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叶皓】归时计 之告白梗

叶皓大法好!

燃烧的壁炉:

避雷:sp文!


原著时间倒退向,有私设


这个和叶喻都是小伙伴推我写,但不同的是这篇不算我的文,我只是扩写,梗是小伙伴们共同的劳动成果。


萝卜小伙伴不让我@她。。萝卜缨,又名黏黏。请记住这个美丽的名字。


故事的背景是,第七赛季的时候,双方关系僵化,结果有一天刘皓提出赛后聚会被叶修否了,刘皓一个人于是喝闷酒。。被叶修看到带着叶修胡扯。叶修本来不准备管,但还是给了雷霆般的五耳光!再之后。。开始了扳正的日子。


这篇是。。。比分手当然要早点。。。


-----------


“哎!你干什么呢看着点啊!没长眼吗?!”
一阵粗鲁的骂声传来,又随着飞驰而过的出租车消散在风中。
正低着头的刘皓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大骂一声,身上被车轮带起来的灰扑了一鼻子,气得他差点没抄起身边的垃圾袋就往那边砸。
没错,堂堂嘉世战队的副队长,正在路边倒垃圾。
当然,他是不可能以一副刘皓的尊容随便出现在大街上的。此时能看见的,是在街角一个带着口罩和鸭舌帽,两只眼冒着恶光的可疑人物,手里还拿着个巨大的黑塑料袋,里面装满打印后的废纸。
妈的。
刘皓在心里狠狠地骂。
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塞牙缝。打个赌,还要被罚倒垃圾。刘皓一边满怀恶意地在心里诅咒那个出租车司机,一边把垃圾袋像仇人一样用力帅进垃圾桶。
当然结果是他自己又被扑了一鼻子灰。
幸好他还戴了个口罩。
刘皓今天又被叶修骂了。不过被叶修骂是家常便饭。他气的并不是被叶修骂,而是另外一回事。
刘皓最近不太对劲。
要说他哪儿不对劲吧,他还真说不出来,总之是一看到叶修就浑身不舒服,憋屈的慌。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怕。可他有什么好怕的?
他还真有的怕。
但是这回并不是这样。
当刘皓意识到自己的心情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他想,我该不会是被叶修打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吧?他还是从王泽那个小鬼那儿听到的这个名词。
王泽是一个新来的训练生,刘皓有一回在他游戏里快死的时候随手救了他,没想到这小鬼居然感激涕零,直接把他奉为大哥。刘皓是谁啊,他多精明啊,当即露出一副大前辈的模样,好好地把这小鬼笼络了一番。结果可好,这人还真把他当成救命恩人了。
其实这没什么不好。这哪有什么不好?
都不好。
刘皓当时居然见鬼地想,叶修会觉得不好。
所以直到今天上午,他无意间听到王泽的一句话的时候,吓得整个人都震颤了,直接把旁边的水杯打到电脑键盘上,被叶修狠狠骂了一顿。
但是刘皓当时想的居然不是完了回去要挨打了而是——王泽是胡扯的吧?
王泽说的是,皓哥和叶哥关系真好,真羡慕啊,队长每天都专门给皓哥看数据,简直跟服务到家一样。
贺铭当即一副“你愚蠢”的表情:皓哥是副队,当然要看数据。
不过皓哥不是最不喜欢看了吗?哈哈,我都要觉得皓哥是喜欢看队长了。
皓哥是喜欢看队长了。
刘皓大脑当机了一下午。
最后他晃了晃头,怔怔地盯着自己的手,眼前出现的是叶修的手放在他手上的情景。
那双毫不留情的,紧紧握住武装带的,狠狠抽下来的,夹着烟的,还有上药的,荣耀最珍贵的手。
我喜欢他。
刘皓愣愣地对自己说。
我喜欢叶修......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刘皓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每天会盯着叶修,然后叶修说什么,他都只会答知道,态度配合的简直像是个刚进荣耀的乖学生。
但是叶修就头疼了。
这刘皓好端端的整什么幺蛾子?
要说他的态度,那真是好的,简直让叶修以为原来那个刘皓被人掉包了,完全没有那些到处作孽一脸算计的倒霉刘皓的影子。你说他对,他会点头,你说他错,他居然还会道歉。叶修就觉得奇怪了,难不成我怎么你了?
但是也不对。
刘皓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训练的时候不在状态,吃饭的时候不在状态,连走路的时候都不在状态。
叶修只觉得麻烦,难不成他是遇上什么事了?
但是一个大男人,任何事都不应该影响到他的工作态度。所以叶修只是一边冷眼旁观,一边皱眉。
而刘皓却是在心惊胆颤。
他一天比一天郁闷,一天比一天憋屈,一天比一天着急——因为每一天过去,他就会越觉得自己喜欢叶修!
刘皓怕得日夜难眠。
他根本顾不得去想什么叶修是个男人,什么叶修出身神秘,他唯一想的就是:叶修那么讨厌他,怎么可能......!
然后他突然就想到,自己以前有多恨叶修。
说起来,他为什么要恨呢?因为嫉妒?是,叶修太可恶,而且叶修从来都看不到他,看不到他的努力,更看不到他的成就!
没错。
刘皓越想心里越发寒。
因为他觉得叶修不重视他,叶修不喜欢他。
刘皓趴在床上,左手揪着床单不停地拧,一遍又一遍大口吸气又呼出去,好像一个缺氧的鱼在企图寻找水源,但是他的水源却是岩浆!
刘皓突然觉得好绝望。


