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our 下)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our 下)


 


 


前文链接: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our 上)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de83e8


 


 


    


Attention:



  1. 捉虫感谢!


  2. 我不确定我有木有把战斗场面写清楚,第二次写全职打戏,手略生,望海涵////w///


  3. 我其实真的很想知道,我一次更新一万字,大家看的应该很累吧QAQ?



 


 


 


前文提要:


 


叶修被周泽楷扔进了海里,差点没冻死。不过他在掉下去之前也把周泽楷扔进去了,周泽楷也好悬没冻死。他们扯平了。


 


 


 


玫瑰伏在周泽楷裸露的肩膀上,犹豫着要不要摆个45度角仰望天空的姿势。本质上讲,它是一朵石之花,表象上讲,它是一朵玫瑰花。所以说,再怎么看它也是朵花呀,小周是哪根呆毛觉得它泡在海水里能一秒变海葵呢?


温暖的阳光一般情况下它都很喜欢,但今天它就不,因为阳光晒干了海水,留在它花瓣上一层咸乎乎的白霜,就跟人身上裹了一层泥巴一样不爽。


 


小周为了搞对象居然把我放在盐水里泡,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玫瑰笑着地抱怨。


 


等等,笑着?


如果你问玫瑰它明明是抱怨怎还会笑。它大概会笑脸璀璨地告诉你——


“……求别说……”玫瑰用叶片指指自己的笑脸,“哥和小周通感,这傻笑是他的。哎,我都快腌成咸菜了还得看着他揩油,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话说的其实也有失偏颇。


周泽楷倒是没抱着揩油的心思,孩子老实,一心想着认真善后。不过从世人的角度来看……大概这个善后太…殷勤…了些…


 


他先脱下自己的湿衣服,然后低头帮叶修解开双排扣子,把他的外套内衫一层层扒掉。


 


“哎呦,小周身材不错,”叶修在周泽楷裸露的腹肌上摸了一把,又捏了捏自己的腰,“得哥当年三分真传。”


 


脱下的衣服就乱糟糟丢在甲板上,那个凌乱程度不逊于一场激烈的性事现场。但是他们实际上要正经的多,充其量是赤裸着上半身吹着海风,周围还有一群正在分瓜子的围观党。


 


周泽楷闻言看过去,又移开视线。不用靠近,也能看见叶修身上散布的伤疤。周泽楷自己身上要少得多。倒不是说周泽楷行事比叶修小心,他们两个佣兵职业不同,一个近战,一个远程。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周泽楷好奇叶修身上哪怕最小一个创口背后的故事,但是只有一道,他连看都不想。多一眼都不想。


一道从上腹挑到左胸口的狰狞伤疤。坊间相传和却邪的枪头等宽。


 


虽说现在拿着却邪的人是孙翔,但周泽楷始终有一个心结,他觉得他责无旁贷。如果那心思让叶修知道了,他只会一愣,然后摇头笑着说八竿子打不着。但所谓心结,不就是这样的吗?陷在里面走不出来,被盘根错节的自责缠住手脚。


那道伤没杀死叶修,但是戳杀了周泽楷心中对语言的信任感。


周泽楷酒醉时曾对苏沐橙提过。他说:发生了一件事,我不再信任语言。


 


不过那还是叶秋时代的故事。


 


现在他已经叫叶修了。


他现在在海风中,赤裸着上身,带着一身伤疤,眉眼带笑,表情生动地扬言要和联盟的衣服架子比腱子肉。


 


而联盟的衣服架子只想抱抱他。只想用手捂住他腹上那条伤疤。


他肩上的玫瑰终于可以不笑了。


 


周泽楷接过方明华递来的毯子,走上前,轻轻裹在叶修身上。手无意间触到叶修裸露的肩头,皮肤冰冷。近距离下,他能感到叶修的身体在冻得微微发抖。一滴透明的海水,从叶修的一缕湿头发上落下,滴在他发白的嘴唇上。


……前辈…冷……


 


“轮回的毯子是比咱兴欣的好,”叶修还在翻着毯子的边,没心没肺地跟陈果开玩笑,“老板娘,咱后勤不给力呀。”


 


“咱们兴欣就一个字:穷。你又不是不知道。”陈果没好气地说。


 


“老叶你快舔一遍,这毯子咱就能密下了。”方锐起哄。


 


