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授权转载】安兹11岁②

文字来源于百度贴吧的 @zerox9021,ZERO大大

在此感谢大大为转载做出的分段以及重发工作

看完可以去原地址给大大支持和鼓励→http://tieba.baidu.com/p/4014208814?pid=84115841922&cid=84118214369#84118214369

 那么,我们继续

 

 

要塞都市耶,兰提尔由三层城墙重重保护,在各个城墙内的城镇都有不同的特色。

位於中间的是市民的生活区。该区最大的广场名为中央广场,许多人都在这里摆设摊位。

在这个拥有白天特殊活力的广场里,喧嚣的热闹气氛将会一直延续到日落时分吧。不过就在邻近的五层楼建筑物中走出一道人影时,热闹的气氛顿时划下句点。

 

广场上的所有目光都被一对搭档吸引,所有人都呆立原地。

 

其中一人是年龄大约介於15岁到20岁的女性,眼尾细长的眼睛散发有如黑曜石的耀眼光芒,充满光泽的茂密黑发绑成一束马尾,细致的雪白肌肤在阳光照射下,彷佛珍珠闪闪发亮。

最吸引目光的地方莫过於她高雅的气质,还有任谁都会多看一眼的丶充满异国风情的美貌。身上那袭深棕色长袍虽然平凡无奇,穿在她身上却变得像是豪华礼服。

 

和她走在一起的是一名少女,年纪顶多只有12丶13岁吧,雪白的长发扎成了两束马尾,脸上则戴着骸骨般的可怕面具。

少女的穿着是魔力系魔法吟唱者很常见的打扮──散发出丝绸光泽的漆黑的长袍,手上戴着朴素的金属手套,没有露出半点肌肤。

 

两人走出的建筑物,正是怪物狩猎专家才会造访的名为『冒险者公会』的仲介所,实际上,眼尖的人还会发现两人的脖子上都挂着有个小铜牌的项炼。

 

铜牌,代表着两人不过是最低阶的冒险者罢了,之所以受到瞩目,只是因为其中较年长的女子的美丽容貌所致。

 

当安兹表示自己要前往耶.兰提尔时,守护者当中反对最强烈的人就是雅尔贝德。

虽然对方是即使违背自己的心意也会遵从『命令』的守护者,然而,将自己的意思强行加诸到公会同伴创造出来的守护者身上,安兹还是会觉得有些愧疚。

但迪米乌哥斯不知在雅尔贝德耳边说了什麽之後,雅尔贝德就突然不再反对,甚至带着完全认同的温和笑容目送安兹离开。

至今,安兹还是不知道迪米乌哥斯到底说了什麽。

 

〈该不会是,『放手,才能让孩子有机会学习与成长』……之类的吧……可恶,明明说过我不是小孩子……〉

 

心不在焉地想着这些事,安兹把脸转向默默地跟随着的娜贝拉尔。

 

「娜贝,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觉得人类是低等生物吗?」安兹有些不安地问。

「正是如此。人类是毫无价值的废物。」打从心底如此认为的娜贝拉尔毫不迟疑地回答。

「啊,果然你也是这样。」

 

安兹嘀咕着,但声音太小,没有传进娜贝拉尔耳里。

 

「……娜贝,我不会要你抛弃那种想法,但至少得克制。这里是人类的城镇,而且还不知道人类之中有什麽样的高手,所以尽量不要有那种会引来敌人的想法。还有,虽然不知道我们想攻击时,是否会出现令人类感到威胁的……杀气,但没有我的允许还是绝对不可轻举妄动。」

 

娜贝拉尔深深地鞠躬表示忠心与服从。

 

「遵命,飞飞大……啊。」

「算了,下次再努力就好……那麽,事先打听到的旅馆应该是在这附近。」

 

他们在这个商店林立的区域,根据挂在商店前方画有图案的招牌寻找着旅馆,因为安兹和娜贝拉尔都不认识这个国家的文字。

不久,他们终於发现目标「图案」。

拍落沾在靴子上的泥土,爬上两阶楼梯,安兹双手推开双开门走进店内。

 

安兹在面具下皱起姣好的眉毛。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是旅馆里比想像中还要污秽──地上到处都是不明的食物碎屑和液体;墙壁上的奇怪污渍;掉在角落已经发霉的神秘块状物……

