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our ·上)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our ·上)


 


 


Attention:


1、……还是不要吐槽那个《上》,这两小伙儿谈恋爱太慢热了,摔!(啧啧啧,话唠何弃治_(:з」∠)_


2、捉虫感谢!


3、快看啊,多么粗长。(读作:么么哒,请给回复QAQ


 


前文链接:


【周叶】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Three ·下)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da3544


 


 


 


 


 


 


 


 


 


“唔,我应该站哪儿呀?”


“小乔,你站莫凡旁边吧。柔柔挨着我。”


“哎,马克笔在谁那儿呢?我手上这个蹭糊了,乍看上去像纳粹。”


“放心,方锐前辈。不用掀开你的头盖骨,也能一眼看出你不是日耳曼人。”


“……小安,咱能换种方式增长专业知识么?……”


 


“都好没好呀?好没好呀!”老魏崩溃地大喊,“老夫可是很疼的!”接着,他用一种三分礼貌三分商量三分央求一分讨好的口吻,就是人寒冬腊月挤在火车售票窗口前“真没有票了?一张都没了?”的那种,对叶修说:“老叶,你看,再挤一挤,我在边上还是能站下的。”


 


“哎,愿赌服输啊老魏,”站在中间的叶修拒绝了,“我平时怎么教你做人的道理的?”


 


“首先,你,得,不是,个,禽兽。”


 


“哟呵,你现在还有立场吐槽我的人类身份?”叶修一挑眉。


 


老魏哑火了,低低地骂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小声嘀咕。


 


“得了,魏琛大大,发不出萌系声音咱就闭嘴吧。”叶修笑了,“你那大叔音,多让小朋友们幻灭。”


 


“滚!”老魏狂吐口水,“老夫的声音要怎么照下来!何况你的背影一出现,就已经足以幻灭三五个广岛了。”


 


“别贫了。”叶修不轻不重地跺了下脚,“人小周小江等着呢。”他朝在船尾的周泽楷招了招手,“小周可以准备照了。”


 


周泽楷举着相机,听话地点了点头,头上的呆毛跟着一颤。态度之乖巧认真让人忍不住去往他胳膊上别个三道杠。


 


“小子们准备好了么?”叶修故作开朗地问,十分不符合他日常的画风,得到兴欣此起彼伏的起哄后,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好!小江,开始。”


他说。


 


只听江波涛用一种离死差不多的语气念道:“大家,如果有一天我们再见面,你们还愿意称呼我一声‘伙伴’吗?”


 


在他气若游丝的声音里,兴欣的众人缓缓又庄重地举起了右臂,露出的一截手腕上用马克笔画着大大的一个叉,他们身边是碧海波涛、蓝天又高又远、海鸥低飞唱着大洋的歌。除了老魏。老魏平躺在甲板上,兴欣的众人踩在他身上。


他是兴欣梅利号。


 


此时,他的表情和江波涛的声音起到了完美的呼应。他正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口吐白沫来渲染下气氛,毕竟作为一只绵羊吐白沫会很风骚,同时还能表达他的好想死的心声。


 


“咔嚓”一声,站在几步开外的周泽楷按下了快门。


然后又“咔嚓”一声,方明华用手机也照了张。


 


“太特么会玩了。”他们身边的吕泊远目瞪口呆。


 


“超凡脱俗。”于念用一种受了惊吓的口吻说着。在他怔怔的注视下,扮演黄金梅利号的·自称男主角的·兴欣影帝魏琛,诈尸似的把兴欣众人从他身上一个个掀了下去。


 


“兴欣,”吕泊远略一沉吟,“好像有在任务中留影的传统。”


他回忆起今年佣兵联赛半决赛第二场时兴欣和霸图对殴,开场之前兴欣貌似一字排开,头顶烈日、脚踩黄沙“咔嚓”来了一张。后来兴欣把这种照片传到了官网上,旁边还配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算是提了名。名为:大漠直不直?


那字体太好认了。据说无数霸图粉对着那照片咬牙切齿地骂叶修骂了一晚上。


 


“看见没,以后少说我,那边的才是真·奇·葩。”玫瑰趴在小周头上指点江山。


 


“你照下来要干什么?”


有贼心没贼胆的·在“照,还是不照,这是个难题”里犹豫的·结果痛失偷拍良机的·杜明愣愣地问方明华。


 


“我发微博。”方明华完全也是一副没有回神的口吻。此等精神污染怎可能不扩散?


