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ive ·中)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ive ·中)


 


 


 


 


Attention:


 


1、不要吐槽那个《中》QAQ 求别吐槽QAQ 我对我的话唠值绝望了_(:з」∠)


2、捉虫感谢!


3、我开始解释了。笔力有限,若有看不懂的地方,请告诉我好不好OvO?


   我一定会知无不答!


4、最后跟我念一遍,这是一篇架空文。该编造的情节我不会手软的= =+要是真的被雷到了,请来斟酌一下O O


 


 


前文链接: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ive 上)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f3de5f


 


 


 


 


很久以后,当乔一帆对微草的挚友重提莫宁海冒险里第五天的经历时,他笑着摇了摇头说:“英杰,当时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凡是让你觉得舒服的,八成都是想哄你陷进去。”


 


微草的天才拍了拍他挚友的手,给了他个明暗未定的怯生生笑容。


 


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的乔一帆正和他兴欣的家人们并排躺在海滩上,黑甜的酣睡剧场中梦境刚起了个头,他正打雨后的街头走过,古都的白玉兰刚吐蕊,空气中都是甜香,他离一幢威严的建筑物越来越远,背后有人叫他。他回头——


 


三长两短的尖锐的哨声硬生生把他扯出梦境,他一秒钟清醒,眼睛还没睁开,直接抓起雪纹就放了一个暗阵,暗阵的魔纹还没有来得及铺开,耳边就传来顶头天空里炸开的几声鸣枪。


乔一帆要睁开眼睛,正抬眼皮的时候一阵气波扫过他的睫毛,张开眼睛之后看见方锐前辈放出了一个念气罩。虽然念气罩定型比暗阵要晚一个心拍数,但是乔一帆知道方锐的反应比他要快,因为念气罩蓄气的时间要更长。


他们兴欣的佣兵对那几声哨声熟悉到骨子里,即使半昏迷状态也会做出条件反射,那哨声意味着:


一级警戒!一级警戒!


 


即使叶修发现了船可能会被攻击至沉,他也没有把警戒等级调到一级。


 


乔一帆在恍惚中紧绷肌肉,深度睡眠被硬生生撕裂,梦里那些雨后的湿润空气早就紧张感吞噬个一干二净,宛如从未存在过。他的眼睛还没来得及适应明亮的天光,视野里还一片模糊,两股冷风扫过他的头发。


轮回的人听见周泽楷的鸣枪示警之后动作也没有慢一秒,杜明和江波涛铺开了两个剑阵。


    


一切都在方寸之间。


目前为止所有反应都是他们长期磨练出的反射本能,直至此时才有人喊出第一声:“操发生了什么!”


史上最缺德的莫过于把一个累坏了的人刚睡着就叫醒,那难受劲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让他睡。老魏觉得头疼欲裂,咬着槽牙骂道。


 


话音还没落就响起了新的惊呼,杜明大喊:“地面!地面不对!”


 


听见杜明喊话的同时,乔一帆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感觉到了,身下的沙滩变了。变成有弹性的热乎乎的一块,他猛地站起来,脚下直接踩出了一个小坑,软乎乎的陷下去。又不是踩进雪窝的那种,他脚底的砂土层像是有表张力一样托着。


小乔吓得往后跳了一步,可脚下还是那种触感!他觉得危险,下意识又跳了一步。被急匆匆赶来的叶修捉住了脖子。


 


“那边也一样。这岛不对劲。”叶修说得简单。乔一帆听懂了。他的意思是说他和周泽楷待的那块沙滩也变了,整个岛可能都出现了异常。


 


“活物。”周泽楷说。


 


“我们脚下踩的可能是什么的皮肤。”叶修用鞋跟捻了捻弹性十足的地表。


 


“擦没看出来呀,老叶,经验丰富。”方锐打了个冷战,汗毛倒竖还不忘揶揄叶修。他困的嗓子有些干涩,不打趣提提神真怕撑不开眼皮。


 


“闭嘴吧点心大大,哥联盟里属打你脸次数最多了。”叶修弯腰伸手碰了下地面,温的,他估摸了下,心里估计了个数字,“罗辑,你也摸摸,多少度?”


