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中三)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中三)


 


 


Attention:


1.请来挑错!我脑子不太好,自觉没疏漏,但说不定情节上有硬伤_(:з」∠)_


2、够麦,之前电脑坏了www这章久等了www


3、走个情节,下章谈恋爱=33= 


   倒计时之四,还有三章完结,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倒数么/////w////


4、捉虫感谢!


 


 


前情提要:


 


前情真的很重要!


如果忘记了,请务必看前情呀!(不管什么原因,大家忘记了前情都是我不好,隔得太久了,掩面_(:з」∠)_


 


不看前情,无法走剧情呢!


 


双手捧上前文链接: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 ·中二)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fb3b52


 


 


很多年后,当头上扎了五个朝天辫的张佳乐要求方锐“讲你这辈子最羞耻的黑历史,快快快”时,方锐脑子里闪现的就是这一刻:面对一个人吃人的伦理大戏遗址,饿了一天的他,肚子特么的叫了一声。


届时他们兴欣在和霸图玩真心话大冒险。老魏脸上贴着了小纸条;韩文清的额头上被画了个“王”字,每次老韩一皱眉那个“王”都会栩栩如生地动起来——至于是谁的主意就不透露了咳;安文逸和张新杰被迫交换了眼镜,两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不爽,给外人看了打死也不能相信他俩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老搭档老林被逼换上了“符合他职业身份”的打扮,比城乡结合部的发廊小哥还杀马特,让小流氓出身的包子赞叹不已。


当然,战况最惨烈的是永远的张佳乐。当他最后/终于/有生之年/抽到了上上签的时候,眼睛里都冒着“嘿嘿嘿”的熊熊烈火,让这轮认栽的方锐咽了咽口水,一秒选择了真心话。


 


但是在方锐讲述那段黑历史之前,他决定要先弹劾一下某位不具姓名的人士。


他觉得某人真是不逊色于他的猥琐。


 


上轮某人总算输了。老林做东,提了个相当老实本分的要求,“呀我也没别的新花样,打电话给联盟的谁告个白吧。”看看,人老林多好……这么老的梗,就跟白给的似的。某人你打周泽楷电话几个意思?不就欺负人家霸图不知道你俩好上了么?输了五局的张佳乐is watching YOU.


 


实际上,张佳乐is watching 方锐。


……顾左右而言它未果,方锐认栽,深吸一口气,开了口,“那是在莫宁海任务的第六天晚上,一个死气沉沉的小岛上……”


 


那是在莫宁海任务的第六天晚上,一个死气沉沉的小岛上。


 


    太阳已经沉入了大海,月亮还没有升到中天,在厚厚的云层中忽明忽灭。


海面上好像升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又好像没有。


 


兴欣和轮回的其他人在陈果的干呕声中沉默着。苏沐橙蹲在陈果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方锐捂着肚子,尴尬得不行。他当然察觉到一瞬间紧绷起来的空气,在尴尬到要死的同时,他又有几分委屈。


搞什么就好像我真能……


后面几个字他想不下去,一道寒流拂过背脊。


 


结果他这么一打哆嗦,肚子又叫了一声。


 


卧槽!


如果此时有地缝,方锐肯定已经钻进去了。如果他还是盗贼,没地缝他也会创造地缝钻进去的。


 


他本以为“完了”,心里咯噔响了一下,但周泽楷那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噗”。


 


忽明忽灭的月光里,视线纷纷朝枪王修长的剪影集火而去。


 


笑的当然不是周泽楷。


他肩上还有朵玫瑰呢。


 


“抱歉,”玫瑰摇了摇头,“我没有不敬死者的意思。但是你们看,”它朝陈果的方向摊了摊叶片,“兴欣的老板娘在这干呕,方锐又捂着肚子,怪不得我脑内闪过一句话,”它声音出现了抖动,忍着笑,“‘都怪方锐的肚子不争气。’”


 


沉重如凝成了铅块的空气因为这个玩笑出现了一丝丝松动。


“不,是陈老板娘的肚子太争气了。”方锐强打精神跟着开了句玩笑。


 


效果还不错。起码蹲在地上干呕的陈果是呕不下去了。开玩笑她可是个黄花大姑娘。


她扶着苏沐橙站起来。


 


孙翔终于骂出了梗在他胸口的那句,“方锐你他妈有毛病?这么恶心你那破肚子也能叫?听得人心里发毛。你想吃谁了?”


