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韩叶】堕落书·浮士德(正直的混更)

嘿,我是你大哥黑子白啊!:

♟喜欢叶受的孩子可以订阅tag堕落书 (#●V●#)

♟吸血鬼paro的叶受向单cp短篇集这样吧,所以蹭个all叶tag?……会和一贯的血族世界观有出入。

♟这韩叶是暑假时候写的_(:з)∠)_

♟更新跟着cp撸图进度走,这周末大概会为了易缺的图更一下……

♟很不负责的表示,堕落书系列里,大概基本每篇都是肉肉肉打打打,又肉又打……这样。


————以下放文————
韩文清是血猎世家青年一代的佼佼者,也有不少传言说韩文清已经是整个韩家的最强者。

而他们韩家血猎的势力足以和教廷媲美。

“那么韩先生,合作愉快。”

教廷的红衣主教江波涛双手拢在袖子中,友好的对韩文清点点头。

韩文清回头望了一眼那具被推送上马车的十字棺材:“你这样背着周泽楷,没有问题吗?”

江波涛的表情略略凝固了一下,他的确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私自送走那位以后要如何面对圣子。

“一切为了光明。”




叶修原本是隶属嘉世山脉的一只领主级吸血鬼,最近不知什么原因被重伤驱逐,还落入了教廷的陷阱。

作为叶修捕获者的教廷圣子周泽楷迟迟没有提出处死叶修的意愿。

他一再向教廷提出叶修拥有利用价值的想法。

也只有江波涛知道周泽楷对于叶修那背德的情感。

韩文清隐约可以猜到一些其中的猫腻,周泽楷是下不了手的。

他也猜到江波涛会背着周泽楷借助第三方势力来处理掉叶修,合作对象可能是魔党亲王喻文州,也有可能是他。

是自己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他也是人类。

“韩先生你的身上有血腥味啊。”临行前,江波涛意有所指地道。

韩文清抿着唇看了一眼江波涛,忽然就明白了江波涛把叶修交给他而不是喻文州的另一层意思。

要是叶修落在魔党手里,被杀死的可能性要高得多。

卡玛利拉会议①的决议,不是一个喻文州就可以左右的……再者说,喻文州是整个卡玛利拉会议里对捕杀叶修最热衷的高等血族之一不是吗?


【①卡玛利拉会议:吸血鬼内部最高决策会议。】






韩文清踏上马车,一边吩咐季冷将马车赶到指定的地点,一边推开了棺材上的木板。

——叶修躺在里面,身上只裹了一床薄薄的被褥。

听到外界的响动,叶修警觉的睁开了血色的瞳眸,在看到韩文清以后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会看到教廷的刽子手呢,现在看来老韩你的钱包脸比他们可爱多了。”

韩文清没理会叶修的垃圾话:“周泽楷对你做了什么吗?”

“做了什么,你猜?”叶修的尖牙压在唇上,对韩文清轻佻的笑了笑。

韩文清攥了攥拳,转身扔给他一个血袋。

察觉到韩文清的怒气,叶修乖乖的缩好,咬开血袋的一角慢慢的吸食。

韩文清解开护腕检查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割伤,确定没有裂开后又把护腕系了回去。

他在来接叶修之前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为叶修储备下粮食。

这一点血腥味显然被江波涛闻出来了……简直灵敏的太过了。



“说起来小周那孩子也给哥喝过他的血啊……”

叶修好死不死的再度开口。

韩文清忽然觉得叶修这家伙真的烦,真想掐死这家伙。

韩文清一把揪起叶修,然后吻住了他。

叶修口腔里弥漫着血液的味道,属于他的。

良久,叶修才从韩文清的吻下逃脱。

“但是小周那孩子是血是光明属性的,哥喝不得,所以还是老韩你好……”

“……叶修我真想干死你。”

“呵呵,来呀。”

马车在单调的碾动声和被压抑的呻吟声中渐行渐远,谁在茫茫的情|欲里起伏挣扎?

