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七日游(序B 轮回 Side's)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莫宁海组团七日游




前文链接:


序A 兴欣 Side's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cf98e5


 


 




 


Attention:


1、脑洞更大了_(:з」∠)_


2、捉虫欢迎!


3、酷爱来夸奖我,大家知道这次有多粗长么?OvO →10750(手把手教你何谓话唠_(:з」∠)_






序 B  轮回 Side’s


 


 


今天的轮回佣兵团也安静地热闹着。


 


轮回团长周泽楷穿了件套头卫衣,配了条贴身的水洗蓝牛仔裤——衬得两条大长腿更加笔直修长——打扮得像个邻家男孩儿。


他推开训练室的门,瞬间被轮回男神教信徒的目光集火,好几道目光一边嚷嚷着“我们的队长秀色可餐”“这么可爱的一定是男孩子”“妈妈活着真好”;一边第一时间prprpr把小周从头到脚舔了一遍。


周泽楷大大害羞地拽低了卫衣兜帽的帽檐,把头再缩进兜帽里几分,只剩下一撮呆毛从帽檐缝里枝棱出去,进行着光合作用。


 


他一路用目光和大家打招呼,一路收到团员们目光的回复。


“大家,早。”


“团长早!”


“大家,辛苦了。”


“为团长服务!”


他们用目光如是说着。


 


“卧槽说话呀!”多次试图用目光融入对话但是未果的孙翔战士绝望了,他把脸埋在手里崩溃地大喊,“如果都用眼睛说话,那还要嘴干什么?”


 


“嘴还可以用来eat,pray,love,呵呵呵呵呵”,他身边的小伙伴、战士杜明神情恍惚地接话。


杜明面前正摊开一份过期了很久的《荣耀佣兵联盟时报》,增刊里登了张兴欣佣兵团全家福的大照片。杜明正对这那张照片出神,露出了献给女神的笑容。这笑容全心全意,发自肺腑,但是有一个小小的缺点,那就是:足以让任何女性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浑身发冷、产生一种拔腿就走的冲动。


 


孙翔凑上去看了一眼,吓了一跳。那照片上除了唐柔之外的其他人都被涂黑了,不仅如此,还有个人形的窟窿,明显是有谁被剪下去了。


 


“你跟叶修有仇?”孙翔数了一下,发现少的人是叶修。


 


“啊?你说什么?”杜明还处在一种头脑发热的飘忽中,反应很慢,“叶神?没仇呀。”


 


“没仇你扎他小纸人!”孙翔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望着杜明。


 


“······小纸人你妹!”杜明如遭当头棒喝,“跪求孙翔大大住脑。你这么诬陷我,我还怎么谄媚女神娘家人?你以为我会告诉你犯人是团长么!你以为我会说出亲眼看见团长把叶神的照片剪走了的秘密么?”


 


“哈哈哈哈哈哈,”孙翔拍在桌子大笑,“你个笨蛋,你已经说了,难道你没发现吗?快找个角落哭去吧,哈哈哈哈。”


 


拿什么拯救你,孙翔大大的情商?杜明那货是故意的,难道你真的没发现吗?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看着乐不可支的孙翔,战士吴启双手捂住了脸。


 


“周泽楷,真是你剪了叶修的照片?”笑够了的孙翔总算抓住了重点。


 


周泽楷“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头上的呆毛也跟着颤了好几颤。


 


静了几秒,之后整个轮回里哭天抢地,响成一片。周泽楷在一片鬼哭狼嚎中,依然笑得八方不动。身为荣耀佣兵联盟第一脸的他,早就练就了一身本事,任尔东西南北风。


 


突然他兜帽底下,有个东西动了动。小周隔着布料,手指抚摸几下,像是安抚。那团东西发出了一声咕哝,翻了个身,又没了动静。


周泽楷大大笑得更开心了,简直由内而外放射着满足的光波,威力堪比十万伏特。


他朝周围人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头,双手合十枕在脸侧,闭上眼睛做了个“睡觉”的动作。


 


“虽然不想懂,但我的团长才没有这么可爱QAQ”吴启的目光如是说。


 “虽然不想懂,但我的团长在发光QAQ”杜明用眼神示意。


 “虽然看不懂,但我的眼睛简直晃瞎了Q皿Q”这次的孙翔终于成功加入了眼神对话组。


 