 


“谁都不想。”方锐语气很诚恳,嗓子有些哑,但还是说了不少一段话。因为有些话不说开不行。


他摸了摸胳膊,“老叶?”他叫他的团长,“可能是我见的世面少,不过看这烟熏火燎的人骨头,”他指了指夜初薄光里的一团暗影,“我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挠了挠头,对接来下的发言颇为不好意思,但还是说了,“我们会和他们一样吗?我心里没底。”


 


叶修拍了拍手里的灰,朝人堆走来,“今儿不猥琐流了?突然这么真诚,我还真不适应。”


 


“那伦理大戏就在眼前呀,”方锐想咽些口水润润嗓子,不太容易,他扬了扬下巴,“我们又都饿了,”听到“饿”字,他明显感到气氛徒然变了一下,牵起一个无奈的笑,“现实总要直视吧?话说开了也免得各自算计。承认心里发虚是挺掉分儿,你要笑就笑吧,不过明显大家都不是很有底气。”


 


叶修拍了拍方锐的肩膀,“不笑你。”他皱了皱眉,最后一丝阳光从烤焦的人骨上撤走那幕……“我心也少跳了两拍。”他压了那么久的烟瘾越来越强烈,“然后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这问题大家加入兴欣时我都问过,”月亮刚好被云层放出来放风,一丝月光落入了叶修的眼睛,虹膜反光,“你怕死吗?”


 


 


怕死当什么佣兵?佣兵冒险是天性,每天从死神的口袋里翻糖吃。


方锐下意识就想回答,然后顿住了。


 


对呀,死且不怕,那还有什么别的需要害怕的?


可是——他心里这感觉,还真是怕。


 


“老叶,我明白你的意思。”方锐摇了摇头,“你的意思是说:人吃人,听起来特别渣,但说白了也不过是死法中的一种,没什么出奇的。可是,”他总算让人看到了一回真诚的眼睛,“被饥饿逼到自相残杀的那个过程,我想想就觉得瘆的慌。我怕那个。”


 


“不会的。”叶修笑了。


这几个字他说的不犹豫,不会一听就像是个敷衍;也没有说得斩钉截铁,不像纯粹是个口号。他就是用家常口吻说了那三个字,就像是谈天气,谈1+1=2,谈一件理所当然的小事。


 


陈果听了,慌得不行的心里总算上抱住了一块飘着的浮木。叶修说不会的,那就不会。他能用镇定安抚很多人,他的态度就是团队的态度,这就是主心骨。


 


苏沐橙表面上笑得轻松。


但是她本来就忐忑的心,更加瑟瑟了。一方面是她跟叶修太久了,一方面是女人的直觉,她刚觉得……觉得叶修其实不太自然……更像是在……模仿一个冷静的他自己。


 


这时候叶修已经跟轮回的人开始说话了,“莫宁海任务军方派了三批先锋。刚我翻过了他们的肩章,是同一批。那么就还有一批离开了这里。既然军方可以,我们也一样。”


 


苏沐橙笑不出了。


她真的觉得——


 


“叶修前辈……说话时心里也没底气吧?”乔一帆突然开口。


 



苏沐橙很惊讶,乔一帆说出了她的心声。


 


所有人都惊讶,直勾勾地望着他。


叶修也一样,只不过因为说话的人是乔一帆,他的惊讶程度又翻了一翻。


 


是。他承认。他跟轮回分析现状,也是为了可以说服自己。自从看见那堆骸骨——


 


“为什么那么说呢?”叶修口气很平稳,也很柔和,但这是一个质问句。小乔能猜得中,他赞许他的成长,如果是平时,如果无关痛痒,他说不定也就认了,但是现在——他是团长。他叶修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了,兴欣的团长不能动摇。


而且他真的很惊讶。


小乔这孩子最识大体,不应该看不透呀。他没道理这时候说动摇人心的话,除非——


 


