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画室情缘 中

三光大大的周叶文

抖死M君:

上在



吃过早饭,叶修把人带到学校的附属医院做检查,医生拿着周泽楷的脑部拍片看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查不到外部原因。”




叶修一阵头大:“连您都查不出来?”这医生是医学院的权威,如果他说查不到,那就真是查不到了。




“你看他的大脑,没有一点问题,非常健康。”医生指着片子肯定地说。




叶修看了眼周泽楷,他好像听别人的事情似的,没有一点对自己本身的关心,只是呆呆地盯着叶修。




“你看我干嘛,我又不能把你失忆给治好。”叶修哭笑不得地把他的头扭向医生。从吃完早饭之后,周泽楷一直是这种状态,刚刚做磁核共振,还拉着叶修的袖子不让他出去,生怕他把他丢了一样。




“能具体说说,你现在能想起来多少吗?比如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记忆的。”医生颇有兴趣地打量周泽楷紧紧捏着叶修衣摆的手。




周泽楷看了眼叶修:“今天早上,画室。”




“之前的呢,比如,你怎么会进画室?”医生继续问。




“其他门没开。”周泽楷秒答,叶修差点被自己口水给呛死。合着周大爷就是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会,刚好其他地方门都锁了,就他画室开着是吧?




自作孽不可活。叶修眼神死。




“再想想之前,你是怎么找到那间画室的?你从什么地方走过来,这些能记起来吗?”




周泽楷想了好一会,摇摇头。想不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像电脑硬盘被格式化了。




“据我初步观察,这个小朋友的身体没什么事,失忆估计是因为内部原因。”医生对叶修说。




“你是指……心理问题?”叶修诧异地看向周泽楷,后者回他一个无辜的眼神,“自闭症忧郁症什么的?”




“不要一提到心理问题就想到这两个病症,这只是神经官能症的其中两个症状,而且我看这位小朋友不像有自闭症忧郁症的倾向。”




“你看他说话跟蹦豆似的还不像自闭症?”




“怎么说话呢,人家是话少。”医生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转而和颜悦色地看向周泽楷,“现在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周泽楷摇摇头,还是有点懵。




“那现在该怎么办?”叶修烦躁地拿出根烟叼在嘴上,被医生狠狠瞪了一眼,无奈道,“就叼着,不点。”




“先观察,一时半会我也想不到其他的。”医生也无奈。大脑是人体最为神秘的构成,他三言两语要是能说准了,那可真就成神了。




“那……把他放你们医院?方便就近观察。”叶修提议,周泽楷终于有了别的反应,瞪大眼睛,一副受伤的表情。




“我的建议是你把他带回家,你看他这样,根本离不开你嘛。”




“不会真是什么雏鸟情节吧。”叶修嘀咕。




“你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医生语重心长地拍他肩,“你要是哪天失忆了,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全是陌生人,感觉自己到了一个神秘的世界,这时候,第一个跟你说话的人代表了什么?”




周泽楷一眨不眨地望着叶修,明明应该什么情绪都看不出,偏偏叶修还是感受到了里面满满的依赖和渴望。




不知道从哪里来,不知道往哪里去,他第一个遇到的人是自己。




叶修的心软了。




“那……好吧,我就收留他一段时间,等找到他家里人再说。”




周泽楷的眼睛瞬间就变得晶晶亮,就跟星星似的。




出来的时候开始下雨,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绿叶的清香,叶修回头跟医生借了把伞,一起撑着回了宿舍,到的时候雨下得特别大;“还好我们走得早,不然肯定淋成落汤鸡。”




周泽楷接过他递来的毛巾,闷闷地嗯了一声。




“等雨停了我去派出所帮你把资料补齐,让他们好找人,你也能早点回家。”




周泽楷擦水的动作明显缓了几拍,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又来了。




叶修头疼。他自信只要是说话的,他都能对付,可这来了个不说话的,真是克星啊。




“来来来,我们谈谈。”叶修把人拉到桌子边,把桌上的东西都划拉开,两人面对面坐了。他的宿舍也是租的便宜的职工宿舍,进门就是房间,旁边一间连身都难的厨房,浴室倒是大点。