“不是毯子的问题,关键是你们没有这种送温暖的服务意识——嗯?小周?”叶修正跟方锐贫呢,周泽楷突然上前一步,缩小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让叶修觉得领地受到了严重侵犯,在他下意识要后退的时候,周泽楷伸手抓住了毯子的一角。


 


叶修被逗乐了。“别听老方瞎说,我没打算朝上面吐口水,”他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转头笑话方锐,“点心大大拇指你。光是你的名号就能猥琐——”光是你的名号就能猥琐得吓人了。他没把那句话说完。因为周泽楷执起了毯子的一角后,轻轻地擦起了他的头发。


 


矮油=w=


正拿着叶修换洗衣服过来的苏沐橙,一秒把衣服背到身后藏了起来。她站在船舱投射在甲板上的暗影里,笑得心旷神怡。


叶修非战状态下,背脊一般会懒洋洋地弓着,为了配合周泽楷擦头发,他又低着头,偶尔鼻尖会从周泽楷锁骨上擦过。


苏沐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看见没,”有人上门服务,叶修自然乐呵呵地接受,“这就是服务意识。点心大大你要是学来十分之一,就不用愁妹子一见你就跑了。”


 


“滚滚滚。”方锐翻着白眼,“你让哥跟轮回牛郎团头牌比服务?你自己怎么不比比?”


 


“……不是。”周泽楷突然说。


 


“嗯?”叶修纳闷,“不是什么?”


 


“……道歉。”周泽楷说。


 


不是道歉?


那是什么?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没明白。


 


周泽楷绕到了他身后,突然张开双臂从背后环住了他。叶修被一张热腾腾的人肉毯子裹了起来。他脑子里下意识发出一声愉快的轻哼,然后才是铺天盖地的诡异感。冻得微微打颤的身体遵从本能朝热源靠了过去,紧贴在周泽楷腹肌上,叶修开始纳闷。至于他的领地意识,从刚才开始就被周泽楷翻来覆去折腾,此刻已经懒得参合,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嘀咕一句“又是那小子”,扫扫尾巴就翻身闭眼不理了,喉咙里发出放松地咕噜。


 


这是枪王琢磨出来的心机,强者对强者才敢用的法则。温柔杀死荣耀之神的方法其一:你要折腾他,让他丧失警惕。


 


“小周?”不明所以的叶修拍了拍用别扭姿势盖在他肚子上的手,口气称得上柔和,“干嘛?”


他身体上是舒服了,但是心里不太自在。太近了。何况他们都光着上身,周泽楷的两个乳头蹭在他后背上,感觉清晰可辨。


但他没挣脱。


因为之前周泽楷让他不解的时候,他揍了他一拳。结果发现对方是好意。就刚刚,他装成调戏小帅哥,摸了一把周泽楷的腹肌。其实是借机把他打的那拳看了个仔细。碗口大个淤青正缓缓从周泽楷光洁的肚皮上升起来,看得叶修心里一阵唏嘘。


所以这次他可得问问……吕洞宾咬一口就够了。


 


“道歉。”周泽楷把他抱紧。


 


“……让我道歉?”叶修心虚,他以为周泽楷向他讨说法呢。“小周这我们可得好好说道说道了。你把我扔海里,我还没来得及跟你算账呢。”


 


周泽楷在他颈边摇了摇头,细碎的头发刺得叶修脖子发痒,“我。”他说,热气让叶修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哎呀,怎么就是不懂……”一条枣红色的管子扭动着从海平面上升起,“他的意思是。他不是牛郎,他给你擦头发是为了道歉。抱你取暖也是。他给你道歉。”不明物体口气忧伤,“听你们说话太糟心了。”


 


刚散落在海里的大红色枫叶,慢慢地聚集成一片,之后分成了四股,化成四条管子从海面升起。


 


“可不是么?把哥几个晾一边不说,结果哥几个听个墙角都快血栓了。”另一条顺着船栏杆,蠕动着爬上来,将鄙视进行到底。


 


“对呀。放着BOSS不管,在一边卿卿我我。活人最近都是这么普及性安全的?”第三条枣红色的管子弹出海面,把船身撞得砰砰响。


 