“我、我可能猜到这次的BOSS是什么了。”在众人的视线之下,当过小透明的乔一帆还是会不太自在。


 


果然。


自从上岛后,叶修终于换了个轻松些的站姿。


 


 


“我、我觉得在场的人没有谁能不害怕,”顶着众人更胜一层的惊讶视线,乔一帆开始用他的话铺鬼阵,控场开始。


“因为攻击已经开始了。”他指着海面上似有如无的雾气,“气。继血、肉之后,这次是气。”


 


“人死前咽下的最后一口气。”他望着淡薄到几乎没有的雾气说,“所以充满了对离开人世的不甘,对即将死亡的恐惧,对未知冥土的不安。精神攻击。在场的人没可能不受影响。”他看向大家。


 


死前咽下的最后一口气。


众人看着摇曳在海角四周的稀薄海雾,感受着心里那股情绪,忍不住站得紧了紧。


 


“咽下或叹出最后一口气……”江波涛想了想,“所以这个海岛的外形像半个口腔,外面的岩石,牙齿,马蹄形,咽喉,还有这小舌状的海角,”他点了点头,“全是最后一口气会流经的器官。”


 


“这个猜测比较符合莫宁海一贯的‘死’的主题,”安文逸看了方明华一眼,对方表示赞同,“那口气过后,生死殊途。”身为治疗的他们看过不少,心情更沉重。


 


“而且如果说,气怪充满了不甘、恐惧和不安的话,”唐柔也懂了,“它白天藏匿在岛周围的海水里,海洋动物本能地绕开这让它们觉得恐怖的小岛。晚上气怪又会出来笼罩小岛,导致岛上也没有动物。生物链被阻断,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死寂一片。”


 


“一帆好厉害!”罗辑瞪着眼睛,表示叹服,“你是怎么想到的?”作为解开了肉岛之谜的罗老师,对解谜过程自然充满了好奇。那股兴致勃勃的劲儿头,和浑身瑟瑟发抖的状态之前的巨大反差,充满证明了好奇和害怕完全是两种情绪……


 


乔一帆想了想,“是这样的。上岛之后,先是老板娘吐了,”他扳着指头数,又怯生生看了孙翔一眼,“再有孙翔前辈说了‘心里发毛’、方锐前辈说‘起鸡皮疙瘩’‘心里没底’,叶修前辈说‘心少跳了两拍’,加上我自己感受到的恐怖,”乔一帆右手在伸出的左臂上摩擦,想驱散体内的寒意,“大家都在害怕。可个性经历差那么多的人,现在的反应居然是统一的,这就让我产生了些警觉。”


 


乔一帆又指了指周泽楷肩上的玫瑰,“然后我想到了玫瑰前辈,在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出的时候,它开了个玩笑。我当时就觉得不太正常。”


 


玫瑰在周泽楷头上找了个舒舒服服的位置,“因为我是花,你们是人,所以你猜测精神攻击对我不起作用?那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正是因为我不是人,所以无法理解人类畏惧人吃人的感情?”


 


“想过了。”乔一帆点头,“但是玫瑰前辈你和周泽楷前辈通感吧?如果枪王也真的发自内心的不安,您肯定也会受影响。但是没有。所以我才愈发觉得占据我们心底的恐惧是外界强加的,并非产自本心,精神攻击的一种。”


 


“如果我们受到了精神攻击,那么源自哪里呢?”乔一帆指着海面上的雾气,从他开始说话之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得浓厚,“我就回想了一下细节。大家上岛之后都看见了‘阳光从骸骨上撤走’的一幕。其实这里面有两个要素一:出现的骸骨;二、消失的阳光。人自然习惯会把注意力放在出现的骸骨上,而不会多想消失的阳光。何况我们自己肚子饿,看到那人吃人的骸骨,自然会受到冲击,以为之后的负面情绪都是发自本心。那个瞬间的疏忽和动摇,正好是精神攻击开始时机。阳光消失后,多出的东西就是海面上的白雾。”


 


白雾已经厚重了起来,风也吹不散,像是一堵墙,像是一座从四方压来的雾气城堡。既然被揪了出来,它也没必要隐形。它开始无辜地摇晃着身子,像是等待嘉年华开场前晃动着双腿的顽童。


