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下)

特别有深意的周叶文

心宿二捕获: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下)


 


 


Attention:


1、倒计时之三 


2、给我回帖呀GN们www随便写写心绪就好,敲碗跪求。


3、叶神给包子修银武的时候,说话有双关。


4、捉虫感谢!


 


 


前文链接:


[周叶](架空)莫宁海组团7日游(Day Six·中三)


http://antarescapture.lofter.com/post/24ff01_1019426


 


 


前情提要:


 


“若能越过死气,我就带你们走。”一柱强光打在骨船上,骨之音响彻莫宁海,脚下的大地发颤。


 


巨大的颅骨转向他们,说道。


 


“说得好听,但是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叶修挑了挑嘴角,抬头,看向骨船。


即便是面对体型远远超过自己的庞然大物,他说话的时候还是习惯去找对方的眼睛。对视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气势。他可以从力量上被全面压制,可以被硬塞进乱糟糟的阴暗情绪,但是对不起,他的心还没打算认输。


 


骨船听见活人的回话,缓缓向下低头,吱吱呀呀的骨声从强光里传来,震得他们胸腔里的肋骨也跟着颤动,宛如发生了共鸣。原本颅骨该是眼睛的地方只露一个黑漆漆的空洞,它这一低头,夜空中一轮金黄的圆月恰好嵌进眼窝,给骨船平添了一只审视的眸子。


 


宛如他们的视线对上了。


 


“可有关系?”骨船的骨之音被光从它的森白骨缝里梳出,“若留,必死。若走,或有出路。”


千百年来,星星点点,莫宁海或有勇人来访。零零星星,或有强人一睹骨船真容。然穷途困境中,对天上递下来的救命绳索,还鲜有活人伸手前,要一问究竟。


“竟敢疑我?”骨之音从光波里荡开,“不怕我嫌你们不识好歹,展翅便走?”它声音冷冷的。


 


陈果骨子里的那根弦绷紧了,她真怕骨船按它说的那样,张开硕大的骨翅,调头飞进无尽的夜空,只留他们又累又饿,又惊又怕,要想走只能拼命躲避血怪的击杀。


骨船船尾的龙骨摆了几度,一阵厉风被带起,吹得她闭了眼睛。气妖的白雾之墙分毫不动,还好似更厚重了几分。血怪欢快地应着风气之时,摇晃着身体,模仿火焰的摆动,深蓝海面上烧起了离原大火。陈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很多故事里脾气古怪的世外高人,一句不合真会拂袖而去的,她真怕骨船说走就走。


她看叶修的眼神里有几分担心,几分着急,还有几分拜托的意味“大家心情都很糟,但叶修你可要好话好说呀”。


 


叶修平静问话下藏着几分对抗的火星,陈果听得出,她有几分担心叶修受那气妖影响,心情不好,自然说话硬气。


她想的情况不算离谱。人如果心情不好,很容易口气生硬。她见过太多人因为心情不好,发生了口角,火气越来越大,最后吵得不可开交。


 


但叶修不是,陈果想偏了。周泽楷比她明白叶修话里虚掩的硬气究竟源自哪里。


 


“不求你。”周泽楷说。


 


枪王的荒火还没有修,他一手握着碎霜,一手拉着叶修的胳膊,直视着高悬在头上的颅骨,说了那三个字。他说话的时候往前走了一步。叶修没转头,只是动了下眼珠,用眼角看了一眼周泽楷。


周泽楷这个站位……如果骨船突然发难,他这个站位能最短时间内把叶修护到他身后。已经第三次了。周泽楷要挡在他身前。莫宁海初见血怪。在尸岛他朝他笑,伸手握住了光蔓。还有现在——


小周这个糟心孩子,还得想想。叶修心里拧了一下,指尖的皮肤突然擅自回忆起周泽楷掌心的温度,在朝阳初升的海边。


 


不过不是现在,现在他没时间。吹散一晃而过的无关事宜,他又朝骨船笑了下,“如果你真是出于好意,怎会没耐心听我们多问一句?问了一句就翻脸,多半是陷阱被戳破了,骗人不成,恼羞成怒。”


 


“好意恶意,我都是你们的蜘蛛丝,你们恐怕没得选。”光暗了几度,骨之音小了几分,骨船的声调降了几度,不知它是不耐烦到更冷淡;还是语气放缓,态度有几分好转。


 