 


这精神恍惚的还惦记着发微博呢?陈果斜了方明华一眼,心想,怪不得被沐沐小号坑了。


 


“别扯了。”其实,看,轮回还是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的。


 


就看吴启摇了摇手机,“一进莫宁海就没信号了。发什么微博。”


 


“那我回去再发。”方明华想了想后说。


 


陈果望着波光粼粼的大海,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欣慰之情。伏尔泰说得对。世界上靠谱的佣兵团都是一样的,而不靠谱的团各有各的不靠谱。


 


那句话其实是托尔斯泰说的。陈老板在和苏沐橙一起看言情剧的时候学的。她记错了。


 


“小方,别发微博呀,”叶修走过来,凑在周泽楷身边,想接过他手里的相机,看看效果。不过周泽楷没给他,他侧了侧身子,给叶修腾出些地方。叶修上前一步,左胳膊挨上了周泽楷的右臂。他感受到那似有若无的体温,呆毛摇了摇,替他笑了。


 


叶修还在跟方明华说话,“这副作品我们还打算卖给佣兵之家的小常呢。”


 


……居然还惦记着创收……人干事!


惊讶的江波涛已经没空去理会“这幅作品”的措辞了。他脑内掠过一群海鸟,每只都在叽叽喳喳地叫着“贼惦记”“贼惦记”。


 


过来看照片的唐柔听罢抬头问:“行么?用这造型没问题?”


 


“不行。所以咱匿名卖。尽管咱特意举的是右手。”叶修眨巴眨巴眼睛,一脸遗憾,“而且难得因为有老魏在,这照片和爱与梦想没有任何关系呢。”


 


“滚滚滚滚滚!”老魏刚拍干净身上的鞋印子,就听见叶修没吐出象牙来。他下定决心要把这上房揭瓦的小兔崽子提着脖子后面的皮毛扔下来。


 


刚往前走了一步,就看见唐妹子眉心微蹙,小声抱怨了句:“这照片怎么看都不舒服,怎么回事呢?”


只见她身边的苏妹子抬起手又放下,又举起来,最后犹犹豫豫地伸出右手,double finger横在照相机前,挡住了画面最底下的老魏。


 


瞬间唐柔发出了一声不自觉的舒声,顿觉天也蓝了,海也清了。


而目睹了全过程的老魏心也伤了。


 


……老夫我容易么!你们居然还嫌弃!


他决定掉头找个没人的角落去修复一下破碎之心。他可是个硬汉,可跟那群白眼狼不一样,他要去独自一人舔舐伤口,啊,多么悲怆的一匹孤狼。


他怀抱着浪漫的心情掉头走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场心之声就是一从喜羊羊到灰太狼的6点15分档。


 


旅途第四天,天气晴。兴欣和轮回两家佣兵团的精锐战队于荣耀大陆时间10点12分整从冰火岛的西海岸线出发,一路向北,驶向未知的莫宁海。


那怎么看怎么像欺负处女座的“12分整”是方明华捅出来的幺蛾子。他给未来的老婆大人请了1分钟的安,又1分钟的安,又……


以下省略。


啊,还是再加一次吧,又1分钟的安。


 


碧海蓝天,海风拂面,空气里带着自由的味道。一望无际的海平面在眼前舒展开来,像是一段缀着银线的锦缎。锦缎里藏着生命起源和进化的秘密,平展的尽头与潋滟的天光相接,碧水共长天一色。他们在甲板上看看海面波光粼粼的闪光,看看天空滑翔的白鸟,说笑几句,再看看海面波光粼粼的闪光,再看看天空滑翔的白鸟,再说笑几句,


很快就感到了烦……


 


于是就有了上述一幕,兴欣开始马力全开,变着花样折腾。


 


“你们不来么?”叶修举起相机,顺手捏了捏周泽楷上臂的肌肉,“凑合吧。”略带勉强地评价了一句。


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枪王大大一听叶修勉强的语气,呆毛就跟被人踩了一脚的青青小苗,蔫蔫地歪在一边。


前辈……喜欢……肌肉多的么……?小周一秒脑内了个健硕的自己,并且涌起了渴望与决心。


 


团长不能呀……!这特么是真悲剧……把美好硬生生撕裂了,啊,不,把美好硬生生吹鼓了给人看!轮回的小伙伴们读懂了周泽楷的心声,纷纷在内心里伸出了尔康手。


远在天边的冯主席还在舒心地“你若安好”,而近在咫尺的轮回小伙伴们却闹心地无法“便是晴天”了。


 


当然,孙翔大大除外,他每天都在接受祝福。俗话说,什么人有什么福。只见他卖弄地撩起袖子,鼓出了肱二头肌,一脸炫耀地瞥了叶修一眼。


 


“哟,”叶修眼睛亮了,孙翔面露得色,但是叶修却转头看向了苏沐橙,“这姿色摆大乔立够本了吧?”