 


周泽楷兜帽底下藏了个什么东西呢?这个故事要从一个半月前轮回佣兵团的远古神庙探险说起。


 


轮回佣兵团一路披荆斩棘、翻山越岭,期间推倒了大怪小怪无数,最后成功抵达神庙门口。不愧是远古神庙,里面最后的名为“邪神”的怪物不但力量大,威力强,智商高,法术还好。他们轮回佣兵团的尖刀战队围杀了好几个小时,硬生生地从中午杀到了傍晚。


战斗到收官之时,火烧云正旺,以一种使山水色变的气势裹挟了大半个天空,残阳如血。少了阳光的压制,古庙的石墙、枯井、地缝,都仿佛往外冒着邪气。当周泽楷给邪神致命一击时,不早不晚,恰好卡在了最后一缕阳光从神庙领域消失的那个瞬间。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邪神跪在地上,突然扬起了手,夕阳放出的那最后一缕光线穿过他的指缝,才照到周泽楷身上,看上去简直像是邪神把一缕血光投向了周泽楷眉心。


远古邪神嘴里念念有声,周泽楷举起碎霜朝他的嘴里射去,子弹打烂了邪神的嘴,绞碎了邪神的舌,可是声音却仍然绵延不绝地从那个血肉模糊的空洞里传出,说不出的诡异。突然有群鸦拍翼飞过天空,邪神此刻哈哈大笑,眼睛里冒出最后一丝狠戾的光芒,盯着周泽楷倒了下去。他倒地的那一刻,从神庙的深处响起了钟声。


 


“小周没事儿吧?”“团长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异常?”


轮回战队的其他人紧张地围上来,治疗方明华给他从头到脚做了三次以上的检查,直到连他指甲缝里的血污都被净化干净了才罢手。


 


即便如此,江波涛也不放心。他们没直接回轮回佣兵团,先是去了趟对诅咒最有研究的蓝雨,后又去了趟对治疗最有把握的霸图。两方都说没有影响之后,轮回的人才放心回了驻地。


 


可就这样还是出了问题。


某次训练结束后,大家一起去泡澡放松,方明华瞥见周泽楷的后颈上多了颗黑点。他当时以为小周新长了颗痣,就没放在心上。可是一周之后,大家再度去泡澡的时候,方明华赫然发现那个黑点变大了!


由一开始的小米粒大变成了蚕豆粒那么大,周泽楷对此一无所知。而且最诡异的是他本人还觉得这个东西很好很安全,顶着一张乖巧的脸,干尽了逃避治疗的事。


 


怎么可能安全?!老子这次连老婆宠物热坑头都打算放一边,专门对付这个,我就不信了!方明华燃烧了。


他挑灯夜战了一个晚上,有的没的,只要是对人身体无害的净化术写满了三张纸。然后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拖着轮回兵团的其他小伙伴们,打算强行给突然不乖了的自家团长洗一个光明/神圣/治愈/净化/法术澡。


 


“小周我要进去了呀,”江波涛说,为了逮团长,他连门都不打算敲了,“小周——”


 


江波涛大大迈了一步之后,化成石柱立在了原地。他这毫无预兆地急刹车使得后面正往里挤的轮回众,一个一个撞在了彼此后背上,整一个连环车祸现场。走在最后面的孙翔幸免于难,“嘿嘿嘿”他笑着,绕过众人乐呵呵地往里走。


 


“卧槽一朵鲜花插在了周泽楷脑袋上!”孙翔大声嚷嚷道。


 


……会不会说话!


即使在这种紧急且诡异的情况下,江波涛还是分心对孙翔的话产生了无力感。一朵鲜花插在周泽楷脑袋上什么的,绝对不能忍,说的我们小周像是牛粪一样······


 


周泽楷穿戴整齐坐在床沿,一朵玫瑰花坐在他肩膀上。那朵花扫了轮回众人一眼,嫌弃地说:“门都不敲~”说到“敲”这个字的时候,还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导致最后一个字拐了十八个调。


 


说!话!了!