 


罗辑也伸出手摸了摸,“摄氏35°左右,”他抬头看叶修,按着地表,觉得指肚下有些砂状颗粒,刚想跟叶修说,就看见叶修表情变了。


 


“收手!”他喝止。


 


罗辑下意识按他的指令做,扭头发现一小段发光的白丝正从他手指按过的地面钻出来,擦着他手指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摇摆着上升。


 


“哎呀!”罗辑吓得兔子一样蹿到最近的战友身边,定神一看包子正打着呵欠。“地下有东西!”他觉得包子不够专心,替他着急。


 


“嗯,”包子表示虽然他在打哈欠,但是他用三眼神童的能力全都看见了,“那是什么呢?”他相当自然地不懂就问。


 


罗辑老师被他问住了。


 


被孙翔的却邪和唐柔的火舞流炎两杆战矛的指着,那小段发光的白丝迎风摇曳,相当自在,还越长越高。不到十秒队内两个战法为了不碰到它始终在往后撤,它变成了一株灌木,枝枝蔓蔓都是细小的螺旋状的白丝。


 


叶修和周泽楷带着团员往后慢慢地撤,越走越不安心。脚下的地步一直是温热的弹性皮肤,那株光草又很莫名其妙。


他们一无所知。攻击的话,可能会打草惊蛇。一味退走的话,又累得很。


 


“老夫早就看出这岛不是什么好东西。”魏琛揉着太阳穴放马后炮。


 


看出这岛不是好东西还睡得比猪还沉?


陈果倦得懒得说他。她是兴欣这群人里唯一一个没睡着的,拜魏琛震天响的呼噜声所赐。


 


“你们说,这岛实际上会是一个大鲸鱼吗?”孙翔眼睛都亮了。


他知道鲸鱼是恒温动物,体表温度是固定的摄氏35.5°。刚刚兴欣的眼镜仔不是正好说地表温度是35°左右么!他小时候长辈读给他听的冒险故事里都是这么写的!遇海难的人们找到一个孤岛,结果发现那个岛其实是个沉睡了好久的鲸鱼。


 


 


“……只能推断它可能是个活物。”江波涛给孙翔解释,自家团员还得自家管。


应该不是鲸鱼,但是江波涛没把话说满。鲸鱼的话不至于之前还是沙滩,转眼就变成了皮肤。鲸鱼的话也不至于从皮肤里长出发光的草。


 


“应该和之前的血怪一样,都是荣耀大陆上没见过的BOSS。”这点江波涛还是能肯定的,“关键是它也有高等意识吗?”也像之前的血怪一样和我们接触沟通吗?


 


叶修摇了摇头,“目前为止没有接触,11点57分的时候地面突然就变了。没有预兆。而且变化的瞬间没有杀气。”


 


叶修看向周泽楷,周泽楷点了点头。他也没感到。


 


“我们什么也没做,所以我特意看了时间。”叶修对罗辑说,“我觉得时间可能是一个触发点。”


 


罗辑点了点头,闭眼,从大脑的数据库里搜索跟11点57分有关的信息。他的电脑设备在弃船而逃的时候丢掉了,万事只能靠记忆,罗辑皱着眉头苦想。


 


“伊卡洛斯”号太空船坠亡的时间是11点57;麦克白杀死老国王的时间是11点57;红格子咏叹调的长度是11分57秒,伊索尔菌腐蚀干净一只老鼠尸体是11分57秒;萨琳娜大公宣布共营制农场解散是11点57;襄州宣布废除死刑的时间是11点57分——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滴滴滴滴——


 


罗辑揉了揉眉心,看着叶修,无奈地摊摊手,“信息太多,线索太少,我找不出。”


 


“我们做一下接触?”叶修看看周泽楷,又看看长势越来越旺盛的光草。现在已经不能称它为光草了,它是一颗一人高的光树。


 


周泽楷指了指自己的枪,叶修摇了摇头,从千机伞里召唤出两只哥布林。


 


“全员警戒。”他和周泽楷比其他队员位置靠前,叶修操纵哥布林,一只傻傻的举起了手里的大棒扔了过去。


木棒从光树中间直接穿过去了,好像穿过了一个投影。


 


叶修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脸色又凝重了几分。这到底是说明光树没有实体,还是物理攻击不奏效?然后是后者——


 


格斗系和剑客系的攻击至少有一半被废掉。江波涛心里狠狠揪了一下,他们两队的职业构成——


在江波涛的注视下,叶修手下的另一个哥布林晃晃悠悠地朝光树走了过去,它举起粗苯的爪子慢慢朝树干贴去——


 


罗辑觉得紧张地心跳都快停止,35°,皮肤,11点57分,树,他脑子的后台里始终在飞快地闪着东西,他紧紧地盯着哥林布的动作,一滴汗划过他眼睛都没有理。


 


