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叶皓】归时计 之分手梗

行了我喜欢上这对冷cp了

燃烧的壁炉:

避雷:sp文!


原著时间倒退向,有私设


这个和叶喻都是小伙伴推我写,但不同的是这篇不算我的文,我只是扩写,梗是小伙伴们共同的劳动成果。


萝卜小伙伴不让我@她。。萝卜缨,又名黏黏。请记住这个美丽的名字。


故事的背景是,第七赛季的时候,双方关系僵化,结果有一天刘皓提出赛后聚会被叶修否了,刘皓一个人于是喝闷酒。。被叶修看到带着叶修胡扯。叶修本来不准备管,但还是给了雷霆般的五耳光!再之后。。开始了扳正的日子。


这篇是。。。很久之后了


-----------------


你说什么?!
刘皓僵在那里,右手还攥着椅背。
大团大团香烟的白雾扑到他脸上。
“刘皓,”
叶修站在那儿,他就站在刘皓宿舍门口他经常站的那个地方。跟轮回的比赛主场打了三个小时,好不容易获胜,结果叶修一回来就又被人拖出去说要有什么事情。等到晚上终于回来了,等来的竟然是这么一句话。
“你......说什么?”
刘皓的眼倏然瞪大,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叶修却低下头尝了一口手里的烟,吐出薄薄的烟雾。


“咱俩不适合,分开吧。”
砰的一声,门被风带上了。
刘皓木然地站在那儿,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不知道缓了多久,他清秀的脸上终于开始扭曲,攥着椅背的手剧烈地颤抖,胳膊沉得几乎抬不起来。他想把手从椅子里抽出来,但是做不到。
他动不了。
叶修进门时对叶修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别在一起了。
叶修说我不要你了。
不要?谁不要谁了?
刘皓忽然觉得浑身发冷,随后又好像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就像被人扔进十八层地狱里,上刀山下油锅。疼,真疼,疼得他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困兽般的怒吼。
“啊——!!”
他的声音如喷涌的洪流遇到了拥挤的管道,疯狂地从嗓子眼里拼命往外冲,整个眼眶红得滴血,流出来的水却依然是透明的。
整个中夜中,这个突兀的声音让人格外心惊。


“那个......副队,已经挺晚的了,您看......是不是注意点影响?哎!就、就算输了,也不至于吧?”
门外有个新进的不长眼的小年轻大概是被一群老人推出来当了T,发出赔笑的声音。
嘉世赢了,刘皓今天输了。
嘿,没错,他还真输了。
整个人,都输了。
大半夜作妖。刘皓听了那小鬼的话反射性地一抖,立刻安静下来,生怕下一秒叶修就要拎着皮带进来抽他一顿。
但是呢?
刘皓突然笑了。嘴角挂着的是一抹冷笑。
他凭什么?他现在跟我是什么关系?