一时间没人说话。


叶修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两人在彼此眼里都找到了挫败。


 


骨船听着寂静的涛声,骨尾上仰,光柱骤然变亮,它仰起头,灌耳的骨缝相碾声中,它朝天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啸声。它以为它把他们说得无言以对,在对着月亮星辰宣告它的胜利。


 


江波涛脸色变了几变。


叶修他读不懂,但是他看周泽楷头上那几个问号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也太打脸了。


虽然心里头被气妖搅得一团乱,眼前的状况也不能阻止他扶额。


要是那骨船知道……团长和叶神不吱声……是因为没听懂“蜘蛛丝”啥意思……


 


他看着骨船月光中宛如胜者的身影,实打实的同情了起来。


 


“嗯,”叶修眨了眨眼,“我们——”


 


“既然世上所有的亡骨之魂都化作了您,”江波涛忍了下喉咙的干渴,抢在叶修开口之前说了话。


艾玛叶神要放大招了!


叶神的大招从来就是说实话。说出来的实话比别人专拣不好听说的……还要……不中听。这要是一句“我们刚是没听懂,你高兴早了”出来,多大的脸都给打肿了,原来不恼羞成怒也能给扇出来。江波涛赶紧接话。


“那请转告您体内的花衣魔笛手,”骨船之大,一眼望不到头,“他的骨之笛吹得确实诱人,虽然我们看上去也挺像穷途末路,但是抱歉,”江波涛指了指自己的头,“颅腔里面还有脑子,恕我们不能什么都不问。否则岂不是做了那闻声随行,一只一只诱至威悉河淹死的穷鼠?”


 


“哎呀卧槽太闹心了,这都说什么玩意呢?根本听不懂,为什么不说人话!”孙翔听着听着突然不懂了,他本来心里就存着火气,现在被引爆了,他一枪头在地上砸了个窟窿,沙石四溅。


 


“你省点劲!”方明华赶紧制止,指不定待会就要打了,力气可要省着用,乱发脾气太奢侈了,“骨船这不是用了‘蜘蛛丝’的典故吗?江副团为了能跟上对方的节奏,接了个‘花衣魔笛手’的典。”


 


“那他刚才是不是又变画风了!”孙翔还是很愤慨,骨船一个人鼓捣什么他不管,可是江波涛也不好好说话他可忍不了。


 


变了是变了吧……


“……这是必需的!就跟人家说了句‘天龙盖地虎’,你得接一句‘宝塔镇河妖’才能继续对话一样。”方明华压着孙翔的脾气,“别急,我给你翻译下!”他刚出口,发现好几双眼睛看向了他,其中包括……叶神和自家团长……


 


方明华梗了一下,缓了口气才继续,“骨船说:‘我是你们唯一的救命稻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然后副团说:‘话听着好听,只是谁知道那是不是花言巧语?说不定跟了你我们才死路一条。’”


 


 


“你们活人说过,”刺眼的强光又弱了几分,骨音没有刚刚的啸声那么强势,“弱者没有选择死亡的权利。俎上之鲤,你们可是没认清自己的身份?”


 


这句话叶修听得懂。


“俎上之鲤,”叶修重复了一遍,“总算说了实话。”他盯着骨船空洞的眼睛,夜色的眼白,月色的瞳孔,“酥脆吗?第三批军方的骨。”他扬了扬眉,“他们抓住了你所说的‘蜘蛛丝’,以为握住了生机,然后转眼,‘啪’,蜘蛛丝断了,转眼间从天堂到地狱。”


 


如果有这样一批人,上一秒骨子里还在雀跃,宛如浸在狂喜的热油里,下一秒就被淬进了绝望的冰水。


“从希望到绝望的急速降温,炸出的骨头棒是不是你最喜欢的?”叶修眼里都是不屑,也不算是谎言,但他确实戳穿了骨船营造的骗局,“既然心里把我们当鱼肉,最开始就别一副救世主的嘴脸。”


 


“都说了我的宝贝很聪明吧,”血怪中的AB宛如一株藤蔓一样攀上骨船,在森白白骨堆里开出一朵灿烂的朝颜花,喇叭状的花芯里出声,口气相当炫耀,就像在夸奖自己的东西,“老骨你就算乍一看是个浓眉大眼,嘿嘿,他也能识破你这饕餮老鬼的本质。”