如果说刚刚大家还只是石化,那么现在大家已经风化了。


周泽楷呆呆地望着大家,露出了个讨好的微笑,头上的呆毛摆了摆,好像在说:我是无辜的,警察叔叔别找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花朝江波涛摆了摆叶子,露出个笑容,那种贱兮兮的感觉绝不应该出现在任何一朵玫瑰花身上,它说:“遭报应了吧,呵呵。看撒,我之所以会出现,都是因为你今天开门的方式不对。”


 


江波涛紧紧盯着那朵一夜之间·从小周脖子后面·长出来的·会说话·说出的话还很不中听·的玫瑰,眨了眨眼睛。然后一言不发地把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赶出了周泽楷的房间。


嗯,一定是他今天开门的方式不对。


 


“副团已经被玩坏了。”吴启小声对吕泊远说。


在小伙伴的吐槽中,江波涛敲敲了门,然后怀着十万分的期待重新推开门,抬眼看向小周——


 


没!有!QAQQQQQQQQQQQQQQQ


万岁!万岁!QAQQQQQQQQQQQQQQQQ


果然没有什么玫瑰花QAQQQQQQQQQQQQQQQQQQQQQ


就是我今天开门的方式不对QAQQQQQQQQQQQQQQQQQQQQQQQ


 


这时候周泽楷说话了。周泽楷说!话!了!声音里还带着几分宠溺的意味,“别闹。”


 


应声,一朵玫瑰花“咻”地从他脖子后面钻出来,挥了挥叶子,打了个招呼,“哟!”


 


哟哟!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江波涛,人称团队的黏合剂,今早碎成了渣渣,却发现自己没法把自己黏起来,人生就是这样四处充满了意外呢,江波涛大大。


 


从周泽楷脖子后面长出来的这朵花,一副“我祖上就住在这里”似的态度,无比自然地招呼起了大家:“都愣着干嘛?都座,都座。”


 


=皿=


我们才是这的主人!


轮回的小伙伴们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规规矩矩地坐在了那边的沙发上。


除了两个人。


江波涛大大还在地上碎成渣渣呢。而孙翔大大,则从来就好奇心过头。


 


他走上前,蹲在床脚,视线和玫瑰花平行,伸手捅了捅。


 


哎呀,要捅你也拿根牙签呀!方明华那个着急。熊孩子小时候没玩过毛毛虫吗?不知道捅的话是要拿棍的么!


 


诶油?还挺香的?孙翔闻了闻自己指尖,乐了。又伸出手,想再捅一下。结果这次未遂,周泽楷双手收拢成碗状,护住了那朵玫瑰。


 


“别那么小气嘛,周泽楷。”孙翔玩心正大起着呢。


 


小周同学坚定地摇了摇头,嘴角还微微朝下弯,在场的除了“周泽楷语”还没有及格的孙翔之外,所有人都知道团长不太高兴。


 


这时候花发话了,“小周你手拿开,耽误哥光合作用了。”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一秒耷拉了下来,眼睛里闪着委屈的光,手慢慢地移开,动作怎么看怎么不情愿,最后手是收回去了,肩膀却悄悄地朝着远离孙翔的方向转了好几十度。


 


围观的小伙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种要“给二表弟分糖可是真心不愿意但是如果不分妈妈又会不高兴嘤嘤嘤我是懂事小孩但是我好委屈”的感觉······


于念眼珠一转,法杖一摇,几只召唤兽出来把孙翔团团围住。只见那几只召唤兽伸出骨头/爪子/蹄子,用一种有气无力的声音冲孙翔捧读道:“翔哥,我们最喜欢你了,给我们糖。”


 


趁着孙翔被拦了下来,方明华走上前,谨慎地和玫瑰保持了一段距离,问道:“你到底是哪位?”


 


“我吗?”玫瑰花用叶片指了指自己,“我是所罗门·格兰蒂。”


 


所罗门·格兰蒂···那是个谁呀?!方明华泪流满面。


 


孙翔隔空吐槽:“小花骨朵你骗虚空鬼呢!你这东方人五官平板,怎么配得上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


孙翔本意确实是想吐槽的。但是却制造了更多的嘈点这样的事,请宽恕他。


 


让翔哥怨恨去吧,我们一个都不宽恕。于念的那几只召唤兽,互相对视了几眼,露出了“你懂的”的笑容,驾轻就熟地一只只排好队,翻着白眼依次说道:


“翔哥,咱说了骗虚空就不要再加鬼了好么?”


