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ive·下)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ive·下)


 


 


 


Attention:


1、第一次尝试着分析了叶修可能会产生的态度,手有点生。欢迎大家提意见,多批评!


2、捉虫感谢!


3、其实我还可以写一个Day Five·下·下这种事我会告诉别人么_(:з」∠)_


4、大家都非常聪明!猜出了莫宁海里会遇见的各种BOSS本体呢!我真的好开森XD


 


前文链接: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Five ·中)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f45b52


 


 


 


前文提要——


 


周泽楷追上了叶修,俯身在他耳边说,“我要强些。”


他伸手握住了光树的枝蔓。迎着叶修复杂的眼神,笑了。


 


追逐着众人的枝蔓,感觉到他的碰触,蓦地顿住。千丝万缕的光蔓,蛇一样竖起身子,静默了两三秒,宛如蜘蛛在感受落入它网中猎物的震动,然后退潮一般铺天盖地向周泽楷卷来。


 


叶修避退,朝前连开了三枪,借着后座力急速退走。他的身体反应比意识要快,在急速后退的过程中,他眼睁睁看着周泽楷被四面八方的光蔓缠住,秒秒钟裹成一个光茧。


 


“团长!”“小周!”“周泽楷!”轮回的人心提到了嗓子眼,看着周泽楷全身消失在一片白光中,被光树的枝蔓举着上升。


 


“叶团!”江波涛神色焦虑地喊叶修。


 


退到安全位置,听到江波涛叫自己名字,叶修才分神注意到自己的情绪。


他不爽。


 


担心也有费解也有着急也有,但最终还是一个词,不爽,听见江波涛喊自己,他转头。


 


叶修的脸色不好看。


江波涛急切想要说什么的气场顿住了,“……小周。”他本来情急之下是想问小周会怎样,但是叶修的气场让他刚急了的脑子冷静了下来。


问叶修也没用。他也不知道。


 


“小周他肯定不是为了争强好胜。”江波涛感受着叶修充满压迫性的气场,看着他沉默地转着千机伞,决定发挥下团队黏合剂的作用。


 


“我知道。”


叶修走向罗辑,留给江波涛一个简短的回答。


 


简短到江波涛分不清叶修是真的坚信周泽楷不是在挑衅,还是叶修根本已经不愿意谈这个话题。


他看着叶修的侧影,左眼皮跳了跳。


 


江波涛不知道,但是叶修自己清楚,


他看人很准,接触了那么久,他当然知道周泽楷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还是本能地不爽。


 


他往罗辑那里走,江波涛在他身后说,“叶团,我刚试着用通讯器联系小周。联系不上。”


 


通讯器里联系不上周泽楷了。不知道是通讯器坏了,还是——


操。


 


事后等叶修空闲下来,花了好阵子,才算是捋顺了心里的想法。


那时候,


俯身在他耳边说话的那个周泽楷,握着光蔓朝他笑的那个周泽楷,让叶修觉得陌生。一个他熟悉的人突然就看不透了,让心里人人有本明帐的荣耀教科书,产生了“不明白”的心情。


每个人对“不明白”的反应都不同,比如莫凡,他可能不明白就不明白了吧,万事不挂心,实在逼急了就蹿到面前咬人一口;又比如小安,他不明白的时候能追着人问三条街,甩都甩不开;再比如包子,包子没有不明白的,万事在包子的神逻辑面前都得跪了,从来都只有包子让别人不明白。


那叶修呢?叶修是个战术大师,换句话说他是个心脏,心脏的“不明白”,直接等于“危机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看不透别人?那怎么成!还怎么骗别人家材料?啊,不是。刚那句你们没看见。重说一遍,那怎么成?还怎么让荣耀教科书编教材?