第二天早上起来训练的时候,王泽正在一边给贺铭打下手。王泽还年轻,是队里的替补,但也算已经小有名气。他的角色一直追求华丽,不过事实上本人除了爱面子还是个挺和顺的性格。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容易被感动,他对曾经随手帮过自己的刘皓一直挺尊敬。
所以他第一个发现了刘皓的不对劲。
按时准点到达训练室的刘皓今天比任何人都要沉默。他进来就低着头坐到位子上,打开电脑一言不发,连键盘的啪啪声都听不见,也不知道再干些什么。贺铭本身就跟刘皓关系还不错,也算他半个跟班,两个人面面相觑,弄得一头雾水。结果他们还没来得及问,叶修就进来了。
“哟,都齐了啊,那就别愣着了。”
叶修用一如既往吊儿郎当的声音懒懒开口。语调是懒的,手上眼里可不闲着。三下五除二将基础训练迅速解决,闯进公会开始捣鼓不知道什么玩意儿。这两天游戏刚更新,他们又是才赢了比赛,自然多些闲工夫。
昨天整场比赛打得很艰难,尤其是团体赛,简直是磨牙大战。幸好前面他们还是占优,有了不少底气,除了、哦!
贺铭和王泽偷偷对视一眼,一副了然的模样。
刘皓输了。
整个嘉世这两个人跟刘皓关系最好,傻子也能看出来他不对劲的时候。所以后来虽然刘皓不可能说,但是他们两都看得很清楚——刘皓经常被折腾。说不定......还是挨叶修揍。
证据是他经常坐不下来。
两个自以为弄清楚了情况的人打算训练结束后去关注下受伤的刘副队。结果饭点还没到,叶修就先撤了,没过多久刘皓也走了,弄了两个人对着干瞪眼。
平常不是这样的啊?
要搁平时,这时候叶修要么会特别关照刘皓,要么会特别“关照”刘皓——加训。但今天啥也没发生,这也太诡异了吧?
刘皓靠在床背上,不想动。
食堂的菜看了就倒胃口。他早饭就没吃,又一宿没睡,弄得眼眶通红,眼球上布满血丝。整个人生物钟都不知道飞到哪个北极去了,现在一点食欲也没有。
更何况他一点都不想在食堂看到任何一个不想看到的人。
刘皓今天表现的特好。准点出发,准点到达,准时完成任务——虽然完成率很差,但是叶修也没说什么。本来么,他压根都对自个儿没兴趣了。
刘皓想,没兴趣了,哈哈,叶修对我没兴趣了。
他哈着哈着就呛着了,然后拼命的咳嗽,发出令人心里发毛的干呕声。呛着他的罪魁祸首还在源源不断地往下淌。
妈的我为什么要管他有没有兴趣?
刘皓一边哭一边笑,一边狠狠地骂,叶修操你妈你个老混蛋,活该你永远也找不到老婆!
他倒都忘了,是他哭着求人家跟自己在一起的。
妈的!
越想越气,刘皓简直没法忍,不停地撕扯蹂躏着可怜的床单,好像那就是叶修一样。一边咳一边骂,越骂越凶,到最后连祖宗十八代都操过了。
手指关节攥的疼得要命。
结果下午去训练的时候,刘皓狠狠呸了一声。
他后悔了。
好端端的干什么不好,要折腾自己的手指?
结果一下午过得煎熬得要死,眼肿的像被人打过也不敢抬头,手疼的要命还得拼命用力,生怕一个不小心失误让叶修直接看笑话。
那当然。
他当然不能让叶修看笑话!
往这想着,刘皓竟然发起狠来,直接把下面来讨教的小学员弄得鬼哭狼嚎。
代价是,晚上回宿舍的时候,整个手指都肿了。
叶修还是一句话都没跟他说。
刘皓靠在床上,有点累。这么折腾了一天,好像挺累的啊。
刘皓把手挡在眼上。
他突然想,要是以前,在很久很久以前,叶修找他茬,他会怎么办呢?
有人让他不爽,他肯定会先舔着一张笑脸过去喊叶哥,然后在背地里把他往死里整。
可是现在呢?
刘皓突然有点绝望。
他觉得他已经干不出来这种事了。
叶修已经让他的神经真的形成了反射,哪怕自己真想坑人的时候,都会立刻浑身一抖。
再也逃不出来了。
刘皓想着,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睛里就又流出来了什么东西。是进了沙子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三天之后,刘皓终于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第一夜坐在床边上没睡,第二天靠在床板上没睡,第三天躺着没睡。
眼圈已经黑成了熊猫,连贺铭和王泽都忍不住投过来担心的眼神,还不敢跟他说话。估计他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别惹我,老子烦着呢”的气息。
这种气息一般只有在孙翔身上才有。
孙翔是这半年被从越云挖过来的精英。那是个真的天才,但是除了技术之外整个人智商堪忧。刘皓从前好歹也算嘉世的老二,现在倒弄成了个不尴不尬的位置。
但是刘皓还是挺能接受的。
他想,要是在从前,叶修和孙翔,他非得撬掉一个不可。
这个世上没有从前。
刘皓一边晕晕乎乎地走到床边上,一边拿起药瓶子里的安眠药往肚里灌。他没有水,也没力气烧水,就直接把整个药片嚼完吞了。
呸,苦死了。
刘皓被苦到流泪。
不知道是不是药的作用,他真的好好睡了一觉。
第四天了,叶修依然没有理他。他也依然没有失误。
刘皓整个人就像一个完美的副队,但不是从前那个好好先生的副队。
他连跟人打哈哈都懒得。
结果特悲催的,这天半夜三天,他就又醒了。
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
脑子里晃来晃去,一个让人恶心到想吐的影子不停晃悠,让刘皓恨不得去撞墙。他觉得整个人都像被人打了无数拳扔在墙角,动都动不了,就光难受。
于是在刘皓开着灯一边骂一边找事做的时候,他的目光停在了一把银色的小刀上。
这是叶修送他的礼物。
叶修开玩笑说,你不是想作么,嘴贱戳嘴,手贱剁手。
还真让他给说中了。
刘皓现在就想手贱。
他一只手臂抬起来,慢慢伸过去。叶修送的东西,他全都放在手边,一够就能够到。然而这时候,他甚至没有力气去碰到那个东西。
“当啷”一声,小刀被他扫到了地上。
这一声就像是一道警铃,噔的一下把他整个人都敲重了。他猛地弯腰用左手把小刀从地上夺了过来就高高举起,狠狠地往下戳!
不过在到达手腕之前,刀改了方向。
他还不想明天直接被赶出嘉世。
急转直下的刀锋往右折了个九十度,竟然直接往咽喉的方向去了!然而“噗”的一声,刀轨戛然而止。
刘皓发出一声痛极的闷哼。
那把小刀像一把巨刃,刀尖没入他右边大臂,将他深深钉在床上。
就好像古时候的人被钉在十字架上。
刘皓躺下,两只眼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
他的眼角依然有水渍,眼眶中依然有什么在打着转,最后顺着削瘦的、如同孩子般的脸颊滑落。
刘皓长得很清秀,挺好看的。如果不是知道他是副队,说不定会以为他只是个练习生。
脸颊旁边的床单湿了。
过了一回儿,刘皓的左手将刀子狠狠拔了出来,发出“呃啊”一声惨叫。
然而手并没有收回。他就那么躺着,到在左臂上无意识地划,一道一道,有一道,直到血像眼泪一样一滴滴落到地上。
他有些木然地放下了刀。
真疼啊。
但是比心疼要好点。
比,也许比那疼的更厉害点。
如果身上更疼,或许心里就不那么疼了。