 


苏沐橙一票否决,“没有健硕的大腿。”


 


卧槽原来要玩JOJO立么……叶神求说明白呀,小周刚差点被你带上不归路QAQ江波涛心好累,但是他没有休息的机会,因为叶修和苏沐橙的讨论还在继续。


 


“那轮回怎么办?”叶修语气分不出担心还是嫌弃,“放着不管的话,感觉就一帮剪刀手。”


 


“轮回不是坊间号称牛郎团么?”苏沐橙耸耸肩,分不清是信任还是不关心,“让他们自由发挥不就好了。”


 


苏沐橙话音落后,趁人不备朝周泽楷使了个眼色。


 


周泽楷摇了摇呆毛,表示收到了信号,然后轻轻按住了叶修的手背——叶修的手还在他胳膊上捏来捏去呢!———他微微垂下眼,小声说:“……合影……”,说罢一直按着叶修的手背不放。


 


“小周这是要和我合影?”叶修敲了敲他的肩,周泽楷点了点头。因为个子高,叶修又没站直,他点头的时候正好下巴点在了叶修的头顶上。叶修坏笑一下。


 


然后兴欣的相机里就多了一张照片。叶修相当为老不尊,像是招猫逗狗一样,挠着周泽楷下巴下面那一小片皮肤,周泽楷则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别说面无表情,连眼睛都微微眯着。


 


他其实是惊呆了。


当叶修的手指碰触到他皮肤上的同时,直接在他脑内空投了一颗导弹。脑回路里的沟沟回回,那些被称作智商的掩体,统统被夷为了平地。他在一片短路的空白里,本能地做出了一个反应,像是被安抚的大猫一样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下一秒,叶修晃晃悠悠离开了。方锐他们从舱里翻出了鱼竿,招呼他钓鱼玩。


 


周泽楷留在原地,看着桅杆上猎猎飘动的白帆,他不能去看叶修。因为叶修刚刚挠在他下巴上的几下,全挠在了他心上,又疼又痒的感觉透过纹理,穿过肌肤,移至肠胃,深入骨髓。


疾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苏沐橙叹了口气。


此刻,风声,浪声,鸟声,声声高远。心音,惊心却无。


她把周泽楷拉到个没人的角落。


 


“交个底呀,周泽楷大大。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呐?”她糟心地看了他一眼,“人送照片给心上人,都是为了睹物思人。你倒好,本人在场就跟个立绘似的,见真人如见照片。”


 


嘴真毒呀,这苏妹子。玫瑰暗想。他为了照顾小周的情绪,在微笑和爆笑之间选择了前者。


“你打算怎么让叶修爱上你?”苏沐橙简直恨铁不成钢,“把你的等身海报贴他房间里,然后指望着日久生情?”


 


太不留德了,噗噗噗。玫瑰为了憋笑,蜷成了一个团。周泽楷无奈地看看苏沐橙,又无奈地摸了摸玫瑰。


然后又双倍无奈地摇了摇头。


 


“刚我不让你自由发挥么?”苏沐橙两颊气鼓鼓地说,“就你们轮回牛郎团常用来骗小姑娘的那种。你刚刚就应该就着那个姿势,右手摆半个心。叶修下限那么低,肯定能跟着你把那半个心补完。”


周泽楷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他的右手五指指尖和叶修左手的五指指尖轻轻靠拢,十指连心,真的拼成了一个心形。


“唰”脖子红了半截。


 


“这不就有图有真相了么!众口铄金呀众口铄金懂不懂呀枪王大大。我和小戴在微博上一转,就‘转发一万遍,真爱会实现’的那种——”苏沐橙还说着呢,一看周泽楷,说不下去了。


再说小周就要把自己蒸熟了。


 


他现在和叶修玫瑰,还真是人面玫瑰别样红。苏沐橙嘴角抽动了两下。


 


“心态要摆正年轻人,你老把烂泥往墙上糊,那肯定不成。”


 


“……我内心还有些不能赞同,就像波力海苔那么厚。周泽楷再扶不上墙,也不能说他是烂泥吧?他那姿色怎么也得是蜂王浆。”苏沐橙喃喃自语着,猛地睁大眼睛。


 


那个声音……老魏!?