“翔哥,那只是朵花,顶多是只妖,你称它为东方人,让你旁边这些·真·东方人情何以堪?”


“所罗门·格兰蒂这名哪里高端了?哪里大气了?哪里上档次了?冰天雪地跪滑,结草衔环求解。”


“搞不懂翔哥了···不过跪在佛前500年求这辈子都不要被他夸奖高端大气上档次_(:з」∠)_”


“阿啦,说起来,昨天翔哥好像还夸奖过江副团的战术高大上呢。”


“···挽尊。”


“···蜡烛。”


“···奠。”


一排排黑溜溜的兽眼/只有眼眶的骨眼齐刷刷地望向江副团。好不容易恢复了活力的江波涛大大,瞬间觉得自己又失去了色彩,变成了圈在方框里的黑白两色。


 


“呵呵。”长在周泽楷脖子上的那朵花开心地笑了。


 


“于念,把你的召唤兽都收了。”心好累···


今天的江波涛大大因为泪流满面过多,所以他现在变成工皮寿了。


 


工皮寿副团看向那朵花,酝酿了一下情绪,用可以迷倒女粉丝,让她们连唱三天副团长之歌鸡血才会散尽的那种温柔声音说道,“玫瑰呀玫瑰,能请你解释一下吗?”


 


“好人呀好人,我虽然很愿意帮你,”那朵花纯洁无辜地望着他,“但我怎么能知道翔哥的迷之高大上观呢?我们毕竟才第一次见面。”他又声音诚恳地补充,“你要真急着知道,不妨问问你们队长?”


 


“····嗯····”周泽楷紧张地抿了半天嘴唇后,酝酿出了一个“嗯”字,又呆呆地看着江波涛,头上的呆毛五秒钟左右就飞快地摆两下,几个来回之后,又攒出了个字“····难····”


 


不问队长只是着急,问了队长绝壁急死。啊啊,这是何等天然的垃圾话。


而且你注意到了么?它刚刚忒自然忒纯洁得给副团发了卡。


我怎么觉得这赶觉略熟悉呢?


小伙伴你别说,还真有几分既视感。


杜明和吴启眼神交汇,电光火石间交换了几个意思。


今天的轮回也在副队长的带领下,锻炼着读心术。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们能上得奖。


 


 


“不,我的意思是说:你是从哪里来的呢?”工皮寿大大心好累。


 


“你来之前我正问他呢,”玫瑰耸了耸叶子,看起来像是个耸肩的动作,它用花朵顶了一下周泽楷的下巴,“这家伙除了嗯啊哦什么都说不出来,我都想用刺扎他了。”


 


“唔····”周泽楷有些着急,他不想花对他失望,可是他也什么都不知道。他着急的时候呆毛就会不安分地小幅度拍打,像是猫上下拍打尾巴。


 


“很好,你刚刚完美地证明你还有第四个语气词‘唔’。”花恼火地说,“你故意的吧?”


 


小周同学飞快地摇头,一张帅脸上都快被“我没有QAQ”的弹幕刷满了。但是玫瑰显然没有接收到正确的信号,始终在一脸怀疑地盯着他看。


 


围观群众都快急死了,尤其是江波涛,特别想把自己举办的“周泽楷语培训班”的时间地点以及联系方式写张小纸条递给它。


 


就在江波涛看不下去想要翻译的前一秒,周泽楷行动了。


 


他突然低下头,亲了亲玫瑰花的花瓣,笑了。


 


救命,好刺眼。


来不及掏出了铝合金墨镜的小伙伴们纷纷表示眼睛被晃瞎了。


 


一阵甜丝丝的玫瑰香散到空气中,花“啪”地一声合上了花瓣,蜷缩成一朵花苞。周泽楷小心地用指肚摩挲了几下它娇嫩的花瓣,“哎呦,哈哈哈,住手,哈哈哈,痒痒,”花笑得真·花枝乱颤,又舒展成一朵盛开的玫瑰。缓了几口气之后,仰脸说:“小周呀,下回别亲哥了呀。你这么弄,我很紧张。”


 


周泽楷不置可否,眉眼弯弯,呆毛抖了抖。


 


这时于念对孙翔说,“看看,学好一门外语是多么得重要。如果那玫瑰学过周泽楷语,就会明白刚刚团长的意思是‘才不要(´ω`*)’。”


吴启、杜明和方明华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江波涛亲眼见证了自家队员们的成长,好骄傲。


 


于念本来是希望孙翔能产生“我在轮回的路,还有很长要走”的觉悟。


然而孙翔真实的内心独白却是:难道我的小伙伴都是一群深井冰=口=?