第二天一早,贺铭和王泽依然再说话,就看见刘皓又进来了。
刘皓跟前几天一模一样,依然是摆着一副幽灵的脸转到自己那里去,弄得周围的人都觉得心里有些怕。
“哎,”贺铭压低声音,对王泽偷偷说道,“你觉不觉得副队的姿势有点不协调?”
王泽往后靠着脖子眯了会眼,一脸疑惑:“是有点啊,难不成队长又动手了?不像啊,他这两天挺正常的。”
“嗯,这你就不懂了,但这越正常,其实越不正常。”
他转回头,留下王泽一个人对着电脑干瞪眼。
那到底啥时候才是正常?


前一天晚上再神勇,第二天也不可能充英雄。
手臂上太疼,以至于刘皓动一下小臂都觉得浑身哆嗦。
但是心理好像很爽。
他自嘲地想,得,叶修啊叶修,你不让我坑人,我祸害自己还不行么?
结果下一秒,他就十分华丽地,让躺在地上的魔剑士,死了。
整个训练室顿时哗然。
其实刘皓平时挺容易失误的,主要是他也忙,而且经常不大对头,周围的人早就习惯了。结果这一个礼拜,刘皓竟然一个失误都没有,所有人还以为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呢。
结果好了,看来这回正常了。
所有人都像庆祝发现新大陆一般发出一声放松的长叹声。
刘皓可没这个闲心管这个——虽然若是从前,他一直对身边的人怎么看自己最敏感。
他只看见叶修头都没有抬,嘴唇却似乎要动了。
刘皓整个人一个激灵,像被人打了一支兴奋剂似地直接叫出声:“没事,我自己加练!”
他的心跳得整个人都在抖。
结果叶修的嘴唇停止了。
刘皓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要停止了。
然后叶修点了个头,说,行。
然后呢?
刘皓等着他开口骂人。
结果就没有然后了。
训练室里的窃窃私语很快就被叶修一道眼神给扫了回去。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只剩下刘皓一个人木然地呆在那里。
他就好像伸出左脸给人打,结果人家连右脸都没看一眼就走了。
他一下子觉得整个人都极度得被侮辱,差点就怒吼出声来!
可他吼什么?刘皓突然想,难不成他还想被骂么?
整个人都是冷的。
“快点,哥时间紧。”
耳畔突然响起叶修曾经的声音。
以前,叶修都会陪他一起加训的。尤其是训练完之后,有时候虽然罚他,但还会用红花油给他搓手指。
整个手指被一双微暖修长的大手覆住,那双带着茧子的手却有着极其柔韧的关节,能够将他手指的每一处都温柔地照顾到。
刘皓突然猛地低下头。
眼睛里有些朦胧。