 


老魏伸个懒腰,从角落阴影的一堆垫子里坐起来。


 


你们肯定忘了吧=w=老魏要找个没人的角落去修复一下破碎之心。我为了不出戏之前可是没有标注此处伏笔的。承认吧不要挣扎了我看穿你了= =+


 


“我没说小周,”老魏靠在垫子,舒舒服服地点了一支烟,“我说的烂泥是指叶修滩玩意。你老把他当宝似的供着,那怎么成呢。”他用红红的一个点朝周泽楷指了指,“老供着他,图啥?就算有一天你真把他搬回家了,你干什么?摆几个苹果,摞几个馒头,对着他许愿。你又不要他当神,那就别把他往神位上送。”


 


老魏说的这几大白话一下子击中了周泽楷,他顿时失去了刚刚魏琛突然出现时的警惕感。连苏沐橙都屏住了呼吸,认真听。


 


“老夫告诉你,”魏琛吐了口烟圈,“对象是用来搞的。要不怎么说搞对象、搞对象呢。沐橙一个姑娘家她不懂这些,那自然,但你周泽楷一个老爷们,你还想不通?一开始你就得弄清楚,这人,身、心你都要,那还会因为屁大个接触就脸红?早晚要滚床单的,现在给你一分钟,琢磨去。”


 


苏沐橙对魏琛简直升起了新的敬意。周泽楷就更是了。他走到魏琛旁边,俯身给他点了一支烟。


 


“孺子可教也。”魏琛学起黄石公,说话拿腔作调起来。那架势简直给他个小李子,他就能扮起西太后。


 


“我问你,”魏琛把烟夹在手上,看了周泽楷一眼,“你想上他不?”


 


周泽楷想了想,没直接回答,他说:“…前辈…喜欢…”


 


“不轻易说爱?”魏琛笑了,“年轻人还挺讲究的。不过我没问你情呀爱呀什么的,”他朝周泽楷扬了扬手里的香烟,“你看,我喜欢烟,但我就不想上了它。两码事。”


 


受教了,魏哥!苏沐橙在心里给魏琛鼓掌。


 


周泽楷咬了咬嘴唇,耳根通红,最后还是很不好意思很不好意思,但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气势不错。”魏琛夸奖,“但你脸红什么?食色,性也。没人吃顿饭要流鼻血,那来一发也用不着脸红。再去反思一分钟,你得把这事琢磨成和呼吸一样自然。”


 


趁着周泽楷在反思,魏琛和苏沐橙解释,“小周这孩子老实,我就把他往种马了教,他也顶多变成个黑马。取其上者得其中,话说得糙,理是对的,苏妹子你听了莫怪。”


 


苏沐橙连忙朝魏琛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


 


周泽楷睁开眼睛,老魏扳着他的帅脸,看了好一阵子,小周就呆呆地,任他打量。几分钟后,虽然藏得很深,但魏琛终于在周泽楷眼底找到了他想看的。转瞬即逝的强硬。


他满意地笑了。


 


“总算是上线了。”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又指了指另一边的玫瑰,“那天上午我没信,后来越琢磨这诅咒越觉得不对劲,”他把香烟朝玫瑰挪近了几分,让它也好好抽一口,“哥们你真是石之花吧。”


 


玫瑰点了点头,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中的白烟,“可算找着个有耳不聋的了。”


 


“玫瑰前辈是石之花?”苏沐橙最初很惊讶。紧接着回忆起前天夜里那场醉酒,心下了然。


 


“哎,小周真是……”魏琛挠了挠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人类在和纯洁美好的事物不期而遇时,比如粉嫩嫩的小奶娃,比如洁白洁白的雪地,比如群星璀璨的银河,大多会不由自主地泛起感动。魏琛看着周泽楷肩上那朵玫瑰,心里就泛起一些类似情绪,又软又暖。


 


“…也不是要老叶非得接受,”老魏喷垃圾话那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但像这样说心里话,自己的话更像西北冬天的断河,“感情这事…你情我愿的…剃头挑子一头热也没用…但是,看着小周,就忍不住想帮一把。”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苏沐橙表示同感,“连石之花都开了。”