“大哥,二哥,二二哥说得对!”第四条飞得最高,离甲板上的人最近。叶修注意到枣红色管子的外壁不住簌簌抖动。管子的柱头前端有三个圆球在不停旋转,两大一小,毫无章法。“你知道我们哥几个是谁吗?”它朝叶修耀武扬威,“说出来吓死你们。我们是——”


 


“江波涛他兄弟?”离着不远的方锐接话,“看撒,读得懂周泽楷语。”他一摊手。


 


枣红色的管子们动作一致地歪了歪管头,看着甲板上的人笑成一片。


 


叶修在笑的时候接过了苏沐橙递给他的东西。


 


“怎么能说哥几个是江波涛呢?”其中一根管子甩着头,看起来颇为不满,“最起码也应该猜我们是海波涛呀,这可是莫宁海。你们活人不知莫宁海的意思——别笑了,成何体统!”它恼羞成怒。


 


莫宁海变成了笑声的海洋。叶修刚穿好衣服,一听,拄着千机伞笑弯了腰。后面的老魏笑得忘乎所以,带着死亡之手,就去拍乔一帆的肩,吓得小乔赶紧躲到一边。


 


可能是真恼了,管子们涨成了猪肝色。其中最凶的那个恐吓道:“哥几个从来不杀无名无姓之人。快来猜哥儿几个的身份!”


 


“这混乱的逻辑略耳熟呀。”罗辑把手里的法杖换到另一手,看了看包子。


 


“我在莫宁海可没兄弟。”包子被罗辑这么一看,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表态,手里的半块儿砖头差点儿掉地上。


 


……我也没有…


这样的解释说出口只是让江波涛觉得自己掉智商。他深深觉得,自己手上的天链常识都比包子丰富。


 


“给些提示吧?斯芬克斯还说了一个谜语呢。”唐柔手指把玩着火舞流炎上的红缨,慢条斯理地问。


 


“好吧,”猪肝色的管子柱头灵活地在空中画了个圈,“我是A。”


 


…好吧,它们管这个叫提示…


小安感到了无语。揉了揉眉心,强迫症潜在患者深觉任他们这么折腾下去,自己迟早有天会发病的。


 


“我是B。”管子二从善如流。


 


“我是O。”管子三紧随大流。


 


“猜猜我是谁?”管子四,柱头弯成了一个圈,指向自己,颇为期待地问。


 


“H?”苏沐橙甜甜一笑,颇为期待地答。


 


=口=


陈果复杂难言地看了苏沐橙一眼。


 


苏沐橙注意到陈果的视线,解释道,“ABO都有了,H还会远吗?”她觉得她在科普,因此相当纯洁坦诚。


 


唐柔一锤手,一脸恍然大悟。


 


“什么意思?”三年一代沟呀。叶修在心里感慨,附在周泽楷耳边问了问自家女孩子的同辈人。


 


周泽楷本分地摇了摇头。


 


方锐凑过来,一脸猥琐,“妹子们都懂,估计是什么生活用品的牌子。”


 


这份猥琐连叶修都不太受得住,他拨开方锐大大的头,还弹了一个脑崩,小声说,“点心大大你也不怕被和谐。”


 


“哎,老叶你装什么装!ABC的广告你没看过啊,电视里天天放。”方锐撇了撇嘴,表示不屑,然后朝老魏挤挤眼睛,寻求同盟,“我说的对吧?老魏。”


 


对你妹呀。图样图森普。


老魏人生里,头一次觉得叶修和方锐这两团行走的马赛克能和“天真”俩字扯上关系,同时他也悲哀地发现,原来兴欣猥琐三人组里,他,真的是,下限最低的那个。


“别问。”他沧桑地摇了摇头,“你们不想知道。”


 


他的那份沧桑感染了叶修和方锐。什么东西能让没下限的老魏都闻之色变?他们望向管子四的眼神里带上了尊敬。


 


管子四悲愤成了葡萄色:“想什么呢!想什么呢!我的名字有两个字母!”


 


“早说呀,”苏沐橙无辜地瞪大了眼睛,“那我可猜不出来了。哎?”她露出了个怯怯的笑容,“我不太好这口,但是听云秀提过一次。猜错了你不要生气哦。”她歪了歪头,笑容柔和,红唇轻启,吐出两个音节,“SM?”