 


那边一人一花还在进行“一个负责说,一个负责有保留的听”的对话。


玫瑰若有所思地说,“对了,刚我一紧张,心里头闪过了一个东西,直觉告诉我,它对我很重要。”


 


“什么东西?”江波涛觉得这可能破译玫瑰身份的钥匙,赶忙追问。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花露出了几分苦恼的神色,“是、是一种长条的,红脑袋的,会呼吸的东西。”


 


“蚯蚓?”


“丹顶鹤?”


“外星人?”


 


尼玛外星人···于念突然怀念起了可以排着队,对孙翔翻白眼吐槽的召唤兽们。


 


小周同学也在努力思考,认真到了皱着眉头的程度。玫瑰看着他认真到严肃的表情,突然觉得很逗,于是轻轻地在他耳边发出了一个笑音。啊啊,这个笑法,好熟悉。一瞬间晃神了的小周同学突然福至心灵,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烟?”他问。


 


“啊啊,对对,就是那个,就是那个!”玫瑰像是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太阳花一样,边放光边摆动了起来,“给哥来一根!”


 


卧槽这画风已经不是略眼熟了!


别、别惊慌,快去找时光机!


杜明和吴启赶紧对视,希望在彼此眼中找勇气,结果绝望地发现对方都已经快吓哭了。


江波涛“啪”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如果我实验一万次,神能给我一次正确打开房门的机会么?真心好累。


周队这房间采光其实挺好的,于念上下打量。用不了多久,荣耀佣兵世界里就会多一名叫“现实逃避P”的up主。


治病,已经救不了轮回人了么?方明华恍惚地想。


 


一片死寂中,只有孙翔乐观地笑了。“哈哈哈,周泽楷身上怎么可能开花呢?就算能开花,也不可能开出一朵那么像某人的花呀,所以我一定是在做梦。”


 


     以上就是周泽楷脑袋上长了朵玫瑰花的始末中的开始。让我们回到现在的故事。因为回忆杀的部分太长,让我们来做一下前情提要:


 


每天早上,轮回的小伙伴都会被周泽楷大大和他脑袋上的玫瑰花闪死。


 


“人类已经无法阻止团长了,”吴启用手挡着眼睛,因此只能用嘴说话,“好晃眼。快找江副团。”


 


“江副团又去轮回公会去啦。最近他好像经常去那里,也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如果不是三道六界有老婆了的话,我会怀疑副团想跟他谈恋爱。”于念困惑地说。


 


“你不懂。这不是爱情,而是阴谋。我闻到了阴谋的气息。”吕泊远做出掐指一算的样子,神秘兮兮地说。


 


“唔,点赞,”方明华若有所思,“我猜可能和最新版本的副团长之歌。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副团长之歌·classical version是副团自己写的。”


 


“靠!”“真的假的!”“不是吧!”突然之间训练室里传来了一片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哎?方明华很纳闷。我的声音有这么大么?为什么房间那头的战友们都来反驳我了。


 


“怎么了?怎么了?”杜明伸长了脖子,大声问道。


 


“任务!SSS+级!看系统!”


 


孙翔赶紧登陆。读取中之时,训练室的门被猛得撞开。江波涛旋风一般冲了进来,“快看荣耀佣兵联盟的官方系统!”


 


“在看在看。”吕泊远忙起身给满头大汗的江波涛让座。


 


“出来了出来了。被置顶了!任务:莫宁海探索。莫宁海探索?莫宁海?莫宁海是哪儿?我怎么不知道有这块地方。”杜明边看边茫然,“哦哦,荣耀大陆之外的蛮荒地,怪不得。哎呀,军方委托!怪不得等级那么高!”


 


“看看细节。”江波涛出声。


 


“好的。”杜明往后翻,“我看看呀,荣耀大陆极北之地尽头的海域,古书记载里的伏波岛,哦艹!”杜明说着说着,突然极其失态地大骂了一声。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反复复把突发弹出的系统公告看了好几遍,才回头用委屈的口吻告状:“兴欣接了!”


