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周叶】清明

QAQ好虐

云尸:

※旧文重发。


之前删了被逼迫又发上来了嘤嘤嘤QAQ我的邱叶呢! @包治百病王不留行 


BE BE BE 重要的事说三遍。




 


1.


 


门前流苏状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江波涛推门进来时正赶上花店的那个小姑娘口齿伶俐地宣传着新进的花种,声音清脆宛若鹂啼,一双波光盈盈的大眼打着转地瞅着身前身材颀长的年轻男人。那男人身材微微前倾,背对着江波涛,仿佛认真地倾听着。


江波涛觉得那人有些眼熟,正巧花店的小姑娘眸光一撇,就瞅见了有些尴尬站在门口的他,立马笑露出两个圆圆的梨涡,招呼了他一句。


“诶,小江哥哥来买花啊?”


对于这么个称呼,江波涛不禁头疼了起来。这小丫头是自家邻居,打小就“小江哥哥”长“小江哥哥”短,没大没小的。


不过他可没忘了正事,面色稍正,正欲开口说自己的来图,就看见那个之前跟小姑娘说话的男人转了过来,面容清俊,却带着微微倦意,常弯着的眼角多了些许细纹,嘴角甚至还挽着个轻松的笑花。


看见江波涛的那一瞬间,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似乎是斟酌了一下,眉目却仍是淡淡,挥了挥手:“哟,小江。”


江波涛怔怔地看着他,脑子里一瞬间闪现过很多东西,快得抓不住,最终只剩下一片空白。他觉得嗓子有些哑,看着那人,良久才回应了个勉强的笑容,涩涩地开口。


 


“……好久不见,叶神。”


 


 


2.


 


两个人走在花岗岩铺成的长长石阶上,一时无言。江波涛恍惚间想起上一次看见叶修还是两年前,而时光乍过,他的气色倒是好了不少,看起来活像是变了一个人,


叶修抱着花慢慢地走,露水沾湿了他的前襟,他却毫不在意。两者之间的空气死一样的寂静。最终还是江波涛硬着头皮讷讷开口,偏头打破了僵局。


“叶神最近过的还好吗?”


叶修顿住了脚步。


江波涛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思忆起来恨不得抽自己两下,忙有些惊骇地改口,“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问叶神你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


叶修语气平淡,眸子平静无波地望着前路,脸上只是笑。素来口齿伶俐的江波涛也不禁有些尴尬着这一次的失礼,也不知怎么往下接话茬,也就只有沉默。


 


怎么可能好啊。


江波涛想起他以前的模样,在心底无声地叹气。


叶修这个人,说强大,当初被赶出嘉世的时候一声都没吭过。说脆弱,却莫过于经历两年前那场灾祸的时候。


那时江波涛带着孙翔和吴启他们去探望叶修,只看见他一身黑衣,骨瘦嶙峋地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笑,却不说话。


那时候的叶修,真的是脆弱的像一根稻草都能把他压弯一样。平素作为王者,他从没有暴露出他的弱点,但只有那一次,他把苍白的心脏曝光在世人面前。


 


江波涛他自己也是憧憬着叶修长大的,在后来也见过周泽楷和叶修之间分分合合历经磨难,他对他们二人的关心和了解,绝不比他们自己少。


只是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却是万万不曾想到的。


他痛心,叶修却比他更痛心十万倍,锥心之痛,莫过如此。


 


所以看到现在的叶修,他的心情极其复杂。他敢肯定叶修无法放下,只是将更深层次的痛楚压进了心里。对于这样的他,江波涛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个什么样的态度,怕一旦说错了话,反而更刺痛人心。


 


凉风拂过面颊,卷起地上枯黄的叶子。


江波涛被激了一下,思绪不免被中断,他侧目看向叶修,却见他抱着花,眉目低垂,不禁有些烦躁不堪地伸入口袋摸来摸去,摸了半天,却摸出一盒烟来。


他不习惯抽烟,却也在心烦的时候会抽上一两根。江波涛瞅着烟怔了怔,随手拿出一根递给叶修。


叶修看了他一眼,略有惊讶,眯着眼睛摇了摇头。


“不了,我戒烟了。”