 


它这一句话说火了三位。


 


周泽楷握紧了手里的碎霜,他也受了雾气影响,心里早就很不耐了,血怪一开口,他强忍了两遍才没有用冰弹封了它的口。


 


笼罩在骨船周围的光突然调亮了好多,“穿过这雾气,就是我带他们走。”它的语调平直没有变化,但是声音和气势骤然拔高了很多,雷霆之音在他们颅腔里回荡,震耳欲聋不说,声音响到头疼。


 


说话的同时,骨船的嶙峋的颈骨朝下弯了几度,强光里,骨船颈骨边巧夺天工的雕花之影从他们脸上划过,森白的雷神之锤泰山压顶般缓缓从他们头顶降下。越来越近,亲眼看到,才知道骨船究竟多大,多有压迫性。再坚强的人在绝对的力量差距之间,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在遮天蔽日的黑影拦住所有的光之前,叶修苦笑了下,眼角送走了天边的最后一颗星子。


不需要劳驾宇宙星辰,让人类认识自己渺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他感到身边周泽楷的气场突然就乱了。周泽楷静静地站着,也没多动,可是整体气场就突然让叶修想起了困兽。枪王肩上那朵玫瑰痛得浑身颤抖,伏在他肩上,抵死肯不出声。


 


叶修很意外,方寸之间他也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就握住了周泽楷的手。年轻骄傲的枪王,不曾被压倒性的力量胁迫过,不曾有过毫无反抗之力的经历,因此在惶惶,他以为。他以为如此,其实并不是。


不过此刻,确实是几天来他们离死亡的距离最近之时。叶修虽然心里不相信骨船就会这么压死他们,但——


事无绝对不是吗?


方寸之间,脑子来不及多转,他想安抚他,想让他好受些,本能地握住了周泽楷的手。


 


可是没成想,叶修的手握住了周泽楷的手,周泽楷全身僵住,先是铁箍一样狠狠攥了叶修的手——力气之大让叶修忍不住抽了一小口冷气——听见那口抽气的周泽楷迅速放松了力道,虚虚握着叶修的手指,指肚在他的手背摩挲了两下。就在他摩挲叶修手背之时,之前再痛也抵死不肯出声的玫瑰发出一声短促的哀鸣。


叶修在一片黑暗中,感觉到周泽楷并没有被安抚,之前年轻人就让他想起了困兽。现在更糟,此时的周泽楷让他觉得,这只困兽似乎开始疯狂地撞笼子了。


 


暗黑中他看不见周泽楷的表情,气妖毕竟在影响心智,他不知道自己和周泽楷被干扰到什么程度,反正他自己是着急了。


 


骨船的颅骨在他们头顶只有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此时杜明已经觉得快要呼吸不畅。一道亮光照过来,他因黑暗和骤明之间的变化看不清东西,如果他看得清,他就会发现不丢人,连唐柔的脸色都发青。


 


光亮中,骨音被光波送进他们的耳朵,“酥脆,喜欢,但仅据三位罢了。首榜是韵味,次席是浆浓。”骨船一本正经的介绍它的喜好,“越聪明,浆越浓。所以你们比军方更好。”


 


“奇货,可居,”骨船说,“你们穿死气吧,我跟你们谈条件。”


 


“你起来。”叶修语气不善,他这时是真有些生气了,“可以谈。但拿刀架人脖子上谈是什么礼数?”


 


龙骨之船冷哼了一声,罗辑捂住了耳朵,光线渐暗,骨船离去,天上的月亮群星渐渐又回来了。叶修在橙黄的月光下看清了周泽楷,年轻人面色不好看,迎着叶修视线的眸子倒是看不出端倪,只是握着叶修的手不肯放开。


 


“穿过死气,你放我们走。”叶修率先开口,“先别拒绝。你喜欢聪明,按那血怪的说法,我们死后都会来到这莫宁海,你反正都会得到我们的骨。时间越长,我们越聪明。你岁月千万年,不在乎那一时。”


 


“驳回。”骨船嗤之以鼻,“善终的老人家早就不聪明了,除非你们早逝。我不赌你们猝死的概率。”


 