那天晚上,刘皓梦见了叶修跟他分手的时候。
他没有放他出去,而是用身体抵住门疯狂地骂,狠狠地叫:你到底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他吼了很久很久很久,直到久得自己都忘记了时间,才看见叶修扔了已经只剩尾巴的烟。
叶修用冷淡的眼神看着他,说,
因为我不爱你了。
因为我不爱你了。
刘皓一下子吼叫着从噩梦中惊醒坐了起来。
浑身都黏黏的,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爱我了,刘皓想,他不爱我了。
他突然就想到最开始,想到自己痛苦着抱着他,想到他用指节抚摸着他的头发,说“我这么逼你打你,你还喜欢我啊”?
结果现在他说,我不爱你了。 
刘皓突然一下子就崩溃了。整个人从颤抖到恸哭,发出令人不忍心听的凄哀的哭骂声。
“你不爱我了,为什么,为什么?!”
浑浑噩噩的日子,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周。
傍晚的时候,刘皓打了水洗脸。胳膊上旧伤没好又添新伤,不过他不敢像第一天那样用刀子扎了,只是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划痕。尽管还是疼,但是再也没耽误过训练。
他表现的优秀得可怕。
全嘉世的队员都用一种看着怪物的眼神偷偷打量他。他甚至听到一个小队员再跟旁边的人讨论:“副队这样......难道是失恋了?”
还真他妈的是失恋了!被人抛弃了!操!
刘皓狠狠骂。
整个人像个狗皮膏药一样黏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
但是晚上还有训练。
拖着极度不情愿的情绪进了训练室,但是一看见叶修,他立刻就带上了那层完美的面具。
以前,他的面具是为了伪装,叶修说他虚伪。现在,他倒真的学会了伪装。
不能想。
刘皓一边骂自己不中用,一边露出极其平静冷淡的神色,好像对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晚上的训练十分无聊,他一点都提不起兴趣。匆匆忙忙应付过去,一看钟,已经八点半了。
训练已经该结束了。
刘皓不想动。他等训练室人走得差不多,才开始晃晃悠悠地收拾东西,整个人像个软趴趴的面条。结果刚站起来抬起头,就愣住了。
叶修正靠在门框上,看着他。
是的,是看着他。
刘皓整个人顿时五雷轰顶。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差点就要冲过去从窗户跳下去。直到意识到自己走的方向实在不对,才硬着头皮低下头,用最快的速度走到门口。直到视线里横了一只有力的臂膀。
游戏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或许不太行,手臂肌肉的力量却是极致完美的。不多于,但极为灵活。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刘皓低着头僵在哪儿,刚想挤出一句“让让”,就听见了那个一贯慵懒而低沉的声音。
“把你袖子挽起来给我看看。”
刘皓整个人猛地一弹,差点跳起来。
他什么时候发现的?
不对,应该说,他不发现才有鬼。
作为全荣耀的教科书,怎么可能不知道身体状态和技术能力的对应关系。
刘皓死死咬着牙,整个人都绷紧,形成一种极度防备的姿势。过了半天,才突然扯出一抹嘲讽的笑,仰起头,直视着眼前的男人,甚至他的视线还能比他更高一些,发出轻佻的声音:“怎么,队长又对我产生兴趣了么?”
他的声音其实是抖的。
他的心也是抖的。
叶修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深沉的眸子里看不出一点情绪。
刘皓强打着精神与他对视,然而整个人都在微微发颤。
然后,叶修淡淡地开了口。
“没事,别耽误训练。”
然后他转身,走了。
刘皓就那么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
他、他,他就这样、就这样!