 


好在叶修听不懂。要不然他一定会一边感慨苏家的血统,一边帮沐橙把节操从地上捡起来,和他哥当年掉过的那些摆在一起。


 


“……你们是故意的吧?”管子四像是贪吃蛇一样,叼着自己的尾巴圈成了一个圆,咔咔咔悲愤地把自己全吃了,浓缩成一个点,“啪”地炸开,组成一片粗细交错的网,颜色绛紫。


 


“我肯定不是,你看我真诚的眼睛。”方锐大大把镜月放在左胸口,郑重承诺。


 


“我是。”小安推了推眼镜。


 


一瞬间他被好几道视线集火,其中不包括轮回的治疗方明华。他也心里有猜测了。


不过方明华倒是挺注意苏沐橙,凭着医生的直觉感到了不妙。他老婆在成为他老婆之前,可是和苏沐橙、楚云秀在同一个女佣兵频道的。


 


“回答你之前的问题。”安文逸笑了笑,“你之前不是问过‘也不知道他们属于我们中的谁吗?’”


 


周泽楷记得很清楚。他还生着气呢。


 


安文逸指了指叶修,又指了指管子四,“他属于你。”


 


我的。


枪王皱了皱眉,勾了勾早就搭在枪套上的手指。


 


但是没想到安文逸居然转头看向了他,眼里流过一丝揶揄,又笑着指了指周泽楷,“他属于——”


 


他的。


>/////< 枪王心说。肩上的玫瑰用叶片捂了捂眼睛。


 


没想到安文逸指了指远处的管子一。


 


 


“小周你是A型血,叶神是AB型。”方明华撇见了叶修和周泽楷的表情,笑了,“我和安文逸的判断一样,你叫AB吧?”


他目光从已经红得发紫的四根管子上一一扫过,“虽然不懂你们为什么会说话,但你们是血吧?你们四个分别是A、B、O、AB四种基本血型。有弹性的管状物是血管,柱头绕转的三种球体分别代表红血球、白血球和血小板。”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还有,从接触氧气开始,你们的颜色一直都在发生变化。鲜红、唐红、大红、枣红、绛紫,和血液凝固时的颜色变化几乎相同。”


 


“你们比那些带肩章的活人机灵。”AB赞许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们也猜出了我们的身份。但是我更喜欢你们。你们很好,拿武器对着我们的时候,还能讲笑话。”它突然猛地弹出一大片紫黑的经络,和A、B、O连成一片,整个天空都像是被分割成了不规律的一片片,船的上方笼罩着一层经络,像网,像牢笼。


 


带肩章?军方?


江波涛看了叶修一眼。坊间相传叶修和军方关系匪浅。他觉得这猜测靠谱,就凭兴欣能第一时间拿下军方发布的莫宁海任务。


“他们怎么样了?带肩章的。”他问。


 


“他们都死了,活人。”天空中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声音,像是无数的男人女人在同时耳语。明明离得不远,却听起来又空洞又渺远。


“我们都死了,活人。”那阵放佛苍蝇拍打翅膀的声音停止后,有几个孤单的音声从天空掉了下来。


 


“不喜欢他们,你们吸了他们的血。那喜欢我们,会让我们离开吗?”叶修问,没有语气。他悠悠撑开了千机伞。


 


“离不开的,活人死后,最后都会来到这里。”AB从一片棉絮似的紫黑色网里凸出一个头,俯视叶修,“你也会来到这里。我挺高兴你是AB,我喜欢你,你喝起来很香。”


 


“谢厚爱,不敢当。”叶修笑了,“哥生是荣耀人,死是荣耀鬼。叶家祖坟风水很好,落叶归根,我可不来这。想必你不懂。”


 


周泽楷不乐意听叶修说这些。人都会死,但是叶修?他不接受。


 


“是你不懂。”天空中又传来了那种空洞的杂响。


共振声静下后AB才说话:“是你不懂。今人比古人自大。古人起码知道莫宁海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江波涛问。他一直在想。莫宁海任务里一共有两个古名,一个是莫宁海,一个是伏波岛。这伏波岛的意思他明白了,“波”指的就应该是眼前这条会说话的血流,“伏”应该是说它藏在海下。


…伏波岛…江波涛……还是真我重字押韵的兄弟呢……他对这个巧合抽搐了几下嘴角。


 


“莫宁海,莫有生灵,不归安宁。”一个很甜美的声音笼罩了天空,整片莫宁海的天空,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海天的尽头。风一吹散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从骨子里感到一阵悸动。像是深藏在生命密码里的东西被拨动了。


 


“都什么跟什么……”孙翔皱了皱眉,他一跺脚,扯着脖子喊道,“滚出来!”