 


魏琛点了点头。然后对苏沐橙说:“苏妹子你也知道石之花?我挺意外,毕竟这知识挺偏门的。很少有人能接触到。”


 


“是够冷的。”苏沐橙点了点头,想起一段往事,笑了,“我哥和叶修他们让我学的,说他们负责分辨材料的战斗力,我负责挑出值钱的那些。”


 


     那段往事里,叶修和苏沐秋才没她说的那么平静。


 叶修在她面前,双手捂着心口,表示痛心疾首:


“没文化真可怕呀,沐橙!曾经有一份石之花摆在哥面前,你亲哥他没有珍惜。他当玻璃球随手弹了呀!”


 


苏沐秋背对着他们,说:“没什么,只不过重头再来罢了。”


 


叶修翻了个白眼:“装你大爷帅呀苏沐秋,已经一脸血了,擦擦吧。”


 


沉浸在这段往事中,苏沐橙忍不住露出个笑容。而半晌没有说话的周泽楷,眼神里也充满了温暖的光,似乎也坠入了一段甜蜜的回忆。


……石之花……叶秋哥?……


 


“行了,小周,”老魏率先回到眼前,“你有什么打算,说说吧。”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转头看着魏琛,没说话,看上去有些呆呆的。


 


“你这表情骗了多少人?”魏琛乐了,“我知道你有主意了。要不然你眼底强硬不起来。别糊弄我们呀,这可都真心帮你想主意的。”


 


周泽楷摇了摇头。苏沐橙明白他这是说“不糊弄”呢。


 


然后周泽楷轻轻咬了咬嘴唇,在两人视线的聚焦下,似乎在非常费力地攒出一个回答。那副样子让苏沐橙想到了……钻木取火……极其艰难,看着都揪心。


不过苏沐橙却不想说“算了算了,讲不出来就算了”这样的话,因为她非常好奇周泽楷的回答。


魏琛刚刚说周泽楷眼底强硬。而苏沐橙听过他的心声,她觉得他爱得够深,主动权都没了,又怎么能强硬起来呢?


 


这似乎是个无解的命题。


但是周泽楷找到了答案。


“……对他好……一直……”他低着头说,然后他抬起了头,视线越过玻璃窗落在正在低头挂鱼饵的叶修身上,语气淡淡的,几乎变成了气音在说,“…让他别无选择…”


 


他决意要对叶修好。对他比谁都好,一直对他好,超过任何人,好到足以带他进入一个周泽楷创造的世界,届时伊甸园里只有叶修和周泽楷,唯二的亚当和他的肋骨,叶修根本无需选择,也无法选择,而他则永远不会被拒绝的白噪音折磨。


 


“啪”苏沐橙仿佛听见了狙击枪上膛的声音,她在周泽楷眯起眼睛看叶修的视线里似乎能找到准星。


 


瞄准了目标后,年轻的枪王居然可以把温柔变成一种霸道。魏琛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他和苏沐橙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找到了震撼。


 


但是更多的,他们在彼此眼中找到“诶油=w=看热闹谁嫌事大呀”的愉悦感。


 


今天,兴欣的队内气氛也是一贯的融洽呢。


 


“具体点,你打算怎么——”魏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周泽楷蓦地起身,走出房间,在船甲板的右弦站住,看了那么个10几秒。


然后径直朝叶修走去,叶修刚笑着朝他扬了扬手里的鱼竿,就被周泽楷一把搂住了腰,借着力道,翻进了海里。当然周泽楷自己也同时甩了进去。


 


“噗咚”一声巨大的闷响,两人掉海里激起了一米高的水花。叶修之前手里拿着的鱼竿,落在甲板上发出一声脆响。


 


“靠!”目睹了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切的魏琛大吃一惊。


 


“哎?”通晓前因后果的苏沐橙更是瞠目结舌。


 


甲板上的兴欣和轮回已经开始探着身子往外看了,她才从嗓子里挤出一句:“I jump,you jump ?”


她特别担心地问老魏:“咱们哪句话开启殉情剧情了吗?”


 


 


 


于此同时,与他们的茫然和困惑相比,最应该大吃一惊的叶修,心下倒是一片澄明。他在冷不丁被推出船外的同时,就开启了战斗模式。周泽楷其实有一半是他抓着胳膊甩出来的,在两人承受着推力和反作用力,用比一般的自由落体要快的速度往海里坠的五秒内,叶修双手已经卡上了周泽楷的脖子,下个动作就该是扭断——已经主宰了生死的叶修心智归位,猛地打了个冷颤。


周泽楷——


姗姗来迟的惊愕感终于席卷了他,他略抬眼皮对上了周泽楷的视线。


艹!


