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授权转载】安兹11岁 ①

文字来源于百度贴吧的 @zerox9021,ZERO大大

在此感谢大大为转载做出的分段以及重发工作

看完可以去原地址给大大支持和鼓励→http://tieba.baidu.com/p/4014208814?pid=84115841922&cid=84118214369#84118214369

那么,开始了

 

 

 

在安兹房间隔壁的服饰间里,乱七八糟地堆满了各种物品,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由於在YGGDRASIL中,打倒魔物就会掉落内含电脑资料的水晶,只要将水晶装到外装中,就能创造数不清的专属原创道具。因此,如果有喜欢的外装,很多人都会忍不住购买。

结果就是变成像这间房间一样的凄惨模样。

 

安兹从房里的各种武器中,拿起了一把小刀──他不记得以前有买过这个东西。

小刀看起来没有什麽杀伤力,但有着想让人当作艺术品收藏起来的吸引力。

银白色的纤细剑身在光线的照射下,发出了令人目眩的璀璨光芒,刻在剑身上的文字也在光线的反射下清楚映入眼帘。

 

瞬间,一道声音响起。

──Now that you are in my hand, what should I do to you, my little canary in the cage?

 

伴随着充满着几乎能滴出剧毒的恶意的笑声,安兹失去了意识。

 

 

「安兹大人!您到底在哪?」

「安兹大人到底到哪里去了?」

「……连安兹大人都离我们而去了吗?」

「不可能的!……安兹大人怎麽可能会离开!」

「安兹大人……」

 

空气中弥漫着绝望,焦急的脚步声在纳萨力克四处回荡着。

 

突然之间──

 

「安兹大人在这里!」

 

希望之钟响彻了整个墓地。

 

 

安兹逐渐恢复意识。

 

他环视着四周,发现自己似乎不知怎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群守护者围在他身旁,脸上写满了担忧。

 

「……安兹……大人,您现在觉得如何?」

 

雅尔贝德的声音中有着奇怪的犹豫。

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麽事,不过,大概是自己出了什麽事吧。上司出事,部下们会担心也是理所当然的。

一边自责着自己的不小心,安兹想着这种时候应该说什麽才好。

 

「抱歉,让你们──咦?」

一张开口,安兹就愣住了。

 

〈这是我的声音吗?〉

 

正当安兹发呆的时候,某个人递来了一面镜子。

安兹看见了镜中的自己……

 

那是一张孩童的脸,不论怎麽看都不像是原本的那具骸骨。

白皙的皮肤,粉嫩的嘴唇,一头白发用红色的圆珠发饰扎成两束马尾,长大之後肯定会是个美人吧。

唯一彰显着这张脸并不属於人类的,是那双眼睛──闪烁着如同刚流出的血一样的艳红光芒,而正常人眼白的部分则是彷佛吞噬一切光线的漆黑。

安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手中传来的是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并不是幻术。

 

「安兹大人,这是和您一起发现的。」

 

破旧的白布上,彷佛乾涸的血迹般的暗红色写着扭曲的文字。

──呵呵,〔安兹·乌尔·恭〕11岁!

 

安兹想要用一个『!!!』来结论一下自己现在的心情,可惜现在已经无法使用表情图示了。

但很快地,这个情绪也消失殆尽,彷佛受到什麽东西压抑一样,瞬间冷静了下来。

 

安兹回想着自己失去意识前最後的片段。

在服饰间里,拿起了不曾买过的道具,接着,某种声音响起。

Now that you are in my hand, what should I do to you, my little canary in the cage?

 

安兹想起来了。

那是曾经的公会成员──混乱小兔之羽──爱用的诅咒前宣言。

 

混乱小兔之羽是一名咒术师。

 

安兹记得曾经有一次的愚人节,混乱小兔之羽使用了大范围的诅咒陷阱。结果,头上长着绣球花的乌尔贝特与除了脸以外变成了一朵向日葵的塔其·米互相嘲笑对方,而其他人则嘲笑他们两人,只有混乱小兔之羽说着『失败,失败呀』摇着头,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这是因为咒术其实非常难用的关系。

因为文字有着不确定性,如果组织错误,最好的情况是无法发挥想要的功效,例如乌尔贝特没变成一棵绣球花,但更常出现的是系统无法解读,导致咒术完全无法发动。

也因此,咒术师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职业。

 

