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莫宁海组团7日游 (Day Three:上)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莫宁海组团7日游 (Day Three:part 1)



Attention:

1、别吐槽那个part 1,我已经知道我是个话痨了QAQ

2、苏沐橙POV

3、捉虫感谢!

4、请给我回帖,即使是斟酌一下也请告诉我好么(((o(*゚▽゚*)o)))?



 
前文链接:


【周叶】莫宁海组团7日游 (Day Two)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d61bb5




“哥,咱们家出大事了。
我犹豫了下应该用什么语气通知你,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用:yoooooooooooooooo!
 
苏沐秋同志,组织告诉你一个严肃又光荣的秘密,用莫尔斯码表示是四个竖线三个点,用东巴文是蓝裙子和黄鸡冠,用口型说两个弹舌音中间夹个嘴唇圆展,翻译成荣耀大陆通用语就是:
诶油☆叶修被人惦记上了=w=
 
顺便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们过去聊天的时候总以为自己足够小声,不会吵到我。但拜托,那墙隔音那么差,我怎么可能听不见?
即便你每次猜‘沐橙长大想嫁的人’的类型总是跟你自己很像,但我从来都没有站在叶修身后同他一道高举‘苏沐秋你要脸不’的横幅。我这个做妹妹的不能再体贴了,简直是小天使,我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
 
还记得某个月明星稀、有蝈蝈也有花香的晚上,你们的一段对话。逐字逐句复述当然不现实啦,好在我领会了思想。你们那时在谈未来,谈梦,谈爱人,简言之,你们在谈‘将来做梦都想娶的好老婆’。
 
‘我女朋友?我女朋友长得应该不错,长腿、细腰、脸蛋好。’
 
‘哎哟,有前途。你个15岁小屁孩毛还没长齐呢,就已经颜控上了,拇指你。’
 
‘这不显而易见吗苏沐秋大大。要不那么多人里,我怎么就跟你搭档了呢?’
 
‘我还以为是因为我技术好呢。’
 
‘·······我女朋友,一定不能像你这么淫贱。动不动就满口拐弯抹角黄段子的,直接枪毙。’
 
‘单兵作战技术呀单兵作战技术,叶修大大,我真是痛心疾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后一句是什么来着?’
 
‘你见了老魏。啧,我工作的时候,老和你们这帮淤泥在一起,都快不纯洁了,回家之后一定要洗涤心灵。我女朋友肯定要纯的,我朝她笑一下,她肯定也朝我笑,笑得比我还开心······苏沐秋你别捶床了!你现在这种笑法就是反面教材,笑成这样也直接枪毙。’
 
‘哈哈哈,真太逗了!笑死小爷了。原来我身边睡了个纯洁的,哈哈哈。’
 
‘······你大爷的。你意识到了吗?从刚才开始,你说的每句话都可以当黄段子听。咱别暴露属性了好吗?好的。’
 
‘哈哈哈,叶子你继续说,再给小爷说一段儿,哈哈哈。’
 
‘老妖怪你不懂爱!哥这么严肃的择偶标准,怎么到你这就当单口相声听呢?我媳妇儿,绝对要懂爱。像我这么耀眼,她肯定先爱上我。最好在我发现之前,她能爱我深点。这样在一起以后,吵个架半拌个嘴的,我也好哄。’
 
‘哎哟喂,笑得小爷肚子生疼。来,叶子,给揉揉。揉了就告诉你这样的媳妇上哪儿找去。’
 
‘今年过生日我送你一本新华字典吧?你迫切需要学习一下未成年的意思。’
 
‘没关系呀。十年后她也在那。你就顺着咱们家屋后那条路,一直走,一直走,看见一座山,爬上去,看见个小庙,进去,你就能找见你的女菩萨了。’
 
‘···你这么掉节操,你家人知道吗?’
 
哥,你家人早就知道了,所以从来没有什么兄嫁之梦,来,蜡烛,两根。
 
少年时,你们只当“腿长腰细脸好,又纯又乖,一往情深”的人是女菩萨,可是神总是喜欢在未来的道路上埋些盒子,打开之后:surprise!
 