 


回应他的只有风声。


空气里的血腥味更浓了。


 


“活人,我且问你,你可想过,”AB笑了,“古来征战尸横遍野的血,真心被负自刎割腕的血,剖腹明志的血,那些战死的、害死的、病死的、摔死的、撞死的血都哪去了?”


 


孙翔停下朝天空戳去的一杆却邪,皱起来眉。他觉得烦,又发不出脾气。


    


   “渗进土里,蒸到气里,流进河里,”AB的声音越来越轻,说得越来越快,“最后百川入海,全都聚在了一起。”


 


“你的意思是说聚成了你们这样的血怪?”罗辑砸了砸舌,“这不科学。”


 


“活人,你们管我们叫血怪,我们管自己叫血魄。”说罢,它朝叶修甜蜜一笑,“你逃不掉的。总有一天会属于我。”


 


“既然这样,”方明华摇了摇手里的天使之护,“那也不急在这一时了吧?反正我们逃不出血魄大大你们的掌心。我还上有老,下有小的,安宁不得呀。”他说的可怜。


其实他下没有小。


 


“那可不成。送到嘴边的,哪有吐出来的道理?荣耀大陆我们不去碰,已经很有操守了。人间好路不走,偏要碰三途川。那就和人世说再见吧。谁让你们活人贪婪?”


血怪说完最后一个音,突然管身剧烈扭动了起来,凝成了黑色。在凝成黑色的一瞬,一直很柔软的管身突然泛起了金属的光泽,在阳光下闪着光。


 


“硬化!可能会弹出利器,找掩体。”叶修率先藏在一个木箱后,望着分割天空的网笼,“沐橙机枪扫一通。老魏搓个混乱之雨。”


 


“太散。”周泽楷对苏沐橙摆了摆手,“我。”


 


“小周的意思是说用来试探对方火力的话,机枪扫射惊动的范围太大了。他先拿双枪探探深浅。”江波涛解释。


 


“我们需要一个团队频道。”叶修首次切身体会到了江波涛在轮回团体战中的地位,感到了胃痛,“你那剑影步也不能真当影分身使。”


 


“我去调试。”罗辑接过轮回战队的通讯器,钻进了内舱。


 


“小乔你带着小安,跟罗辑一块。放出鬼阵保持警戒。这类型BOSS咱以前没刷过。小心些。”叶修总觉得哪里不踏实。


 


“治疗带走好吗?”江波涛问,“方明华一个管不了咱们这么多人。”


 


叶修转了转千机伞,江波涛无语了。成吧,蚊子腿的治疗也算吧,毕竟可以止血。


 


“又有新变化了!”吴启看见从西北角的黑色天网开始,一股震动开始在整个网内蔓延,他连忙汇报。


他喊声刚落,周泽楷的两颗炎弹已经打上了震动的西北之心。


 


一声尖锐的气鸣声从被炎弹射穿的缺口中响起,同时还喷薄而出大量紫红色的气体,就像气化的二氧化锰。


受了刺激的强化血管们,痉挛一般颤抖着收缩,滚滚黑云一样朝船的上方聚来。


 


“我艹高温!”方锐骂了一句,带着同为格斗系的包子后撤,途中还扯着吴启的领子一块滚着跑,“小念子招朵魔界之花。老魏!”他喊道,“你肾结石呀!一个混乱之雨尿那么久!”


 


被方锐称作小念子的于念撇了撇嘴,但还是顾全大局,招了一朵魔界之花。


 


“你当谁都跟你一样早泄呀!”老魏回骂,一阵光芒从死亡之手上腾起来,诡异的紫雨从天而降,他小声嘀咕,“老夫不改改咒语,混乱之雨尿轮回人身上,混乱起来第一个就扇你嘴巴子!”


