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Two)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Two)


 


 


 


Attention:


1、第一次写周叶,手有点儿生。还在摸索,欢迎各路英雄好汉各抒己见。


2、捉虫感谢XD


3、裳裳我爱你=3333=


4、娘家人看过来,我都为你燃烧生命了。酷爱拇指我。


 


 


前文链接:


 


莫宁海组团7日游 Day One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d4e6a1


 


 


 


 


 


我就知道好日子不会过太久。


当陈果打开房门,发现站在外面的是江波涛时,脑子里迅速飘过这么一句。


 


“陈老板,您能抽时间和我谈谈吗?”


 


这么快就要谈人生了吗?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心虚的陈果老板一秒摆出了职业骗人的清纯表情,眨着眼睛说道:“抱歉,今天我要出去跟人约会。”


 


“······我们现在在海上。游轮里。你们还是偷渡客。”江波涛的笑容黑了几分,“请问小姐您跟·谁·去·哪·儿约会呢?”


 


“抱歉,骗你的。我只是今天要忙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而已。”


 


“敢问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笑容再黑了几分。


 


“抱歉,还是骗你的。”陈果说,“我只是不想抽时间跟你谈而已。”


 


江波涛心里的猜测愈发肯定。果然小周脖子后面长出的那朵玫瑰花和兴欣脱不了关系,你看着把老板心虚的。


 


他虽然还笑着,但是简直已经如同一介普通的魔剑士一样,开始散发出黑气。


“能冒昧地问一句: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兴欣穷QAQ并不想把昨天那200万还给你们QAQ”


陈老板至今都没有请江波涛进去,虚掩着门,生怕他进来抢钱一样,“虽然我知道这笔钱来路不算正,但是你们轮回也没有吃亏呀。本来船费加上入岛费恐怕要更多,我们兴欣还给你们打折了呢。”


 


“······”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出身豪门佣兵团的江副团,脑内出现了一副画面:一个皮肤特别好的小孩,在另一个拿土豪金砸核桃的小孩面前,背手把诺基亚6120c藏到了身后,眼泪汪汪地说:不给你QAQ!


他突然感到了一阵心酸。而且作为某种程度上的幕后黑手,他还瞬间底气不足。


 


“我们,”江波涛尴尬地笑了笑,“我们没想着要回来。”


 


“真的吗?老大说你满肚子坏水,肯定想着要回来的。”陈果身后探出一个脑袋,包子手里拎着一块板砖,将信将疑地说。


 


这话听着真耳熟呀,哈哈哈。江波涛心想。


 


“包子你闭嘴!”陈果回头呵斥包子,“呀,那就好说了嘛。来来来,小江进来坐,进来坐。”


 


“叶神···还真看得起我。”


兴欣的大门在江波涛面前缓缓打开,他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屋里,老魏举着哑铃,方锐挥着棒球棒,莫凡在帮安文逸擦着手术刀,苏沐橙和唐柔在玩拳皇,血浆爆了一屏幕,好一片热火朝天的,日常,生活。


 


“江波涛前辈,喝水。”乔一帆笑着给落座的江波涛送上了一杯水。


 


我如果没看错的话,你刚手上捧的是另外一杯吧?就那杯在饮水机旁冒着热气的滚开水。


江波涛心头感慨万千。如果全写出来,画风简直一秒变黄少天。


 


“小江你别听包子瞎说,叶修是夸你满肚子墨水。”陈果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招呼道。


 


“出口成章。”老魏保证。


 


“文化人,看我真诚的眼睛。”方锐拍胸脯。


 


我还听得懂。这不都一个意思吗?墨水=黑水=坏水。


江波涛刚放下水杯,想说些什么,大意就是“我懂的”之类的。


 


就听包子“啪”地拍了脑门,“原来是满肚子墨水呀!对不住,”他朝江波涛拱了拱手,从身后红木桌子上抄起个东西,“嘎巴”掰下一角,快步走到江波涛面前,“噗通”把那东西扔在了水杯里。