“其实不低。”一直为发言的苏沐橙突然来了一句。叶修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孩子,听懂了她的伤心。


他朝她招招手,沐橙走过来,把额抵在了他肩膀上,“我害怕。”她在他耳边轻轻说,“我刚以为你要死了。”


 


刚刚……要是我死,你不也一样?不担心自己,怕我么?傻丫头。叶修单手摸着苏沐橙的头发,他心疼了。


 


因为注意力都放在了苏沐橙身上,叶修没有察觉:听到苏沐橙的话,周泽楷的手指在他手心里悄悄蜷了起来。玫瑰咬牙忍着蜇心的刺痛。


 


叶修仰头对骨船说,“那你给我们个公平些的机会。让我们吃好喝好休息好,在你的船上玩一场逃亡。因为是你主场,我们逃走就算赢。”


 


骨船想了想,“成交。气,你和他们过招吧。祝安康。”强光一闪,满满的暗淡下去,白骨上铺满了冷亮的月光。


 


“终于要轮到我上场了,是么?”气妖气若游丝的声音在白雾里穿行,和之前的怨气重重不一样,它的声音里有种阴柔的恶毒。


 


刚血怪说“我的宝贝”时,惹火的可是三位。周泽楷生气是因为爱,骨船生气是因为馋,而气妖生气是因为自尊。


这里是它主场,可是谈活人的归属问题时,在场的全都视它为无物。


 


它是只能用精神攻击,没有物理攻击,但是精神攻击又怎么了?没听过世间最可怕的东西是人心吗?


气妖白雾颤抖,像是个扭曲着嘴唇的无声的笑。颤抖着颤抖着,白色的雾气开始慢慢凝聚。


 


 


“武器都没问题了么?”叶修问。气妖、血怪和骨船出现之前,他们本来是修银武来着。保不准有修到一半儿就忘了的人,比如——


 


“哎呀我都忘了!”包子一拍脑门说道。


 


比如包子。


 


这时杜明三步两蹭走到了唐柔身边,欲言又止,唐柔就一直看着他,嘴角上挑不说话。最后杜明一咬牙问道,“唐、唐、唐小姐你火属性的火莎草还有多余的吗?”


 


“有。”唐柔点了点头,“你想要火莎草?”她很惊讶。这么基本属性的材料,谁家都会囤很多呀,就跟家家户户都有大米一样。


 


“嗯。”杜明点了点头,态度很羞赧,“多少钱都可以,高、高、高价买!”


 


这东西,便宜得很呀。唐柔迟疑地看向陈果和叶修,陈果朝她做了口型,“搭讪”——陈果在说,叶修低头帮包子修着银武,没抬头。


 


唐柔只能自己拿主意,就在她打算开口的时候,包子突然眼珠一转,高声叫到,“我看穿这小子的阴谋了!”


包子吼了一嗓子,叶修手抖了抖,材料朱玉的尖头扎进了他手指头。十指连心,扎一下有些疼,他望着指尖,血慢慢渗成一个嫣红的血珠。


 


他甩了甩,然后抬手敲了包子的后脑勺,说了声,“嘘”。


 


“老大!我看穿这小子的阴谋了,”包子抓住叶修的袖子,炫耀他的心得,“小唐你不要答应他。你高价卖给他,他肯定说还不起,最后说把他自己赔给你!我原来的老大教过我,把妹子十二式之倒贴!”


 


“什么跟什么。”叶修摇了摇头,看着包子兴奋的脸,有点囧,“我还以为……嘛,算了,包子专心修银武。”


 


唐柔听了“把妹子”也不恼,她还觉得脸变得通红的杜明挺好玩的,把一大把火莎草交到他手里,还顺便欺负了一把,故意问了句,“你要赔吗?”


 


赔?赔什、什么?


……!


杜明还想了想,直到他把包子的乱嚷嚷联系起来——“说把他自己赔给你”——突然明白了唐柔的玩笑,脸上的毛细血管估计那个瞬间都碎了。他喃喃说了两句“谢谢”转身跑了,把一半塞在里周泽楷怀里,红着脸,拿着另一半扎到人堆里修银武去了,还时不时偷瞄唐柔两眼。


 


“哎呀他们还一石二鸟!”包子咋呼到,“老大你看,肯定还有后招!”