哥布林碰上了光树的一瞬,光树突然伸着枝蔓把他狠狠地缠住,举到了半空中。哥布林的碰触像是扣下了攻击的发令枪,光树迸射出无数条枝蔓朝他们缠来。


 


“退!”叶修举起千机伞,枪模式下子弹带着火花出膛。苏沐橙和陈果一边后撤,一边扛着机枪和重炮猛轰。


 


“没用。”周泽楷抓着叶修的手腕,往后跑。他开了两枪之后就发现了,物理攻击不行,枪炮爆破掀起的能量攻击也没用。而且地面的摩擦力和弹力都变了,他和叶修两人在最前面当诱饵,躲得很辛苦。


 


他们的处境真的很不妙。手里的牌还剩下术士的诅咒、阵鬼的鬼神之力、圣职系——


好吧,圣职系的牌也没得打了。


 


安文逸的神圣之火想要截住一条缠向周泽楷的枝蔓,但是白光落在光树的枝蔓上,除了把它照得更璀璨之外没有任何作用,好像特意为周泽楷被擒架起了聚光灯——


周泽楷被一棍子抡出去好远。


 


“小周对不住!”叶修朝灰头土脸的周泽楷高喊。物理攻击对光树没效果,但是对周泽楷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周泽楷翻了个身,躲过几条光蔓,吐了口嘴里的血沫子,心情复杂。


 


……我这是打小周两次了。叶修一边躲着光蔓,一边用视线的余光瞟着全局。一帆降了个冰阵,没用。


 


“老魏!”叶修大喊,“大家的力量都交给你了!背负着我们的希望上吧!”


 


“滚滚滚!”魏琛心里也知道他是最后的攻击试探了,握着法杖的手掌心里全是汗,“你乱树什么flag!”


 


死亡之门,浮现。


一只只小小的黑手从门内伸出来,抓住了白色的藤蔓。


 


老魏心里一喜,嘴角还来不及勾起,心就又沉入极深极深的深渊里。白色的发光藤蔓从小黑手里轻巧地挣脱出来,那慢悠悠的姿态宛如刻意的嘲讽。


 


他们没牌了。


 


 


没人说话,大家都专著而沉默地躲闪。孙翔被这股沉默堵在胸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滋味他从未尝过——


“这他妈的都什么鬼东西呀!”孙翔气得咆哮,自打出道以来,他还从来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攻击不见效?那就攻击地再狠些!


他拍出好几个魔法炫纹,提着却邪就迎着光蔓冲了上去。


 


“孙翔!回来!”江波涛伸手没够到孙翔的衣角。听说这家伙的脾气很爆,不过自打到了轮回之后几乎没不管不顾过,但今天孙翔的脾气明显被点爆了。


叶神和小周确认了两次,还那么多眼睛都看着,你靠着气势冲上去又有什么用呢,气势够强就能把无效的攻击变有用了?你就这么冲上去被抓住了,其他人怎么办?


 


他没拦住,又急又气,但是好在还有别人。叶修挡住孙翔,一把千机伞横在孙翔面前,就说了三个字,“退回去。”


 


脾气被引爆了的孙翔瞪着眼睛,提着却邪,上面的炫纹堆积着炸开了花,他刚张嘴朝叶修要喊,天空上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响,苏沐橙的吞日炮口朝天,冒着白烟。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孙翔。


 


“女人你什么意思!我他妈的没打算对他动手!”孙翔被苏沐橙的视线看得心里烧起了火。


“你差点杀了他之后也是这么说的。”苏沐橙笑了一下,眼睛里却没有温度,“相逢一笑泯恩仇,可以。但我不会再给你任何举着却邪对着他的机会。”


 


“你——!我——!”孙翔一时间百口莫辩,又急又恼。绝壁是苏沐橙那女人有问题,她反应过度才他妈扯出一堆有的没的!


 


“大敌当前起内讧?”叶修声音很低,“苏沐橙我是这么教你的?不服从团队指令?孙翔你在轮回学的就是这些?”


