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ive 上)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ive 上)


 


 


 


Attention:


 


1、捉虫感谢


2、过渡章,让他俩好好谈个恋爱www


3、我真是太话唠了,叹气。


 


前文链接: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our  下)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ee112b


 


 


 


 


杜明在半睡半醒间听见了一些响动,他皱了皱眉,翻了个身,挥手想拨开耳边嗡嗡响的东西,手指碰到了个冰凉的物件——


通讯器!


他猛地从地上坐起来,用力过猛扯动了他酸痛的肌肉。“嘶”他忍不住呼痛,耳边的通讯器里正好响起了一声轻笑。


那个笑声,他空闲的时候常常拿来想想,痴痴地笑一会儿,因此熟到了骨子里。


唐柔!


杜明眼圈红了。


 


“团长!团长!”他激动得语无伦次。兴欣!兴欣出现了!他说不出,只能哽咽着叫周泽楷。昨天晚上轮回的人都没睡好,他们都很担心,但是杜明知道不一样。他的担心,只有周泽楷才能理解,所以当通讯器里传来来自兴欣的讯息时,杜明第一反应是红着眼睛找团长。


 


他转头正好看见这样一幕——


周泽楷触电似的弹起,一个趔趄,身子不稳,单膝跪在沙滩上。那声钝响听得杜明牙酸,他揉了揉自己的膝盖骨,替周泽楷感到了疼。


周泽楷听着耳机里兴欣的笑骂,心里的滋味一言难尽。他在火堆边坐了一晚,想那个人想了一晚,就快触手可及了,他却没法第一时间过去。他揉了揉自己麻得快没知觉的腿,摇了摇头,牵起一个无奈的笑。


 


“哎哟!轮回在!轮回在!”这是魏琛前辈的声音。


 


“哈罗杜明小童鞋!hello,波涛。”这是方锐的声音,他还唱了起来。


 


“嘿嘿嘿,给你们看一个奇景。”这是魏琛前辈的声音。


 


“嘿嘿嘿,快点把人都叫起来。童叟无欺,包您满意,如有不满,包退包换。”这是方锐的声音。


 


“哪儿那么多废话。”这是兴欣老板的声音。


 


“哎,老板娘,这才不枉老夫扛了这么久的八抬大轿呀。”这是魏琛前辈的声音。


 


“对对对。大户人家嫁姑娘都没有老叶气派。”这是方锐的声音。


 


“都闭嘴,有你们这么多嘴的轿夫吗?好好学学下人的规矩。”一个懒洋洋,但是哑哑的声音响起。


 


    啊啊。


周泽楷听见了他想听见的,还没来得及把心安回原位,就被骨子里爆发而出的倦意席卷,让他本来就又麻又疼的膝盖直接一软。他硬绷着一根弦,现在弦松了,他也倦了。


“叶修…前辈…”他忍不住呼那个人的名字。


 


频道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夹着电波的杂音,一个带笑的声音说:“哟,小周。”


 


在这个呼名里,周泽楷硬生生拖着两条酸麻的腿,缓缓站了起来。他等不及了。叶修的声音引爆了他的思念,他要看见他。他要碰碰他。他朝着卷着白色泡沫的海边慢慢走去,比退潮更慢,但他毕竟一步一步在向前。


远处的浅滩上,露出几个海豹头似的黑脑袋。天高云好,阳光灿烂,像是在庆祝这次短暂分别后的重逢。


  


 


 


坦白讲,叶修和周泽楷对视的第一眼,都吓了彼此一跳。


 


周泽楷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叶修会是这幅样子。他被关在一个形状不是很规则的笼子里。显然血怪用固态硬化对付了兴欣,不管中途发生了多少曲折,最后中招的是叶修。


老魏、方锐、小乔和包子扛着叶修,走出海面。铁笼子从海面上被完全抬起的前一分钟,惊浪拍卷起了千堆雪,白色的泡沫没过叶修的小腿。乍看上去还真像是人鱼被从海里抓来,正关在铁笼子里,由人抬着,献给陆地上的王子。


 


轮回的人瞬间领会了方锐的意思,这确实很有观赏价值。但是他们没想到更有观赏价值的还在后面。


 