叶修笑了下不再理他。大概是包子的银武已经快修好了,所以叶修的动作看上去懒懒的,而包子自己……他在心无旁骛地分神,比如实况转播轮回方的行为动作,“周泽楷站起来了,他走过来了,老大,他站到你面前了!”


 


叶修当然感觉得到周泽楷在自己面前站定,他垂头摆弄包子的银武。


 


“前辈。”周泽楷小声叫了句。


 


直到这时叶修才抬起头来,“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他问。


 


“老大!如果周泽楷说要把自己赔给你,你就收着吧,我还挺喜欢他的。”包子在沉默的对视的两人身边,插了句话。


 


周泽楷像是被包子的话惊醒,他耳朵尖红了,他看着叶修不说话。


 


叶修在周泽楷的沉默中慢慢地低下头,重新摆弄手里的材料朱玉,“从我们遇见的第二天,我就开始想事,很多事。刚想通了一件。”他举起那个还在渗血的手指,给周泽楷看,笑了笑,“扎到了,有点疼。”


 


周泽楷上前一步,捧住叶修的手,低头含进了嘴里。


 


叶修沉着眼神看他,不怒也不笑,就看着。


    


被前辈注视着,周泽楷猜八成自己唐突了,急急翻出袖子里还算干净柔软的布料,给叶修的指尖擦了擦,解释了句,“止血。”


 


“能止住吗?”叶修扬眉问了句。


 


唾液能止血,假的?


周泽楷不明所以,也不敢多说,捧起叶修的指尖又看了看,本来就是一个小伤,出过血就愈合了。他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叶修觉得小周刚那实事求是的点头还挺可爱,因为太认真所以看起来呆呆的,他笑了。“你说是就是吧,我不太信。不也疼一下也就过了。”他摇了摇头,笑着说。


 


被晾在一边的包子有些不耐烦,“你找我们老大什么事儿?”


 


周泽楷想起了他的初衷,他把火莎草和荒火一起递到叶修手里,“一起修。”


 


叶修猛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


 


武器是命。


周泽楷刚把银武递到了他手里。


 


 


他心里一瞬间闪过千万念头,只觉得那火莎草仿佛在他手里燃烧起来了,手心里的东西太烫手。


明明实物就在手里,叶修还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修看着手里的荒火和火莎草,周泽楷看着他。


 


早上的时候,周泽楷闭着眼睛,把手交给叶修。


 


“小周,你这——”叶修欲言又止。


 


晚上的时候,周泽楷把银武递给了他,都是为了告诉叶修:他信任他。


 


“前辈,”他叫叶修,“——”


 


“等等,周泽楷!”有人喝住了周泽楷,“就算叶修闲着,也不应该让他修你那荒火。”


 


听到这句话,安文逸一方面觉得情理之中,毕竟银武嘛,团之利器,不可轻易示人,被人喝住理所应当。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很是意料之外。因为如果轮回有人出面制止的话,那个人一定会是江波涛。即便不是江波涛,也应该是方明华,反正不应该是——


 


“孙翔说得对,”叶修把手里的东西往周泽楷手里送,“银武,小周你欠考虑了——”他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孙翔就又开口了,语气相当满意,“你看叶修自己都知道,他要是闲了应该帮忙修这个,”他扬了扬手里的却邪,“这个他熟,你那荒火应该找枪系的苏沐橙帮忙呀。”


 


………


“第二次了吧?”吕泊远问吴启。


 


吴启点了点头,“第二次了。”


上次是第五天叶神被关在笼子里的时候,算上这次……


 


 


孙翔把却邪往叶修怀里送,被两只手同时拦住了。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握住却邪的矛身,包子咋咋呼呼地抓住孙翔的胳膊,“我看透你们的阴谋了!”他叫到,“要压榨我们老大的免费劳动力?休想!”


 


“包子更狠吧?”老魏问苏沐橙。


 


苏沐橙点了点头,“包子更狠。”


孙翔还只是破坏了周泽楷和叶修之间的气氛,而包子是直接把周泽楷打成了反动派。本来“你愿意帮我修银武吗”有资格列入荣耀联盟最令人感动的十句话,看看人包子怎么说,你甭想压榨免费劳动力!