所以,危机感。


 


还有。如果是平时,周泽楷让叶修不明白了,好说,简单极了。心脏如叶修,跟喻文州说话都能偶尔下几个套子,套纯良的小周的话就跟玩儿一样,比班主任套小学生话都轻巧。可是呢,周泽楷没给他这个机会。周泽楷直接被BOSS裹起来了,他被BOSS甩到天上去了。叶修为了躲攻击只能往后退,他问不着,他又想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本来非常简单的一件事,现在变得比登天还难,这让叶修心里产生了一股憋屈感。


 


还不只这两种。要不怎么说叶修自己事后都花了一阵子才想通呢?


周泽楷是代替他被甩到天上去的。叶修佣兵生涯有几年就做了几年团长,他习惯了冲在最前面,一次次任务都在强调他作为团长的责任感。再加上他又很强,和很多人相比都是压倒性的强,所以最危险的水都是他来趟,长年累月,已经成了周围人的共识,已经成了他自己骨子里的默认项。但是现在周泽楷打破了它。周泽楷把自己放在了危险的赛场,他把叶修抱到了观众席,让他和陈果她们一起坐在看台上,一起哼着“加油”和“担心”的小调。他特不适应。他不适应观众的身份,他不适应这种“担心,但是只能看着”的心情。这种滋味周泽楷尝了好几年,但是叶修只受了一次,他就觉得真是蛋疼。他特别想把周泽楷的帅脸按到地上——放开那只光树,让我来!他觉得内疚。这其实有些自大,但长久以来的身份和经历,养出了叶修的上位者心态,周泽楷在以身犯险,叶修在安全的地方看着,让他觉得自己对不住小周。


 


心脏的弯弯道道,数到三数不尽。


这光树他们都没有头绪,连叶修自己都只能将计就计,说白了就是目前为止,他们束手无策。束手无策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那周泽楷万一死了呢?任何强者都有种傲慢,这种傲慢周泽楷也有,要不然他也不会取代了叶修自己去碰那光树。强者信任别人,但是最信自己。叶修一方面领周泽楷的情,一方面又想扯着他的领子问“你凭什么自作主张换我下来”。但是周泽楷如果真在叶修面前,他又骂不出,因为不用周泽楷开口,只要他往叶修面前一站,叶修就能替周泽楷反将自己一句“那你呢”。在场的别人他都能说道说道——叶修不用骂人,他有无数种手段,看人的眼神、笑的方式、正经说话或者插科打诨等等等等,都能起到等同的效果,甚至更好些——就周泽楷不行,就他一个。他不知道拿周泽楷怎么办好。


 


 


上述心理活动看上去很多很繁琐,但是要知道语言是线性的,线性的表达需要时间,所以看上特别啰嗦。


但是人心的运作不是线性的呀,人能一瞬间五味杂陈,也能一瞬间百感交集。


 


叶修是几乎从周泽楷身边退开的同时,危机、憋屈、内疚和无奈一齐奏响。纷乱的乐章缠成面貌不清的一团,等到后来他闲下来,才理出不同乐部。不过此时他没空,所以他只是简单粗暴地管心里的那股情绪叫“不爽”。


 


虽然这次不是出于周泽楷的心机,但是他确实练成了温柔杀死荣耀之神的方法其二:你要占据他的心思,让他主动琢磨你。


 


 


这都是后话,此时叶修正在气场全开地盯着长高的光树,盯着越缠越厚的光茧。


 


罗辑在他身边等着,满脸焦急,想要靠近叶修,但是又有些畏惧,所以隔了一步的距离,反而是乔一帆离叶修更近些。小乔在微草练过了,这种程度的脸色他还不至于怎样,何况又不是对着他开的。


 


罗辑其实比叶修更担心周泽楷。罗辑同学对自家团长有种盲目的崇拜,一样的险境叶修闯,他的担心指数是三颗星,如果是周泽楷闯,就要升级成五星,如果是他自己闯,就干脆躺尸。