 


老魏率领方锐、包子还有小乔把叶修和笼子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妹的,你们会不轻点儿。震得我屁股疼。”叶修笑骂。


 


“滚,我们游着你坐着。我们扛着你还坐着。活该你屁股疼。”老魏晃着肩膀,夸张地捶着腰。


“就是!”方锐朝他脸上甩了甩海水,“坐着说话屁股疼。”


 


“哥也想不坐呀,你们倒是把我弄出来呀。”叶修笑着回骂,“闪闪闪,闪边。”他扯着金属网让自己站起来,撵苍蝇一样撵老魏和方锐,“小周上前一步。哎,慢点走,这都站不稳了,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叶修从笼子里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周泽楷的胳膊。


 


周泽楷视线移不开,胸口一阵阵发紧。


叶修站起来,才被人发现,他裤子右腿的布料从大腿根开始就被扯烂了,整整齐齐一大块垂下来,大腿露出的白肉上缠着一道发红的鞭痕,清晰可见,末端还一直向上延伸,隐没在胯部的衣料里。


 


“哟,监禁play,够潮呀,叶修大大。”玫瑰探头瞅了一眼,乐了。


 


叶神被关在笼子里。


身上带着鞭伤。


卧槽。脑子里闪过这两句,即使江波涛对叶修毫无意思,也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同时他也更佩服叶修了,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毫不在乎地众人面前展示这份姿态,乐呵呵地拿自己的窘境开玩笑。


怎么,你说是监禁play?你来动哥一下试试,呵呵。


 


但是这份视觉冲击也太强了。方明华遗憾地拍了拍空空的口袋,“我好想拍下来发微博哦。”他对吴启说,语气遗憾。


 


“别傻,”叶修一边揉搓周泽楷,一边说,“要真拍下来,我们兴欣也是要送佣兵之家卖钱的。”


 


“叶修你的下限真在海里淹死了吗?”陈果扶额嘟囔着。


 


老魏和方锐碰头吐槽“就他那个姿色还指望卖出去,怎么也得换有胸毛的老夫我”,苏沐橙拍着唐柔的手小声说“可以的”。


 


  叶修没分心听他们的闲话,他正上上下下打量周泽楷,深以为周泽楷比他更像是在海水里泡了一个晚上的。


“小周,你们轮回其他人吧,气色还凑合,你怎么弄成这样?”


 


年轻人站在海平面上迎接他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小周晃晃悠悠的,站不太稳的样子。现在近了再看——


惨。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帅脸。这脸色差的,眼底都见血丝了。脸色苍白不说,眼底一小片暗影。就眼睛锃亮锃亮的,嘴唇倒是够红,但是——


“活脱脱一个小吸血鬼。”他点评。


 


“艾玛,别再提‘血’字了。”老魏摆摆手,“可给老夫膈应透了。这辈子都不吃鸭血豆腐了。”


 


他不提倒好,提了之后,听得江波涛胃里不太舒服。


 


“我饿了。”方锐大大倒是不讲究,他听到“鸭血豆腐”反而咽了口唾沫,使劲吸了吸鼻子,“有吃的吗?”


 


“我去烤鱼!”杜明围着唐柔转了三圈,硬是一句话都没说,闻言,想到了一条体贴女神的方法。拽着吕泊远要跑。


吕泊远挣脱了,“我不去。我要听叶神讲监禁play的故事。你让孙翔大大帮你。”


 


“孙翔大大也要听。”杜明摸透了孙翔的性子,说道。在对待叶修的问题上,孙翔大大向来方向感比较失调。换句话说,就是你让他往东,他一定会往西。


 


“我才不听!”孙翔傲骨凛然地表示他才对叶修的故事没兴趣。转身跟着杜明给兴欣的人烤鱼去了。


 


罗辑感到了费解。烤鱼…不是…比听故事…更…真有心意么?