 


江波涛正蓄着一个冰属性的波动剑,混乱之雨落在他脸上,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比起方锐,他更想和老魏谈谈人生。同时深感:团体对抗赛,荣耀佣兵联盟禁语音,真是太英明了。


 


混乱之雨下绽放着一朵妖艳的魔界之花,长着大嘴就朝枝枝楞楞的网架结构上啃去,几颗牙被坚硬的金属光泽网架崩断,擦着杜明的头发砸在了甲板上。几颗牙咬穿了血管,空气中迸发出一阵腥臭的血气。血怪发出一阵痉挛般的鬼叫,颤抖着挣扎,伤口里喷洒着腐烂味的紫红气体。而天上诡异的紫色的混乱之雨,正在滴滴落下。


陈果握紧玫瑰重炮。炮口紧紧跟着魔界之花晃动大头,手心汗津津。她不是个好战士。因为她分心了。


她不由自主想起了半个小时前的莫宁海。蓝天,白鸟,悠悠落木骸,枫染莫宁海,美得不可方物。


那时她有种会被毁的预感。原来那预感不是在说方锐,而是在说现在:


他们的船上方翻滚着黑云、紫雨和臭气,比地狱更像地狱,像被吞下了三头犬满是细菌和牙垢的大嘴。


 


苏沐橙的炮火哒哒哒的扫射出去,叶修的千机伞转成枪模式给她的攻击盲点补漏。周泽楷明明是第一次与他们合作,却抢先一步,把子弹送到叶修需要的位置。甚至连冰弹和炎弹的选择都与叶修的心意暗合。


 


叶修很惊讶,他不信巧合,“小周你研究我?”他向后翻滚,避开了一股高温蒸汽,顺势给杜明右胳膊上的伤口丢了个小治愈术,止了血。


 


“荣耀教科书。”周泽楷嘴上说,手里的碎霜和荒火没停下过。


 


叶修笑了,“叫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押枪祖师爷。”他举起伞,伞端喷出几个火舌,几颗子弹排成一行,一个接一个射入了同一个弹孔,把斩向魔界之花根部的一根血管壁打穿。被打的血管在子弹推力下,硬生生被撞开了三米,等它砸下来的时候,正好撞上劈向包子的另一根,“咣当”一声金属脆响,两根血管撞成一团砸在了甲板上。下面的血管弹动着要攻击,被死里逃生的魔界之花回头一个大口叼着,甩到了海里。


 


包子举着勾爪,正准备迎战,结果打了个空。挠了挠头朝叶修大喊,“老大!他们好傻!”


 


叶修丢了个小治愈给一脸血的包子,乐了,夸他:“包子!”轰隆隆的炮火声盖过他的音量,他扯着嗓子大喊,“是你太神勇!”


 


“哥厉害吧?”叶修把千机伞变换成矛形态,兵器冷却的过程中,他抽空朝周泽楷得瑟了下。


 


“一直。”


一直很厉害的,从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周泽楷笑着回答。


 


叶修提着矛就奔了出去,朝着唐柔和孙翔的方向一矛架开了一鞭柔软的血管。周泽楷也想去,但是他更适合留在原地火力支援剑系的杜明和江波涛。


 


叶修的身影最终还是从周泽楷眼角的余光里消失了,他几个走位躲过几股蒸汽喷射。“得得得,小唐回去和沐橙配合。看你俩双战法,真是看的哥揪心。”


孙翔和唐柔都没说话。他们一边奋勇杀敌,一边脸上故作平静,一边…心里给叶修的话默默点赞…


虽然知道肯定不会,但是总觉得对方的矛会扎到自己身上呀……


 


“哎呦,老叶,”方锐正用他那套猥琐的摸爬打滚,带着吕泊远满甲板遛缝,“刚跑到周泽楷面前得瑟过押枪祖师爷,”他从拳套里轰出一个念气波,“现在又跑到孙翔面前炫耀你的战法祖师爷了吗?”


 


“他们又不给咱们学费,”叶修笑着抗住了一条硬化血管的敲打,“我才不白教他们呢。小唐快去,沐沐和老板娘等着呢。孙翔大大,就嘉世的那套影子战法,”叶修端着矛往后撤了一步,“年轻人多干点活。你上,我影子。”


 


“队长才不应该划水!”孙翔发现叶修真的只是跟在他身后捡漏的时候,那叫一个气呀,他跟叶修绝对八!字!不!合!