 


好一个二段式连击。叶修都有些不忍心了,他站起身,拍了拍周泽楷的头,走了。


 


走了几步,叶修突然回头,对上了周泽楷一直望着他背影的视线。两人都为这突如其来的对视愣了下神。叶修叹了口气,说了句心里想过好几遍的话,“小周你这个糟心孩子。”说完他摇了摇头,笑了下,转身走了。


 


 


“哎呀,看了你们已经适应了心里的负面情绪了呢,”气怪突然说,声音又阴柔又恶毒,“真嚣张呀,没关系,再嚣张些嘛,”它诱惑般的吐着气音,“我爱看。反正一会这么生机勃勃的大戏估计是看不见了,呵呵呵,”随着它宛如耳语的声音,白雾突然痉挛一样翻滚,大团大团地开始搅在一起,像是在发泡奶油,大团的白雾越聚集越厚,颜色逐渐变暗,白雾笼罩的天阴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空气里飘满了类似负离子的腥味,


 


空气突然变得阴冷潮湿,他们握着武器聚在一起。


 


“如果要烧掉一座房子可以怎么办?”气妖的语气像是个没师德的老师在嘲笑笨学生,“其一,从外面引火给屋子点燃,没烧着,可惜,你们真不错,”


随着它阴柔的话语,白雾凝成一团团的阴云,一道紫色的闪电在黑云内部爬行而过,“其二,煽动它,让屋子自燃,”豆大的雨从天而降,水滴落在水滴状的海角上。


“材质不同的东西,燃点不同。但世上没有燃点的东西,我还没见过呢,你们呢?”它“嗤嗤嗤”的轻笑着。


 


浓浓的黑云把天空变成了墨染的画卷,游蛇一般的紫色闪电从画卷中间闪过,悄然无声,只有诡异的紫色在黑云中炸开静默烟花。天空中开始纷纷扬扬的落下雨点,雨点中蕴着莹莹的紫色光球,宛如风乍起,吹散了一条横贯天河的花之瀑布。


下起满天纷扬的紫藤萝之雨。


 


“你们不是渴了么?喝吧。”它温柔地说。


 


煽动它,让房子自燃。什么意思?陈果一开始并不理解。直到越来越多的雨滴弄湿她的头发,滑过她的脸颊,落进她的唇缝,打湿她的衣服,挨着她的皮肤。


雨里负氧离子的腥气,海涛拍岸的腥气,闻着闻着她越来越恍惚,好像闻见了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一张病榻上的脸跳出来挡住了她所有视线,她眨了眨眼睛,那副景象消失了,可是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和脸上雨水混在一块。她伸手抹了一把脸,放手时明明看见的自己的手,眼里却是一副枯瘦如柴的男人手的样子,越来越多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喷涌而出,她终于控制不住抽泣出声。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她看见了一张白布缓缓盖在生命里最熟悉的那人脸上,心里的大坝终于崩塌了,伤潮横涌,其心溺亡,她蹲在雨里哭得泣不成声,“沐、沐,我想我爸爸!”


 


不同材质,燃点不同。陈果哭了,苏沐橙没哭。在陈果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中,苏沐橙蹲下抱着她,她也想她哥哥。


 


“哗”叶修撑开千机伞,遮在蹲在地上的女孩头上,挡住纷纷扬扬的雨丝,他眼里首次出现了愤怒,“你可真是个渣滓。”他对气妖说。


 


“不敢当,”气妖的声音又温柔又恶毒,“作践人心而已,你们活人做的比我好多了。”


 


玫瑰因为周泽楷的阵痛而阵痛。它明白了气妖这次做了什么。之前气妖还没现身之前,把阴暗的情绪放进了周泽楷内心,就像是在屋子里摆了一块冰,它长在墙外,自然感受不到寒意。但是这些雨点里藏着的紫光,空气飘着的负氧离子味的怨气,却改变了气候,让屋子本身开始结冰,所以它这次快被寒意冻伤了。


 


“除了少数几个天灾,”气妖慢条斯理地说,“在你们心里折腾的哪个不是人祸?我只是让你们做过的梦魇重现了而已,都是你们自己做的,没一个是我做的,你太坏了,又怨我。”这次它嘴上在抱怨,语气里确是实打实的幸灾乐祸。


 


“多喝些,养足精神,你们不是要穿过我吗?来呀。”它温柔地说。


 