叶修心里只来得及骂一声,落水的巨大水压就迫使他不得不闭上眼睛。耳朵里轰鸣一片,海水涌进耳道,生疼。脸上身上就跟被打了一样,刺骨的海水让他条件反射般背脊绷直。在穿越着由干燥温暖变成潮湿冰冷,由安全祥和变成危险紧张的水天分界线时,他脑子里却转着一个毫不相干的想法。


笑?艹!这熊孩子特么的居然在笑?


他在决定生死的前一秒,看向周泽楷的时候,发现他正眼里盛满笑意。正是那种放松的姿态,让叶修在落水的瞬间,把卡在他脖子上的双手,换成了个搂着他脖颈的拥抱。也让他险些气炸了肺。


 


叶修憋着不上不下的半口气,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脸贴着周泽楷的脖子。他心里这个气呀,这个披着小周皮的熊孩子怎么回事?傻逼熊孩子你刚刚离死不远了你造么!


就算我现在不被人叫荣耀第一人了,你特么跟我的自卫本性和杀戮反射来玩过家家?真特么不想理这种傻逼熊孩子。他生气了。


叶修肺里火辣辣地一片,理智上他知道这是因为缺氧,但他坚持认为是被周泽楷气炸了。


 


他因为缺氧肌肉力量不太足,但也足够推开周泽楷往水面上浮了。但周泽楷今天仿佛就打定了注意惹他讨厌一样,他追了上来,抓住了叶修的胳膊。水里的光线不足,再加上水波流动,他看不清周泽楷的表情。他也懒得看。


 


叶修甩开周泽楷的胳膊,自顾自地往上游。但周泽楷居然又不依不饶地缠了上来,本来就在火气上的叶修脾气“蹭”地冒出来了。死也不这么找的。他冷冷看着周泽楷靠近,强压着被周泽楷折腾出冷冰冰的怒火,抬起手就往周泽楷肚子上揍了一拳。


他是留了手。可那是处在盛怒状态下的留手,佣兵史上唯一活着的传说打一拳的力道也不会小到哪里去。周泽楷痛的弯成了一个虾子,他苦笑了一下,苦中作乐得想自己腹部的内脏会不会错位了。


这拳他挨得不冤。没打招呼就拖叶修下海,周泽楷是故意的。他在行动之前,想试出叶修的底线。但等叶修真的对他生气的时候,他又从心里涌起恐惧。如果没法安抚——


他的心脱离身体,一直一直一直往下沉,沉到很深很深很深的海底。


 


周泽楷无可抑制地发出的那声闷哼,在半透明的幽蓝海水里化了一个小小的,花一样的一朵小水泡。那个小水泡撞在叶修身上,破成了好多个。叶修手上还残留着揍在腹部上的柔软感,他盯着那几个上升的水泡,他的怒意像是被那几个透明泡泡带走了一样,满胀的情绪突然落空了一块,空白的部分被无力感填满。


 


所以当周泽楷居然又坚持着贴上来,拽着他的胳膊往下游的时候,叶修这次没有拒绝。他品尝着几分缺氧的造成的酸痛感,觉得骨头缝里都有些刺拉拉的酸软,他甚至觉得自己漫不经心划水有几分找死的感觉。此时如果周泽楷突然暴起伤人,叶修不敢夸口自己在弄死他之后,还有自保的能力。


真是疯了。他在心里感叹。小周也是,我也是。


此刻他六成还在生气,一成无奈,一成自嘲,一成心灰意懒,还有一成自己也搞不懂的情绪,正茫然地打量着自己。


 


叶修满嘴海水的苦涩,这让他加倍想念香烟。


 


这时候周泽楷带他游过了一处暗礁。叶修漫不经心地抬眼,猛地瞪大了双眼,被所见之物定在了原地。


虽然现在缺氧的感觉已经在他每个细胞里沸反盈天,但是他在看见眼前的景象时候还是心理层面上屏住了呼吸——


 


