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中一)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中一)


 


 


 


 


Attention:


1、回应大家的期待,采用了中一、中二、中三的九年·不带小学玩·义务制教育模式咪啪(……没人真的期待!而且跪求别吐槽跪求!


2、说太粗长看完忘了的姑娘们看这里,敲黑板,啪啪啪。花滑120米求读后感QAQ


3、再等等跳伞就快到了_(:з」∠)_他们突然决定加说段相声和谈个恋爱,我也是很捉急的!(喂!


4、我最最最最喜欢的GN在写原创,么么哒!今天知道了这个喜讯,至少还能日更两天!


5、捉虫感谢QAQ


 


 


前文链接: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 ·上)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f8d880


 


 


 


这天早上,乔·小天使·一帆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岩穴里,身边的方锐大大变成了一朵向日葵。他脸追逐着新生的朝阳,摇摆着身体,脸上绽放着阳光。


 


不、不是《变形记》那种严肃文学。这只是个比喻,亲爱的们。换句话说,就是方锐看见天终于亮了,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脸笑成了一朵花。至于为什么用菊科的花朵作比喻,那就是作者的恶趣味了。


 


他的表情就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说实话乔一帆不太理解。


太阳不是每天都要升起吗?为何要如此兴奋?他暗想。啊,难不成方锐前辈是有感于深夜里那场气氛紧张的谈话,好可怕,抖抖抖,方锐前辈看见新生的朝阳,心里涌起了“tomorrow is another day”的感慨,意在用肢体语言告诉我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前辈他可真是用心良苦,感动!


 


乔一帆是从微草出来的孩子。皇城根下的微草团长自然常用一些赋比兴的方式,来一些春秋笔法的点评,比如某次训练过后别人的碗里都是一个完整的蛋,但是肖云碗里的是两个一半的,还多加了个葱爆鸡心。走过路过的大家一看,就都懂了,“呵,吾皇这是对肖云说你今天训练又犯二了,可长点心吧”。托物言志么,古人传下的伎俩,皇城根下的王/团长,自然玩得烂熟。所以作为被王杰希调教过一年的孩子,你不能怪乔一帆想得多,要不连被骂了都不知道好么?


 


但是即便如此,乔·多动脑·一帆同学每天还是在兴欣里被各种“太傻太天真”灌溉着成长。比如这次,他正看着方锐前辈和新生的朝阳,内心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辉,就听方锐捏着嗓子开始打鸣,“太阳天空中,花儿对我笑。”


 


玫瑰听见“花儿对我笑”这句,真的笑了,还附送了一句晨间问候,“猜猜小周起床气发作的时候一般是用炎弹打闹钟,还是用冰弹打闹钟?”


 


方锐缩了缩脖子,他用眼睛瞥着周泽楷,嘴里的调子气势弱了几分,“小鸟说早早早,吃饭时间到——”。


唱到最后一个音的时候,他看见周泽楷动了,立马闭嘴,魔音灌耳的歌声戛然而止。


 


“哈哈哈哈挫!”叶修看见方锐那怂样,趴地下就开乐,差点滚到周泽楷怀里。一大早儿就有前辈投怀送抱!周泽楷就算真有起床气,有这样的艳遇也该消了。


 


可关键是小周他就没有起床气呀。江波涛看了看方锐,想想还是不给他点蜡了,方锐那歌唱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简直就是变着法的难听,说不定原来没有起床气的也能给他唱出来呢?


 


玫瑰驴方锐驴得开心。


它在方锐闭嘴的同时,就给那曲子加了个尾声,“piu——啪嗒,邦!”