他突然觉得一阵异常剧烈的怒火从心头涌出,几乎就像狠狠一拳打过去,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
他有什么资格让他说别的?
叶修连头也没有回。
刘皓低下头,向自己的屋子那边走。他有些晕。
滴,时针指到了10。
该到睡觉的时候了。
刘皓刚洗完澡,身上穿了件背心,外面披着长袖睡衣,头发还带着风干后微微的湿度。
又到了每天最煎熬的时候了。
刘皓微微呼了口气,正要往放安眠药的柜子走,就听见咔哒一声,门开了。
刘皓顿时警觉起来,他的屋子一向是锁门的,有钥匙的人只有......
只有宿管和叶修。
他顿时瞪大眼,停了动作,连带呼吸也停止了。
然而时间根本不给他反应。叶修毫无征兆地进了门,直接把门带上按了门扣,径自走了过来。
刘皓本能地想往后退。
叶修在他跟前一米处站定,堪堪越过安全距离。他什么开场白废话也没说,盯着他,直接懒懒地开了口:“你不是不愿意挽吗?这回省事儿,你直接把披着那件睡衣拿下来吧。”
刘皓心里狠狠一颤。
既然已经分手了,何必还要来管我?!
他就那么僵着。叶修不耐烦了,直接伸手一把把外套拽了下来。
触目惊心。
两条上臂一顺儿均匀的刀痕,新的旧的,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深很痛的结痂的血口。
刘皓顿时从心口凉了个透。
还是被他发现了。
叶修停了半晌,冲他笑了一下,说:“你行啊。”
然后抬手,还没等刘皓反应,直接一个耳刮子掴到他左颊上,冲击的力道直接让他整个人都摔到了床上。
“我就是这么教你的。”
叶修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森寒。
痛,很痛。
刘皓反射性地想去揉,却生生克制住自己的手,头慢慢晕了回来,突然觉得很可笑。
于是他笑了。
“叶神。”
他笑着开口,说出一个极度嘲讽的称呼。眼跟前有点模糊,一开口就扯得脸颊生疼。然而他才不管不顾,只像是疯了一样笑着,看着他。
“叶神这说的是哪儿的话。你教我的我一样不欠都做到了啊。”他不停地想说话,突然就觉得有很多想说,嘴里像连珠炮一样冒了出来:“呵,我再也没掐尖闹事儿搞小团体,没搅乱训练,没起歪心思搅风搅雨。难不成叶神没看见吗?哈,别的你也没教我啊,是不是?”他的语气中突然带出了浓浓的挑衅和幸灾乐祸的笑意:“你看啊,怕影响训练,我往上臂划的么这不。我知道,算我思考不周,今儿个起我就改别处,成吗队长?”
他眼前更模糊了,恍惚中看见叶修定定地站在那里,目光一刻不移地投射过来。
哈哈哈!
他笑得更厉害了:“队长怎么还不走啊?这是我的自由队长你可管不着啊。”他看见叶修似乎绷紧了咬肌,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却觉得更开心了。
哈哈哈哈,队长你这幅模样给谁看啊?你是气的还是怎么地啊?
刘皓缓缓撑着床从里面爬起来,脸颊上肿起了一个巴掌印,映衬的浅白的肌肤更加面无血色。
我......“队长,不划我睡不着觉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
他接着笑,放肆地笑,连眼泪哗哗落下来还接着笑,嘴里一刻不停地吐露着令人不忍心听的声音:“为什么睡不着啊。睡不着想的是谁啊,你猜猜?”
泪水流得更凶,他也笑得更凶了。
他就那么看着整个人绷得像一张弓的叶修,等着他随时再来给自己一个耳刮子,或者一顿皮带,然后冷笑而去。
但是他明知道,还是在说。
“哦!估计队长不乐意猜,没关系。”刘皓站起来,迈着僵硬的双腿重新往安眠药的柜子走:“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微微低下头,还是笑:“你把我教会了,教好了。我再也不祸害别人了。队长你不应该高兴吗?”
颤抖的手已经拿起了安眠药的瓶子,却一下子手一抖打到地上,塑料瓶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他抬起头,用朦胧的笑眼对着叶修。
“我疼啊,我疼的没办法啊。”他用能扯出的最大一抹笑对着叶修,不知道哪里鬼使神差,竟然破罐子破摔,颤抖的右手缓缓抚上左边的胸膛。
“睡不着觉的时候,我这里疼啊。”