幽蓝的海水里面,正地缓缓地流淌着一条河流。


摇曳的绿色笙珊瑚又高又细,宛如河水两边的垂杨烟柳。朱丹珊瑚开得火红,宛如在河岸左岸烧起了燎原大火。橙色的明黄的渚色的姹紫的珊瑚琳琅一路,分得出的分不出的各种瑰丽的颜色一鼓作气地扑向人的视网膜,顺着精密的眼部组织,攻陷大脑。水波中的光线和阳光不同,水波不停的流转,那光本身就在不停的跳舞,宛如叫醒生灵的信号,或者摇醒美景的手。


这碧木成荫花琳琅的景色,却比不过那条缓缓流淌的古朴之河。


 


一条在海底流淌的河流。叶修睁大眼睛贪婪地看着。


 


他热爱佣兵生活,不就因为这些吗?你觉得是幻想,可在世界的角落,幻想照进了现实,只等着被发现的眼睛唤醒。


叶修无比忠于此刻的喜悦。给一处沉睡千年的奇迹点燃生命之灯。


 


每当这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在和星球分享不为人的秘密。不是大学者也不懂什么生命科学,但秘密流淌的喃喃私语,让他和星球45.4亿年的岁月亲密无间,亲吻一颗缓缓跳动的蓝星之心。


 


他之前有多气周泽楷,现在就有多感激他,就有多歉疚。之前打在周泽楷腹部上的一拳,让他难受。水里他没法说什么,也没什么力气说什么,身体朝极限越走越近,情绪高涨让他那能灿莲花的舌都有些生锈。


他抬手在水里把遮住周泽楷眼睛的头发拨开,这无意义的举动在字面意义上的浪费他的生命,可是不看看年轻人脸让他心绪不宁——


叶修愣住了。


 


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周泽楷眼睛里的情绪像带着破空之音的箭刺中了他——那孩子眼里全是不安。他甚至不敢看他。他给他带来了屈指可数的喜悦,而自己却在一旁,紧抿着唇接受审判——


这只箭刺在了叶修的厚脸皮上。


 


刺在了心上?想什么呢。咱叶神是那么身娇体柔易推倒的类型么?╮(╯_╰)╭


 


叶修想跟周泽楷说一声对不起。可他现在办不到。于是他伸出手揉了揉周泽楷微皱的眉心。


 


周泽楷的眼睛变成了光影交错的水底世界里最亮的东西。


 


叶修最后看了一眼在海底流淌的河流,转身拉了周泽楷一把,往水面上游。归去兮,美则美矣,终究不是生活。生活是水面上面那堆盛开在一团乱麻上的泪与笑。


 


就在他们往回返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真正的奇迹。


那条河流缓缓抬头,像一条巨龙一样追着他们的身形游了过去。在碰触到他们的即刻,突然像鹊桥一样碎掉了,化成了千只万只茜色的蝴蝶——其实应该说是水母大概更贴切,但是你总是得允许一个恋爱故事浪漫些——这些淡红的蝴蝶旋风一般围绕着他们旋转了起来,推着他们往水面上冲去。


 


正在甲板上惊慌的、发愣的、紧张的、纳闷的,笑得前仰后合的,这个是孙翔大大,嗑瓜子的,这个是莫凡不苏沐橙解释一下,等等等等的兴欣和轮回就看见了眼前一幕:


 


叶修和周泽楷像是坐着一条霞色的锦鲤一般,跃出水面,鱼尾扫出的水花,在阳光下折射出一条彩虹。


“好漂——”陈果的赞美还没来得及说完,就看叶修和周泽楷两人从半空中被丢下,“啪”“啪”两声脸朝下重新拍回水里。


 


被愚弄了感情的陈果气得忍不住把手里的半个无花果对着叶修扔了出去,砸中了他的后脑勺。


 


冲出水面的鲤鱼并没有一跃成龙,它比较个性地又碎了——至于是不是在影射兴欣的节操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在穿梭不绝的白色水鸟中,它化成了漫天飘落的枫叶。


 


叶修抓着周泽楷的衣襟大口大口地喘气,嗓子里气管里肺叶里火辣辣地疼。血小板公会召开全体大会,因为业务过于繁忙,而且瞅着涨工资无望,大会公投之后决定罢工片刻。叶修一口气没喘匀,剧烈咳嗽起来。又要忙着咳嗽,又要往嘴里吸气,还要忙着往外吐嘴里的海水,他简直生出一股哀愁。周泽楷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恨不得能替他呼吸那么一会儿。


 