 


陈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悬在了嗓子眼里。


 


“我给你道歉。”沉默了三秒钟后,苏沐橙对孙翔说。苏沐橙听见叶修叫她全名的时候,心里一惊。她有错,但是她害怕。孙翔拿却邪对着叶修,这是她的逆鳞。


 


“我道歉,给全队。”孙翔皱着眉头,折返回去,这么一折腾,却邪上的魔法炫纹早就没了。


 


方锐在躲闪的间隙问魏琛:“这仗咱们怎么赢?”他声音有些无奈。


 


“我不知道。”魏琛摇了摇头,他觉得天灾人祸都全了,他看了看手里的死亡之爪,摇了摇头,看了看孙翔和苏沐橙,又摇了摇头,“与天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多大的事儿,”叶修听见了他们两个的低语,“你们还不如人小辈呢。看看小安。”


 


安文逸一直在躲避的过程中用光明之证看护着哥布林,他记得叶修对他的一番话,因此一直都没有放弃对哥布林的治疗。


 


被点名之后,安文逸皱着眉头打算说出他的发现,他觉得很奇怪,“这个哥布林它——”


 


“没掉血。”周泽楷语气肯定。


 


“我们的攻击对它没用,也就是说,”方明华心下有几丝清明,“它的攻击对我们也没用?”


 


“树长高了。”莫凡开了金口。


 


“所以我估摸,”叶修拽着周泽楷往后退,“这光树的攻击手段应该是长高了把咱们摔死之类的。”


 


“滚滚滚!”老魏就差啐叶修一脸口水,“这地面还特么带弹性的呢!摔死我们之前还特意变出个蹦蹦床,没死成好多摔几次玩是么!”


 


“哎呀你说的也有道理。”叶修表示赞同。


 


听得老魏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在软乎乎的地面移动特别费力气,他早就感到了疲惫,“你倒是说说怎么办呀!”


 


“要我说就老魏你先被光树捉住,然后我再根据新变化将计就计。”叶修眨巴眨巴眼睛。


 


“就计你妹——”老魏张口就要呸叶修。你怎么知道被缠上之后会不会被控制?你怎么知道那小破哥布林身上有没有被东西寄生?你怎么知道不会被诅咒?


他就不信这么叶修想不到,想得到还故意说那就是调戏老夫,呸!


 


他才呸了一半儿,就被罗辑严肃的声音打断。


 


“前辈我想看看光树的叶片。”罗辑被保护在后方,他看不清前方摇摆扫荡的光树枝杈。


 


“你要看什么?我帮你。”叶修问。


 


“看它一条枝蔓上的树叶是不是有23对。还有树叶的形状是不是螺旋形的,样貌分成不同的两种。”


 


“沐橙使个机械眼。”叶修说。


 


还没等叶修的话语落,一个机械小球就从后方飞过来,盘旋在光树上空,追逐着光树枝蔓的移动。


 


“不行,移动太快,我看不清。”苏沐橙始终是叶修的最佳搭档。


 


这么一直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叶修看着隐藏着倦意的两队人马,轮回的还好些。但是他们兴欣是真的倦了。这么躲下去也不会有任何转机,他最起码要为团队也省些力气。万一还需要出海逃走呢?


 


既然无计可施,那就只能将计就计了。


 


“我上去试试水。”叶修收起千机伞扛在肩上,“老规矩,”他笑了一下,“团长离队的时候,小乔领队,点心大大把关。”


 


陈果最讨厌这样的时刻。她知道自己不是个好战士。因为每次叶修去试水的时候,她都忍不住想伸手拉他,叫他别去。但她毕竟是个战士。所以不管心里多害怕,她从来都咬紧嘴唇,未曾说过。


 


“等等,”苏沐橙叫住叶修,把之前他给她防身的匕首还给他,“拿着这个。”


 


叶修弹了弹她的额头。


他不生我气了。这个亲昵的举动让苏沐橙悬着的心放回了原位,然后又狠狠拧了起来,他要去冒险了呢。


 


“叶团!”


叶修从轮回的人身边走过时,杜明忍不住叫了一声。


 


“轮回的回头一人给哥一包烟呀。”叶修朝他们笑笑,随便挥了挥手。


 


 


周泽楷上前一步,抓住了他的胳膊,“我。”他盯着叶修的眼睛说。


 


“你什么?”叶修笑着问。他在明知故问。


 


周泽楷皱了皱眉,“强些。”他着急了。


 


“是吗?现荣耀第一人?”叶修挑了挑嘴角,笑了,“报纸上写遍了。”


 


周泽楷的心狠狠地一疼,牵动了两年前的旧伤,那道伤口从来没有真正愈合过。


“不是。”他望着叶修的眸子,我说不好,如果你能听见我的心就好了。如果你能听见我的心声。他抓着叶修胳膊,“我去。”


 


“你去干什么?小周。”叶修语气带笑,“且不说你和我谁更强。争这个没有任何意义。”他一根根掰开周泽楷的手指,“你去干什么?”