年岁沉淀,风水流转,还真有这么个人出现了。
现荣耀第一人、全联盟最好的脸、连续蝉联三年‘写作全明星,读作封神榜’冠军的,
腿长腰细脸好、又乖又纯、一往情深的,
惦记上了叶修的,
周泽楷,
性别:
男。
 
yoooooooooo☆( ̄▽ ̄)/
 早就跟你说过这么可爱的肯定是男孩子!而且你看荣耀男神和女菩萨的规格也差不多了嘛,都是神级的。
 
来来来,让我给你讲一个苹果味的故事,一个青涩的甜美的伊甸园外的故事,
让我带你看周泽楷如何在最遥远的距离撕心裂肺地想念。而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当然,就是叶修面前。
 
再害羞的深水鱼也有不得不透出水面换口气的一天,我看见了一潭深水上浮出的几个水泡,也是在无意间。
这个名为《周泽楷爱上了叶修》的故事,是从一小碗杏仁豆腐开始。
 
之前就告诉过你啦,我们兴欣和轮回在一起做莫宁海的佣兵任务。昨天抵达冰火岛的时候,差不多是午饭时间,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吃什么。肉食的素食的嗜辣的口淡的甘党咸党战成一团,手把手教你什么叫众口难调。人称团队的润滑剂的……等,润滑剂还是黏合剂来着了?我忘了,反正有那么一个称号的江波涛出来调节,
他说:‘要不,咱们吃火锅吧?’
 
小伙伴们都纷纷给江波涛的机智点赞,除了老魏。
哥你当年不知道老魏还有个萌系属性吧?他猫舌,特别怕烫。叶修点评‘八成是因为老魏的耐久全长脸皮上了,舌头皮才薄,怕烫’。
 
老魏抗议:‘吃什么火锅呀,大热天的!’
轮回的人,都看了看老魏身上的厚呢子外套,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而我们兴欣的人,就当没听见。除了叶修。
 
叶修说:‘哎老魏这就是你不对了,人轮回请客,你还在这儿挑三拣四的,多没礼貌。’
 
这次,轮回的人都露出了惊吓的表情。哥,我觉得周泽楷是个很好的领导者,因为在他的带领下,轮回的人越来越能让人在他们脸上·看·到他们的心声:‘=口=我是漏看了几秒吗,我们何时说过要请客?’
 
但是老魏哪会给他们反驳的机会,一拍额头,“怪我怪我,差点儿辜负晚·辈·的心意了。小周小江对不住。”
 
看着江波涛欲言又止的表情,方锐又上去扇了最后一把火,‘哎,吃什么火锅,一群人在一个锅里夹来夹去的,搞不好就跟谁间·接·接·吻·了。’
 
我当时确实看见周泽楷头上的呆毛‘啵’地竖了起来,不过我没多想,因为我的注意力迅速被杜明吸引走了,那孩子听见方锐的话后,一秒走路同手同脚。恨不得把钱包掏出来,一张张红票子洒地上,给柔柔铺出一条通往火锅店的红地毯。
 
这时候,我听见吕泊远小声对周泽楷肩上的叶修玫瑰说:‘玫瑰前辈,全靠你了!我们快团灭了,求给轮回谋福利啊。’
 
然后就听玫瑰对叶修说:‘小周也猫舌,肯定虎口夺不过食。轮回做东你还让人饿着说不过去,你抢的时候给人夹点儿放盘子上晾凉。’
 
当时我只觉得叶修玫瑰的战斗力不足,还觉得它胳膊肘往外拐,后来惊觉:不,完全不是。
 
但是此时,轮回请客就算完全敲定了。
 
让男生请客吃饭,三个姑娘们谁都不用出马,我们兴欣,就是这么能干。
 
吃火锅的时候,周泽楷自然坐在了叶修身边。我和他挨着叶修一左一右地坐着。叶修怎么对我,就顺手怎么对周泽楷。叶修一直很照顾我,但突然多了个周泽楷视角作参照,我才意识到我被他照顾得有多好。整桌人只有我们俩个的碗筷被人用开水仔仔细细烫了一遍,轮回带我们来的是个不错的馆子,他只是做顺手了而已。周泽楷拿过他的盘子。
‘小周?’他楞了一下,伸手制止了,摇了摇头,笑道:‘我皮糙肉厚的,不用。’
周泽楷晃了下身子,又靠回椅背上,盯着叶修的手,不知道是在认真看,还是在出神。
 
那时我没多想,现在回想来,我觉得周泽楷晃的那下,大概是想要抱抱他。
 
站在别人的角度,重新审视你熟悉的事物,通常会发现新的美。我和周泽楷一起盯着叶修的手看,最后简直咱俩的姓了起来。
 
你知道他手生得极美,乌木筷衬得他的手更修长更白,看他挥着筷抢火锅真是一种享受。当然,那是在他抢来的食物会分给我前提下。否则看他抢火锅,应该只会想把白菜叶都堆到他碟子里。
 现在的叶修在抢食界已经不是当年的叶修了。他看对方伸胳膊时小臂的方向和下筷子前手腕的转动,就能预判出对方想夹什么,然后在对方筷子接近食物的前一秒,准准夹走。第一次,对方可能觉得是意外;第二次,对方就开始琢磨了;第三次,对方猛地抬头朝他看去。
抬头,一眼看见叶修正叼着根香菜,眼睛弯弯,脸上明明白白捉弄人的笑意。再一看,他那三筷子根本就没吃,一块冬瓜放我盘子里了,一块土豆片放周泽楷盘子里了,第三块正往周泽楷盘子里送呢。
 