 


 


“细心,又聪明。”玫瑰从周泽楷头上跳到他肩膀上,“小乔同学我能看见日后你的时代。”它的夸赞发自真心。


 


即使是被一朵花夸奖,乔一帆也会觉得不好意思,他摇了摇头,但是心底的寒意被热乎乎的东西照拂了一下,就像有人对着冻僵了指头吹了热气。


 


最可怕的是兄弟阋墙,最爽快的是外御其辱。


 


老魏看着已经变得清晰的雾气,眼神凶狠,“艹精神攻击,可真特么阴毒。这莫宁海怎么出的都是荣耀大陆上没见过的BOSS,呸。”他啐了一口。


但转头看乔一帆的时候,他表情柔和了很多,“做的真不错,”老魏拍了拍小乔的头,“如果一直把那雾气当成自然现象,我们吃亏可就吃大了。在场那么多老家伙,全特么掉套里了。” 


他摇了摇头,和叶修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老家伙心里都懂了。


 


“这气怪肯定有高等智慧,”江波涛也忍不住感慨,“又会设陷阱,又会选时机,而且极会抓人软肋,”他忍不住苦笑了下,“小乔这次真是多亏你了。”


魏琛和叶修懂的东西,他也懂。


 


越是强大的人,越是内心很少畏惧的人,突然发现自己出现了畏惧的情绪,第一反应肯定是调整心态,保持冷静。而且上位者一般习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哪里会想得到这负面情绪是外界硬塞过来的呢?比如江副团自己。


结果那情绪根本就不是自己心底产生的,怎么调?那肯定怎么调整都没用,这样的后果就是不安感越来越强,对自己的信任感越来越低,最后活生生逼出问题来。


 


而不那么强大的人就能一定能发现了吗?当然不是。陈老板是武力值和心理素质都最低的一个,你看她害怕又恶心直接就吐了,全身心都用来害怕了,连“逼出问题”的一步都省了……


 


“我……”收到了全队赞赏的乔一帆欲言又止,然后笑了下,“我……也不值得这样的夸赞,”乔·多动脑·一帆当然想得通,“不甘、恐惧和不安这样的负面情绪,在前辈们心里出现得少,你们不熟罢了。前辈们不一样,你们很少害怕。”


他没在鬼门关上走,但是他的职业生涯……曾经濒临死亡。不甘、恐惧和不安,乔一帆曾经尝了个遍,一段时间内夜夜踩着它们的青苔入眠。


而叶修和老魏,这两个和他有过类似经历的前辈,却没有小乔这样的感怀。即便老魏对离开蓝雨心有不甘,他和乔一帆的不甘也不太一样。老魏的不甘,类似“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带着一股子烈日黄沙的西北劲儿;而小乔则像是一个人坐在沙漏里,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只能握紧拳头,倒计时间,眼巴巴地咬紧嘴唇数沙子。那时他的职业生涯真的宛如被下了预计死亡时间的重症患者。


 


“遇事的时候,我内心里时不时会排起不甘、恐惧和不安的长队,”他笑得有些尴尬,“我和它们很熟罢了。和前辈们不一样,我内心不够强大。”


 


“知足吧小乔同学,”叶修拍了拍他的肩,“你驾驭着不甘、恐惧和不安三头猛兽为你所用,你还要想怎样强大的内心?”


 


驾、驾驭?


乔一帆睁大眼睛。他从未这么想过。


 


“这是句俗掉渣的话,我本来懒得说,”叶修看着乔一帆僵硬的笑脸,“可是现在被这雾气影响,我心里也不大痛快,也想不出什么好听的。小乔你就姑且凑合下,等我们回家后你团长再给你想一句好听的。”叶修拍了拍乔一帆的背脊,“小乔,人都说真正的勇敢不是无所畏惧,而是明明害怕却能一步不落。”


 


“虽然现在感受不到别的情绪,”叶修看了看越来越厚的雾墙,又转头看了乔一帆一眼,朝他笑了笑,“不过我应该很开心。有些像亲眼看见,当年的小芽芽,现在都开了花。”