“他不喜欢我抽烟。”


 


江波涛摸着鼻子,十分尴尬地没说话。


俩人依然慢吞吞地走着,叶修仿佛也不太适应这样的沉默,轻轻地偏头过来搭话。


“说起来,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


“没事没事,都是应该做的。”


江波涛摆摆手,叶修笑了下,转回头垂下眼眸,漫不经心地看着脚下的路。


“小周之前还说想请你们吃饭呢,现在荣耀也不在了,大家都有了自己的事业,他一直都很想跟你们聚聚。”


叶修的声音里没有任何的感情,江波涛有些发愣,半响鼻子有点酸,有点发哑地说,“叶神……”


“哎,别哭别哭。”叶修看他这样,脸上有些无奈,目光却澄澈又温柔,“都过去那么久了。”


江波涛无话,一手抱着怀里的自己那一份的花,另一只手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却越揉越红。


叶修没说话,细碎的脚步声沙沙作响,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才戛然而止。


 


“到了。”


他轻轻地说。


 


石碑上的青年笑得温柔又腼腆,虽然是黑白的,江波涛却仍然能想起他曾经在时光中永不褪色的模样。


他站在一边,叶修弯身把环抱的白菊放在墓碑前,顺便擦了擦上面遒劲有力的三个大字,指尖顺着纹路慢慢往下滑,轻声念着。


“周泽楷之墓……未亡人叶修立……”


叶修蹲在周泽楷的墓前,没有回头,他的指尖在划过“立”那个字之后顿了一下,忽然低声地唤了江波涛。


“小江。”


“嗯?”


江波涛把花也搭在叶修那束的旁边,蹲在他身边一起仰头看着周泽楷年轻的脸庞。


叶修说:“两年前……他走的时候跟我说是去联盟那边办退役手续,我在家里等他,只是他再也没回来。”


 


江波涛记得那天,那天从B市飞回S市的飞机失事,全机无一人幸免,周泽楷当时……也在上面。


叶修仿佛是在回忆,缓慢又安静地叙述着那天的故事。


 


“失事的时候他偷偷地给我打电话,我听着那边很乱,问他怎么了。他只告诉我没事,等他回去就好。”


“他说:‘前辈,花瓶里有东西,记得去拿。’,呵呵,他就是这么个人,到死了也不肯多跟我说点话……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叶修转过脸看着江波涛,江波涛摇了摇头,眼眶有点红,却执意不肯掉下泪来。


叶修笑了起来,眼角带着水光,温柔又安静看回那张照片。


“你说他这个人怎么这么笨?戒指早就包好了放在里面,他在电话里说,本来是想回来就求婚的……只可惜,造化弄人,你说是不是?”


他说着说着,竟也掉下泪来,又笑又哭着,语调轻轻颤抖,却大致还是稳的。


“空难啊……尸骨无存。如果没他那通电话,我估计还不敢相信。如今两年过去了,我做到了他以前所希冀的一切事,戒烟、好好生活,他却再也没能回来过。”


“……我这一生,往后还有许许多多个十年,却再也遇见不到他。”


叶修站起来,仿佛是因为蹲太久而气血不畅,踉跄了两步才站稳,静静地笑起来,抬眸望向天空。


 


“……再也见不到了。”


 


 


那可能是叶修人生中最灰暗的一次午后。


 


机器轰鸣的声音,人群吵闹的声音,孩子哭泣的声音,一切都从听筒的另一端传来。


叶修怔怔地握着家里的电话,听着周泽楷甜蜜地轻声念着他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叶修……前辈……”


在热浪的轰响声中,叶修听见他清晰又温柔地说了一句话,喘气的声音仿佛贴在耳边,真实地传递过来。


仿佛他还在身边,不曾远去。


 


“……我爱你。”


 


叶修闭上眼睛,听那端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占线的嘟嘟声。


 


“……我也爱你。”


不同于他们所经历过的每一天,只是这一次,周泽楷再也听不到叶修的回应。


 


END


 



评论

热度(62)

  1. 毛领的痴汉^_^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
  2. 天一的黑本本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
    QAQ好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