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后,江波涛手里的水杯还没来得及落在茶几上。


 


他怔怔地举着杯子,看手里那杯水一点点儿被染黑。


 


包子眯着眼睛笑出了一口小白牙,阳光得简直可以拍扁了直接贴JUMP的封面上,“别客气。你的最爱。来,补充一下维生墨水C,我的歉意。”


 


“啊啊啊啊啊啊包子!那可是撑场面用的徽墨!小唐昨天还说过去皇帝写圣旨就用那种!”陈果抓狂地喊道。


 


“写圣旨不用那种,批折子才用。”唐柔淡定地科普。


 


说这些?你们兴欣哦,有人刚刚哦,往客人杯子里扔了一块墨哦。江波涛看看包子,又看看陈果。


 


“那不是重点!”陈果大声说。


江副团颔首称赞。对嘛,那才不是重点呢,还是得老板,明人情、通事理。


 


“重点是这得陪多少钱呀!”老板娘很心疼。


 


········好吧!这是兴欣!


 


“江副团刚不是说了吗?我们是偷渡客。”方锐打了个呵欠。


 


“这账是要记在轮回头上的。”老魏说着,突然一副“悟了”的表情,眼睛扫着桌上文房四宝还剩下的那三样,舔了舔嘴唇说:“这都很值钱吧?丢了可不太好。”


 


江波涛心里“咯噔”一声,紧张了起来。兴欣这是要···


 


“老魏你别开这样的玩笑!”陈果怒斥,转头一脸正直地跟江波涛保证:“轮回只陪这一样就够了,相信我。”


 


“太好了,谢谢。”江波涛松了一口气。


然后瞬间...明白自己被坑了...那墨明明是你们包子掰坏的,我怎么就道谢了呢?


 


他突然明白几分,兴欣一直在强调的成长性究竟为何。


 


“我有些事儿想跟陈老板单独谈谈。我们去别处坐坐好么?”


兴欣主场变数太多了,为了话题顺利进行,还是换个地方吧。江波涛决定知难而退。


 


“我们偷渡客能出门么?”陈果问。


 


“苏沐橙大概不行。”江波涛有些尴尬地说。这不是明摆着说:你们人气不高,有钱人认不出么?


 


“那就走吧。”陈果不以为忤,欣然答应,然后在一群明显带着“诶油=v=”意味的视线里和江波涛走了出去,“我也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哎?兴欣的老板能有什么事问我呢?江波涛走在陈果前面,听着她的脚步声,心里泛起一阵心虚。


 


 


 


甲板上,海风吹拂,游轮平稳地朝冰火岛驶去。距离靠岸时间还剩4小时35分,天气晴,时不时有海鸟围着冰山盘旋,“欧欧”的啼哭。


 


叶神被于念和吕泊远支开了,我把兴欣的老板娘单独带到了西餐厅里,计划通。接下来,需要一个温和的开场,江波涛,心脏你也可以的,it is show time. 


 


 


 


“我今天还在想,太巧了。在这里相遇,真像是有命运指引一样。”江波涛这样开场。


 


陈果面上闪过一丝尴尬。


 


卧槽show 过头了······


“陈老板,我的意思是说,我真没想到莫宁海任务要从冰火岛进入。最近外界一直都没有兴欣的消息。有前辈跟我们说‘如果兴欣跟你们有缘分的话,命运会指引你们相遇的’,没想到我们真的相遇了。”


江波涛怕陈果误会,赶紧又解释了几句。


开玩笑,此次的谈话的关键词可是“玫瑰”。现在气氛就开始粉红了,接下来可要怎么办哟······


 


我才没误会。


陈果在心里默默说,我尴尬是因为:我们两队会遇见,可能根本就不是命运。


 


她还记得刚下火车的时候,叶修和魏琛的话。当叶修说“我们找外援”的时候,魏琛可是说了“轮回的人究竟被谁诅咒了?怎么就被你黄鼠狼惦记上了”,她还记得呢。


 