对方,也就是孙翔,瞬间被点燃了火药桶,要不是吕泊远和于念护着,他就要把桌子掀了,跳脚起来大叫:‘叶修你几个意思?找架打吗?’
 
叶修叼着那根香菜,转头对周泽楷说:‘咦?孙翔好像因为我给你夹菜生气了呢?那小周我还夹吗?’
 
哥你说,叶修他是不是使了个小花招,不想给周泽楷夹菜了?
连朝夕相处的我搞不懂,周泽楷又怎会晓得。
 
他看着叶修,缓缓摇了摇头。
他头上的呆毛慢慢地降了下来,脸上的神色按说也没变,可我就觉得他整个人气场变得有些可怜兮兮,宛如望着水族馆闭馆的小孩。
 
那瞬间连我都感到了心酸。我仿佛听见了空气中传来了叶修的旁白:‘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将计就计了一下,小周你这孩子别这么老实。’
 
貌似空气中飞来了几眼刀,‘刷刷刷’全钉在了孙翔头上。
此刻谴责的气氛太明显,连孙翔都不得不读空气了,他不知是在抗议,还是在茫然,说道:‘明明是叶修先撩闲的,为什么都变成了我的错?’
 
‘知道你错哪儿了吗?’叶修兔子似的把那根香菜‘噌噌噌’嚼了,说道,‘因为我没刚和你撩闲,哥那是在和你调情。’
 
孙翔一秒石化。轮回的人看上去都冻成了冰坨坨。
 
‘他驴你们呢。可长点儿心吧轮回的孩子们。’周泽楷肩上的玫瑰用叶子捂住了脸,‘你们看看这会儿锅里还有肉吗?’
 
 老魏和方锐甩开膀子猛吃,包子正把最后一片肉蘸上奇奇怪怪的调味料硬塞在了罗辑嘴里,莫凡淡定地在轮回众人的视线里把最后一个鹌鹑蛋拾荒拾走了。
 
 
‘就不能好好地吃个火锅吗?’江波涛捂着脸,听起来心很累的样子。
 
方锐咽下最后一口鸭血豆腐,对老魏说,‘奇怪?我竟然从未想过这一点。’
 
老魏接了句沧桑的感慨,“年轻人,战争精髓是什么?坚船?利炮?错,有人的地方就有战场。”
 
我听见方明华对于念说:‘如果在别的地方听见魏前辈的这句话,我会想记到小本本上。但是现在,我只想抓个东西扔他脸上。’
 
这时候果果端起茶杯朝方明华举了举:‘兴欣欢迎你。’
 
莫凡难得发了句言:‘我们的友情一般从互相殴打开始。’
 
叶修他哈哈大笑,起身跑过去揉了揉莫凡的头发。
 
周泽楷的视线一直追逐着叶修,在他摸莫凡的头发时候,摸了摸自己的头。我当时觉得有些奇怪,心里有了些模模糊糊的预感。
 
心情大好的叶修回到座位上,朝周泽楷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小周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夹。’
 
‘你。’周泽楷说,‘夹什么都好。’
 
当时我只当他是一贯周泽楷式的慢悠悠说了句‘你···夹什么都好’。现今看来,他的意思应该是‘喜欢吃你。但是你当然不会夹给我,那么就别的什么都好’。
 
他竟然在和叶修调情。
叶修说他刚在和孙翔调情的时候,明明是假的,但是一瞬间轮回的人却都信了。
而周泽楷真真正正在和叶修调情的时候,兴欣的人却没一个注意到。
 
哥,你说说。世间为什么总是这样?你说真话的时候,没人信;而说谎的时候,却被深信不疑。
也不怪周泽楷说他‘不信任语言’。这是后话了,你听我慢慢给你讲。
 
吃火锅那会儿,我心底就有些模模糊糊的预感呼之欲出,所以就多看了几眼周泽楷和叶修。
周泽楷至始至终就没有自己伸筷子到锅里夹任何东西,叶修夹给他什么,他就认真地吃完,那态度居然看上去有几分珍惜。
而叶修,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了,只能说太叶修了。
 