第二天一早,王泽和贺铭看到刘皓的时候,眼都直了。
刘皓本来就长得不错,又一直维持着好人副队长的良好形象,对个人外貌管理一向做得很到位。但是今天这副尊容......
王泽有些尴尬地转过头,对着贺铭一头雾水道:“前辈,副队这是......”
贺铭的下巴都已经掉到了地上。
面前这个萎靡不振、带着深深的黑眼圈、目大无光、嘴唇发白、表情僵直、头上还顶着一撮毛的人,是谁?
刘皓?你在逗我?
但是贺铭还是要维持自己无所不能的前辈形象,于是闭上双眼,摇了摇头,捏起了鼠标缓缓开口:
“你,不懂。”
王泽脸上写满了“呆”。


下午的时候,刘皓还是这个半死不活的模样。
他不愿意抬头,因为一抬头就会看到叶修。
但是他又特别想抬头。
妈的!气死了!
刘皓忍不住又在心里大骂,却已经理屈词穷了。
他骂谁呢?
突然,头上响起咚咚咚的敲玻璃声。
刘皓一下子就被吓得狠狠一抖,就听见一个如鬼魅一般飘来的声音:
“干什么呢?”
刘皓当时就扔了鼠标。
是叶修。
叶修一脸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刘皓一呆,这才发现自己的电脑已经死机半天了,可他居然根本没看见。叶修恐怕是看他不动了,要他来重启的。
这简直是......
但是下一秒,刘皓就被吓傻了。
叶修居然坐到了他斜对面的空位上。
旁边那个是个新来的,技术不错但是不熟练,好像是叫什么......叶修?
刘皓当时差点扇自己一耳光。
滚啊!谁叫叶修!
他脑子里居然只剩下了一个名字:
叶修。
叶修就在那里坐着。从刘皓这个位置,根本不需要做任何移动,就能看到他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比自己的手还要大上一号,常年夹着烟的地方是那最漂亮的食指中央,再往上......
再往上被电脑挡住了。
这怎么行!
刘皓想,好像可以再挪一点。
于是他稍稍偏了头。
那双手,再往上是骨骼坚硬的手腕。刘皓知道这个手腕无比灵活,拎着皮带的时候能向后折整整九十度,然后狠狠抽下来!刘皓想到这里顿时一哆嗦。
然后呢?是手臂。手臂是叶修全身上下肌肉最发达的地方,匀称而富有力量的美感。不结实却非常修长。叶修啊叶修,长得就像修出来的一样。
然后他的目光顺着上去了。
那是裸露出来的肌肤。
刘皓顿时觉得一股热气冲到了头顶上。
他因为熬夜而通红的眼睛慢慢挪动到他的喉结上。叶修整个人是放松的,却又是专注的。他在打指导赛,不需要尽全力。但即使他尽全力的时候,刘皓知道,他还是这么放松。
刘皓心想,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只有我知道。因为我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只有我在这个地方。
刘皓心里微微一颤,觉得更热了。
然后,他的目光移到了叶修的唇上。
刘皓心里嗷呜一声人一下子就跳起来了。
真的毫不夸张,是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了。结果腿因为插在桌子底下根本没起来就跌了下去,身子差点撞歪电脑,腿磕在主机边角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整个训练室的目光立刻全部像聚光灯一样投射过来,吓得刘皓脸色刷白,立刻低头,连疼得要死的腿都不敢揉。
但是叶修还是发话了。
“你作什么呢?”
叶修懒懒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怒气,显然对于他最近的表现已经是不满到了极点。刘皓连忙瞅电脑,也不敢出声,两手飞快地操作,结果糊出来的效果还不如用脸滚键盘呢。
“想加练了是吧?行啊,晚上等着。”
刚还在颤抖的手这回狠狠拍了下去——纯粹是打了一个大哆嗦。
完了。
刘皓在心里呜地一声,心想,完了。
----------