“你们轮回怎么来冰火岛了?”她试探着问,语气里有些故作的轻松。


 


江波涛当然能听出陈果的语气不太自然。但是吧,他还以为因为自己的暧昧的开场白,陈老板不自在了。


 


“陈老板也肯定知道,小周的银武是两把双枪,火系的荒火和冰系的碎霜。我们两周前去灵力谷狩猎野外BOSS级魔兽,消息不知怎的泄漏了,在谷底遇见了霸图的人。霸图八成对这个魔兽有需求,拼得挺狠。小周的武器磨损,需要冰系和火系的材料维护。但我们从灵力谷出来后,就听说红莲火炽和寒霜地的高级魔兽都被杀了。义斩去了寒霜地,而去了红莲火炽的就是兴欣。”


 


“给小唐升级了银武,哈哈。”陈果尴尬地笑了笑。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红茶,来掩饰内心里的惊讶。


准确说,刚江波涛每说一句,她心里的风浪就调高了一个等级,此刻早就已经狂风大作、波涛汹涌。


 


消息不知怎么泄漏了?亲儿我知道呀,我们老魏在你们轮回公会二团当着卧底呢。两周前他正好出了趟远门。


霸图不知怎么来了?亲儿我知道呀,我们叶修两周前,披着无敌最俊朗的圣骑皮和霸图一个叫辛露的妹子组团杀了一个小怪。


义斩不知怎么去了寒冰地?亲儿我知道呀,我们叶修给楼冠宁打了个电话,还用的我手机呢。


兴欣给小唐升级了银武?亲儿那是骗你呐,我们叶修守着材料不让关榕飞用,神秘兮兮地说将来有大用处。


 


这、这轮回是妥妥给算计上了的节奏呀。


陈果望向江波涛的眼睛充满了同情。但是她还有一处不解,于是她诚心诚意地发问了:


“天地这么大,有冰有火的地方这么多,轮回怎么就来了冰火岛呢?”


 


江波涛自然也就大发慈悲地回答了:“要不是说这是命运指引我们相遇呢。队员们···挺高兴的···”他斟酌着用了一个词。


队员们快高兴疯了这种话,他才不想说出口呢,还是说谎轻松,剪刀手。


 


其实他一点儿都不想回忆昨天的场面,但是大脑不照顾他的情绪,擅自按下了play键。


 


他们正在海岬7号的高级佣兵会所里玩着飞镖、打着台球,随意喝着酒。突然楼下传来了一阵高过一阵的声浪:


“兴欣!兴欣!兴欣!”


 


杜明“咣当”就砸了手里的酒杯,抓住身边的方明华衣襟抖抖抖:“卧槽是我在幻听吗?我听见了有人喊兴欣。”


 


“是你在幻听。”方明华看着他哆嗦的嘴唇,觉得如果告诉他“你没有在幻听”,杜明可能直接过呼吸。他还没有准备好氧气袋呢。


 


但是有人打断了他的善意。


孙翔大喊到:“哎呦!兴欣的人穿了正装耶!苏沐橙好正!”


 


杜明以百米冲刺的气势冲了过来,被于念捂上了眼睛:“别看!唐柔特别美!我怕你看了之后把持不住,直接跳下去。”


 


说完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说:“以防万一江副快去捂团长眼睛。”


 


可惜晚了。周泽楷已经站到了窗边。他拉开了窗户。


 


周泽楷当然不是要跳下去,想什么呢?


 


他只是朝着兴欣的方向缓缓地伸出了手,远远地看上去,宛如把叶修托在了手心上,嘴里轻轻念着两个字,像是在念咒语,又庄重又虔诚,“···命运···”


 


“哎呦我可是乱说的,”他肩上的玫瑰也伸长了枝蔓望,“小周你可别魔怔了。”玫瑰有些担心地看着周泽楷头上直立立的呆毛,仿佛能看见“滋滋滋”的电波。


 


这时候杜明已经掰开了于念的手,“卧槽女神!命运!命运让我们相遇!于千万人中QAQ于时间的旷野上QAQ相遇了!没有早一秒!也没有晚一秒!玫瑰前辈!!托您吉言!!!我要给您点烟!!!!”