他心里有个猜测,需要周泽楷来证实。继周团长之后,罗辑同学又领会了一遍相对论的恶意,他领会得恐怕还要更彻底些,毕竟人家在和兴欣的小伙伴们打闹的空隙里就看看这些理论娱乐娱乐。


 


五秒过后,罗辑同学开始心里闪过圆周率来安抚自己的情绪。飞速飙过小数点后1000位时—也就是差不多半分钟过后—天空里终于传来响动。


准确说是枪响。


周泽楷虽然说不溜“每条枝蔓上有23对叶片,树叶是螺旋形的,一共有两种不同的叶片”,但是枪王用枪声打出了“23”“螺旋”“2”的莫尔斯码。


 


罗辑眼睛亮了。


他抓住了叶修的胳膊。


“岛的本体是人。光树是演化树!不能攻击是因为它没有攻击性,它只是个攻击序幕!”


 


叶修没懂。但是罗辑懂了就行。


“怎么行动?”他直接问。


 


“一起被它带上去。”罗辑举起双手,“手握在一起被它带上去。”


 


“如果不?”叶修问。


 


“岛会消失。”


 


“好。”叶修点头,他还是不懂,但是罗辑懂了就行。


他又问,“为什么我们地面上的人通讯器都能用,但是周泽楷的通讯器用不了?”


 


“因为通讯器不是生命体。”


 


叶修有个顾虑,“再怎么说也是个推断。一起的话我怕团灭。我们至少分开些?”


 


罗辑想了下,“我直接说下我的推断,我觉得这棵树最后还是会枯萎,也就是说我们还是会被从高空抛下来。下落过程中的分散正是我们需要克服的。”


 


小乔其实相当佩服罗辑这种“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的做派。罗辑自己可能没意识到,他反对叶修的时候从来气势上都很强。乔一帆觉得自己就不行,虽然叶修不在的时候,兴欣一般都是他来领队。可是叶修在的时候,他自己很少完全独立思考。比如刚刚,叶修说“怕团灭”的时候,他直接开始在脑内进行了最合理的分组。但是罗辑否决了叶修的意见。他就做不来。


他看见叶修略一沉吟,点头认同了罗辑,心里有些羡慕。


 


“那来吧,全世界少男少女拉起手来。”叶修动了动十指,拉住了离他最近的乔一帆,苏沐橙乐呵呵地过去牵住了他的左手。


 


“少男少女。”魏琛挤眉弄眼地看着陈果,被老板娘打了。他这不是自找的么?


 


杜明悲伤地看着唐柔左手给了苏沐橙,右手给了陈果。他看了看自己左手里于念的右手,心里念了声“爪子”,又看了看右手里吕泊远的左手,心里念了声“蹄——”,被江波涛“咳”的一声打断。他差点儿忘了对他们轮回内部,团副的读心术可是满级的。


 


他们保持一个丢手绢的阵型,围成一个大圈,慢慢向光树移动。


 


“小杜明碰一下光树啊。”叶修对离光蔓最近的杜明说。


 


“哎?我吗?”杜明很惊讶,这种时候都应该是团长级的人物碰吧,就像是剪彩,或者开幕什么的,“应该是叶团吧?”


 


叶修眨下眼睛,明白了杜明的意思,笑道,“都没差了,我们兴欣不兴这个。”现在事态有了眉目,他的不爽少了很多。


剩下几丝在心里嘲笑了下周泽楷。看看,小周你学学人家杜明,多谦让,可不像你,没大没小,敢和前辈抢。


 


如果他的嘲笑说出口,估计会让苏沐橙露出一个微笑,让老魏翻个白眼嘟囔句“打情骂俏”。


 


杜明战战兢兢地碰了下光树,他们被光蔓贪婪地裹住,朝天上举高。


 


“卧槽!”方锐骂道。


 


等光蔓真的缠住他们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问题。罗辑听见方锐骂了,直接就笑了。他早就预计到了。


光蔓穿过了他们的衣服,直接缠住了他们的肉身。


 


“不是生命体对它都没效。”罗辑笑着解释。


 


“这特么也太重口了!先是血怪的笼子和触手,现在又是这玩意的上真空和下真空?”方锐抱怨,“罗辑这玩意叫什么?”