那把小刀大概是混乱小兔之羽留下来的恶作剧道具吧,虽然离开时大公开并解除了对公会成员有效的陷阱,但有些大概是连自己都忘了有设所以没有被解除。

会写着『安兹·乌尔·恭』而不是『飞鼠』,是因为设定是自动生成被施术者名字的关系。

而且,即使施术者已经不在了,编写好的咒术依然可以自动发动。

 

由於刚才情绪受到抑制,所以安兹可以肯定自己还是不死者,诅咒只是按照原本的外形而制作出了现在的模样。

因为原本肩膀上的装饰是骨头,所以被误认为是安兹的一部份,形成了双马尾了吧。

而长袍则被误认为是裙子。

 

但比起这些,安兹更在意的是该如何解除。

咒术的解除方式大概分为四种──特定时间後自动解除丶使用可以解除咒术的道具或魔法丶花钱请求游戏中设置的神庙里的神官NPC解除丶以及由施术者主动解除。

如果能缩小范围就好了,可惜的是,专攻咒术师的混乱小兔之羽几乎每一种都会。更糟的是,他最喜欢用的是几乎除施术者本人以外无法解除的高阶咒术。

 

虽然只是个恶作剧,但说不定还是使用了高阶咒术,这就非常不妙了。

解除咒术的道具只能用在低阶咒术上,而高阶咒术又很少会有自动解除的类型,几乎只有神官和施术者本人可以解除。

然而,现在安兹已经不在YGGDRASIL里了,所以没有神官可以帮他解除诅咒,混乱小兔之羽也不在这里。

 

正当安兹烦恼着该怎麽解除诅咒时,其他人也热烈地讨论着。

 

「所以,安兹大人是被变成女孩子了吗?」

「就算性别改变,我也一样爱着安兹大人!」

「其实这样也不错阿林斯。」

「不,我认为安兹大人只是变成小孩而已。」

 

所有人都看向迪米乌哥斯。

 

「但是,安兹大人穿着裙子……」

 

虽然没有夏提雅的裙子华丽,但依然能明显看出是用相当高级的布料裁制而成的朴素长裙。

 

「马雷也穿着裙子,对吧?」

听到迪米乌哥斯的疑问,马雷扯了扯短裙的裙摆,「嗯,这是泡泡茶壶大人的选择。她说这叫伪娘,所丶所以并没有弄错。」

 

41位无上至尊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既然搬出了至尊的名字,那也只能乖乖接受。

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里,马雷的服装就是最正确的装扮,只有相同位阶的无上至尊,才有资格更改马雷的装扮。

 

「这是混乱小兔之羽大人亲自制作的诅咒道具,不可能会弄错的。」

 

迪米乌哥斯手中拿着一把小刀,由於诅咒已经被触发,所以剑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鲜红的血迹写着,『混乱小兔之羽,参见』。

 

「但是,就算马雷的那身装扮没问题……所有的少年都必须那样穿吗?」

「那夏提雅为什麽没有像亚乌菈那样穿呢?」

 

面对这些疑问,迪米乌哥斯思考了一下。

 

「说不定,只有人类种才需要那样打扮吧。布上写的是『11岁』,指的应该人类的幼童,虽然安兹大人现在的模样明显不是人类,但一开始编写魔法时可能设定的就是人类。」

「咒术是很不容易操纵的一种魔法,同时也是弹性很大的一种魔法。至尊不可能会有编写错误这种低级的失误,因此,我认为混乱小兔之羽大人是故意给予了模糊的指令,藉此想产生出乎意料的效果。可以说是一种实验。」

 

〈只要是男孩子,就是伪娘吗?〉安兹在心中吐槽着。

 

然而,因为被迪米乌哥斯天衣无缝的理论震惊了,安兹错失了纠正的机会,所有人都已经被说服,认为『只要是人类种的男孩子,就是伪娘』。

安兹也不知道该怎麽解释自己身上的裙子。要硬掰成长袍有点困难,安兹也不想破坏曾经的夥伴在守护者们心中的评价。

 

「没错吧,安兹大人?」

 

听到迪米乌哥斯的疑问,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反驳的安兹,只好硬着头皮同意了。

然後安兹後悔了。

 

 

首先是头发。

 

虽然有些男性确实会留长发,但是,这些人当中并不包含铃木悟。

从来没留过长发的安兹,完全不知道该拿那些头发怎麽办,所以就想直接剪成短发。

但是,由於高阶物理无效化的常驻技能,使得低於60级的攻击都对安兹无效,所以普通的剪刀一点用也没有。

而当他决定找高攻击力的武器来替代剪刀时,所有人都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安兹大人,请恕我直言,您真的非得要剪掉头发不可吗?」