 


被表扬的滋味,尝多少都不会腻呢。


乔一帆搓了搓胳膊,因为雾墙的缘故,虽然他心里一直沉甸甸地往下坠,不过他想,他也一定很开心,非常非常开心。


他想,如果不是这雾气,他脸上心里一定也都笑开了花。


 


 


第五天的时候,他羡慕罗辑,现在罗辑羡慕他。罗辑能反驳主心骨的意见,但是不知不觉间,乔一帆似乎已经可以成为另一根主心骨。他们都在成长,每天每天,叶修都有更多可以犯错误的权利。当然他不一定会出错,但是有犯错误的权利总是好的,可以带着兴欣这条小船驶向任何精彩的地方,却不用时刻挂怀这条小船会不会毁于自己的一念之差,慢慢地他也可以幸福地犯错误,因为错了的时候,会有人告诉他。


这可真好。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看法和未来,很不错。


但是现在,还有麻烦需要老家伙们摆平。


老魏望着白雾心里又怕又火,真特么冰火两重天,他恶狠狠地瞪着它,“这玩意要怎么打?这都特么的什么怪物呀,一个一个的,有再一再二他也就忍了,还有再三再四?


 


 


“那玩意如果是口气的话,刮个风就应该散了。来个风刃?”叶修问方锐。


 


方锐一边招呼吕泊远攒风刃,一边说,“老叶我怕没用。”


 


“别说‘怕’字!”老魏正搓着火呢,朝方锐喊了句,“这不涨他怪气焰、灭自己威风呢吗?”


 


“成成成,”方锐心里也挺乱,懒得跟老魏争,“不说不说。但是你想——”他和吕泊远打出风刃,没用。


 


“你想,”方锐收回手,“昨天那光树不就是?它不对我们进行物理攻击,我们的回击对它也没效。”


 


周泽楷掏出双枪,打了两弹。


是气的话,冰弹或许可以冻结,炎弹或许可以蒸发


没用。子弹消失在了一团白雾中。


 


他皱了皱眉。


荒火和碎霜……他发现手里的双枪射程和他预计的出现了偏差。


估计是飞枪的时候用狠了,那时候枪管发热,他也一直在用。耐久掉了的样子,需要材料维护。


 


周泽楷对叶修摇了摇头,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大敌当前,银武怠慢不得。他转身找江波涛要材料去了。


 


风刃无效。


冰弹炎弹无效。


“我们的回击对它又没用?”想到昨天的光树老魏心里有点急,“那它精神攻击!我们能怎么办!是我朝它滋尿,还是你朝他唱歌?”


 


……滋尿。雾气让老魏心慌,叶修知道老魏这个老同志心慌的时候特别喜欢瞎着急,外加出不靠谱的注意。


“都消停点。”叶修一人给了他们两小腿一脚,“省省劲。”


 


可没成想老魏这次歪打正着了。


 


“尿呀尿呀,我爱看。”这时候雾气里传来气若游丝的声音,就像是弥留之际的耳语一样断断续续,可是这声音说的话可相当……生龙活虎……“边唱边尿,最后再抖两下那话儿。好几千年了,我都没看到这幕了,真馋人。”


 


“卧槽这莫宁海怎么净出这种流氓怪物!”孙翔的火气也冒出来了。开口就要嫖人的血怪,动手就抓人裸体的光树,现在又来了气都快断了、还要看人撒尿的气妖?


这特么耍猴呢?孙翔觉得受到了侮辱。


 


 


“你们活人不懂,”气妖就用这种断断续续的气音折磨人,“鲜活的人体对我们来说都是艺术。我爱你们,就跟你们活人爱姑娘一样。”


 


真正有心爱的姑娘的杜明也被挑出了火,“你就这么爱活人,”他指着那段骸骨打着哆嗦,“把他们爱死?”


 


“我也想多养两天的,”气妖开始抽抽搭搭,发出呜呜的风声,听起来宛如在哭,“我真伤心。他们这么快就死了。你们净冤枉我,还欺负我,就只许你们活人又养宠物,又金屋藏娇了?谁不想把心爱的东西放家里养?我也不想让他们那么快死呀!我真是伤心呜哇哇哇。怎么这么快就死了呢?”风声越来越大,听起来像是越嚎越伤心,“而且你们活人几千年也不来几个,宝贝得很。老骨还总跟我抢哇哇哇,我真是太伤心了。”


 


老骨?


