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all叶】GAME

黑子白大大的文

大招CD中的黑子白:



回头看看黑哥哥也挺中二的。末尾高能预警,小清新不要看,小清水不要看,未成年更不要看,blx更更不要看。






  【私设强化注意】

原梗来自微博:

成绩,本就是辨别学生好坏的尺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观念更是根深蒂固了。




22世纪,Z国人口达到失控的高度,32亿人口。国家为了缓解人口压力,并且在不影响GDP的情况下,规定成绩优秀的学生杀害差生不视为犯法,这个计划名为“废物清理”。




“这是在为这个国家的未来做长远的考虑。”某个官高位显的大人物在高高的演讲台上如是说。




“为了避免影响优等生的学习,任何人除休息日(星期四)外杀人,学校都会追究责任。优等生将会被处分(超过三个处分将强制退校),而差等生就会被视为死罪,处以枪毙处理。”




“我们坚信,差等生是根本无法还手的,因为他们连学习这等简单的事都处理不好,为人处世也就更加不擅长了。我们对这个计划有十足的信心。”




哈,不过是国家借刀杀人的计划而已。




这是被世人视为“废物”一样存在的差等生,和倍受社会各界关心宠溺的优等生间的较量。




你打算怎么做呢?




毕竟,这个世界是不公的。




————以下放文————

  发现了吗,这个世界变成一场游戏了啊。

  我们是差生,我们被推向了一个于我有利的境地啊。

  优等生拥有整个世界的偏爱又如何?

  当他们金贵的握着笔杆的手在教导下执起枪械时,我们早已学会怎么用美工刀将力量大于我们的人开膛破肚。

  就这样吧,像所有游戏里的主人公一样,从一切的至低点向高处的世界露出獠牙。

  We'll be the winner!

 




 

  “周四的嘉年华,是差生们最后的机会了吧。”




  江波涛擦着FAA-82,语气尽可能放得轻松。




  “嗯。”




  周泽楷应了一声,低头想着什么,指尖无意识的在落灰的窗户上划下一个“叶”字。




  政府在一开始的确将差生的破坏力计算在内了,并且举行了几次大规模的优生集训,将危险性高的枪械等物心照不宣的分发给优生。

 

  但就算这样,优生的死亡率也依旧居高不下,唯一改变的就是随之一起飙涨的差生死亡率。




  高层的大人物们终于无法无动于衷。




  “你们想反抗吗?想要脱去废物之名吗?想要享受公平是待遇吗?那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好了。

  六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会举行最盛大的嘉年华,派出你们差生中最强的50名,和优生中最强的50名进行屠戮的狂欢吧。

  要是差生活下来的多,那我们将取消所有对差生不公平的措施。

  但要是优生存活的多……那差生将被集体肃清!”

 




  “喂喂喂你看见班长了吗?我们蓝雨班的的班长,喻文州?和我差不多高,那个……”




  “没有看见,你快走开。”




  黄少天的话被硬生生的打断,那位陌生的优生一把将黄少天推出休息室,狠狠的甩上了门。




  黄少天紧了紧手里的西班牙之鹿,略略滑出刀鞘的刀刃上泛着冷淡的光泽。




  黄少天此时无暇去计较那个优等生的无礼,一来同为优生他不想自相残杀,二来他现在急于找到消失了几个小时之久的喻文州。

 

  血腥疯狂的周四嘉年华就要开始,单体战斗力一般的喻文州不能在这时候落单。




  喻文州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舒展的被绑在一个狭小黑暗的地方,周身陷在一片软绵之中,而头部附近则硬邦邦的,像是木头。




  喻文州动了动手,手腕和两腿被绑的很结实,嘴巴则被胶带一类的东西封住,根本不能说话。




  他冷静的想了想,自己的意识停留在去蓝雨战备库检查嘉年华时要用的装备,然后……



  眼前忽然出现光亮,喻文州受刺激的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




  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化在光晕里——是叶修。



  “感觉怎么样啊喻文州大大?”叶修嘴角勾着丝嘲讽的笑,语气轻快。




  喻文州回了他个无奈的眼神,他现在嘴被胶条封住,显然回答不了叶修这个带着揶揄的提问。




  “哦,忘了你不能说话。”




  叶修是个差生,但喻文州他们从不认为叶修的成绩真的像他表面上显露出来的那样。




  要知道私交甚好的他们以前还让叶修给他们讲过题。




  这家伙深深的厌恶着这个制度吧,特别是发生那件事情以后……恨不得所有的优生都去死。




  叶修隔着胶条给了喻文州一个空有温度的吻。




  “好好睡一觉,文州。”




  临走前,叶修艰难的把手探进了容纳喻文州的狭小之地,在喻文州手心里留下一样东西。




  “拿紧了。”