 


系统公告:兴欣佣兵团领取任务。


 


有谁见过热油锅里滴进了一滴冷水吗?就是那样了,当这条系统公告出现在荣耀佣兵联盟系统里的时候。全世界都沸腾了。


 


本来吧,一个佣兵团领取任务没啥好稀罕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佣兵团要领任务,天经地义嘛。


可是呢,这次的任务的难度是如此罕见,这次任务的地点是荣耀大陆之外的莫宁海,这次任务的委托人是官方,这次任务居然涉及古书中的伏波岛。


每一项单拿出来,都足以被人津津乐道好久。而现在这些亮点居然凑到了一处。


 


这就像是一朵来势汹汹、裹挟了整个荣耀佣兵界的巨大烟花,声势浩大,无比夺目。它在所有人的瞩目中缓缓上升,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显眼,自然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像是磁石吸引铁器一般,被吸引到有关它的讨论中去。


结果,还没等这烟花还“咻咻咻”往天上飞呢,这烟花还没绽放呢,尼玛转眼没了?没了呀!


大家的情绪都被刚鼓噪了起来,等待着一场爆发,期待一场全民狂欢,结果转眼就剩下一片空荡荡的夜空。兴欣的家伙们摆摆手说:“大家赶紧告诉正在路上的亲友们不要来了。我们已经把那朵烟花摘下来了,哈哈哈。就摆我们后院了,你别管我们会不会被烧死,反正是真好看呀啊哈哈哈哈。”


 


这怎么能不叫整个联盟沸腾?没人了解莫宁海,连轮回这样的强力佣兵团都还在看任务说明呢,结果妹的兴欣接任务了····妹的系统公告都出来了……


 


江波涛从震惊中缓了缓神,简单回想了下走一次联盟系统流程的时间,再次泪流满面。真·秒接呀。字面意义的秒接。


也就是说,好,现在任务出来了,大家都看见了吗?都看了,很好,那都点开任务吧。


他们轮回开始呼朋引伴读第一个字的时候,兴欣那头直接拉帮结伙领任务去了······


 


听了江波涛的分析,原本很震惊的轮回众,不震惊了,他们茫然了····


 


“这、这叶神他们是想干什么?”杜明担心地问。但从他一直偷瞄唐柔照片的举动上来看,他其实真心想问的问题是:女神他们想干什么?


 


“秒接也太乱来了吧?”吕泊远感慨。


 


“这是,这是,”孙翔突然露出了一幅“悟了”的表情,吸引了战友们的注意,“兴欣这是想找死?”


 


“啪”,于念猛得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有时候孙翔大大的情商不太靠谱,却不知道原来他无时无刻都在不靠谱。


 


周泽楷大大也很惊讶,头上的呆毛软趴趴的,没有精神地伏在头皮上。他有点儿担心叶修前辈了。而且莫宁海这个任务他也想做。


 


接受到自家团长强烈的失落的气息,江波涛大大缩了缩脖子。


小周,对不起! 如果我的计划能再完善一点儿,心再脏一点儿,兴欣就能被我拖住了。江波涛大大展开自我评价,似乎还想在心脏的道路上行走得再远一些。


 


“都吵吵什么呢?”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响起,一朵玫瑰从小周的兜帽底下钻出来,和初登场时一样,打了个大呵欠。


 


“叶修前辈他们兴欣,把大家都想要的任务接走了。” 吴启简单解释道。


 


“就这事儿?小周把帽子掀了,哥卡住了。”玫瑰指挥到,然后攀到了小周头顶上,缠住他的呆毛打了两个滚。


 


“可不是小事呢!”杜明把任务难度呀,兴欣秒接呀之类的跟玫瑰解释了一遍。期间玫瑰一直在哈欠连连,也不知道有没有在认真听。


 


“玫瑰前辈有没有什么看法?”方明华问道。


是的,你没看错,短短一个多月,花在轮回的地位直线上升。已经由“不明物体”上升到“不明物体的玫瑰前辈”了。


 


“如果叶修真的如你们所说的那样,那么像哥,”玫瑰用叶片拍了拍周泽楷的耳朵,“他——小周给我点根烟。”


 


周泽楷假装没听见。


 


“小周装聋的话,我可就作哑。”玫瑰耸了耸肩。


 