这是在模仿枪射击的声音和闹钟被打爆的声音。


 


老魏在砸场子方面一向是不遗余力的,他扯着方锐的胳膊,把他活生生从坐着拽倒在地,声情并茂地摇着方锐的肩膀,大喊:“方锐大大,方锐大大,你要挺住!快去叫救护车!”然后他朝包子挤眉弄眼。


 


包子和他一起看过某个段子,老魏把装憨的工作托付给了他。如果包子能按常理出牌的话,他就应该扯着嗓子,朝天空大喊“救护车”,然后老魏再来接一句——他都想好了颇为得意的一句,既能吐槽包子又能顺便埋汰方锐——“就算一只方锐大大也不要用这么原始的叫法!”


 


但那可是包子。包子能按常理出牌吗?


包子仗着自己身高力壮,伸手抓起小安的后衣领,像拎只猫崽一样轻松,把小安递到了方锐和老魏面前,“喏,救护车。”


 


卧槽。


躺在地上的方锐,和摇着他肩膀的老魏齐齐僵住了。


 


这位可是真有起床气的。


安文逸还没来得及戴眼镜,他眯着眼睛,浑身散发着低气压,问了一句:“你们三个到底谁需要治疗?”


 


那个瞬间方锐和老魏没觉得救护车来了,他们倒是觉得很长一段时间救护车都会按着喇叭忒张扬地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


 


包子什么都没觉得。虽然包子号称自己的“看场子”的,但很久之前陈果就觉得这孩子“砸场子”比谁砸得都好。


包子指了指方锐——天天天天哪他还没有把小安放下来呢,方锐在内心里哭号——特别自然地说,“他。”


 


方·始作俑者·向日葵·锐,终于在小安的寒冰射线里枯萎了。


 


叶修笑得浑身都抖——为了避免殃及池鱼,他可不能出声——他捂着嘴躬身弯成虾子,这就和周泽楷肩上的玫瑰同样笑得发抖的花头碰了头。


这时周泽楷肚子“咕咕”叫了一声。叶修和玫瑰下意识一个抬头,一个仰脸看向周泽楷。


 


(*/ω\*)


前辈和花不要看。


 


小周觉得不好意思,但是处在寒极的方锐抓住了救星,他朝江波涛大喊,“江波涛大大快带队出去觅食呀!你们团宠肚子饿了!”


 


江波涛笑了,转头问杜明,“你肚子饿了么?”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当我女神面黑我!杜明简直要哭给副团看,不过电光火石间他想到了一个补救的方法,他转头看向孙翔,但是又觉得不保险,于是伸手捅了捅孙翔大大,“副团问你饿了没?”


 


他也不知道孙翔大大会不会被点爆,这取决于孙翔大大此时带没带脑子,但是至于他什么时候带什么时候没带,一直是轮回队里的另一个未解之谜。当然高悬榜单的TOP One始终是永远的周泽楷语,不过最近它的首榜位置收到来自TOP Two的冲击:江副团的画风之谜。


 


女神面前,杜明也顾不得孙翔大大会不会爆了。即便是被翔哥打爆了,也可以顺便刷一刷怜爱值嘛,杜明想。


有这样的想法,他真的不应该埋怨江波涛说他是团宠的。


 


“你说谁是团宠?!”孙翔大大瞪眼睛。


他是被点爆了。


但是怒火指向了江副团。


 


翔哥这种情况,算是带了脑子还是没带呢?吕泊远很苦恼。


 


不过方明华很高兴。孙翔的精神世界越来越复杂了,这是好事,说明他在成长。


 


按理说被问了“你说谁是团宠”,江波涛应该回答“杜明”,因为他一开始意指的本来就是杜明呀。不过——


 


“你说谁是团宠?!”


“杜明!”


 


江波涛心里叹了口气,开玩笑,这种好像被胖虎恐吓过后的大雄的回答他才不要。为什么孙翔大大人长得也帅,实力也高,为人也傲气,明明有资本去TVB里演偶像剧,但是一跟他说话就要调到《哆啦A梦》的频道呢?