“团长这雨点可能致幻!”雨中安文逸干脆把眼镜摘了,这样即使忍不住流泪了也不会有证据,他握紧手里的光明之证,刚他看见这十字架被陌生人拿在手里,一群人冷眼看着他,从他身边经过,告诉他不用再来了。这从未发生过,只不过一段时间内是造访他的噩梦而已。


 


“梦魇,梦魇,”气妖咯咯咯的笑了,“注意用词。”


 


“鬼阵没用。”乔一帆咬着嘴唇都快出血,他刚在陈果蹲下痛哭的同时就给自己放了一个光阵,头脑没有冷静,不想看的全都看见了。高英杰被一群人围在中心,使唤他去给自己倒水,接过水杯后没有再和他说过一句话。那年微草有两个新人,天才和小透明。假的,英杰是我的好朋友,假的。他知道是假的,但他就是心里难受。


 


“你太卑鄙了。”江波涛皱着眉头对气妖说,“不管我是活着还是死了,只要还有我江波涛的意识存在一天,我都会惦记着要杀了你。”


 


“你们听他说什么?呵呵呵,要杀了我?”气妖扭头跟血怪和骨船说,语气是赤裸裸的嘲笑,“别蠢了活人,我就是死。你要怎么杀了死?我就是那怨气。你唯一报复我的方法就是死的时候开心些。就凭你?你活着的时候都做不到,呵呵,还想死的时候开心些?”它在侮辱一个人的誓言和决心。


 


“你太贱了,现在和你断绝关系还来得及吗?”血怪A皱了皱鼻子。


 


“宝贝我和老气不是一伙儿的,你别记恨我呀。”血怪AB朝岛上大喊。


 


 


“确实致幻。不能全员都上,不知道致幻到哪个程度。小周你和我去穿死气试试,探探路。”叶修忍着心中的戾气,他刚还看见他一个人空手拖着一具浑身是伤的豹头蛇生双尾兽从满地断木的林地走过,画面里的他还是一个少年,一脸戾气,估计就和现在心里的差不多,“我们谁要是瞅着不对劲了,就互相扇对方巴掌把对方扇醒。”


 


雨幕中周泽楷点了点头。正是这雨幕,叶修才没发现周泽楷的眼神已经散掉了。叶修抬头看了看千机伞,伞下躲着两个姑娘。叶修舍不得让她们淋这邪雨,但伞是他武器他不得不拿走。他蹲下去拍了拍他养大的姑娘的头,起身,抬脚要走,惊觉苏沐橙低着头攥着他的裤脚,指节都发白了。


他心里的戾气散了几分,蹲下身,下巴搭在苏沐橙头顶上,“沐橙我不跟你说别怕。你怕也可以。你怕了就在原地等我回来。”他搂了搂苏沐橙被淋透了的身子,“你就记得看见了什么那都是假的。等我回来后,你笑一个给我看好不好?”叶修拍了拍苏沐橙的手,“来,小姑娘,和我拉钩。”他看着她用力到发白的指节,心疼了,想哄她松手。


 


叶修在和苏沐橙说话,这边周泽楷肩上的玫瑰也在劝他。“小周换人吧。”玫瑰喘着粗气,因为通感,他知道周泽楷现在不太好。


准确说,是非常不好。安文逸乔一帆还能从幻象的间隙里看见现实,从更早开始,周泽楷满眼里都是一个连着一个的幻象。


 


周泽楷摇了摇头。


 


“叶修点你是因为你们两个武力值相当,如果一个人被噩梦缠住了,双方也能互相牵制。不至于一方太强一方太弱,酿成悲剧。我知道你在他面前想要更强,也理解你不想示弱,明白你不想让他失望。但是他真不知道你这么激动。他不可能想得到你会是受影响最深的人。换人吧小周。”玫瑰掰碎了劝他。


 


周泽楷只是又摇了摇头。


 


玫瑰急了,“你到底怎么想的?这又不是儿戏!”