叶修就这么看着他。
他看着他,目光深沉的让人要在其中溺毙。
他轻轻地开口,说了一句:“刘皓啊。”
原本还算平静的刘皓,听到这一声以为再也听不到的呼唤,突然僵硬起来。
叶修下意识地用手诶碰了一下嘴角,顺手摸了一下,下巴上留下一道血痕。
刘皓哆嗦着,淌着眼泪笑着,有些语无伦次却依然强作镇定:“哟,队长你出血了,怎么弄的,我去给你找点纸巾。”然后他立刻去床头桌上抽纸。
手一直抖着,纸巾抽出来就掉到了桌上。
刘皓一伸手,又抽了一张。
然后,一只手把他抽纸巾的手压住了。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全荣耀最珍贵的手。
刘皓一下子像被电了一样猛地颤抖起来,拼命往外抽自己的手。然而叶修狠狠拽着手腕让他根本抽不动。恍惚间,他看见叶修看着他,左手慢慢地,慢慢地摸上他的额头,眉眼,一直到脸颊。
就跟两人确定关系那天一样。
然后,叶修一倾身,左手环住了他的腰际,右手箍在后颈,将他牢牢抱住。
他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后悔了,我舍不得了,怎么办啊。
他说他舍不得。
刘皓整个人还是晕的。
他很想用力推开,却又觉得,舍不得。
他被放松开来,整个人慢慢软了下去。身体被放到床上半跪着,头压在他胸前。
他的笑意彻底失去了。
刘皓在叶修怀里沉默颤抖了一会儿,突然用尽力气仰起头,一口咬在叶修领子裸露出的肩上不松开。叶修微微低头,把他紧紧搂住,身体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
叶修的血混着刘皓脸颊上落下的泪水,顺着肩膀缓缓往下流。
咬着咬着,原本沉默的刘皓终于渐渐发出了“呜呜”的闷声,随后声音越来越大,嘴里也慢慢放开,发出一阵比一阵响的哭声。当叶修侧过头,吻在他颈后的那一刹那,他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刘皓忘记了周围寝室,忘记了训练,忘记了一切,用尽力气尽情地哭吼着、怒骂着,一边呛咳一边让叶修给他顺气,间或冒出一两句带着哭腔的“混蛋”,让人听得好不可怜。