……然而这辆马车所承载的一切都在逐渐降临的夜色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文清踩着黑色干枯的碎叶走进了这栋黑色的教堂。

或许这栋教堂曾经笼罩着圣洁的光辉,在天使羽翼的庇护下倾听人类的忏悔与歌颂。

但自从这里住了一只吸血鬼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只敢于挑战神灵权威的吸血鬼。

信奉神灵的使徒被同化成黑暗的生物,圣光被驱散,这里成了无人敢踏足的禁区。

除了韩文清。



韩文清越过教堂前端被倒挂的耶稣十字架,在墙壁上敲了敲,打开了一条通往地牢的通道。

教会并不像表面上这么仁慈,对待异教徒他们在神的默许下,总会做出一些扭曲的,令人发指的事来。

韩文清擦了打火石点燃了走道内挂着的火把,熟门熟路的来到第三间地牢。

“叶修,我来了。”

叶修听到声音,慢慢的抬了头,强大的吸血鬼此时被银丝捆缚在墙上。

尖锐的银丝陷阱了叶修手腕的皮肉,渗出丝丝血迹。

韩文清把火把固定好,走过去利落的绞开了银丝。

“从今天起,你就不必这样自封力量来躲避他们了。”

叶修顺着墙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揉揉手腕,对韩文清露出两颗尖牙,语气戏谑:“他们放弃找哥了?唉,真没办法,哥就是这么遭人妒,教廷周泽楷,魔党喻文州,还有你们这些血猎世家,哪个不想要哥的命?”

韩文清居高临下的看看这个他追杀了十年的吸血鬼,从少年到青年,他在一天天成熟,而叶修未曾变过。

“呵,他们对你可不是要杀这么简单。”韩文清想想这货招蜂引蝶的功力,不由得冷哼一声。他蹲下身掐开叶修的口腔,检查了一下有没有伤口,然后把脖子凑了过去。

叶修用鼻尖蹭了蹭韩文清光滑的颈子,伸出舌头细细的寻舔到大动脉的地方,然后毫不客气的咬了下去。

高等吸血鬼进食时就宛如恋人间最亲昵的温存。叶修浅尝辄止,双手勾着韩文清的脖颈:“老韩你味道还是这么棒。”

韩文清摸了摸自己的颈侧,沾染了叶修唾液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愈合了。

韩文清按住叶修的头,吻了上去。



两人纠纠缠缠的进了教堂二层主教的房间。

叶修恶趣味的保留着主教曾经精心供奉的神龛,作为一只站在阳光背面的血族,他总是很享受这种渎神的快感。

韩文清的动作有些急,他身为血猎,与吸血鬼发生这样的关系本就是罪恶的。

但哪怕高高在上的神灵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们相爱。

韩文清在叶修冰凉的躯体上烙下吻痕,冒然的进入了他思念已久的地方。

叶修倒吸一口气,还是努力放松了自己去接纳韩文清。

好在快感大过于疼痛。



韩文清维持释放后的状态胡乱把叶修拥在怀里,下身还埋在叶修身体里。

叶修抚了抚韩文清汗湿的额角,轻笑起来:“老韩,你今天很紧张啊……在怕什么呢?”

韩文清一向是与胆怯逃避绝缘的人,他深吸了一口气,重复了一下叶修先前在地牢说过的话:“教廷周泽楷,魔党喻文州,各大血猎家族……对你抱有像我这样情感的人并不在少数。”

叶修听着他的话,随意的应着,指尖挑起韩文清的腰带把玩。

韩文清握住叶修的手,皱着眉看他:“我们纠缠了十年,但是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威胁让我不安。”

叶修看了韩文清一会儿,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他凑过头舔咬着韩文清的耳坠:“那么,就请和我一起堕落到黑暗里来吧。”

和我一起享受该隐的馈赠吧,时间将不再伤害我们,俗世也再不能烦扰我们,向你对那个虚伪的神灵抱以背叛吧,我亲爱的恋人。

浮士德与魔鬼签下契约

这一次,再没有天使敢于来拯救他。

————end————

评论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