听听,简直和叶神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有木有。身为一个治疗,方明华义觉得自己义不容辞,于是挺身而出,“你也不能让我们团长天天吸二手烟呀。”


 


“那你让他抽啊,我来吸二手的。”玫瑰叶片一摊,说道。


 


“···那你也不能让我们团长天天抽烟呀QAQ”


方明华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何止是泪流满面,简直要以泪洗面。


 


“现在的年轻人呀,只计较回报,从不想着付出,”玫瑰摇着头说,“我合作用天天给你们轮回造氧,还卖身卖艺卖香,结果呢,”它抖了抖叶片,“你们连口饭都不给我吃。”


 


“···玫瑰前辈,话不能这么说,”方明华倒下了,于念站起来,“前辈不是只接受大自然的阳光雨露就可以了么?”


 


“扯,你们轮回是靠天吃饭的吗?”玫瑰不屑地撇了撇嘴。


 


我们可是人!是人!和你能一样么!于念在心里呐喊,可是又不能说出来,只能委婉地表达:“可是别的玫瑰都靠天吃饭呀。”


 


“别的玫瑰,”玫瑰翻了个白眼,用叶片拍了拍周泽楷的脸,“别的玫瑰长你们团长身上了么?”


 


说、说不过!和玫瑰前辈打嘴炮好虐!


于念留下上述遗言后,阵亡。


 


吕泊远看着同伴倒地不起的身躯,顶着压力上前,“不给玫瑰前辈抽烟也是为了前辈好呀。”


 


玫瑰直接无视了他,他重新攀上小周的头顶,用叶片拍打着他的头发,百无聊赖地说:“真麻烦啊。听说那个叶修是抽烟的?要是长他身上就好了。要不你带我去兴欣吧?”它对杜明说,“反正你也老惦记人家队里的女生。”


 


吕泊远阵亡,败因:无视。


周泽楷阵亡,败因:嫌弃。


杜  明阵亡,败因:揭短。


 


一段话说倒了三个人,围观的孙翔觉得自己目睹了嘴炮的终极。他只是单纯地觉得厉害,于是敌友不分地鼓起了掌。


 


周泽楷的消沉肉眼可见,几乎在头上实体出一朵小小的乌云。头上的呆毛完全垮掉了,任凭玫瑰的叶片怎么拨弄都没有反应。


“花,”他小声地开口,“不要嫌弃。”说完这没头没尾的句子之后,他更难过了,好像只是说出“嫌弃”这个词就给他带来了伤害。


玫瑰感受到了他的沮丧,有些吃惊,但还是选择了安抚,“不嫌弃不嫌弃,小周这么帅,怎么能嫌弃你呢?”


    


周泽楷大大的耳根有些发烫,他把手掌送到自己耳边。玫瑰翻了身,滚落到他掌心里,被周泽楷送到自己面前。然后周泽楷轻轻亲了玫瑰花瓣一下。


 


玫瑰若有所思地直直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突然开口,“小周你给哥点根烟的话,我就香你一口。”


 


可以左右手开弓的枪王大大,左手在口袋里弹开烟盒,抽出支烟;右手拿出了打火机,“刷”地点燃,左右手一碰头,字面意义上的一秒点燃了一根烟。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玫瑰都忍不住在呼吸香烟自燃的白烟前,给小周点了个赞。


 


团长你的原则、立场和节操呢?


轮回的小伙伴们看着被玫瑰亲了脸颊、弯起眼睛的周泽楷团长,感到了世界的恶意。美貌还是那个美貌,而画风已不是那个画风。


 


江波涛觉得这事儿必须尽快解决。这玫瑰前辈到底是个丁是个卯,怎么也得有个说法吧?


若真是个坏东西,小周就真该有个三长两短了!


    江波涛,加油!心脏你也可以的!他在心底为自己呐喊。


 


“小周你不用担心!”打定了主意的江波涛燃起了斗志。不能为团长排忧解难?怎么可以!不能确保团长安危?怎么可以!


 


周泽楷大大眼睛亮晶晶的,摇了摇头,难能可贵又多说了三个字:“不担心。”


 


啊啊,小周说我办事他不担心。走起!江副团满血干活去了。


 


“我怎么觉得江波涛没有明白周泽楷的意思呢。”孙翔指着江波涛的背影说道,“周泽楷的意思应该是:即使那花在,他也不担心吧?”