周泽楷悄悄打量了一下。房间里就一张单人床,一张不大的桌子,一个小衣柜,一个油画架,旁边散乱的放着画板和调色盘,地上有个大盒子,里面放满了颜料。




“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叶修,在这所大学读研二。”叶修朝着他努努嘴,“你想起来多少,也跟我说说。”




“周泽楷,22。”




“你比我小三岁,我叫你小周,可以吧?”




周泽楷点头。




“我的经济水平你也看到了,就这间屋子,别的什么都没了,换句话说,我这边不养闲人。”叶修说这话说的坦荡荡,没有一点矫情。




周泽楷忙说:“我打工!”




叶修心里赞了一声上道,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我这边也不好睡,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工作,包吃包住,怎么样?”




听到要搬出去,周泽楷不太情愿,看地上还有点空地,试探地问:“地铺?”




叶修上下来回看他几眼,站起来个子比他高,地上那么小根本塞不下啊。他果断拒绝:“不行,晚上我起夜上厕所会被吓到。”




周泽楷蔫蔫的不说话了。




等雨一停,叶修去派出所补齐资料,把人带到自己老同学魏琛那。老魏开了家小饭馆,平时生意不错,周泽楷待那他也放心。




照例和老魏损了几句,周泽楷顺利被留下来做服务员。叶修跟过去看了眼员工宿舍,环境瞅着比他那小屋还好。




“行啦,你就在这安心住,等派出所那边有消息了我就来接你。”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肩,心里轻松起来。




“要记得。”周泽楷破天荒地主动开口跟他说话。




“那必须的,我先走了啊,有事让老魏打我宿舍电话。”说完叶修就走了,到楼下还看见周泽楷站那看着他,满满的不舍情绪都快溢出来了。




“老叶你看那小孩都快成望夫石了。”魏琛摇着把扇子打趣他。




“人我放你这了啊,别给我弄丢了,弄丢了我喊警察叔叔来找你喝茶。”




“滚滚滚滚滚,放我这还能丢?”魏琛赶苍蝇似的赶他。




下午叶修有两节大课,上完累成狗似的去帮教授改卷子,等回到宿舍天都黑了,没一会又开始下雨。他懒得收拾,直接冲完澡倒头就睡。




睡得正香,电话突然响起来,是老魏打的。




周泽楷不见了。




叶修一下就醒了:“怎么回事?”




“下午都好好的,让干嘛干嘛,晚上我眼看着人去了房间,这会厨房做了宵夜,我上去喊人,人不见了,其他人也说不知道人哪去了。”魏琛也急。自己答应叶修看好人,结果这才一天人就没了。




“你别急,没准他想起来什么事了,我先出去找一圈看看。”叶修挂了电话拿上外套和伞,急匆匆下了楼梯。正要往外冲的时候感觉不对,一回头,周泽楷正坐在楼梯那里面看着他,昏暗的灯光不能把人完全照亮,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




叶修出了口气,悬着的心终于落到实处。




走进了发现人身上全湿的,还在瑟瑟发抖,他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把人带回宿舍让他去洗个热水澡,他自己给老魏回电话。




“人在我这呢,找着了。”




魏琛在电话那头谢天谢地都谢了一遭,劝道:“干脆就让你住你那得了,省得这来回折腾。”




“我这这么小怎么睡得下,你想的太美好了。”叶修没好气地说。




“挤挤不就行了,实在不行你让他打地铺。我看这小孩是把你当妈了,压根离不开啊。”




“去去去,怎么说话呢,这叫拜倒在我魅力之下。”




“贫吧你就!人找着了那我睡觉去啦 ,把我这小心肝吓得哟!”




“行,我先挂,之后他还去你那上班啊。”




“一句话的事儿。”




叶修挂了电话,看见周泽楷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探出个脑袋看自己:“怎么了?”