 


“没别人。”周泽楷睫毛上的一滴雨水滚过在他嘴唇上。


 


“怎么没有!孙翔……”玫瑰说不下去了。孙翔实力是够了,但是他情绪太容易失控了,更何况他和叶修之间还有一个结。


玫瑰提到孙翔的名字的那刻,周泽楷眼前就出现了叶修被挂在却邪尖上的画面。


 


“我…也不会…”他小幅度地抬起手,像是想要给画面里的叶修阖上眼皮,“再给他任何…用却邪…对着前辈的机会。”


 


“但你情绪现在根本就已经失控了。”玫瑰看周泽楷的样子,语气变冷了。


 


周泽楷笑了,花……真的很像前辈。前辈刚生气的时候,也是这副冷淡的口吻。


“花,”他看着幻象里的一地鲜血,“你知道,我再怎么…失控,都不会……伤他一分。”


他小声说,笑了。


 


玫瑰的眉眼之间转暖,语气无奈,“那如果他失控了,暴起伤人呢?且不说荒火还没有修好,现在状态下的你,即使双枪俱全,面对他根本就没有自卫能力。”


 


周泽楷闭上了眼睛,没用,令人难过的画面即使闭了眼睛也不会消失。


“今早,”他看见叶修在朝阳升起的海边把手从他手心里抽走,这幕挺好,和刚刚那幕比起来不知道要好多少,“手,交给他,也没在玩游戏。”


 


“我是真信他。”周泽楷睁开眼睛,看向雨幕中叶修和苏沐橙说话的地方,他能听见他的前辈的声音,但是他看不见他,他被困在了自己的梦靥里。


 


 


叶修把小指从那个孩子气的举动里抽走时候,嘴角含着笑。他撑起伞,朝静静伫立在雨幕中看着他的年轻人走去。


 


“走吧,小周。”他把伞罩在了两人头上。


 


周泽楷听着雨打在伞面上的噼啪声,微笑着朝叶修伸出了手。


 


叶修看着周泽楷伸向他的手。


如果要往大了说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如果往小了说他们之间又发生了太多事。


    


雨一直下。伞里伞外是两个世界。


 


伞外的世界,虽然被卑劣的气妖环绕,但是——


蛇信子一样的紫色闪电在层层阴云里无声闪过,纷纷扬扬的雨点飘落,透着盈盈的紫光,无数的萤火虫翩翩,衬着海面上晃动的血火,映着骨船骸骨上青白的反光,在黄澄澄的月光下里飞舞,遥远的天河路,一路闪烁着幽蓝嫣红的星辉。


 


雨点纷纷,莹莹如豆。这夜光盛宴,卑劣,却很美。


 


伞内的世界则要小得多。


只有他,和一个笑着向他伸出手的年轻人。


 


叶修把手覆上另一只手,掌纹和掌纹相贴,薄茧蹭着薄茧,“从哪儿进?”他放松了脊背,指了指浓厚的雾壁,侧头问。


 


伞内的世界则小得多。


这个糟心的年轻人,和一些破事撇不清关系,但是如果世界里只有他,那么叶修愿意放松背脊,暂缓心绪。


 


“都可以。”周泽楷笑着回答。


 


其实这一幕和今早有些相同。


叶修牵着周泽楷的手,默默带着他往前走。


周泽楷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他信前辈,


他觉得前辈带他到哪里都可以。


 


玫瑰在心里叹了口气,


叶修,年轻人交付身心的情意,你可知否?


 


 


 


 


TBC


 


 


 


 


 


 


说不知怎么回复的GN们,只有告白我是不会感受到爱意的QAQ


快来对号入座,说的就是你、你还有你 XD


 


像是依存症GN、风娅GN、还有阿律GN、foxcore GN等等那样的超过300字的小作文当然大欢迎!


等我写完结后记的时候,每人都会给你们发小奖章!(……住手,羞耻play,没人想要!


 


但是不想写小作文的话,简单谈谈脑洞就好呀QAQ


具体参见sky GN和我一段对话,sky GN说放出来木有问题,我已经获得授权了= =+


sky:新章看了,还没想好怎么回复QwQ


我:写写感受就好呀(((o(*゚▽゚*)o)))看时候什么心情!


sky:终于更了!开心!---没回顾前文的我orz---小安和张新杰换眼镜23333333---整体气氛很沉重啊...---小乔帅气!---这BOSS好有槽点---船的描写太棒!这画面感!只恨自己手残!(以上是我大概的心路历程QwQ


 



收到回复的我超开心的!大家看谈谈心路历程吧QwQ


看在我每次更新都一日胜似一日的话唠上_(:з」∠)_


 



评论

热度(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