期间唐红的枫叶一直纷纷扬扬的从天而降。悠悠落木骸,枫染莫宁海。


 


很美。


但是陈果已经学乖了。她才不会夸了呢,反正夸了的话一定会出幺蛾子的。


 


方锐证明了她的预感。他捡起叶修之前的鱼竿,完全无视了周围的环境,一抬手把陈果砸叶修的,浮在海面上的无花果钓了回来。还朝她露齿一笑,白牙反光,骄傲地还给了她。陈果淡定地接了过来,然后砸在了方锐脑袋上。


 


江波涛好想回家。


面对如此魔幻的场景,他身边的盟友居然如此现实主义,这样他想起了轮回基地里书架上的一本马尔克斯的书。倒不是说他读过,只是书名让他特别有共鸣。在一群重点都长歪了的队友中,他觉得作为唯一的一个正常人,他真特么的百年孤独。


 


不过他没有伤感太久,因为包子说话了。没人听了包子的话之后还能保持伤感这种唯美的情绪的,兴欣人都知道。


 


包子说:“老大,捡一片枫叶给我,我要做贺卡,寄给三年前死了的煎饼果子老板,他收到之后一定很高兴的。”


 


……这特么终于升级到魔幻现实主义了!江波涛枫中凌乱。


 


叶修终于喘匀气了,他看着周泽楷,一瞬间有很多话想说,最后他只得用冻得僵硬的手指在水下揉了揉他的肚子,贴着他的耳边用发抖的声音说:“上去说。”


周泽楷动了动头,耳垂擦过了他来不及躲闪的唇。他用额头轻轻顶了一下叶修的额头,小声问,“……不生气?”


 


“生气。”叶修笑着说,“上去再教训你。我冻死了。”


 


周泽楷在这次摇摇欲坠的行动中终于抓住了那个平衡点,他一瞬间有些脱力的感觉,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沉了沉。


 


叶修托住了他。


 


同时他还惦记着帮包子捡一片来历不明的枫叶,就在手指碰到大红的枫叶之前,一个细小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可想好,碰了我的身子之后,可是要对我负责的。”


 


叶修一顿,周泽楷突然过电似的身子一僵,飞快把他挡在身后,如临大敌地望着东方突然说话了的不明物体。


这时候,另一个声音从西方,也就是他们身后响了起来,“得了吧,就冲这双美手,嫖了你都是你占便宜。”


 


周泽楷后背绷得紧紧的,叶修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放松。说真的,刚周泽楷突然把他扯到身后的举动还让他纳闷了一秒,然后才意识到——他…这是…被保护了?


他心里暗暗发笑,哥十多年都冲在队伍的最前列,无论是杀敌还是抢饭,现在居然被个小辈拦住了?


小周真是太好玩了,不良前辈笑弯了眼睛。


 


没想到南方还传来了第三个声音,“说起来,要是可以选的话,我比较想嫖另一个,我颜控。”


 


有了东西南,北还会远吗?


北方的细小声音如期而至,“两个都不错,也不知道他们属于我们中的谁。”


 


叶修听着听着就乐了。敢情哥和小周这是被奇怪的东西调戏了?


周泽楷听着听着就皱眉了。敢情这是有奇怪的东西当着他的面调戏他心上人?


 


他决心要弄死它们。爱啥啥。死了都一样。


 


就在他有所行动之前,叶修发话了,“哥们,我和小周上船去行不?冷。再泡那么一会儿,哥几个想嫖谁都成冰恋了。”


 


 


    吕泊远在第一时间捂上了好奇宝宝孙翔大大的耳朵。


叶修大大你下限呢,淹死了么?陈果掩面。


 


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笑了,大红的枫叶纷纷给他们让出一条通往船上的道路。


 


面色发沉的周泽楷被乐呵呵的叶修拖上了船。


 


老魏指了指他们,对苏沐橙说,“看这画面,你有没有想到一个童话故事?”


 


苏沐橙略一沉吟,“是够浪漫的。枫叶童话?”


 


“不,”老魏笑得贼兮兮的,他指着叶修,又指了指周泽楷,“非传统的没头脑和不高兴。”


 


 


TBC 


 


 


 


伏笔corner


 


1、沉浸在这段往事中,苏沐橙忍不住露出个笑容。而半晌没有说话的周泽楷,眼神里也充满了温暖的光,似乎也坠入了一段甜蜜的回忆。


……石之花……叶秋……(此处伏笔)


 



评论

热度(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