 


杜明听见上下真空的时候,鼻子表示不太好。


 


“……我猜是进化树。”罗辑过滤了方锐发言的前半句,红着脸解释,“我是这么想的。和大家说一下思路。不妥当的地方还请各位指正。”他开口后就一副作报告的风格,“思考的出发点是触发时间,11点57分。已知情报显示,11点57分,岛地表发生变化,同时长出了光树。我个人认为该时间代表人类进化开始时间。如果把地球演变至今转换成24小时制,人类的进化是从夜里11点57分开始。”


 


“夜里?可是现在是正午。”于念发问。


 


“我最开始检索脑内信息的时候,也只锁定了正午11点57分。直到我突然想起血怪。还记得血怪说的吗?它说它是荣耀大陆古往今来死人血魄的集合。顺着这个思路,生和死,阴和阳的时间正好是应该颠倒的。”


 


罗辑等了片刻,发现没人提出疑问,于是又说了下去。


“假设‘光树是进化树’条件为真,假设‘11点57分意指人类进化时间’为真,那么光树的外形应该满足人类基因。刚刚周泽楷前辈传来的消息恰好证实,23对染色体,22对常染色体,两种不同形态X染色体和Y染色体,DNA超螺旋。”


 


安文逸听懂了。方明华听懂了。唐柔、江波涛觉得自己听懂了。乔一帆、吴启、杜明、于念想再听明白些。


大部分人从罗辑说才“假设”两个字的时候,就放空了大脑。


魏琛快睡着了。


 


“老叶你听懂了么?”方锐大大专注卖队友一百年。


 


“我领会了精神。”叶修特自信。


 


忒不要脸了。方锐心说。


“……敢问您老领会了什么精神?”他不依不饶。


 


“问什么问,好像跟你说了你能听懂似的。”叶修鄙视方锐。


 


周围传来一阵阵笑声。


如果不是隔得太远,方锐真想踢叶修小腿。


老魏笑的最大声。罗辑老师不讲课了,砸场子的时候他又精神了,做学生的话妥妥是最不招老师待见的那种。


 


“你刚刚说那岛的本体是人?”江波涛回忆。


 


“准确来说应该是人的肉体。血怪如果是人死后的血汇集到莫宁海里形成的不明体,那这个岛应该和人死后的肉体有关。”罗辑说。


 


“我跟上你的思路了。”方明华说,“血怪完成了鲜血到凝血之间的颜色和形态变化之后,才开始攻击。所以你说进化树是攻击序幕。”


 


“就是前戏。你领会下精神,方锐大大。”叶修补充。


 


苏沐橙笑了。陈果狠狠咳了几声。


 


“那么为什么说岛会消失呢?”吴启问,“如果是人体的话,应该是越长越大才对呀。从婴儿长成青年再一直那么长下去。”


 


“如果是活人的话。”方明华给吴启解释,“你看,血怪的变化是人死后血凝过程。而且它也一直叫我们‘活人’。底下的岛的变化应该是肉体的腐烂过程。”


 


“详细过程大家不会想知道的。”安文逸冷静地说。


 


但是吴启刀尖行走那么多年,虽然不学医,该见的不该见的他也都见过了,鼻腔里泛起了那股尸臭,脑子里闪过溃烂的组织、脓水和烂肉。


肉岛最后真菌分解了倒是最好的,可是那个过程,要是一直待在那里——


他头皮发麻,有些想吐,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打冷战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两个小伙伴都在打冷战。


 


“进化树能生长到多高?”虽然被脑内的尸岛煞了一下,但叶修更关心即将面临的问题。


 