叶修既要顾着自己吃,又要给我抢受欢迎的食材,还要不停地投喂周泽楷,简直可以说在这场火锅战争中战果辉煌。而且他还不是莫凡那种‘闷头吃’的赢家类型,闷声发大财从来不是叶修的风格,只听他精神奕奕地舌战八方、不落下风,话了夹枪带棍把所有人都拖下水,然后一片混战中乐呵呵地背手看热闹,深藏功与名。
一般人需要生出三头六臂才能完成的事儿,叶修轻飘飘就做到了,他甚至做得还更好。席间,他说了一句话,深深震惊了所有人。
 
他说:‘吴启大大,放过那个青笋。’
 
吴启眼睛亮了,一脸‘诶油可算是落我手里’的奸笑,刚张了张嘴,就听叶修说:‘小周爱吃,我有段儿时间没给他抢到了。’
 
周泽楷筷子猛地顿住,一块豆腐从他筷子上掉在了酱油碟里,雪白的豆腐被粘稠的液体染黑。
 
‘叶团知道小周喜欢青笋?哈哈。’江波涛干巴巴地问。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手,‘他还喜欢杏鲍菇、海带结和蟹黄丸子。我喂的孩子我当然知道。’
就在那种手和嘴一空不得闲的状态下,叶修居然还默默注意到了周泽楷的喜好,他甚至还记得上次给他夹青笋的时间。
 
我若是周泽楷,我一定困惑得不行。
 
一顿饭的功夫,明明什么都没说,明明每一样都吃光了,可叶修硬生生知道了周泽楷的喜好,还惦记着给他从别人筷子下面抢东西吃。如果说,把全副心神都投掷在一个人身上,眼里除了他全世界都是背景,自然可以做到这个程度。可是叶修他是吗?他看去明明忙了那么多别的:抢食吃,照顾我,开嘴炮。投喂周泽楷,看上去似乎是他最漫不经心的。
 
这真是太叶修了。他明明很坦率,有问必答,但是你就是摸不清他的虚实。分不清他究竟是上心了,还只是,聪明。
 
周泽楷从他筷子上接过那块青笋,小口小口吃了起来,要我说,那态度根本不像是对待一块青笋,他更像一个彩绘玻璃下领取圣餐的信徒。
 
好吧,我承认刚那句经过了我严重的脑补。在老魏眼里他顶多就是吃得慢了点,在吴启眼里还说不定觉得周泽楷充满了嫌弃:‘团长吃得那么慢,一定是根本不想吃,因为我夹过了嘤嘤嘤’。
 
饭吃到这儿,差不多到了证人杏仁豆腐小姐登场的时候。
 
吃了顿白食的叶修,又开始甜蜜地哄骗轮回的人请客吃餐后甜点。其实他只是挥了挥手,然后胳膊支在桌子上,手撑着下巴侧着脸,仰望着周泽楷:
‘小周,我辛苦了这么久,有没有甜头吃?’
 
周泽楷当然点头了。就算他对他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叶修帮他夹了一个小时菜的手可就横在他眼前呢!
 
‘那就来个杏仁豆腐吧。’叶修指了一下菜单,然后转头对兴欣的人说:‘每个人舀一勺,姑娘们优先,估计还有一个人吃不着,咱们来个石头剪子布吧。’

 
‘人人都有份。火锅都请了,不差几个杏仁豆腐。’江波涛无力地说。
 
这就是阳谋。
你知道他在装可怜。可是你能怎么办呢?真的看兴欣好几个人分一个杏仁豆腐?其中可是有三个姑娘呢。
轮回的其他人,别说杜明了,就连孙翔,看起来都要同情地哭起来。
 
甜食和餐后的水果都需要顾客去自取。我端着果盘夹水果,周泽楷负责去拿杏仁豆腐。当我扫过杏仁豆腐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甜头?
豆腐?
天,叶修他到底什么意思?这其实可以理解成一句调情。
小周,给我点儿甜头。
小周,让我吃你的豆腐。
 
可关键这是一句调情吗?叶修可以连明着说‘孙翔我在跟你调情’,他如果真想调情,至于这么隐晦吗?或者应该反着想?光明正大的示爱是假,所以隐晦的调情反而是真?
 