很多人都从气妖的这段废话里找到了关键词。血、肉、气,那么“老骨”就应该是死后的骸骨了吧。


 


“……你把你的怨气收了,我们给你讲笑话。”吕泊远提议。心里始终这么惴惴不安的,真难受。


 


“我收不了呀!”白雾里传来的风声又拔高了一个等级,如果放在人身上那大概已经哭得捶胸顿足、鼻涕横流了,可关键它始终都蚊子大的嗡嗡叫,听得人特别闹心,连莫凡都心里被撩起了暗火。


 


“我就是那怨气,自带属性我怎么收!我跟你说你别喘气了,你不喘一个给我看看!”气妖的声音听起来,如果是人形,它八成已经在地上打滚撒泼着哭号了。


 


明明是我们被围了起来,我们还没怎么样呢,它到先在那边哭得撕心裂肺……好像沾足了理似的,真是恶人先告状!


陈果咬了咬哆哆嗦嗦的牙关,准备抒发一下胸中的恶气,上前一步,被叶修拦住了。


 


“别听它啰嗦。”叶修说,他注意到周泽楷的举动,提醒全员,“咱们最近两天太折腾了,看看自己手上的武器用不用维护?武器是命。”


 


众人悉悉索索忙碌起来,问副团和老板要材料的要材料,专心伺候手里的银武,需要时也给自己团里的人搭把手。


兴欣和轮回这时候自然分成了两派,因为银武这东西,它比较微妙。说是秘密吧,打了这么多场了,彼此也把对方武器的属性摸个差不多了。可说不是秘密吧,团之利器,岂可轻易示人?保命的家伙,谁都不希望给人摸透。


 


“哎呀你这个人真无聊。”气妖用那气若游丝的声音指责叶修,抽抽搭搭的,“两场好戏都让你打断了。”


 


叶修不理它。


“我有处想不通,”他跟兴欣的人说,“如果是太阳下山了,气妖出现,太阳升起来,气妖消失。为什么军方的人要被困死在这个海角上?如果是我们,明天白天一定会游走的不是吗?”


 


“如果我们一晚上都处在气怪的精神攻击下,第二天白天会不会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老魏提出了一种可能。


 


“错!”被冷落的气妖在旁边插话,没人理它,它可以自说自话嘛,“错错错错错错错”它哼起了机器猫的调子。


 


真烦。


如果不是物理攻击没效果,唐柔早就提着矛往它身上扎了。


“那可不可能是这样,”她皱着眉,“军方的人游了,但是白天气妖藏匿在水里。军方的人没有发现它,一晚上内心十分动摇,然后又在海里感到了莫大的恐怖,就像不敢接近的海洋动物一样,又退回了岛上。”


 


“哎呦这美女猜得靠谱。”气妖用那副有气无力的调子调戏人,听着加倍令人心烦。


 


“你别被它干扰,小唐。不能它说错你就否认老魏的想法,”叶修烟瘾越来越大,这鬼东西太机灵。


 


魏琛和唐柔一愣。他们两个确实都下意识地认可了气妖的回答,就连提出假设的老魏自己都否定掉了自己的观点。


因为,气妖是当事人呀,它最有发言权了,老魏本来就不确定,它说错,老魏下意识信了它。


 


“卧槽这鬼东西!”老魏后背一阵恶寒,同时心里更火了。


 


“哎呀你这个人真是太无趣了。我不喜欢你了,你欺负我嘤嘤嘤,不让我看好戏。”气妖指责叶修,呜呜咽咽的风声响起,听上去像是被欺负后委屈的抽泣。


 


我真想抽它。


这怪和金公主是亲戚吧?