刘皓趴在叶修肩上哭得不行,直到最后,都没有力气发出声音了,才渐渐轻了下去。叶修的带着香烟气息的吻从后颈顺着耳际落在他的脸颊,眼角,泪水和睫毛上。
刘皓哭得一抽一抽的,睫毛还在颤动。
叶修把他抱到床背上,把头放在自己胸前又蹭了蹭,在他唇上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
大半夜的,叶修又是擦汗又是喂水,一把老骨头了也是不容易。他不由地感叹着摇了摇头,最后在刘皓大床的另一边坐下。
刘皓已经平静了下来,低着头,显然有些昏昏欲睡。这些天他折腾得整个人缺血缺饭缺觉,都快弄得死过去了。此时乍然放松,整个人立刻困、饿、累一起涌上来。
然而他还不想睡。
他用哭得惨兮兮的眼睛望着叶修。
叶修一手轻抚在他红肿滚烫的脸颊上:“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分手?”
刘皓一听这话,立刻又有要开口骂人的架势。
“唉。”
叶修突然叹了口气。
“那天打完轮回来找我的,是我弟,你知道吧。”
“叶......秋?”
叶修改名叫叶秋已经是第八个赛季的事了。尽管他好不容易适应了叶修这个新名字,但是到现在听到一个叶秋,还是有点不适应。
“嗯。家里让我这个赛季后就回去。”
“就、就因为这个?!”刘皓整个人立刻要从床上跳起来。
“不是。”叶修看着他,目光带着罕见的认真的歉意。
他的吻又落在刘皓额头上:“对不起。”
他的语调没有一丝调侃:
“我以为自己不爱你了。”
我不爱你了。
刘皓的噩梦刹那间卷土重来,就要让他以为叶修下一秒就会摔门而出,整个人立刻剧烈挣扎起来,几乎睚眦尽裂。然而下一秒头却狠狠撞在他胸膛上。
“对不起,是我以为。我没有爱过别人,也不懂得该如何去爱......不知道为什么,这半年来很心浮气躁。可能是知道家里就要让我回去。我没跟你说过,我出身特殊,要家里接受你......我可能,只是太担心了。”
叶修很少说这么长的一段话,甚至是如此温柔的、带着眷恋的一段话。刘皓有些呆愣,就那样待在怀里听他说。
“我不知道,爱你该是什么感觉。是心疼,还是想和你在一起?是我状态太糟糕,却把压力转嫁到你身上。对不起。”
他把他搂在怀里,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刘皓觉得心里翻江倒海,又像是高兴,又像是愤怒,又像是难过,整个人煎熬得不得了,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到最后只能边骂边哭。叶修难得由着他,就这样让他待了好久,直到刘皓再次平静下来才把他松开。
刘皓抬头,看见叶修眉眼之间全是罕见的愧疚和深深的爱意。
他突然就觉得这么久的伤心难过愤怒都没什么的。
只要这个人还爱着他,只要叶修还在他身边。
然后,叶修说,
手臂怎么回事。
刘皓就愣了。
这、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吗?
然而刘皓突然就怂了。
他看见叶修靠在床背上,手里握着那瓶安眠药。
刘皓顿时傻了眼。
“那、那个,这个.......”“这是安眠药,我长眼了。”
叶修的语气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意。
刘皓顿时一缩。
“安眠药,用刀划手。你行啊刘皓?”
“不是不是!”刘皓已经把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忘了,吓得连连摆手,连称呼都换了:“不是、那个,叶哥!我,我是真睡不着,我没办法,我......”
“睡不着,安眠药多来两粒;再睡不着,加练一夜。怎么着,还用上刀了。”他左右端详了一眼手里那把小刀:“不对嘛,怎么这玩意还成了凶器。我收回来得了。”
“叶哥!”