 

虽然只要安兹坚持的话,绝对不会有人质疑安兹的决定,但是,所有人似乎都觉得剪掉太可惜了。

最後,安兹还是顺从了大家的意见。

虽然他很快地就後悔了。

 

接着,是衣服的问题。

夏提雅非常热情地表示可以借用自己的衣服,不管是长的丶短的丶甚至是〔哗──〕的,都没问题。而雅尔贝德甚至做了和自己身上的衣服相同款式的裙子。

不过,这些意见都被安兹坚定地驳回了。

就算非得穿裙装,安兹也只能接受类似长袍的衣服。

 

除此之外,还有鞋子和发型等各式各样的问题。

但这些问题,安兹都还能接受。

真正令他难以忍受的,是另一个问题。

 

「我稍微外出一下。」安兹对帮忙绑好头发的女仆说。

「是,随身侍卫已经准备好了。」女仆立刻反射动作般地回答。

 

就是这件事,非常讨厌。

虽然已经强调过很多次了,自己只不过是外表改变了而已,并不是真的变成了小孩子。

但是,只要离开自己的房间,身後就会跟着侍卫,而且,不管安兹到哪,都一定会有个女仆紧紧跟在安兹身边不愿离开,无微不至地照料着自己。

──完全就是被当成小孩子对待了。

 

〈我不是小孩子啊,不需要有人随时盯着……〉

 

安兹在心中抱怨着。

突然,他意识到这种话正是小孩子才会说的。

 

〈不行,安兹·乌尔·恭是成熟的大人……糟糕!愈来愈像小孩子才会说的话了啊……不行不行!〉

 

尽管安兹的内心十分动摇,一旁的女仆却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这是因为安兹现在戴着面具。

 

因为按混乱小兔之羽的个性,有可能会以谜语的方式留下解除咒术的方法,所以在整个纳萨力克之中进行了搜索。

虽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但却发现了这个以安兹原本的脸所制作的面具。

这个面具有着完美隐藏安兹不死者身分的功能,即使是露出的双眼也会变成普通的蓝眼。

但是,安兹之所以喜欢戴这个面具,只是因为可以隐藏自己的表情。

 

「不用了……不需要其他人跟随,我只是想一个人逛逛。」

「还丶还请稍等!如果安兹大人遇到什麽万一,我们必须以身为盾,绝对不能让安兹大人有什麽三长两短!」

 

他们即使牺牲性命也要保护主人,自己却想一个人轻松散步。完全没有考虑对方想法的自己,未免太无情了。

不过自从发生异状以来,也已经过了3天多了,身为纳萨力克的主人,在目前这种身陷异常状态的时候,还要感受精神压力,实在很糟糕。面对关键时刻或许会有犯下错误的危险。

 

这种精神疲劳,也是人类的残渣吧。

 

总之,需要稍微放松一下。

就算只能走到隔壁的房间也好啊。

安兹努力地动着脑,想着可以顺利让自己单独外出的好藉口。

 

「……我有必须秘密进行的事,不允许随从同行。」

 

短暂的沉默,但安兹觉得这段时间实在非常漫长。

终於,女仆开口了。

 

「遵命,请慢走,安兹大人。」

 

看着相信藉口的女仆,虽然觉得胸口有点刺痛,不过安兹还是将这种刺痛甩开。

稍微休息一下应该不是什麽过错。没错,休息是非常重要的事──藉口越来越多了。

 

挥去心中的愧疚,安兹走出房门。

 

安兹在服饰间里翻找着。

突然,背後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安兹大人,竟然『又』没有携带随从。单独来这里,请问有何贵干呢?」

 

安兹回头一看,站在他身後的人是迪米乌哥斯。

虽然看起来像是挂着平常的笑容,但迪米乌哥斯整个人散发着『家长抓到小孩半夜偷溜出门』时的可怕气息。

 

〈生气了,真的生气了!没想到迪米乌哥斯生气起来这麽可怕啊!糟了……现在该怎麽办才好?〉

 

「啊……如果是迪米乌哥斯,应该知道我为什麽这麽做吧。」

 

安兹在面具底下冒着不会有的冷汗。

迪米乌哥斯端正的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安兹大人。不过,这件事,还请交由我们处理即可。」

 

尽管迪米乌哥斯到底又理解了什麽,说的又是哪件事,安兹完全无从知晓,但安兹还是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那就麻烦你们了。」

「遵命,安兹大人。」

 

最後,安兹还是立刻被送回了自己的房间。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