煎熬的时间过得总是特别慢。刘皓一边心里怕得要命,另一方面竟然还想往叶修那边瞅。他拼命地压制自己神经病一样的欲望,只能把电脑当成发泄对象,啪啪直响的键盘把坐在他旁边贺铭耳机里的声音都盖住了,心里直暗暗叫苦——毕竟刘皓发脾气他们其他人还是没资格说什么的,只能受着。更何况这脾气来的简直莫名其妙。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结果晚上,还是到了。
叶修拎着一根皮带就进来了。
刘皓看到皮带的时候整个人都吓得一抖。皮带这玩意虽然不是武装带,可在叶修手里简直堪称地狱般的刑具。看叶修的手劲,刘皓简直怀疑他是专门练过的,根本不是一个天天呆在电脑跟前的宅男能有的力道。刘皓心里是真怕,但是他更不敢抬头,他怕一抬头就看见叶修嘲讽又冷笑的神情。
他怕。
以前他只是怕挨打,先在,他连叶修的一个表情都怕。
他怕叶修彻底厌恶他。
刘皓在心里狠狠骂,你犯什么贱?他娘的叶修是什么东西!天天骑在你头上从来不给你好脸色!做得好了从来没有奖励,稍微有点不对就是一顿打,他到底有什么好的!
刘皓想狠狠附和,对呀对呀!他就是一个老混蛋!像他这种人活该一辈子娶不到媳妇!
然后呢?
叶修只是缓缓走了进来,把门扣上了。
刘皓顿时从头顶凉到了心尖。
然后,就算自己这么喜欢他,他还是要打我。
“行了啊,愣着干什么?刘副队不是挺有本事的吗?成天精神恍惚还能不出错,这回是怎么了,谁又惹你了?拿电脑撒气?”
还不是你!!
刘皓恨不得破口大骂:都是你这个老混蛋!
但是他这样骂不是神经病吗?
刘皓低下头,不做声。
叶修的表情有些古怪。刘皓最近是不对,非常不对。但是之前自己只当他是遇上了事,可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拒绝合作。但是昨天不还是好好的?
这毛病不能惯。自己不高兴,给别人脸色看?叶修冷冷一笑,把手里的皮带折了三折,将容易伤人的皮带扣都藏了起来,慢悠悠地开口:“怎么,还要我为副队服务?”
刘皓依然低着头,手肘已经抵到了床板上。
叶修这回倒是真莫名其妙了。
以前就算是破口大骂,也没有过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时候啊?
但他不会忍这毛病,心里最近莫名被勾起的怒火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全都冒出来了。他直接左手一把把刘皓的胳膊揪过来,按到床上直接扒了裤子甩起皮带就狠狠往下抽,毫不意外地听到“啊”的一声惨叫。
“惯得你啊,什么毛病!”叶修一句话说完,又是一手落下。皮带过了后,在被床沿抵着翘起来的屁股上留下一道红肿凄厉的僵痕,直将手下的人打得狠狠一抽。
但是刘皓竟然没叫。
叶修更皱眉了。
他跟谁抗呢?
话也不说,皮带直接继续往下落。刘皓过去从来没有过负隅顽抗的时候,这回倒让叶修给气着了,一下比一下狠,居然就那么抽下去了。没错,叶修也被气着了。
叶修从来就是个老流氓,只有他气人的份,哪有别人让他受气的份?
但他莫名其妙就觉得气。
你丫跟谁摆脸色呢?
他想到这,神色一紧,手下已是用了当初跟着军区大哥混的时候的力道,高高抬起手臂手腕折了90度,直接一个漂亮的弧线甩了下来。
“呜嗷——!”
刘皓高昂起头,发出一声带着哭泣的惨叫。
这就被打哭了啊。