  待得黑暗再度降临,喻文州浅浅的叹了口气。




  被差生捉住,他可不认为自己可以活过这个礼拜四。




  就算对方是叶修,为了所有的差生和……那个人,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白喜欢你这么久了。喻文州戏谑的想到,开始把玩起叶修留给他的东西。




  “嘀,嘀……”细微的计时声在狭小的范围里响起。




  是个定时炸弹。




  呵。




  第二个失踪的是江波涛。




  张新杰锐利的扫过拄着狙击枪站在一边的枪王,他的拇指尖有啃啮过的痕迹,他在不安。




  丢了副手谁都会不安。




  离嘉年华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离集合还有15分钟。




  他已经准备好了作为战地医生该准备的一切,还有10分钟时间够他去看看江波涛失踪的地方。




  “去看看。”韩文清命令道。




  韩文清扣紧了拳套的搭扣,虽然知道优生赢了以后叶修所在的差生一方会遭受怎样的下场,但是他仍会全力以赴。




  他不会输,叶修也不会。




  张新杰走进江波涛失踪的那个男厕。




  卫生清洁,光线充足,没有异味……只是让人昏昏欲睡。




  糟糕。




  张新杰感到自己的时间感在流失,意志担不住身体的颓乏。




  他记得这感觉应该是江波涛常用的催眠瓦斯,是他们轮回科研社团一个暑假的成果,无色无味,一点点就可以迷翻三头大象。




  叶修曾经吐槽过……




  “这就像某些不良网站上卖的奇怪药水,给妹子喷了,妹子就得任他们做些奇怪的事。




  ……呵呵,现在哥要对你做些奇怪的事了,张副。”

 

  最后进入脑海的是叶修的话语。




  First Blood




  黄少天的刀刃上终于沾上了血液,下刀的时候他到底是偏了一些,避开了要害。




  叶修说,一旦真的下手了,就再也不回去了。少天,你应该干干净净的。




  被黄少天撂翻的人随后就被补了一枚子弹。




  黄少天回头看了一眼,是躲在摩天轮上的周泽楷。




  摩天轮这时候已经停止运行了,操控摩天轮的手杆上被插了根钢管,卡住了整个巨大的机器。




  也不知道这小子等会儿要怎么下来。




  黄少天看了一眼那个现在满身血的差生,心里一阵烦躁。




  他一直规避着一个事实,之前和他一起进场的卢瀚文也不见了。




  继失去班长后他又失去了蓝雨班的体育委员。







  孩子拿到新的玩具以后总有要迫不及待想要试试的欲望。




  优生们获得大量军械后的心情莫过于此。




  那阵子每天都有差生被无故虐杀,苏沐秋就是其中一位。




  叶修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苏沐秋在腹部中弹的情况下,被逼的从学校天台跳下去的场景。




  好在苏沐秋被保住一条性命。




  “患者虽然被救活,但是基本上可以算作是植物人了。唯一能救他的方法就是做高压氧手术了。”




  “那就给他做啊!”叶修等着面无表情的医生,眼球布满血丝。




  “按照规定,差等生是没有资格做这种等级的手术的。所以等待他的要么是变成永久性植物人,要么是恶化成脑死亡。”




  “……什么时候的条令?”




  “那是和废物清理计划一起颁布下来的法令。”




  “呵。”




  黄少天粗重的呼吸回响在他那一片阴暗的角落,他现在躲在嘉年华马戏团的帐篷里,观众席上的台阶是他的掩体。




  马戏团里堆着不少等人大小的玩偶,夸张的笑脸像是在嘲讽着黄少天的狼狈。




  一波差生刚刚走过,他们拎着不知道谁的枪械,浑身是血。




  黄少天想,他应该是剩下的最后一个人,摩天轮上消失的点射,霸图不见的刚毅身影和他逐渐莫名减少的同伴都在提醒他这个事实。




  自己会死吗?




  沉重的念头压的黄少天差点出现过呼吸症状。




  真是奇怪,明明几年前他还是一个可以大肆在嘉年华上撒欢的少年。




  身边有温柔可靠的班长,调皮好动的小卢以及……想到那个永远面带嘲讽的人,黄少天心里又是一阵抽痛。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少天,出来吧。”




  熟悉的声音在空荡的马戏团里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片凌乱的脚步声。




  黄少天紧了紧手里的西班牙之鹿,果断的站起身,把自己暴露在差生的视线下。




  ————叶修的手里抱着韩文清的拳套。




  “不愧是少天,坚持到了最后。”




  黄少天并不笨,在这种视死如归的情况下他反倒想明白了很多事。




  从一开始消失的喻文州和张新杰叶修就开始布局,失去了战术指挥的优生只是一只会张牙舞爪的大螃蟹。




  而拥有叶修和肖时钦的差生却好比能熟练运用蟹八件的食客,一刀一勺的将他们分吃干净。

 

  “叶修!!!”黄少天愤怒的低吼了一声:“你为什么!?…………真的回不去了对吧。就算这一切结束,没人再会死亡,遭受不公正的待遇,我们也回不去了!”