陈果心里的暗火越烧越旺,都快超过了害怕在她心里的成分。


 


“无视它,都练练吧。”叶修说,“老魏和小唐的两个猜测,小乔你觉得呢?”他问。


 


“我觉得可能性都不大,”乔一帆摇了摇头,“真实的死亡的恐惧,和气妖伪造的死亡的恐怖相比,哪个更大呢?我想还是前者吧。”


 


大家点了点头。


 


“不过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乔一帆看叶修,“前辈有想法?”


 


“有些,”叶修随手一指,“我觉得海里确实有东西。你们想,为什么我们猜出它的身份,它就一定要显形呢?按它那么会算计人,如果死不承认,我们也只能把小乔的猜测当成一种可能而已。但是它却出现落实了我们的猜想。为什么呢?”


 


对呀,我只是提出了一种推想,如果它没有主动出现的话,我也没法证明……而且它这么处心积虑地制造陷阱不就是为了害我们吗?为什么会出现呢?


“我没想过这个。”乔一帆老实地摇了摇头。


 


“老骨,”叶修念了一遍气妖哭诉里出现的一个名字,“它那通抱怨里提过‘老骨’总和它抢,这个‘老骨’,应该是人死后的骸骨吧?”他看安文逸。


 


“按莫宁海的BOSS一贯和人死前死后的身体变化有关,”安文逸点了点头,“之前是血、肉,现在是气,那么‘老骨’确实应该是指人死后的骸骨。”


 


“你看气怪说‘老骨’和它抢人。那么他们之前肯定有个分赃的规则——我们就是人眼里的肥羊,”他自嘲地挑了挑嘴角,“所以我怀疑是气妖和骨怪之前有约定,如果我们看穿了它的身份,它就要出现。”


 


“靠谱。”老魏回想了一下血怪和光树,“那血怪攻击之前也默默唧唧地让我们猜它的身份,而且尸岛腐烂之前也有进化树生长的缓冲时间,莫宁海的BOSS对揭开身份还都挺看重的。”老魏一想这莫宁奇妙的几个BOSS心里就又慌又不爽,他特么这么多年老佣兵经验都用不上了!“这哥几个喜好还真特么一致,都猜谜,都耍流氓!”


 


“冷静点,说事儿。”叶修看着老魏的眼睛,他觉得他情绪又激动了,“这里只有第二批军方。那第三批呢?他们不在这里,说不定就是被骨怪弄走了。”叶修说。


 


众人点头,但是罗辑皱了皱眉,提出了别的意见。


 


“前辈我觉得你说的没错。可是,前辈你偏题了呀。这并不能解释第二批军方为什么困死在海岛上。”罗辑觉得叶修说的有道理,但是缺环节,“第三批军方猜出了气妖的身份,然后又通过某种方式被骨怪带走。第二批军方没有猜出气妖的身份,骨怪不会带走他们。这逻辑没问题。可是他们为什么自己不走呢?”


 


“我正要说呢,”叶修冲罗辑点了点头,“我提出骸骨是想说——莫宁海的BOSS之间可能互有联系。那么第二批军方不走的原因也许就能说得通了。”


叶修看了众人,启发问道:“如果不是军方不想走,而是走不了呢?”


 


“那么什么情况走不了呢?”叶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没人答话。


 


还是得练呀。


受雾气影响,他皱了皱眉头。但是他提醒自己不要受气怪的精神攻击影响,慢慢来。


 


“第二批军方不知道气妖的存在,气妖不会显形,也不会提到骨怪,所以对他们而言骨怪就等于不存在,我们暂且不用考虑。但是既然他们能到这里,有一样东西他们是肯定见过。这东西是能围在海里的。而且他们一看见它,就明白去海里也是死路一条,所以只能退回到岛上。”他停了下来,看了看大家。


 


“血怪。”叶修说。


 


卧槽!


老魏在心里暗骂一声。


他们兴欣从血怪里逃出来废了好大的劲儿,这、这叶修的推测如果是真的,他们才真是倒血霉了。状态好的时候就打着费劲,现在劳旅一支,又多了莫名其妙的精神攻击一个劲儿在脑子里嗡嗡嗡叫,这还怎么打?