叶修听到这儿,顿时就更来气了,但是也是有点莫名的恨铁不成钢:“你折腾什么呢,啊?跟谁顶呢?”嘴里骂着,手下的皮带却轻了。
但是这一下之后,刘皓的声音立刻就响起来了,每一下下去都是一声凄惨的痛叫。到后面,竟然只剩下疯狂的哭泣和咳嗽,身体不停扭动着想逃离身后的刑具,却怎么可能是叶修的对手?
叶修坐到床边,一手按住他的腰一手用力往下抽,每抽一下说一句话:“你怎么回事到底,啊?”啪的一声落下,在撅起来的屁股上新添一道肿痕。
“这么操练你都能走神,嗯?”“嗖啪”“你小儿多动症啊?啊!”
皮带挟着风的声音抽下来,每落一下手下的身子就是狠狠一颤,带出一声让人不忍去听的哭喊。到最后呼声几乎是和哭声想成了一片,皮带下去只能听见更高的一声嚎叫和根本不停止的哭叫。
但是刘皓没有求饶。
他没有说一句“饶了我”,也没说一句“别打了”。
他只是一直在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绝望。
叶修手里的皮带停了。
他本来也没打算打太重,毕竟原本不是太大的错,只是心里有气,看着他这样就烦,就头疼,忍不住也下了点重手。低头一看,屁股上已经带了青肿,摸上去都是硬的。
刘皓还在哭,痛哭。
叶修皱了眉。
他放下皮带走到床头,看见刘皓把头埋在两个手臂里,只是呜呜啊啊地嚎哭,过了半天也不见缓和。半晌,叶修叹了口气蹲下,左手把他的头捞出来看着他的眼睛,叹息着又问了一次:“你到底怎么了。”
叶修的语调挺柔和的。
柔和的像是春天的风,温柔的像是夏天的花瓣雨。
刘皓的心狠狠一抖。
叶修用他深不见底的,罕见不带嘲讽的双眼直直地看着他,然后他的右手从旁边抽出纸巾,往他脸颊上轻柔地擦,从哭得没力气睁大、没有了伪装的简单纯粹的漂亮眼睛,到削瘦的下巴。最后,那两片从来只会说出讥讽话语的薄唇带着无奈的、如同对着一个孩童一样说出一句话。
“你怎么这么不经打啊。”
刘皓心里一根被栓得满满的弦,一下子就崩溃了。
他突然忘了身边所有的时间、事件、前因和背景,一切一切的顾虑都消失了。这个近的疯狂的距离和这个根本不能抗拒的叶修让他把心里所有该死的念头统统抛弃,狠狠地用力一下子冲上去抱住叶修,额头撞在他锁骨上的力道大到令他头晕目眩。
然而他的手就像抱着最后的那一棵救命稻草,没有留指甲的手指深深掐进他的肉里。
刘皓疯了。
他想,只有一次,就这一次,绝对没有下一次。
他已经疯了。就算叶修把他赶出去,就算叶修把他打个半死,就算叶修把他赶出嘉世,那又怎么样呢?
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不会比在他面前却不能看他更糟了。
刘皓咬牙的力气用到了最大,泪水像喷泉一样疯狂地倾泻而出。
叶修愣了。
他背后疼,他忘记了疼。
他将将蹲在那里,双臂还维持着刚才僵硬的姿势,身体挺得比站军姿还要笔直,眼神愣愣地看着前面。
他心里,慌了。
刘皓死死地抱着他。整双手,整个人,都在颤抖。似乎如果不是拿刀砍下他的双手,他就绝不可能再放了。 
叶修感受着胸前疯狂的湿度。
在那一刹那间,叶修眼前像走马灯一样闪过无数个画面。
第一天来到嘉世骄傲的刘皓,很快变得低伏的满脸假笑的刘皓,因为缺乏人才被提上副队的震惊狂喜的刘皓,在小食摊喝得烂醉满脸嘲讽和愤怒的刘皓,被打得鲜血淋漓喃喃哭着说叶哥我受不了了的刘皓。
叶哥,我受不了了。
你现在是不是,也受不了了?
叶修突然觉得他这张不要脸的老脸,有点湿。