 


“都消停点儿,”花嫌杜明吵了,“命运来了,你准备好了吗?你是要冲上去告白呀,还是要冲上去告白呀?”


 


杜明石化了。


杜明碎裂了。


杜明变成了一种人气商品:1000块的拼图。


 


“知道不小周?哥给你上一课。这就叫热闹是他们的,”玫瑰抖了抖叶片,指向窗外,又指了指杜明,“而他什么都没有。”


 


周泽楷点了点头。沉默半响,动了动嘴唇,什么都没说,再次点了点头,郑重的。


 


“太狠了。”吕泊远小声对江波涛说:“团长刚刚是在说‘我懂的。杜明好可怜。求玫瑰前辈放过吗(*´;ェ;`*)?’”


 


“差不多。”江波涛犹豫着说,“团长在说‘我知道,花,我也一样。’”


 


“卧槽差远了好么!”吕泊远捂着胸口说,“感到了虐。”


 


 


“哎?你们怎么都不下去呀?”


哒哒哒跑到电梯口按了电梯,等了半天,见小伙伴们都没有跟进,又哒哒哒跑回来的孙翔,从门外探头问。


 


“小周,要下去的话,玫瑰前辈的事情还是藏一藏吧?”江波涛上前一步问道,“毕竟这事情太诡异。而且玫瑰前辈和叶修前辈那么像,直接交底恐怕不妥。”


 


“······不····”周泽楷犹豫地说,头上的呆毛一弹,宛如画了个问号。


 


“有道理。你这实心眼孩子听你们副团的。”玫瑰点了点头,“他可坏了,听他的没错。”


 


“······谢,玫瑰前辈抬爱。”江波涛吐血。


 


“你这孩子可真怪,”玫瑰矮了矮身子,坐在周泽楷肩膀上,看上去宛如一朵玫瑰装饰,“说你心脏你就美滋滋的,说你坏你却要否认。脏心坏肺,不都一回事儿么?”


 


“哈哈哈哈哈!”在江波涛囧脸中,无论是脏心或者是坏肺都没有,或者说没心没肺的孙翔笑了起来。


 


“数到一之后,我就是一介普通的玫瑰。”玫瑰严肃地说:“小周你可别做猪队友。其他人看好孙翔。啊,别忘了把哥的那些烟送给叶修,然后他抽的时候,小周你往他旁边坐坐。反对无效。我数数了,一。”


 


周泽楷无奈地抿了抿嘴,呆毛不赞成地摆了摆。他摸了摸玫瑰的花瓣。它果然如同一介普通的玫瑰一样,全无反应。


 


 


 


本来他们是打算再观望观望的,可是昨天出了新的状况,让江波涛不得不来找陈果沟通。


 


 


“命运什么的,你已经说过好几次了,”陈果试探着问,“你们是闭着眼睛,在从箱子里抽了个签子,打开一看:哟呵,冰火岛可以有,我们轮回不差钱吗?”


她抱有最后一丝希望问。


 


“哪家佣兵会能这么管理呀。”,江波涛乐了,“冰火岛附近既有冰材料,又有火材料,聚在一处,方便。此外,还有一个原因。”他掏出手机,“方明华和他女朋友今年年底打算结婚。听说这个附近有个小岛叫云片岛,冬天有小海豹群。但是这组图的来源始终查不到,我们就过来先探探路。如果真的有,他们蜜月就来这里渡。反正也要打材料,一箭双雕嘛。”他把手机递给了陈果。


 