刘皓立刻急红了眼,一边委屈一边手忙脚乱。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他也知道自己不该拿刀划,这种自残行为纯粹就是赌气撒泼。他甚至觉得其实自己也是在变相试图引起叶修的注意。最后,他一脸可怜的模样,悲惨地开口:“叶哥,明天还有训练。”
“哟,这不是理由。”
叶修根本不管他说什么,把他修长的双腿捞到自己腿上,直接扒了裤子就揍。刘皓立刻吓得飞了三魂七魄,哀哀道饶:“叶哥!叶哥你饶了我!我真不敢了,没下回了叶哥!”
“下回?”
叶修哼了一声,根本不答,狠狠一巴掌抽在他臀肉上。
“嗷——!”熟悉又陌生的啪啪声快准狠地落在他屁股上,顿时惊起刘皓的惨叫痛呼。他本来这两天就体弱,刚刚更是哭得力气全无,连挣扎的功夫都没有。大概是被叶修真的伤到了,心里格外脆弱。此时放松下来,也什么心气都顾不得,直接又哭出来:“叶哥!叶哥我真的错了......嗷!”
叶修才不管他是什么反应,巴掌把整个屁股都先打肿了两圈,然后对准臀腿交接就开始下黑手:“呵,你不是划手么?反正也影响比赛,干脆就别坐了。”说着毫不犹疑,啪的一声手掌和无比灵活有力的手指都抽打在腿后的臀肉上,直接覆盖了两瓣屁股。
刘皓立即发出一声响亮的啜泣,还不敢大声哭,毕竟自己理亏,只是发出“呜呜”的泣泪声。但是很快他就真的受不了了,这个时候内心格外脆弱,居然直接把手放在臀上,试图挡住受刑一样的巴掌,嘴里还哭着小声抽抽:“叶哥,真的不能挨了,真的不能了......”
叶修冷了脸:“我教你挡了?”
手是职业玩家最珍贵的东西,这个玩意被打到真不是闹着玩的。刘皓一听,立刻也清醒过来,知道自己闹得有点厉害,更怕了,一边哭一边颤颤地把手缩回来,发出一声喃喃的带着泣音的“叶哥”。
叶修看了他一眼,知道他也是知道怕了。虽然巴掌打得其实不重,但是这个时候对他来说威力足矣。只是之前一直没想到,原来这件事能让他这么疯狂。微微叹了口气,道:“二十下,记住了!”说着也不等刘皓回答,直接抽了下去。
刘皓一听还要打,立刻哭得更凶了。啪的一声巴掌落下来,刘皓“嗷”地哀叫一声,泪水糊了一脸。叶修知道这一下是为了让他记着,也不会有多大伤害,所以每一下都打得极慢,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体味疼痛、调整呼吸、去怕、哭叫甚至求饶。到最后,叶修每停一下,刘皓甚至都要哭着说“叶哥求你打我吧”,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在后悔认罚呢。
二十下很快就过去了。最后三下非常常规的,叶修加了力道绷紧手狠狠抽了下去,毫不意外地听见刘皓混杂着痛哭的求饶。啪的一声,最后一下落下去,整个臀腿都已经肿的老高,有的地方甚至已经泛青了。
刘皓趴在那儿哀哀地抽泣,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叶修把他抱起来,轻轻给他揉着,倒觉得面前的这个已经二十多岁的人真还是个小鬼。颇有些无奈地拿纸巾给他,结果刘皓根本不接,于是叶修只好帮他擦,哭了一脸擦了一脸,再哭一脸又擦一脸。到最后叶修也无奈了,直接让他趴自己怀里把眼泪鼻涕全擦到自己衣服上了。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不知道多久是时候,刘皓终于安静了下来。
身后伤没那么重,不需要抹药,他不愿意用红花油,叶修难得随他一次。他关了灯,借着月光,看着他趴在自己腿上,已经睡着了。睫毛上还挂着点泪珠。
这孩子长得其实真漂亮。
叶修想着,如果当初自己没下手打他,没把他扳过来,那恐怕他就真废了。
那又怎么会、到哪里去遇到一个这样的人呢?
突然,叶修又笑了,自嘲地笑着。他移了移身后的枕头,也靠下来,把刘皓慢慢移动了一下,帮他把被子盖好。
叶修想,原来我是真爱他。
比我想的还要爱他。





评论

热度(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