但他们队里有包子。包子是各种神逻辑的病原体。他们兴欣的都免疫了。      


 


安文逸听见“监禁play”的时候,本来就皱着的眉头直接就打了个死结。他摸着铁栏杆,脸色发青,叶修私下里觉得自己真死了小安估计差不多也就那副脸色了,“都是我的错。”


他的道歉很沉重。


 


那份沉重听得轮回的方明华心里一动。


结果身后兴欣的诸位,开始各种姿势扑街,抱怨声,告饶声,讨好声,声声哀怨。


 


“小安你再道歉我就要反胃了。”方锐捂着胃,故作气若游丝。


陈果在后面大力点头。一般情况下,陈大老板的自尊是不会允许她和方锐站在同一战线——开玩笑她一个黄花大姑娘以后还要嫁人的——势必要表示绝不和猥琐流同流合污,但是今天小安把她逼急了。


自从叶修挡在他身前,截住了应该打在他身上的攻击之后,安文逸嘴里就没说出过别的词。


 


“我失误太大。叶队,你还疼吗?”他脸绷得紧紧的,“我太自大了。错估了自己的移动速度,我有错。”安文逸


 


“就这哥都不管它叫伤,”叶修从笼子的缝隙里伸出手,揉了揉安文逸的眉心,“都是老关的错。谁让他做不出速度快的好银装。诺,我又给了你一条掐死老关的理由。回头你可以记你的那个小本本上。”


 


“我去帮杜明他们烤鱼,估计两个人忙不过来。”


江波涛突然说,转身走了。


 


安文逸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了一个笑,没有驱散他脸上的阴云。


“可是因为我……我的冒失……”他想起当时凶险的场景,语调都变了,“那血怪差点把你撕成两半…你如果死了…就差那么一点…”


他说不下去,抓着笼子的手用力到指节发红。他们现在脱险了,所以他有余力开始后怕。安文逸的手一直在抖。


 


叶修觉得胳膊上一疼,他转头发现周泽楷抓住了他的胳膊,指甲几乎陷到他肉里。叶修心里颇为奇怪。如果闲着,他势必要多问一句。但现在他面前有个安文逸需要处理。


小安很理智,最擅长在最恰当的时间干最恰当的事。理智的人通常都让人省心,但是一旦他们哪根筋转错了,一旦认死理,就变成最不让人省心的。


显然现在安文逸的筋就搭错了。


 


我要饿着肚子,开演团长找你谈人生吗?在笼子里?认真的?叶修感到了愁。


 


“小安,哎,叫你呢,小安,你看着我。”叶修哄他。但安文逸视线躲闪着,紧紧咬着唇。


 


叶修无奈地收回了手,心里叹了口气。周队长一般怎么处理这种队员的情绪问题呀,他瞟了周泽楷一眼。


得,还处理队员的情绪问题呢,这家伙根本自己情绪就有问题。


叶修眼神多毒呀,别的他可能不懂,但是杀气这东西他最敏锐了。周泽楷看似平静的脸色下杀气厚得能凝出水汽。


怎么了呀,这一个个的。叶修朝不知为何笑得贱贱的玫瑰,传递了个“你家孩子需要治疗”的眼神。


 


花笑得更贱兮兮了。


叶修明白了它的意思。


 


它在说“那也得你先治疗你家孩子,请吧,让我借鉴借鉴”。


 


叶修停了几秒,再开口时语气变了。


“安文逸。你判断我会被血怪撕成两半,但是事实与你的预判不符。我要求你从战队治疗的角度,用职业眼光分析下缘由。”


 


这是叶修团长。安文逸不敢忤逆。他抬头承受着叶修的目光,攥着拳头,说的断断续续,“千机伞…战镰形态…变形之前先挡住了左路的触手……”


 


小安……他真的用了触手这个词。


乔一帆默默地从叶修腿上的伤痕上转开视线。


 


“只凭一个战镰格挡抵不过左路触手的冲击,所以前辈看上去是被抽了出去……”他回忆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但实际应该是卸着力道一并退开的……对,”他越说越肯定,“要不然战镰分离后的另一半也不会正好能削掉右路的触手……地点预判,”他皱起了眉头,“可是前辈是怎么知道水速和洋流走势的呢?”