 


周泽楷剩下的手指紧紧抓着叶修的胳膊。


 


叶修拍了拍他的手背,“你先把‘每条枝蔓上有23对叶片,树叶是螺旋形的,一共有两种不同的叶片’说顺了,再来帮哥的忙。”


 


周泽楷的视线猛得垂下去。


叶修看着有些不忍。心说“我不就说了句实话吗,小周你别这样呀,好像我欺负了你似的”。


 


大敌当前,他少有的打算单刀直入。“不高兴啦?”叶修问。


 


周泽楷摇了摇头,想想又点了点头。


 


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前辈逗你玩呢,别跟前辈计较。”


他轻笑了一声,走得随意,因而看上去特别潇洒。


 


 


周泽楷看着叶修撑着他的千机伞,看着他悠悠走向光树,心里的不甘简直像口沸腾的坩埚一样冒泡。


……怎么还是这样


……明明已经和自己说好了的


 


他问自己。


就看着?看着他的背影?留在原地?还要等吗?


 


不。


 


周泽楷的视线变得强硬。


 


变强了。


我很努力的,


叶秋哥。


 


“无关什么荣耀第一人,只是在他面前,我要强些。”他小声念了一句对他来说很长很长的话。很小声,除了他自己没人听见。


 


但如果有第二个人听见,他们都会惊讶周泽楷这时候怎么会说这个。因为这句话太有名了,全联盟都知道,家喻户晓。周泽楷的新神上位宣言,明星时代名言TOP 1,和TOP 2唐昊的“下克上”成为新人挑战老人秩序的旗帜和战书。


 


世人都把这句话当枪炮,


“他”直指叶秋,


而叶秋确实一度从神坛上跌了下来,


现在荣耀第一人宝座上坐着的是周泽楷。


 


世人都把这句话当枪炮,


没人知道,


周泽楷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把它当成玫瑰。


 


这是一场让全联盟的人都很沸腾,让全轮回的人都很激荡的胜利。


这是一场周泽楷个人的惨败。


 


这个分不清是该笑还是该哭的故事,让我稍后再说给你们听。只是发生了这件事后,周泽楷不再信任语言。


他觉得他在告白,可世人都说他在宣战。


他觉得他在示爱,那险些间接害死叶秋。


他觉得手捧玫瑰,叶秋却被轰下了神坛。


 


这个分不清是该哭还是该笑的故事,让我稍后再说给你们听,现在请随着我指着的方向看去——


周泽楷正捧着他的玫瑰,肩上开着他爱叶修的石之花,一步一步的走近叶修。他的裤脚早就不知什么时候破了,脸上也涂上了血污和泥痕,可是他仍然很帅,帅到如果他当第二,没人敢当第一。他已经长高了。不管是比当年的叶秋哥,还是现在的叶修前辈都要高。世人都说他现荣耀第一人,世人在吵他和叶修谁更强,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只是一直一直希望,在这人面前——


他追上了叶修,俯身在他耳边说,“我要强些。”


 


“要”字有两个意思,一个表希望,一个表判断。当年他紧握着拳头,焦急地看世人曲解他的意思,硬生生的把一个羞涩的告白演变成一场傲慢的挑衅。


但是现在,他觉得怎么理解都没差了。


 


如果没有违背轮回团长的责任,如果不打乱最合理的战术安排,如果你和我没有区别,那么我希望能把你护在身后呢,叶修前辈。


 


他伸手握住了光树的枝蔓。迎着叶修复杂的眼神,笑了。


 


 


TBC


 


 


 


 


 


伏笔/解释 corner


1、“你差点杀了他之后也是这么说的。”苏沐橙笑了一下,眼睛里却没有温度,“相逢一笑泯恩仇,可以。但我不会再给你任何举着却邪对着他的机会。”(此处伏笔)


 


2、周泽楷的心狠狠地一疼,牵动了两年前的旧伤,那道伤口从来没有真正愈合过。(此处伏笔)“不是。”他望着叶修的眸子,我说不好,如果你能听见我的心就好了。如果你能听见我的心声。他抓着叶修胳膊,“我去。”(此处解释)


 


3、


这个分不清是该笑还是该哭的故事,让我稍后再说给你们听。只是发生了这件事后,周泽楷不再信任语言。


他觉得他在告白,可世人都说他在宣战。


他觉得他在示爱,那险些间接害死叶秋。


他觉得手捧玫瑰,叶秋却被轰下了神坛。


(此处解释)


 



评论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