  叶修脸上维持着淡笑,他沉默了一会儿:“……少天,你想多了。”




  这时,直升机螺旋桨捣碎空气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呵,终于来了。”




  不出多时,某位手握重权的大人物带着全副武装的特种兵一同踏进了马戏团的帐篷。




  他身边跟着一身血污的周泽楷,他就是去传达优生败讯的那一个。




  叶修相比一脸气急败坏的长官显得淡定从容,他递给长官一纸合约。




  只要代表政府的他签下署名,那么一切有关废物清理计划的条令就会被彻底推翻。




  苏沐秋也会因此得救。




 




  那位长官冷笑了一声,提笔落下他的字迹,下笔之重,怨怼之深。




  “你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吗?等着来自高层的报复……”




  “领导你是在为那些死去的精英优等生愤怒吗?”




  忽然被戳穿想法的男人噎了一下,怒视着叶修。




  叶修低头看了一眼表:“那你大可不必这样想。”




  话音未落,一阵“噗啪”的轻响在帐篷里接二连三的响起。




  那长官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等人大小的玩偶的骚动。




  是的,那些玩偶动起来了。




  陆陆续续有玩偶摘下了他们木质的头盖,露出了他所熟悉的优生们。




  叶修绑了几乎每一个优生,并往他们手里塞了一个威力只够烧断绑手绳索的超微型定时炸弹。




  叶修对着长官晃了晃手中的合约:“我敢向你保证,优生没有一个死的。这张象征着公正的合约只是由差生的血铺就的。”




  还有一点点优生的恐惧罢了。




  喻文州从玩偶里爬出来,盘膝坐在原地,看着叶修想了会儿,然后笑了。




  叶修真的是一个,很强大的,玩游戏的人。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说说一些黄少天他们所不知道的事。




  叶修等差生原先是没有资格进入蓝雨的战备库并且阴了喻文州的。




  只能是有人给予了他权限。




  那个人就是周泽楷。




  把一些人暂时设定为轮回班的一员,身为班长周泽楷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阴倒了一个喻文州,剩下的张新杰也不容小觑。除掉没来参战的微草,可以肆意进入各班战备库的就只有蓝雨,霸图,轮回这三个精英班上的人。




  叶修一点也不怀疑张新杰可以推断到轮回身上来,为了洗脱嫌疑,他们带走了江波涛。




  至于迷倒张新杰那一点,完全就是叶修在赌了。




  赌张新杰的谨慎是让他留下准备战斗还是来检查江波涛失踪的地方。




  张新杰没有辜负他。




  而且为了使死亡率达到最小,叶修把轮回所有的子弹都替换成了关榕飞特质的血浆压缩弹,子弹头部受到外力就会喷射出大量血浆,看上去很黄很暴力。




  但被击中的人就一点点疼。




  至于血浆的来源,当然是从那个无良医院里偷的。




  最后的大boss韩文清,倒真的叶修亲自干翻下的。




  虽然也占了不少他们失去战术师的便宜,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是吗?




  叶修在喻文州的热吻下挣扎着偷得一丝缝隙喘了口气。




  “被前辈当作首要目标,我是该荣幸呢还是该伤心呢?”




  还不等叶修回答,叶修的口腔就被塞入了黄少天的那物。




  “叶修你这家伙!”黄少天抓着叶修的头发,没两下就抵到他口腔深处,刺激的叶修流下生理盐水:“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叶修的后面被搅进了两根手指,粘着大量的润滑,指腹上的茧子粗鲁的划过柔嫩的内壁。




  是韩文清。




  被韩文清折腾出的呻吟被黄少天全部堵在喉咙深处,张新杰又用手帕在叶修昂扬的欲望上系了个精巧的结。




  周泽楷吻着叶修的后颈以示安慰。




  叶修狠狠眨了眨眼,把泪水全部滴打在床单上。




  今夜注定无眠,但是他得忍着,这是他欠他们的。




  “政府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喻文州在叶修背上落下一个个鲜红的烙印。




  叶修手臂勾着周泽楷的脖颈,话语被顶弄得支离破碎:“呃……任重,哈啊……道远……”




  年轻的枪王没有说话,只是用更猛烈的动作代替了表达。




  韩文清握起了叶修的手,难得温情的落下一吻:“我们陪你。”




  游戏进入了加时赛,你不会输。




  因为这次我们可以作为你的战友。




  We will be the winner.




————end————

 



评论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