“按学界标准的话,”罗辑犹豫了下,“人类哪个阶段形成还存在争议,一派认为1500万年前的人科就算是人类初期;一派认为250万年前的人属才算。”


 


“两个点都估算下。”


 


“好。”罗辑教授脑内运转了下,“我根据进化树生长的时间折合了下,毕竟无论是1500万米的高空,还是250万米的高空,光树都不可能生长到。那么以光树生长点为基准画坐标,预计的两个下落点坐标分别是(12370,5860)和(2678,1326)。”


 


“平移出去那么远?”杜明咋舌。


 


“重点难道不应该是那么高么!”吕泊远吐槽。


 


“还好吧,不就高空跳伞和低空跳伞的高度?”杜明耸了耸肩。


 


“你的伞呢,小伙伴?”吕泊远抽了抽嘴角。


 


“……人艰不拆怎么就不懂!”杜明悲愤得险些咬到舌头。


 


“没事儿,掉海里也摔不死。”江波涛安抚杜明。


 


通讯器无法使用,气压表裹在光蔓里自然也用不了,而且光蔓缠住躯体,人的皮肤没有暴露,也感觉不到气压的变化。


 


“升空速度越来越快了?”乔一帆问。


 


“嗯。”方锐也感到了,“真跟坐跳楼机一样,越升越高,越飞越快,你还得提心吊胆,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把你扔下去。我说的有水平吧,老叶?”


 


叶修没接话。


 


“是吧,老叶!”方锐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嗓子。


 


“嗯?你说什么?”他不是故意没理方锐,刚他分了神。


 


“哎呦,这么不专注可不行呀叶修大大,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你还溜号,点名批评!”方锐可算扭住了叶修一个把柄,一个劲儿的摇尾巴。


 


“刚我全神贯注了,结果发现你说的全是废话。可见之前那句也不值得听。”


 


方锐被噎得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


 


“你刚刚想什么呢?”苏沐橙好奇。


 


“我想小周呢。”叶修说。


 


诶油=w=


这才分开多一会儿呀。


苏沐橙心说。


 


当然她只敢心说,嘴上还是要很正经地问的,“想他哪里呀?”


 


好吧,也许并没那么正经。


 


不过叶修不是同道中人,他没觉得这问题有什么不妥,“我在想这时候他在想什么。然后发现我想不出。”他问江波涛,“你们团长这时候会想什么?”


 


江波涛擅长的是读心术,现在没心给他读了,他也觉得有些捉襟见肘。不过好歹也是多年的战友,“小周应该在和玫瑰前辈商量脱身之计呢吧。”


 


“哦,”叶修想了下花,“对了。他肩上那花挺逗的,怎么来的?”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叶修感受到了,他放缓呼吸,等着回答。


 


“我们觉得那是个诅咒。”江波涛慢慢地说,“叶神你觉得呢?”江波涛始终认为叶修和玫瑰绝壁脱不开关系。事实上他也没想错,确实和叶修脱不开关系。只不过他搞错了方向。他在试探。这几天他也一直在观察。


 


知道叶修玫瑰本体是石之花的两人,魏琛和苏沐橙都知道周泽楷对叶修的感情,觉得如果不是周泽楷亲口说出,对他的感情很失礼,因此一至缄口。


听说过石之花故事的还有陈果、安文逸、江波涛三人。


陈老板早就忘了。


江波涛认为花根本就是在扯蛋。


安文逸从不多嘴,而且他也在疑惑,他还惦记着那天他看见的周泽楷想要碰触,但又缩回去的手。


 


之前叶修根本没在乎,周泽楷肩上别了个什么他可管不着,周泽楷养了什么宠物他也管不着。今天他问到了。


江波涛说是诅咒。


 


“诅咒?”叶修扬了扬眉,“我没听过类型的诅咒呀。”


 


“这样呀。教科书都说没听过,不好办了呢。”江波涛笑眯眯地说。


 


叶修觉得气氛还是很微妙。他正打算多追问几句——


 