“谁单兵作战能力最高,谁就是团队之宠。”江波涛眼睛不眨,张口就说。


 


哎呀那还真是我。


孙翔听了之后释然了。嗯,不过他们跟我说为人应该谦逊一点,轮回的团长还是周泽楷呢,他也很强,和我不相上下,要不——


他转头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我就是团宠了。


孙翔心里挺高兴,周泽楷还是认可了我的实力的嘛。叶修笑什么呢?哼。不过他笑的样子还勉强算入得了眼吧,昨天板着脸的样子可真是难看死了。


 


方锐才不管轮回“团宠”是周泽楷,是杜明还是孙翔呢,他管的是“觅食”。


“那孙翔大大你饿不饿呀?”他一边给小安擦眼镜,一边扯着嗓子问。


 


“饿了。”孙翔老实承认。


 


“走走走,”方锐双手捧着眼镜递到安文逸面前,起身之后,开始连拉带扯地赶人,“吃饭去吃饭去。早起的鸟儿有虫儿吃怎么就不懂。”


 


大家纷纷起身,方锐走到叶修面前,叶修正坐在地上,“请吧叶神。”


 


叶修把一只手递给他,“拉一把。”


 


周泽楷一听,一咕噜就从地上站起来了,抢在方锐前面拉住了叶修的手,把他拽了起来。方锐和叶修都有些目瞪口呆。


 


这孩子受什么刺激了?


玫瑰感到了周泽楷的不太高兴,心下觉得很神奇。


小周睡一觉无师自通学会吃醋了?以前他没这属性呀。大半夜不还拉着叶修的手往孙翔手里送呢么,这是一觉醒来反过劲儿来了?


 


但是该圆的场子还是要圆的。玫瑰咳了咳,换了一副小弟的语气,“叫你大早上嚎,看我大哥起床气,一天24小时一周7天,360°无死角,躲远点儿,要不削你。”


 


“哦~”方锐拖长声感慨了一句,转身利索地就走了。


 


切,骗虚空呢吧。


这时候队伍已经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岩穴,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叶修的手,但是他们差不多并肩走在最前面。三个姑娘凑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方锐按在饿得发疼的肚子,凑到老魏耳边,添油加醋地把刚才那幕说了,想和老伙伴八一八,“你说周泽楷几个意思?”


 


他能有几个意思呀,他就一个意思,想干叶修呗。老魏心里撇了撇嘴。不过他很尊重周泽楷的感情,所以他不能跟方锐说。


“帅哥的意思你还是别猜了。”他最后跟方锐说。


 


“我擦!”别人说也我也就忍了——其实别人说他也忍不了——老魏你那树皮脸还好意思说我?“魏琛大大你几个意思呀?你需要重新领悟一下你在美貌链最底端的地位。”


 


“擦!方锐大大你几个意思呀?黄毛小儿在训练营的时候我就应该多教教你什么叫成熟美。”


反正马上就要开饭了,他们两个顶着肚子饿,为了争一口气,气势汹汹地“意思”来“意思”去,离题万里。


 


不过天高海阔,世上总有还在讨论主题的人。


其实也就离方锐和老魏几步远而已。


 


“小周刚你几个意思呀?”叶修问周泽楷。


 


“不好。笑你。不应该。”周泽楷语气很诚恳。


 


但是吧,对话,光有诚恳的语气是远远不够的。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决定去找江波涛翻译,才转头被花叫住了。


 


花开口就是谴责的语气,“别老惯着他。让他自己说,要不这孩子这辈子都学不会说话。”


 


啊哈哈哈哈哈这种慈母多败儿的谴责口吻是要闹那样。如果方锐听见了,肯定是要这么嘲笑的。但问题是方锐正忙着和老魏在队伍的最后互掐呢,他没听见。


 


叶修心里略囧了一下。但是花说的也有道理,他干脆开起了自己的玩笑,笑着对周泽楷说,“听见没?批评咱俩呢。”


 


周泽楷喜欢那句“咱俩”,于是弯着眼睛笑了。


 


