩文清,说,韩老师也想。


韩文清忙着擦头发呢,就突然感觉有人拽他的裤子,一低头就对上苏沐橙期许的眼神。他看看小姑娘,再看看叶修,发现后者饶有兴趣地望着自己,似乎也在等他表态。


“沐橙说想我去看表演,”叶修微笑,慢悠悠地问,“韩老师呢?”


“你?”韩文清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眼底眉梢却有了些许笑意,“以沐橙家属身份?”


叶修故作沉思,说,换个身份行不?


韩文清挑眉,什么?


叶修意味深长地笑笑,避开努力仰着头看他们的小姑娘,凑近韩文清耳边说,比如老师家属?


韩文清望着笑容依旧的叶修,他眼神灼然,勾起唇角,回应道:


“行。”


 




-The End-



评论

热度(235)

  1. 天一的黑本本人生何处不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
    韩叶韩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