陈果一看,荣耀联盟微账号上疯狂转载了一组特别萌的小海豹图,软滚滚的,极尽卖萌之能事。黑豆豆的眼睛,白茸茸的软毛,眼睛上还有像是小逗号一样的两条小眉毛,看得人酥心,简直能萌哭。


陈果看着这个,内心里泪流满面。


 


她不是被萌哭的。


她想哭是因为:


她认识原PO,苏沐橙小号。


 


女神的心也脏了,嘤嘤嘤。


 


不知为何这组图的来源查不到?亲儿我知道呀,莫宁海资料里的一组图,来源SSS+任务,你当然查不到。


还有亲儿你知道吗?这云片岛的名字还是我取的呢。那天沐沐问我:“果果,给个白雪皑皑的小岛起名叫雪花岛会不会太直露啦?”我说:“那就叫云片岛吧!”


亲儿你知道为什么要叫云片岛吗?因为那时候我在吃云片糕......


 


你造么?你们轮回被算计掉底了······


如果真的有命运之神,你们也只能看见这个神他长着一张嘲讽脸。如果你对命运发出呐喊,“命呀,这都是不公平的命呀”,这个神也不会降下雷雨,他只会喷你一脸二手烟。


 


 


江波涛有些惊讶,因为陈果突然点起了桌上的烛台。


 


 


他不太希望两人之间的气氛暧昧,因为他马上要讲一个有关玫瑰的故事。


他决定单刀直入。


 


“陈老板,”江波涛说,“我们兴欣和轮回两家既然都同舟共济了,有件事必须和你说一下。”


 


 我就知道!好日子不会过太久。


陈果心里再次飞快地闪过这句话。


 


“小周被诅咒了。”江波涛说。他本来指望看见陈果惊讶的表情。这样他就能从这个不太会演戏的女人脸上看出端倪。看她是在真心实意的惊讶,还是故作惊奇。


 


是你们轮回整个都被诅咒了。结果陈果一脸平静。


 


“小周肩上的玫瑰是长在他身上的。”疑惑的江波涛继续说。


 


“啥啥啥啥啥啥啥????????????????????”陈果差点儿把桌子掀了。


这、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江波涛被吓到了。


 


“会说话。”他犹犹豫豫地说。


 


“啥啥啥啥啥啥啥啥啥????????????????????????”陈果持续惊奇,站起身来,看上去想摇他的领子一问究竟。


 


“······而且说话语气特别像叶修前辈。”他说完之后,身体向后撤,以防陈果来真的来摇他的领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陈果突然乐了起来,笑倒在椅子上,“小江你这个故事编的真好,我差点儿就信了。就是最后的玫瑰像叶修太出戏。你改一改,说那玫瑰说话语气像沐沐,或者直接让小周在肩上别一株大麻。”


 


“······”


太出戏,怪我咯?江波涛无语。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被当成了个笑话。


 


陈果还在笑,她都已经抹眼泪了。


“哎呀喂,你们轮回太有意思了。设计一个包袱,还分了两天抖。我昨天就想小周怎么往肩上别了一朵玫瑰?哈哈哈哈。以前没觉得你们轮回这么逗。看来和外界的风评不太一样呀,笑死我了。是孙翔加入后,你们的队内气氛改变了吗?”


 


江波涛一瞬间百口莫辩。


 


他只能重申:“是真的!”


 


陈果根本不信他,只是一个劲儿的笑。


江波涛无奈,只能打电话叫来了周泽楷。


 


“谢谢。”那玫瑰看见陈果之后,开口对她真诚地说。


 


陈果僵住了。江波涛也很惊讶。周泽楷看着陈果,低下头,五秒之后才抬起来,就像是跟着一起说了声谢谢。


 


陈果从来没听叶修这么郑重其事地说过谢谢。她也不觉得自己做了多值得叶修感谢的事,兴欣佣兵团建立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在忙前忙后。要说感谢的话应该是她说,谢他把自己拉进了那个一直仰望的世界。她以前是真爱粉,现在也是真爱粉,只不过变成生活在一起的·家人一样的·真爱粉,都归功于:一个雪夜里叶修走进了她的世界。这不是叶修,叶修不会讲这种煽情的话,叶修不会这么坦诚地道谢。