 


他真急了。因为叶修的推测听起来没什么好反驳,就差落实猜测,只需要明天白天下海——


 


“你说得对,他们确实很聪明,我这次可能要认栽了。”沉寂了很久的气妖突然又哼唧了起来,不过这次他的话里多了一个“你”。


老魏没等到明天白天的验证。气怪给他验证了。因为它和骸骨之间确实有约定,被点到名字就要出现,它和血怪之间亦如此。


 


“哈罗宝贝,虽然一直没吃到你挺遗憾的,但是看见活生生的你,我还是很开心呀。”一个声音响起。


 


“卧槽!”老魏猛地从地上跳起来。还真特么是怕什么来什么!


 


周泽楷放下还没修的荒火。


他走到叶修身边,拉住了叶修的胳膊。


我的。


他记得这个声音,属于说要吸前辈血的AB。


 


 


“啪”,空中传来一个按开关的声音,一束强光打在一个出浓雾中凭空出现的庞然大物上,余光照亮了整个被白雾笼罩的海角。苏沐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在那一束强光里看到的景象:


一条巨大的龙骨之船,比她见过的任何摩天大厦都大,撑足了整个海湾,在这条巨大的骨船面前,他们小的像粒豆子。船头的白骨角直直地矗立在他们面前,像压顶的泰山,像巨大的雷神之锤。那么近,如果他们刚刚走下了海,走到那片白雾的边缘,只消探出手——连不用伸直胳膊——就能够到。太大了,又太近了,视觉产生误区,仿佛那巨大的船正在朝自己倾斜,要将小小的人类之躯碾压成一滩骨渣肉酱。


只是压迫感还不至于让苏沐橙记那么久。很多很多年后,久到连安文逸罗辑乔一帆都不再处于当打之年,苏沐橙自己早就脱离了荣耀佣兵联盟,成了联盟养出的第一个走进上流社会的名媛。有人为了搏美人一笑,带她去了世界公认的骨艺大师的作品展。到场的宾客被玻璃窗里的作品震撼,纷纷像大师表示感谢,说在看到他的作品之前,从未想过骨骼能传递出这样动人心弦的美感。苏沐橙笑着看他们,只是觉得好笑,又替他们遗憾。坐井观天而不自知,真正动人心魄的美,怎么可能任人拱手送到眼前?大师的作品确实出挑,但也不过是人技,怎敌得过从神秘中来的鬼斧天工?可怜他们财富千万,却无人见过第六天的莫宁海,没见过那从历史和死生的长河中驶来的那艘骨船。


 巨大的龙骨之船,两翼的骸骨直指天空的月亮,森白的骨架泛着黄橙橙的月光,一条驶向骷髅地诺亚方舟。上帝在以西结书里夸赞了他的梅卡瓦,那么这条骨船如果撒旦所有,他就不再需要惦记着回失乐园,因为他已经有了最好的。


 一艘将骨骼的美展示得淋漓尽致的战船。无数细碎的人骨在拼出一艘巨大的龙骨之船的过程中,把几何线条玩出了极致,每处的拼接都是一副艺术品,随便在骨船的表面上拿笔画个圈,都可以直接切下来送进大师的展台,并且冠压群雄。


植物渴雨,人类渴美,都是骨子里的本能,所以即使又饿又乏、身处重重险境,她还是用抓紧时间看着,尽可能把美收在眸子里带走,直到强光里传来一句话。


 


骨船无法在空气中出声,但是骨骼里却有骨之音回响。人言要用嘴说,骨语却是靠光。龙骨之船直指向天河的船尾上悬挂着一盏灯,只要光线照到的地方,骨之音便会回响。


 


龙骨之船上巨大的头颅转动了几度,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一个空洞的眼窝俯视着他们。


 


“若能越过死气,我就带你们走。”强光中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巨大的骨音震得脚下的大地发颤。


海面上摇曳着虚白的雾气,海里殷红一片,像是开满了彼岸之花。天上一轮金黄的圆月,照着远处安静沉睡的尸岛。


 


至此。


血、肉、气、骨,莫宁海的拼图齐了。


 


 


 


 


 


 


 


TBC


 


 


PS:今天晚了,明天再给大家回复/////w/////


    大家给的读后感越多,估计我鸡血打得越足www


    




 @依存症 铺个软座=333=再给杯雨花茶

评论

热度(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