安文逸盯着叶修,眼里终于除了自责之外有了别的东西。


 


叶修看见了,心里很满意。小安在思考,可是还不够。


“你慌了神,没注意,可以理解。但是还是要反省,作为一个治疗,率先一步判定了团员的生死,行吗?治疗的使命不是从死神手里抢人吗?你应该是全员都认为没救的时候,坚持到最后的那位吧。”


 


这番话说得安文逸宛如从头到脚被泼了一桶冷水。我错了。我是个治疗,可是我在叶修前辈还活着的时候就判定他要死了。这才是我真正应该道歉的地方。


 


他动了动嘴唇,叶修打断了他。


 


“别说。”叶修伸出一个手指,停在半米开外安文逸嘴唇的高度,“道歉的目的是为了被原谅。没人怪你,你不需被原谅,小安,你需要成长。”


 


安文逸眼圈有些发酸。但是他忍住了。同伴不需要他的懊恼,他们需要他的成长。


“是,团长。”他握紧光明之证,贴在胸口,伴着心跳,宣誓。


 


周泽楷看着叶修,眯起眼睛看他,他喜欢的人那么好,那么好。初听到安文逸说叶修险些送命,激起了他一身戾气,但是叶修对安文逸说的话也安抚了他。


 


你比谁都知道他的强大,周泽楷,你想保护他,可是你要信他,你知道他多强。可是——


周泽楷从外侧抓着笼子,覆上了叶修抓在笼子上的手,对着叶修询问的视线,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可是如果眼神有颜色,周泽楷的视线一定是蓝色的——


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会担心呀,前辈。


 


blues,据说人思念归处思念到了极点,便会哼上这么一小段忧郁的调子。


 


“小周?想说什么?”叶修看着眼前的小吸血鬼,乐了。


 


我很想你。


“……早些。”他最后说。


 


叶修愣了一下,一瞬间闪过很多不成形的念头——眼前的年轻人在从自己要一个承诺,但是又不像是轮回的团长对兴欣的迟来在不满,为什么——头绪太多就像是摔过的碳酸饮料,盖子一开,全都散到了空气里,没了。


“哦。”他点了点头。


 


魏琛在远处抽了抽鼻子,闻了闻空气里的烤鱼香,心里乐了一下。能让叶修那张除了象牙别的都吐的出来的嘴里,老老实实就掉出一个“哦”字,枪王大大前途不可限量呀,嘿。


 


空气里酝酿着某些情绪,叶修心里那只守护着私人领地的领主闻着那股陌生的信息素,困惑地抖了抖耳朵。就在它想再闻闻的时候——


 


“你别藏私呀!这都合作了!真诚懂不懂真诚,水速和洋流走势怎么预判的呀?”孙翔大大坐在火炉边扯着嗓子问。


 


轮回的小伙伴们,除了低下头的周泽楷,都看向了孙翔,孙翔心里顿时涌起了骄傲之情。


看看,你们还说我呢,只有我还记得要从经验丰富的前辈取经吧,连江波涛都忘了。咱们轮回险些亏大了!


他得意洋洋地把烤鱼翻了一个面。


 


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


有所行动你妹呀,江波涛狠狠地翻了下烤鱼,我还能把孙翔大大脸扣到草木灰里不成?


 


“没什么预判的,小乔答。”叶修打了个呵欠,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战镰是方锐前辈的念气波打过去的。”乔一帆看着安文逸,拍了拍他的手背,作为安慰。


 


“切,没劲。”没听到可心回答的孙翔撇了撇嘴,站起来,拿着两条烤好的鱼,准备投喂一下迟来的战友。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看见叶修坐在笼子里,突然笑弯了腰,“叶修你在笼子里。”


 


……你是现在失忆了,还是刚才失明了。


陈果心里闪出这样一句话,忍住了没说。


 


叶修和周泽楷一齐坐在沙滩上,齐刷刷抬头望着孙翔,一个嘲讽脸,一个面无表情。


 


孙翔扬了扬手里的鱼,想表达一个“嗟,来食”的意思,但是鉴于书读的少,挑弄人的心思又足,这句话就变成了傲气十足的:“要我喂你吗?”