 


但是陈果还被感动了。她想摸摸这个莫名其妙的小东西,可是周泽楷向后退了一步,精准地退出了陈果手臂能及的范围。他不让摸。


江波涛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玫瑰主动开口了,“醒来之后我就长在小周身上。有意识,没回忆,会思考。据他们所说,言谈很像叶修。”


 


“我们怀疑这和古庙里的邪神诅咒有关。因为被他诅咒一周后,小周身上长出了玫瑰前辈。”江波涛补充,“本来想着,言谈很像叶修前辈,根本谈不上是证据。也就没打算拿虚无缥缈的事劳烦兴欣。但昨天发生了些异变,让我们确定,玫瑰前辈和叶修前辈确实有关系。”


 


“昨天叶修碰到我之后,我就开始能感到小周的情绪。”玫瑰叹了口气。


 


“所以我想问问,叶修前辈有没有做什么?”江波涛问,“既然我们现在被莫宁海的任务绑在了一起,能不能请兴欣开诚布公?”


 


“诅咒方面我不太懂,你们等着,我去找他们。这件事我们帮到底。”陈果坚定地说,起身想走,但被江波涛拦了下来。


 


“我们就是不太想惊动叶修前辈,才特意来找陈老板谈的。他毕竟是当事人。”


 


陈果掏出了电话,“那我叫老魏和安文逸过来。”


我们兴欣做的事情太多了呀!随便哪件就见光死呀!不去找老魏他们串供,我敢说一个字吗?


 


然后她为了安抚江波涛的情绪,说道:“江副团你想想,我们兴欣财务以外的安排,我做过主吗?”


 


就是财务方面的安排,这位陈老板也不太做主呢。江波涛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幡然醒悟。赶紧让陈果打了电话。


 


不一会儿老魏和安文逸就过来了。听完了始末,老魏围着周泽楷转了三圈,每转一圈骂一句“卧槽”、“卧槽”、“卧槽”。


 


“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诅咒。”资深术士谈到自己的领域的时候还是相当可靠的,“你们打的哪个神庙?”


 


“高棉哥窟。”


 


“泰咒系不可能有这样的诅咒。泰咒系的家伙临死前都会叽里呱啦一段,屁用没有,就是放狠话,翻译过来大概就是‘居然敢打死老子,操,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你他妈的洗干净脖子给老子等着。’”魏琛点起了一支烟,两口吸掉了大半支,“就算真有什么远古密咒,那也应该是一出莲花。”


 


“我也这么说的,”玫瑰精神抖擞地吸着二手烟,“可惜人在事关自己的时候,总被剥夺发言权。”


 


魏琛乐了,“元芳,此事,你怎么看?”


 


“回大人,我以为我是个吸精的小妖精,叶修种的。”花说着,似有若无地看了江波涛一眼。


 


周泽楷皱了皱眉。江波涛没说话。


 


“自然。”老魏笑弯了眼睛,“你元神是个坏东西。大家都得防着他。”


 


“别闹了,”陈果呵斥老魏,同时推了安文逸一把,“小安过去看看。”


可惜安文逸此间一直在发呆,冷不丁被陈果一推,直接朝过道跌去,和一个正急匆匆走过来的女孩子撞了满怀。两人猝不及防,都跌倒在地。


 


“啊!我的石之花!”女孩子没顾跌倒的自己,大叫道。


 


周泽楷捡起掉在脚边的亮晶晶的漂亮东西。


这东西他看着眼熟。原来叫石之花吗?