我如果是周泽楷,我一定苦恼得很。
可如果周泽楷根本不在意,这些困恼就全部是浮云。
 
我这么想着,便去看了周泽楷一眼。秘密,驾到。
 
他在数杏仁豆腐的数目。
他默默数数,嘴唇圆展,做出无声的口型,‘十七、十八、十九’,数到这里就是人手一份了。但是他突然抬起头,看向叶修,在以为无人注意之时,露出了个浅淡的微笑,‘二十。’他数到。
 
数数杏仁,
数数那些苦涩的,
教我醒着的杏仁,
把你也数进去。
 
一个男声直接在我脑子里轻轻念着这些。我手一抖,险些把苹果块洒落一地。
 
我确确实实那一刻听见了钟声。虽然钟声也有教堂婚礼之类的美好意象,但是我听到的钟声肯定是来自伦敦塔的那种。我第一反应就是:
钟响,带嫌疑人,周泽楷。
 
但是我又不确定。毕竟我不知道周泽楷是不是真的知道这首诗呀。我这个法官,必须公平公正地赐予嫌疑人自我申辩的机会。于是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
 
他在我拍他的肩之前,就察觉到了我接近。但是我的接近明显让他紧张了一下。
 
面前就摊着杏仁豆腐,但是我却遥指着叶修,说道:‘数数杏仁,把他也数进去?’
 
周泽楷看上去受到了惊吓。
他下意识地扫了别在腰间的荒火和碎霜一眼。
 
他当然不是要杀了我这个法官灭口什么的。我猜,这个秘密可能和他的生命一样重要,我点破了它,让他觉得受到了威胁,所以他下意识地去找武器,武器维护他的生命安全。
 
他很快恢复了镇定,让后转身从冰柜里多拿了一个布丁塞进我手心里,然后竖起食指搭在嘴唇上,对我说:‘嘘。’
 
我得承认,拿布丁贿赂人这件事可爱得有点犯规了。于是我这个法官,因为一个布丁成为了他的共犯。当然啦,本质原因还是因为他长了一张好脸,咳咳。
 
回到饭桌边,分杏仁豆腐的时候,叶修快乐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背,‘可算回来了,小周,我都唱了两遍“你快回来,我的心早已无法等待”。’
 
周泽楷淡淡笑了下。
 
在联盟的人眼里,无关是嘉世的叶秋、还是兴欣的叶修都和轮回的周泽楷不太熟。但是现在,如果遇见联盟的人,十个里面有九个成会惊讶地问:什么时候你们这么熟了?剩下的一个是黄少天,他可问不出这么简短的问题。
 
如果说,
本来和周泽楷不太熟,但是一顿饭的功夫就迅速和他打成一片,是叶修的本事,
那么,
明明爱叶修爱到心里发苦,却仍然能和他像是朋友一样相处,那便是周泽楷的能耐了。
 
我坐在桌位上,吃着我的那份杏仁豆腐,心思散漫,思绪万千。突然我放下勺子,顿住。
 
‘怎么了?’叶修很关心。
 
‘好苦呀。’我说。我感到周泽楷看了我一眼。
 
会顿住,是因为我突然想起了数数杏仁那首诗的余下的一句:
我纺织那隐秘的线, 
 沾连你,
 守护着,被那些无人用心觉察的,判词。 
 
钟声响起,
杏仁豆腐小姐把一缕头发撩到耳后,清了清嗓子说:我,对着法庭宣誓,我作为证人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并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法官大人,周泽楷爱上了叶修。
 
周泽楷递给法官大人一个布丁,然后眨了眨眼睛,说:嘘。
 
 
‘谁说不是呢。’叶修玫瑰突然说了话。
 
我突然意识到,哦哦,另一个共犯,你好。
 
还记得之前吕泊远让叶修玫瑰替轮回讨回公道的时候,它说了什么吗?
它说:叶修,你让轮回请客可以,但是你得给小周夹菜。
 
它哪是战力不足呀?它战斗力太足了。一锤子把轮回的集体利益砸成渣渣,全堆周泽楷一个人的盘子上了。吕泊远没有看错它的能力,但是错估了它的阵营,叶修玫瑰的脚下只有一个周泽楷。
 
我甚至想,这玫瑰之所以这么像叶修,会不会是某种神秘力量给周泽楷的补偿?一天一天一天,他对叶修的思念一片一片一片的堆积,终于有天,他对叶修的妄想具现化成了一朵鲜红、鲜红、鲜红的玫瑰,和他血肉相连。
 
哈哈,我知道当然不可能啦。只是个姑娘天真的幻想。如果对一个人的思念真的可以具现化,我和叶修的头上,早就应该长了两朵名为苏沐秋的迎春花。
哥,你不觉得迎春花特别适合你么?因为迎春,所以慕秋,而且又黄。#再论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兄嫁之梦#





 
TBC

评论

热度(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