光之树猛地停了。习惯了急速上升的加速度,现在猛地急刹车,惯性作用下整个人都往上去,内脏都快绞成一团。


 


然后就像出现的那样,光树消失的同样突兀。没有任何征兆,光树消失了。重力开始起作用,他们一行人开始急速下坠。耳朵里灌入急速的风,鼓膜疼,风拍在脸上生疼。


叶修之前裤子上被血怪撕裂了口子,垂下一大块布片,现在被急速的风吹的,像是刀片一样偶尔会在他腿上划出一道道口子。


他们紧紧握着彼此的手,嘴根本不敢张开。偶尔勉强从眯着的视线里看一下身下,还被剧烈的风吹的满眼都是泪水。


 


这时候没有眼睛就有好处了。


虽然被吹的风中凌乱,但是周泽楷肩上的玫瑰看见了低他70米左右的众人。它趁着时不时被吹到周泽楷耳边的时候,断断续续告诉了他这个情报。


周泽楷顶着巨大的风压,扭转枪口朝身后一路射击,加速自己的下坠速度。


 


叶修听见枪声,明白了周泽楷的意图。可是他真心觉得没用,下坠时候风那么大,他们一大群人都在不停的偏离,周泽楷即使是降到了他们的高度也未必能和他们在半空中相遇。


不如省些力气等着坠海之后汇合。


如果还有余力的话,应该做些正经事,比如在心里拼命祈祷风别把通讯器吹丢。


 


周泽楷的嘴唇突然被狠狠砸了一下,风压直接推着哪粒液体进了他的唇缝,一阵血腥在嘴里蔓延开。


奇怪。他心里闪过一丝疑问,不过很快就放在了脑后,他正忙着调整角度呢。双枪已经被他用的发烫,不过好在花告诉他,他们在越来越近。


 


翻飞的衣角不停拍打他后腰的时候,他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一个激灵从头打到脚。


刚那是叶修前辈的血。


长了淡淡眼影脸上苍白的被叶修钦点的“小吸血鬼”脸色更差了。他想起了叶修破损了的裤子和裸露在外的皮肤。


嘴里的那股血腥让周泽楷心里很不好受。


 


他握着发烫的枪体,加快了射击的频率。他没祈祷,但是用强悍的技术引发了奇迹,在离大家还有十多米远的时候,在所有人——包括押枪祖师爷——都被他技术折服了的时候,周泽楷硬是举着被震得发麻的双臂,打出了一连串冰弹和炎弹的连射,他虎口早就不知什么时候被震裂了,把自己也像颗子弹一样朝既定目标推去。


密集的射击炸响在不远处,叶修眯着眼睛听着,觉得头皮被震得发麻,他心里有个预感——周泽楷伸长双臂,捞住了叶修的腰——“咔哒”预感和现实扣上了,严丝合缝。


 


周泽楷用出血的虎口按住了时不时切着叶修胫肉的布片,风太急了,他笑不出来,但是心里的喧嚣终于停了。


每一丝急速从他身边流走的风都在带走他的体温,但这不妨碍他觉得暖暖的。


 


这才是I JUMP YOU JUMP的终极形式。


跳海什么的弱爆了。


跳崖也弱爆了。


用跳伞的高度,践行不带伞的态度,才是终极的浪漫。


如果他们想殉情的话。


 


但是明显他们不想。


所以理想和现实之间就产生了巨大的冲突。


因为,随着高度不断的降低,他们痛苦地发现,


说好的跳海不见了。


 


都说了RP要省着用,小周。


花缩了缩脖子,


坚持认为周泽楷空中扑向叶修用光了他的RP值才这么倒霉。


人品守恒定律呀小周怎么就是不懂呀小周。


 


200米下方,


一个新的小岛在正微笑着朝他们招手,


呵呵。


 


Day Five Over


 


全文TBC


 


 

评论

热度(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