 


他递给女孩子。女孩子被安文逸扶了起来。


 


“很漂亮的宝石。”江波涛礼貌地夸奖。


 


“这可不是宝石哦。”女孩子小心地把晶莹的小东西捧在手里,“这是颗种子。”


 


“哎?”对亮晶晶东西有天然好感的陈果很吃惊。因为这东西明明就是宝石呀!怎么看都不像是一颗种子。


 


“很珍贵的。”女孩子笑了笑,“价值连城。我们家的传家宝。石之花传说要以血为土壤,以爱为养料。爱,可以融石,可以开花。相传它开花极美,见了之后,美得能让穷凶极恶的人失声痛哭。”女孩子笑得有些伤心:“这粒石之花在我们家流传数百年,没人希望它在自己手里绽放。”


 


“为什么?”陈果很吃惊。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女孩子很动容,“大概就是这个原因,相传石之花的花期很短,少有人能一睹真容。”


 


“···开不了···吧····”周泽楷突然开口了。


 


“为什么?”女孩子好奇。


 


就在陈果以为周泽楷不会回答了的时候,他说:


“···爱···是什么···搞不懂···”


 


女孩子笑了,但是很坚定地摇了摇头:


“古往今来,确实没人能给爱下一个定义。但是又如何呢?没人知道人生的意义,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活着。”


 


周泽楷肩上的玫瑰,突然颤抖着弯下了腰,无力地趴在他肩膀上,忍受着一场痉挛和虚脱。它体内冲刷着强烈的情绪,纤细的茎蔓承受不住,微微地颤抖起来。


如果这是爱,难怪你搞不懂,小周。我听说,人吃太多糖,甜最后也会变成咸。我听说,人在喜极的时候会哭。我听说,人在性高潮时的快感接近窒息。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幸福到了极致···其实会··痛苦?


 


 


“····拿好····”周泽楷突然起身,郑重地捧起女孩子的手掌,一根一根合拢她的手指,把舒展的掌心合拢成心脏大小的拳头。


“谢谢。”他望着女孩的眼睛道谢。


 


“你爱上什么人了吗?”女孩子回望他的黑眼睛,饶有兴致地问道。


 


在场所有人都把耳朵竖了起来,安静得容不下一个呼吸的打扰。时间仿佛被暂停了,只有靠周泽楷的声音,才能开启那尘封古塔里停摆千年的挂钟。


 


周泽楷想了一想,千呼万唤下,垂下眼睑,最后说了句,


“···要···幸福···”


 


陈果瞬间想把桌上的烛台摔在周泽楷的帅脸上。


要幸福你妹呀!周大帅哥你倒是给个准话。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听这个?


老魏愤愤不平地喷了一大口烟。他本来是朝着周泽楷脸上喷的,只不过海风乍起,全刮回在他那张老脸上。


 


女孩子突然露出个神秘的笑,踮起脚,附在他耳边小声说,小声说:“你说的对,少年维特,要幸福。”


 


她拉了拉裙摆,行了个屈膝礼,在众人的视线里告辞走远,裙摆翩翩,像只起舞的蝴蝶。


 


 


“都别担心了,”玫瑰摇了摇叶片,第一个开口,“听见没,我既是诅咒,又是爱。我是如同诅咒一般的爱。”


 


“你就是朵花。”陈果撇撇嘴。


 


“愚蠢的凡人呀,你们只能看见表象。”玫瑰突然直挺挺地从周泽楷肩头栽下去,“小周给哥捡起来。”


 


周泽楷紧张地呆毛都硬了,他知道刚刚花大概不太好受。现在看它突然栽下去,面带忧色地把玫瑰重新放回肩头。


 


“你们觉得刚刚发生了什么?”玫瑰问。


 


“你刚刚从小周肩上掉下去了。”江波涛说:“需要我们假装没看见吗?”


 


“错。我是在玩玫瑰蹦极。”玫瑰大言不惭地说:“一样的道理,所以你们才没有认出我就是石之花。穷凶极恶的老魏,你见了哥还不赶紧失声痛哭?”