 


“怎么说话呢,我可是治疗。”说完叶修就给吕泊远刷了一个小治愈术。方明华抽了抽嘴角,把圣诫之光丢给了正在玩影舞之心玩得开心的莫凡。


 


“治疗你和我打影子战法!”孙翔那叫一个气呀,揍血怪那叫一个狠,一个个炫纹疯了得似的往天上送。


 


远处的唐柔也战得更猛了,让号称“狂剑客”的杜明心生压力,他觉得他已经分不清“狂”和“不要命”了。


 


“你这不是知道打影子战法呢么?那你还指望着影子干什么?”叶修甩着千机伞把孙翔揍歪的血管甩到海里去,“给你遮遮阳?”叶修最后一句话说得模模糊糊,他用嘴咬开了一个手榴弹的拉环,甩到了一根血怪的粗管子旁边,手榴弹爆炸的冲力把那根粗节肢往外推了三米,正好撞上一记肩射炮。陈果刚刚打歪了,叶修帮她补救成了一次有效攻击。


 


孙翔看见了上述一幕,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魔界之花的时限过了,混乱之雨的时限也过了。可是船上的惨状没有任何好转。散落一地的紫黑色血污,汪成了一滩滩腥臭的死水。满地的碎肉和一截截扭曲的血管。高温蒸汽烤得木箱到处焦黑,有些角落甚至点着了火,被淋湿的木箱无法充分燃烧,燃起滚滚浓烟。左侧的船栏杆被劈碎了一大片,船舱的一角塌了,一看就是受了炮轰。这伤害是玫瑰重炮造成的,但是怨不得陈果。血管在强化和韧化之间来回切换,反弹了她的炮轰。


船周围一片血红。


 


“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叶修对江波涛说,“罗辑!”他顶着轰隆隆的枪炮声朝船舱大喊,“一帆!小安!”


 


回应他的是一个柔和的希望祷言,叶修被一团蓝光包围,枪炮后坐力带来的肩酸缓解了几分。


罗辑摇了摇手里的通讯器,一只小灵猫叼起,脚步轻快地奔到周泽楷脚边,蹭了蹭他的裤腿。放下嘴里叼着的通讯器后,小灵猫一跃而起,小利牙咬穿了要缠向包子脚踝的紫红血管。


 


完成同样使命的小雷鹰从江波涛身边飞起,朝一片黑色的强化血管降下一阵电击。被电得酥麻的黑色血管被吕泊远抓住,四两拨千斤摔进了血红的大海。


 


“哪里不太对劲。”


场上的战局终于让周泽楷如愿以偿换到了叶修身边。他双手左右开弓,同时给碎霜和荒火换上新弹夹,伴着废弹壳“噼里啪啦”弹在甲板上的闷响,他听见了叶修的低语。


 


此时乔一帆铺开了一个光阵,强化精神,所有人都头脑一阵舒爽。


 


黑色,固体,强化血管;紫红,气化,高温蒸汽;红色。等等,红色?大海——


“我操!”叶修突然高声骂道,周泽楷可以看见他瞳孔猛地放大,肌肉绷紧,“船会沉!海里有攻击!”


 


“怎么……”江波涛一愣,叶修无视了他,径直从他身边闪过,扯过周泽楷的领子,强迫他低头与他平视。叶修盯着他的眼睛,“带着你的人自保。听懂了么?”


 


眼神里的压力只属于强者。周泽楷被那个强硬的眼神直接点燃了小腹的一团火。叶修的揪着他的领子,气息喷在他脸上,时局紧张,叶修毫不压抑地展示了他最有攻击性的一面,表情里的每个细节都在说着一个意思:“要么服从要么死”。那副危险的样子,超越了“好看”能定义的范畴,直接让周泽楷的灵魂悸动。不合时宜,但是他想吻他。


倒吊人又来了。最坏的时候,真不巧。


 


周泽楷抵抗着叶修的磁力,因为彼此靠得太近,引力增强,很辛苦。只不过是两三秒,但周泽楷充分体会了相对论的恶意,他觉得有两三个世纪那么漫长。船身突然传来的剧烈摇晃让他脱身。发动机室传来几声爆炸声响,船开始沉了。


叶修一把推开他,走向了兴欣的众人。


 


周泽楷觉得自己仿佛从烈火中走了一圈,嗓子又干又渴,身心都一片燥热。这样的情绪,真适合大开杀戒。


他给碎霜和荒火上膛,带着一个微笑的表情。


 


“玫瑰前辈,怎么回事?”江波涛心很烦。


 