他打荣耀从来没有颤抖过一分一毫的握鼠标的右手,有点颤。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刘皓已经抽搐地哭得没有了力气,只剩下脊背无力的起伏和吸气声的时候,叶修叹了口气。
他的手已经不再抖了。
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他抬起自己重新恢复镇定的、这个全荣耀最了不起的手,用手臂将刘皓的腰缓缓圈住,发力,收紧。
手下抽噎的刘皓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叶修又叹了口气,起身坐到床边,一手搂着他,另一手轻轻拍打他瘦弱的脊背。他微微低下头,将半跪在床上的人揽过来,力道卸到自己身上,把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边上。
他缓缓低下头,嘴唇移到他的耳畔,吐息之间还带着烟雾的气息,轻声道:
“我这么逼你这么打你,你还喜欢我啊?”
你还喜欢我啊?
抽搐着的刘皓仿佛忽然被噎着了。
他立刻在下一秒发出剧烈的抖动,整个人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激了一样,拼命地挣扎着要躲开。他不能,他被叶修发现了?他不能让叶修知道!他不能让叶修把他推开扔出去!
不,他后悔了,他刚刚想的全他妈是骗人的!他根本不愿意被叶修放了!他不愿意离开嘉世!巨大的恐惧和痛苦让刘皓早就把身后的疼痛抛诸脑后,狠狠往后撞,却一下子被叶修揽住后脑勺拉了过来。
刘皓惊恐地抬头,却感受到额间一点温热。
是叶修漂亮的下唇。
他跪坐着,伤痕累累的臀被压在腿上,身体高高扬起如同一把弓,额头抬着,形成一道漂亮的弧线。
而叶修吻在他的眉心上。
......
刘皓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慢慢的,他觉得那个温热的唇慢慢的移动,从眉眼,到鼻尖,最后......
他看见叶修那双深沉的眼睛。
隔着模糊的视线,叶修好像是在心痛。
真的吗?
刘皓想,他有可能会心疼吗?他是叶修啊,无所不能的叶修啊!
他怎么会心疼我这种人呢?
可是他会心疼我吗?
刘皓有些颤抖地想着。
我是不一样的吗?
下一秒,叶修的唇落在了他的唇上。
刘皓就那么呆呆地怔在那里,不动,也不出声。
然后,他就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他任由身前那双手摆布,被放到他腿上,身后被涂上薄薄的药,被捞起来,整个人趴在他腿上,身上。
他怔然地看着叶修的眼睛,无比明亮。
他说,喜欢我就说啊。
喜欢你,刘皓呆呆地想,不由自主就蠕动了嘴唇:怎么说?
叶修又吻了他,一触即离,然后用亮晶晶地眼睛看着他。
说你喜欢我啊。
说我喜欢......你?
叶修把他重新搂到怀里,揉了揉他凌乱的头发,在他耳际缓缓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啊?
“你怎么可能喜欢我?”
叶修的脸颊吻着他的头发。
我喜欢你啊。





评论

热度(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