“没衣服。”周泽楷脸有些红。他知道自己执意留下给叶修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但他就是忍不住想亲近这个人,不希望他把自己给当作包袱一样丢出去。




“你不说我都忘了。”叶修翻了翻衣柜,里面其实没多少衣服,大多还是来自淘宝。翻了半天才翻出来一条没穿过的内裤,睡衣睡裤按周泽楷那体型估计穿了也嫌小。夏天热,他这小屋空调不怎么好使,打赤膊算了,反正两人都是大男生,你有我也有,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周泽楷穿上那条内裤,三向下擦干头发,可怜巴巴地站那,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眼神四处游啊游就是不敢跟叶修对上。




叶修突然很想笑。这家伙的性格还真纯良,也不知道是失忆前就这样还是失忆后才是。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叶修坐在床边,一脸无奈,“在老魏那不好吗?非要跑我这来,睡都没法睡。”




周泽楷低头乖乖站好,姿势标准得就像在被教导主任训话。




看他这样叶修也没脾气了,毕竟这事他同样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不能全怪周泽楷。




“行了,今天就先这么着吧,咱俩挤挤,明儿帮你打地铺。”叶修拍拍床,恐吓道,“先跟你说啊!要是半夜睡姿不好把我弄醒了,分分钟踢你出门,知道没?”




周泽楷跟得了圣旨似的连忙点头,脸上的表情都生动起来。他主动爬到床内侧,贴着墙躺好,争取把自己的存在感减少一些。




叶修关灯睡觉,他睡眠质量好,白天又累,几乎头一沾到枕头就进入了黑甜梦乡。周泽楷静静地听了十分钟,确定旁边的人已经睡熟了,才轻轻翻了个身,把叶修揽进自己怀里。胸膛与后背相贴,怀里密实的存在感让他心里一松,嘴角不自觉弯出美好的弧度。




雨停了,乌云渐渐散开,月亮露了脸,洒下一室光华。




从那天起,周泽楷已经在这待了两个月了。




叶修感慨了一声:“一转眼我跟你都认识俩月了。”




周泽楷腼腆地笑笑,双手背到身后,脚步微微向叶修靠拢,悄无声息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然而叶修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心有点冷。




“今天遇到派出所小李了,他说S市那边有消息,咱俩明天去看看吧,如果真是,你就能早点回家了。”




“不想回。”周泽楷闷闷地说。




“啊?为什么?”叶修问。日子相处久了,叶修发现周泽楷的本性并不如他最开始表现的那般纯良,但本质上还是挺好说话的。




周泽楷停下来,看了叶修半晌,低声说:“不想离开。”




叶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没准等你全想起来,你就一点都不想待在我这了。我看这天又像要下雨,快点回去吧。”




周泽楷慢了他一步,跟着他慵懒的步调慢慢挪,左手伸向前,假装握住了叶修的右手,嘴角弯出甜蜜的笑。




不想离开。




不想离开你。






小剧场:




叶修早晨起床在画室里发现了一只小奶猫叫周泽楷。小奶猫不怎么叫,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可是叶修没有养猫的经验,只能把周泽楷喵送到宠物中心。晚上的时候宠物中心的负责人打电话告诉他,周泽楷喵不见了。




叶修有点急,准备去自己画室看看,下楼的时候发现楼梯里站了一只脏兮兮的小猫。见到叶修下来,它可怜兮兮地冲他叫了一声,细声细气的,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叶修的心一下就软了,把小猫抱回家给他洗了热水澡,还允许它跟自己分享一张床。




周泽楷喵躺在叶修床上很兴奋,打了几个滚,朝着叶修露出粉白的肚皮,喵喵喵叫了几声,像是在求抚摸。




叶修晚上是抱着周泽楷喵睡觉的,睡着之后周泽楷喵在他脸上舔了一口。



评论

热度(166)

  1. 天一的黑本本抖死M君 转载了此文字
    三光大大的周叶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