 


听着孙翔的话,又看了看小周,轮回的诸位突然都产生了一丝动摇。


但是就在这时,于念沉重地说了一句:“朋友们,难道我们忘了那些年被孙翔大大亲手捅烂的期望值吗?”


 


众人在孙翔的不明所以中深以为然。


 


就这样,他们和真相失之交臂,感受了一把世界上第五十七遥远的距离。


 


“说起来,这莫宁海你们不想去吗?”抽到了烟的玫瑰有心思谈佣兵任务的问题了。


 


小周点了点头,用手指摸了摸屏幕上叶修的名字,呆毛心有灵犀地抖了抖。


 


“你们还是有机会的。”玫瑰甩了甩叶片,“这任务那么难,兴欣肯定要找帮手。”


 


小周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些难过的神色。杜明脸上那就简直不是只是难过的神色了,简直是苦大仇深,他控诉道:“兴欣和蓝雨关系好=皿=!”


 


吕泊远兴致勃勃地给杜明补刀,“乔一帆,高英杰,微草。”


 


于念也来凑热闹,“叶神,楼冠宁,义斩。”


 


吴启嘿嘿一笑,“苏沐橙,楚云秀,烟雨。”


 


欺负杜明这事儿,方明华爱干呀,他眨了眨眼睛,“退而就其次吧,方锐,林敬言,霸图。”


“你们QAQ”杜明眼里哗哗的流淌,“感受不到任何友情!QAQ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就是因为被你们伤得深沉QAQ!!!”


 


“周泽楷你还好吧?”就在大家嘻嘻哈哈做完了“吃饭,睡觉,刷杜明”的轮回日常任务之后,众人听到了孙翔有些担心的声音。


 


团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长QAQQQQQQQQQQQQQQQQQQQQ


我们不是故意的QAQQQQQQQQQQQQQ


 


他们欺负杜明欺负得太过忘我,以致彻底忘了插在杜明膝盖上的每一箭,也都插在了周泽楷头上。等回头来看的是时候,自家团长已经身负数箭,再起不能。


 


小周岂止是不太好,他简直已经太不好了,尤其是花还坐在他肩膀上补了最后一刀:“唔,看来关系是够差的。”


 


玫瑰前辈人艰不拆呀……你看小周团长都快哭了!


 


玫瑰在众人视线的暗示下,抬头看了眼周泽楷,被他那个泫然欲泣的表情吓了一跳,“怎么了?”它不解,同时有点儿小紧张。


 


“···想、想跟叶修前辈关系好····!”小周这次倒是很痛快地说了一句,可见已经在心里把这句话练熟了。


 


“那这次莫宁海任务,你们去给他们帮帮忙呗?”玫瑰建议到。


 


“我们没领到任务!我们不知道具体任务地点在哪里!”杜明悲愤地说道。


 


小周在旁边点头如捣米地应援,借着杜明话里的悲愤来表达自己同样悲愤的心情,呆毛都被带得一跳一跳,更不要说坐在他肩膀上的玫瑰了。


 


“···那就以后逢年过节多孝敬两条烟吧。”花最后叹了口气说道。


 


“那现在我们做什么?QAQ”杜明不死心。


 


“小周把帽子戴上。”玫瑰指挥小周,烟早就点完了,它钻进了帽子底下,用叶片拨了拨小周的头发,找了块儿柔软的地方,蹭了蹭,躺下。


 


“玫瑰前辈QAQ”杜明还在挣扎着问道。


 


从小周帽子底下传来玫瑰含混不清的话音,“现在?现在人事已尽,人时还长,我在其中应当休息。”


 


“前辈QAQ求明示呀!我许日后香烟5根!”杜明喊道。


 


还没来得及被别的小伙伴鄙视,玫瑰已经身手矫健地从周泽楷的兜帽边缘探出头来,“意思就是,如果和兴欣有缘的话,命运会指导你们相遇的。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洗洗睡了。”玫瑰满意地砸了砸嘴,最后朝小周说了句话,“五根烟呢,这便宜前辈真是好当,呵呵。”






序(完) 




正文,还木有开始写,啊哈哈哈哈哈,扶额


(全文)


TBC

评论

热度(1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