 


于是坐在沙滩上的两个人嘲讽脸更嘲讽,面无表情的更面无表情。


 


杜明跳出来抢过孙翔手里的鱼,“女士优先!”一溜烟朝唐柔她们女孩子扎堆的地方跑了过去。他站到唐柔面前,把串着烤鱼的木棍一递,就跟小孩子献宝一样,眼巴巴地看着。唐柔接过来,朝他笑一下,“谢谢。”


 


“谢谢”字还没说完,杜明就红着脸跑了回来,更加卖力地烤了起来。


 


周泽楷皱着眉头看了看关着叶修的笼子,手指划过几道刀砍的新鲜痕迹。叶修注意到他的动作,“阵鬼的太刀砍不断,”他甩了甩千机伞,“我在里面战镰施展不开。空间太小。”


 


周泽楷掏出了双枪。


 


“小周你来?”叶修扬了扬眉,“一帆开个刀阵,然后杜明用冰渣砍一砍差不多就行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


那笼子空间不大,叶修没法闪避,只能靠千机伞硬抗。虽说不至于严重,但是小伤免不了。


而且叶修允许他以外的人攻击,却不还手,周泽楷想想就不大愿意。他私心希望能踏进叶修禁区的只有自己。


“可是小周你一个枪系,”叶修估摸了一下状况,“也不是不行吧,总归是费劲了些。”


 


同为枪炮系的陈果觉得何止是费劲呀,简直就是不可能好么?她一个重炮都拿那些金属丝网没办法,周泽楷两把枪要怎么办?顶着血怪的网格,威胁它再不放人就崩了它么?


 


陈果正脑洞大开着,就看见周泽楷把胳膊伸进笼子里,右手虚虚环着叶修的后背——叶修顺着他的动作往前凑,隔着金属丝网伏在周泽楷胸前——左手从笼子外侧,啪啪啪啪连开了好几枪,枪口的角度几乎没怎么动,可是大片大片的冰纹就像是蜘蛛网一样攀上了另一侧的金属丝网。


陈果瞪大了眼睛,在她眼睛还在张大的过程中,周泽楷举起了右手,几颗炎弹追着冰弹弹射的弹道就飞了过去,一颗不差全都咬在了冰纹扩散的中心。冰火相激,细小的纹路在子弹的冲击力下,攀爬上整片金属网格。


 


陈果今天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指哪打哪,那么细的金属丝网,周泽楷射击都不用瞄准,怪不得说周泽楷是全联盟最会射的男人!


 


沐浴在陈大老板的崇拜视线里,周泽楷抽回手臂,绕到笼子的另一侧,带上隔热手套,抓住笼子,用力扯,一片门状的金属丝网被他拽了下来。他弯下腰,朝叶修勾着嘴角伸出了手。


 


 


在伸出手之前,小周还特意摘下了手套呢


诶油,男友力=w=


苏沐橙默默地记着这个细节,觉得这个是小戴会喜欢的梗。


 


“小周太帅了。”叶修大大方方地夸奖,周泽楷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就又说了句不中听的话,“你太太以后光拌着你的美貌值就能吃下一碗白米饭。”


 


周泽楷一顿,抓着叶修的手把他带出了笼子,沉默着走开了。


 


叶修刚重获自由,就被一只热泪盈眶的包子飞扑,往后趔趄好几步远,包子庆祝他老大“终于有一个从局子里面出来了”,差点把头发塞叶修一嘴。


方锐和老魏一对视,两个人也扑了过来,嘴里喊着“恭贺教主出关”,心里想着“能白给你抗那么久笼子轿子,哼哼哼”,把叶修和包子两个扑倒在地,叠罗汉一样压在他们身上,嘴里还忙着呼朋引伴。


小乔和罗辑相视一笑,双双扯过小安和莫凡的手腕,也铺在了这座人肉小山上。陈果有些不住所措,叶修的声音已经淹没在一片笑骂声里,她有些担心。


就在这个当口,苏沐橙左手牵起她,右手牵起唐柔,跑了起来,开心地喊了声“茄子”,就趴在了乱哄哄的一团上。


女孩子们只挂了半个身子,但是杀伤力惊人,比如大凶器——咳咳,大家都懂的。


 


杜明在一边都快羡慕嫉妒恨,给他块手绢他就能咬起来。这时候周泽楷从他身边经过,拿了一条烤得差不多的鱼,又折了回去。


 