“是不是冯主席教你的?‘只要微笑就好’,”叶修敲了敲周泽楷的脑袋,“说话。这招美人计对我行不通。哥就是在美色之中长大的。”


 


玫瑰特别想耻笑叶修,但是它想了想兴欣妹子的那几张好脸,又觉得无话可说。不过它突然领悟了周泽楷攻略叶修为何要比它想象的要艰难。


那家伙抗魔性真的太高了。


听说是他把苏沐橙养大的?那么美人的什么颜艺他肯定都见过了……怪不得小周那张刷遍全天下的好脸,刷不掉叶修的衣服。


他还不知道苏家还有一个哥哥,苏·我能求你别张嘴·沐秋,那才叫毁想象。


 


周泽楷见糊弄不过去了,只能老老实实又交代了几句。


 


“你在坑里…饿…哭了没……”


 


小周我说你啥好……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一张嘴还是歧义句呢。


玫瑰都无语了。


 


如果把省略号去掉,连在一起的干货直接就变成了“你在坑里饿哭了没”。


这句的嘲讽值至少要被泼五瓶矿泉水。


 


但周泽楷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他的心里想的是,你在坑里挨饿,他还笑你,不应该。他还问你哭了没。他不好。不想让他拉你的手。


 


这么委婉的意思,没成想叶修这次突然福至心灵懂了个八成。


他乐了,“你因为方锐问我‘哭了没’对他使性子?”


 


唔。使性子。


周泽楷皱了皱眉。他不太确定自己算不算是使性子。不过如果是使性子的话,前辈也顺着他了,那很好。


他点了点头。


 


叶修也没再说话。他们朝着新生的朝阳走去,红霞的余光涂在暗质黑岩上,再配上天色将亮未亮前那种特有的水淋淋的天光,脚下的一大片黑岩竟有几分庄重的味道,仿佛被血水冲刷过。


队伍末端听不清的人声和远处传来的隐约涛声,岛屿上被风吹散,显得有些旷远神秘。


 


唐柔闭着眼睛,拉着苏沐橙的手,她们女孩子总不好一直叫饿,所以玩些小游戏分散下注意力。


 


当时的气氛实在是太过柔和,可能他们并肩走的时候肩膀偶尔擦过,慢慢积累的温度终于被女孩子们的笑闹声引爆,也可能是花的香气被前辈的体温蒸出醉意,周泽楷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受了什么蛊惑,等他注意到的时候,他发现已经把手伸到了叶修面前。


 


如果拒绝。


怎么回旋?


他闭上眼睛。一边思考着退路,一边怀抱着一丝丝希望等待着,那一丝丝希望宛如刚从海面露头的朝阳。


 


黑暗中,花香里,他手上传来了重量和温度。


周泽楷自觉不是一个内心脆弱的人,他曾经尝过败北的滋味,但是他也好好地活着。


只是手里多了份轻轻的温热的时候,


他突然觉得鼻子酸了一下。


 


“打喷嚏。”他说。


 


回应他的是一声轻轻的鼻音,“嗯。”


 


 


叶修拉着闭着眼睛的周泽楷往前走。


 


 


叶修的心悬在半空,不知道他能走到哪里。


周泽楷的心踩着坚实的土地,觉得走到哪里都行。


 


睁着眼睛的人心中没谱。


闭着眼睛的人却很安心。


唯一的共同点是,


他们手拉着手,


在向前走。


 


这画面很美,


但细想想,


其实有些残酷。


 


 


 


 


TBC


 


 


 


注:


1、包子和他一起看过某个段子,老魏把装憨的工作托付给了他。如果包子能按常理出牌的话,他就应该扯着嗓子,朝天空大喊“救护车”,然后老魏再来接一句——他都想好了颇为得意的一句,既能吐槽包子又能顺便埋汰方锐——“就算一只方锐大大也不要用这么原始的叫法!”


    银他妈梗XD 


 


 

评论

热度(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