 


“你们有没有想过朝它身上喷喷害虫灵之类的?”老魏扭脸跟江波涛说。


 


“我真是石之花。不信你问小周。”玫瑰一脸百无聊赖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刺。


 


周泽楷点了点头。


 


“团长你别事事惯着他。”江波涛立刻抗议。


 


“哎,这年头说实话总是没人信。”玫瑰语气沧桑地感慨,“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你们觉得我不是石之花呢?”


 


“周泽楷家是流传了好几百年的望族吗?哪来的那种无价之宝?”魏琛皱眉。


 


“你长得极美吗?你跟随便一朵玫瑰长得一样。”陈果撇嘴。


 


“你花期很短吗?玫瑰前辈你都在小周身上晃悠快两个月了。”江波涛叹气。


 


“虽然你们说的听起来都挺难反驳,”玫瑰耸了耸肩,“但你要知道刚那小姑娘也只是道听途说。很多都不能作数的。”


 


“苍天呀,那女孩不来,你连石之花这个词都没听过,你还有脸说别人道听途说? ”陈果气得牙痒痒。


 


“我那是顿悟。”玫瑰拍了拍叶片。


 


“你们真的没有想过往它身上喷除草剂之类的?”老魏再次扭脸跟江波涛说。


 


 


一群人中只有安文逸没有说话。他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然后突然问道:“玫瑰还要瞒着叶修前辈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


 


众人瞬间都高兴了起来,产生了一种隐隐约约的期待,心里飘过类似“狗咬狗”或者是“一嘴毛”之类的关键词。


 


“这个时候于念和叶神他们应该已经回休息室了。”江波涛看了表一眼,乐呵呵地说。


 


“见了叶修,你要怎么做?”玫瑰仰脸问周泽楷。


 


周泽楷麻利地从风衣口袋里面掏出了两包软中华。


 


玫瑰一看,乐了,“太上道了,小周。”


 


陈果扶额。


老魏眼馋。


江副无奈。


 


周泽楷走在前面,双手插在衣袋里,风衣下摆潇洒地摆动,把这些甩在身后,把一路上收获的媚眼、惊叹和调戏甩在身后。


他要去见叶修。


一路上,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双手插在衣袋里的动作特帅气,但是没人知道现在他手心里都是汗水。他紧张到需要隔着口袋摸着枪套里的荒火和碎霜,才能稍稍放心。


他以前不是没见过叶修。


只是从来没有以现在的身份见过。


今天以前,


他早就对叶修有着诸多感怀,他小的时候看着那人杀戮感到了美,稍大些明白了那人的强大,再大些进入联盟看那人被排挤又无奈又心疼,封神那年全世界都在说叶秋死了,一年后叶修重现。他不信神,但是为此他感谢过上天。


他始终对叶修抱有诸多感怀,


今天之前,


他从来不知道,恭喜,那是爱。


 


他不懂爱,


人怎么可能拥有一样自己不懂的感情?


他始终这么想。


但是今天,


有人告诉他:


没人知道人生的意义,但是每个人都迷迷糊糊地活着。


他不知道爱的意义,但是这似乎不妨碍他爱上一个人。


 


周泽楷握紧手里的软包中华。视线望向浩然无际的大海。这是他们遇见的第二天,游轮还有3小时57分钟就能抵达冰火岛,届时他就能踏在坚实的陆地上。


而自己的恋情呢?会有靠岸的一天吗?还是会倾覆?或是遭遇最惨烈的那种事故?某天张开眼睛,报纸上再贴一条叶修的死讯。海枯,天地间只剩一叶搁浅的扁舟,再无去处,也无归路。


 


爱上叶修,


天呀,


多可怕。


 


周泽楷闭上眼睛。


 


Day Two Over


 


全文TBC


 


PS


没看过小海豹的朋友们,一定要去看看小海豹!


萌哭了!


http://weibo.com/1642635773/Asz1N4g7W?type=repost



当然,苏沐橙的小号不是【我们爱讲冷笑话】_(:з」∠)_

评论

热度(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