叶修被压在最底下,时不时咯吱一下谁的咯吱窝,时不时嚎两句“哥快被压没气了”,时不时扯几把沙子往老魏和方锐衣服里面掖,最后用千机伞召唤出了几个哥布林,把女孩子们抱走,把新生代拎走,把老魏和方锐踢走,才得以气喘吁吁地躺在沙滩上重见了天日。


 


他被折腾出一身汗,正打算擦擦,一团阴影挡住了阳光。叶修眯起眼睛才看见,周泽楷的帅脸正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身上的气氛很柔和。


周泽楷身后就是高远的蓝天,一只小小的寄居蟹从叶修的手指上“倏倏倏”地爬过,带来生物才有的那种有生命力的酥痒,叶修突然觉得周泽楷的帅脸很赏心悦目。


 


“小周你太帅了。”他大大方方地称赞。


 


“鱼。”周泽楷递给他。


 


“哦,谢谢。”什么都没多想的叶修翻身坐起来,开始吃他很久以来他的第一顿饭。


 


“好吃吗?”他在埋头苦吃的时候听见玫瑰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他点了点头,眼角余光扫见周泽楷,发现他正勾着嘴角。


 


现在没有白米饭,就只能委屈你就着我的美貌值吃鱼了。


周泽楷拍了拍叶修的手背,又递给了他一条。


 


 


太阳升得老高,兴欣和轮回的人三三两两坐在沙滩上,他们屁股下面是未知的伏波岛,身后是莫名其妙的血怪,天上飘着已死的军方先锋的亡灵,更高远的是云层里藏着的那个甜甜说出“莫有生灵,不归安宁”的神秘声音,尽管前方迷雾重重,但是重逢的此刻,每个人都发自内心开心着,他们都活得好好的。


 


“我们应该复盘一下,哈,血怪战。”叶修靠着周泽楷坐着,打着哈欠说。


 


周泽楷点了点头,揉了揉眼睛。


 


“但是吃饱了困了。我都有…”叶修粗粗算了算,“29个小时没合眼了。”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点头的频率快了很多。


 


“要不我们先休息会儿?养精蓄锐也很重要。”兴欣团长又打了个哈欠,征求轮回团长的意思。


 


轮回团长一秒倒戈,欢快地点头,表示“好呀好呀”。


 


“我们先值班,以身作则?”叶修揉着眼睛说。


 


周泽楷拍了拍自己胸口,表示自己一个人就行。他愿意守着叶修睡着。


 


叶修笑了,朝大家喊了句,“都睡都睡,两小时后小江和老方起来换人。”他把一只小海虫子抓起来放在周泽楷手心里,眯起眼睛笑了。


 


阳光正好,叶修躺在沙滩上,手枕在胳膊上望着天东想西想。周泽楷在他身边安静地呼吸,他们的呼吸声交缠在一起,配上海浪轻拍沙滩的涛声,说不出来的安静美好。


叶修本来以为两个小时之后,他们会有一个又香又甜的午觉。


 


但是世事难料。


时间一分一秒的被海浪的轻拍声带走。


现在是荣耀时间11点50分。


 


还有7分钟,他们就要陷入一场新的冒险。


大部分人还在沉沉睡着,


唯一醒着的两个都超过24小时未曾合眼。


他们现在对即将到来的巨变一无所知,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里。


 


叶修正在闲散地盯着天上飘着的白云,


周泽楷心底正和叶修的心拍数唱着一首情歌。


即将掀起巨浪前的这7分钟,


说不出的安静美好。


 


TBC


 


 


 


 


 


 


伏笔corner:


1、


“就这哥都不管它叫伤,”叶修从笼子的缝隙里伸出手,揉了揉安文逸的眉心,“都是老关的错。谁让他做不出速度快的好银装。诺,我又给了你一条掐死老关的理由。回头你可以记你的那个小本本上。”


 


“我去帮杜明他们烤鱼,估计两个人忙不过来。”


江波涛突然说,转身走了。(此处伏笔)


 


2、11点57分是有讲究的,不过这个线索太少啦,和下一个BOSS有关而已,应该不算是伏笔。


 


 


 


 



评论

热度(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