“海水是红色的,说明海里有液态的血。紫红气态、黑色固态,我们忽略了血怪的本体,它本来是液体。从海变成红色的时候,液体的血怪就应该在破坏船身。”玫瑰语气也很正经,“发动机既然已经爆炸了,船也撑不了多久了。”


 


 


兴欣和轮回都算是经验丰富的佣兵团了,面对船沉他们都有自己的应急方案。但是叶修心里没底。


 


“资料太少。”他一口气把烟吸掉了半截,“水里肯定是有攻击的。你们要注意血怪的颜色变化。固液气三态转换,固态还分强化和韧化两种,简直不要脸。”


 


船身正在右眼可见的速度下沉,他们离海平面越来越近。


“我现在就担心一点,如果水下固液可以转换,我们的处境就不太妙。”叶修从皮靴里抽出一把刀锋泛着蓝光的匕首,交给苏沐橙,“想想它的网状结构。如果我们在水下被关在铁笼里。”


 


方明华倒吸一口冷气。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


 


“抢时间找些利器。”叶修命令。


 


此时海水已经漫过了右侧的甲板,船身倾斜得更厉害。一些没有固定的箱子咕噜噜地滚落到海里,浮在一片血红的海水上面。


 


“建议以剑系为中心,分小队。”叶修把烟头扔在甲板上,在冰冷的海水中“滋”的一声熄灭了。海水已经漫过了他的膝盖。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很麻烦,非常麻烦。


 


叶修上前一步,替周泽楷整了整被他扯皱的领子,“带好你的人。”


刚刚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强硬,激起了周泽楷的征服欲。而这次,他的语气温柔得让周泽楷受宠若惊。


 


叶修看着轮回队长年轻的脸,前方压力和前辈情怀下,他心底突然泛起一股柔软的情绪。眼前的年轻人,脸还那么嫩,肩上早就扛上了性命呢,一团之长。


“带好你的人,小周,”他给了他一个拥抱,“伏波岛见。好好活着。”


 


周泽楷觉得叶修放开那个拥抱的时候,简直连他的皮肤一并撕了下来,所以才又疼又冷。如果被血怪的铁笼子抓住了怎么逃脱?海里会不会有别的危险的存在?只凭着古书里模糊的地图真的能找到伏波岛吗?伏波岛真的存在吗?


 


前途未卜,危险重重。分离听起来比重逢要容易得多。


更何况军方的人已经死了。他们头上笼着死亡的阴影。在死亡的阴影头上还笼罩着更大一团黑云,叫未知。


 


周泽楷真的不想和叶修分开。


但他更想守护好轮回。


他是团长。


 


 


船沉了的时候,叶修带着兴欣,周泽楷带着轮回,


他们游向了相反的方向。


 


 


黄昏时刻,周泽楷终于看见了伏波岛模模糊糊的影子。他们快冻僵了的脸都没法展开足够欢乐的笑容。等到真的踩上了软绵绵的沙滩,他们觉得踩上了天堂。有力气了,年轻的小伙子们开始在沙滩上快乐地拍出一个个人形沙印。


吕泊远用脸在沙滩上滚来滚去,说终于体会了兴欣留影的快乐,他也真心想咔嚓一张。


纪念死里逃生。


 


周泽楷坐在一边笑着看。


他做得很好,他们有伤无亡。


 


而这快乐的心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分一分熄灭。


太阳沉入海平面了。


繁星初上。


天河一片璀璨。


启明星升起了。


曙光突破厚厚的云层,天地间一片辉煌。


 


周泽楷坐在熄灭的火堆边一动不动。


他肩头落了一层木屑燃烧的白灰,


似乎化成了一座雕像。


 


兴欣的人一整夜都没有出现。


 


他很想叶修。


比任何时候都想。


耳边的通讯器里始终都是一片白噪音。


 


 


Day Four Over


 


全文


TBC


 


 


 


伏笔corner:


 


1、一条从小腹挑到左胸口的伤疤。坊间相传和却邪的枪头等宽。虽说现在拿着却邪的人是孙翔,但周泽楷始终有一个心结,他就是觉得那是他的错。那道伤戳杀了四成他对语言的信任。(此处伏笔)


 


2、“莫宁海,莫有生灵,不归安宁。”一个很甜美的声音笼罩了天空,整片莫宁海的天空,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海天的尽头。风一吹散了。(此处伏笔)


 



评论

热度(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