 

「投宿是吧,小妹妹。要住几晚?」与其说是老板还比较像保镖的男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安兹。

 

〈不,我是男的。〉安兹在心中纠正道,但他早已累得不想再纠正任何人了。

〈……算了,反正误会就误会吧。〉安兹自暴自弃地想。

 

「我们想住一晚。」

「……铜牌啊。通铺一天5个铜板。食物有燕麦粥和青菜,想吃肉的话就加一个铜板。」老板粗鲁地回答。

「可以的话,我想要一间双人房。」

「……在这个城镇中,冒险者专用的旅馆有三间,其中我的店是最差的……你知道为什麽工会的人要介绍这里给你吗?」老板有些嗤之以鼻的声音响起。

「不知道,愿闻其详。」

「动动你的脑啊,小妹妹!年纪轻轻就不肯动脑吗?」

 

安兹从容不迫的态度依然没变。

从那场战斗,以及之後从俘虏口中逼问出来的情报,让安兹稍微了解了自己的强大。

只是──

 

〈……真的非得不停提『小妹妹』不可吗?〉安兹在内心叹着气,当然表面上依旧从容不迫。

 

看见安兹的反应,老板显得有点惊讶。

 

「……还满有胆识的嘛……来这里投宿的客人大多是铜牌和铁牌的冒险者。如果实力相当,即使素昧平生只要有一面之缘就可以组队冒险。所以想寻找实力相当的人组队,我们这里再适合不过……如果没有交集,可没办法找到组队的同伴喔。要是无法组成实力均衡的队伍,和魔物战斗等於死路一条。所以欠缺同伴的菜鸟,大多会在人多的地方推销自己。」

「最後再问一次,你想要通铺还是双人房?」

安兹理解地点了点头,「谢谢你,但还是双人房。餐点就免了。」

「啧,不懂别人的亲切的家伙……算了,一天7个铜板。当然是先付帐。」

 

在品头论足的目光中,安兹带着後面的娜贝拉尔迈开步伐──突然有只脚伸了出来,像是要阻挡安兹前进。

男子面带讨人厌的轻浮笑容,同桌的人也都露出相同的笑容,目不转睛地盯着安兹和娜贝拉尔。

不管是老板或其他客人,全都默不吭声,没有人出面制止。

 

安兹受不了地轻叹了一口气,将前方的脚轻轻踢开。

像是在等待这个动作,男子站了起来。

因为对方没穿铠甲,可以清楚看见衣服底下隆起的肌肉相当结实。脖子戴着一条和安兹类似的项炼,不过是铁牌。

 

「喂喂,很痛耶。小鬼,你走路都不看路的吗?」男子发出锐利的声音恐吓,慢慢靠近安兹。

「……不过我大人有大量,这样吧,只要你把姊姊借我一晚,我就原谅你,好不好啊?」

 

安兹不由得发出冷笑,轻轻举手制止想要上前的娜贝拉尔。

 

「啊,我可以请问一下吗?你比葛杰夫·史托罗诺夫强吗?」

「啥?」

「这样啊,看你的反应就很清楚了。这麽看来,似乎连玩耍的力道都不用──飞吧。」

 

安兹抬起脚,轻轻地踢了一下男子。

身体碰撞的声音丶桌上东西破碎的声音丶木板裂开的声音,还有男子的痛苦哀号混杂一起,响彻室内。像是被呻吟声吓到,店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能够一脚踹飞一名成年男子,这名少女的力量到底有多惊人?

 

安兹看向男子的同伴,他们纷纷急忙低下头来。

 

「我们的同伴得罪你了!真的非常抱歉!」

「……恩,原谅你们,反正没有对我造成困扰。不过,要赔老板桌子的钱喔。」

 

正当安兹觉得这件事应该就此告一段落,打算离开时,突然被一道声音叫住。

 

「看你干了什麽好事!都是你!我的药水,我重要的药水……!」

「只不过是瓶药水……」娜贝拉尔咕哝道。

「什麽?我可是连饭都不吃,不断节省再节省才存够钱,今天才刚买到那瓶药水,现在却被打破了!你竟然还这种态度?真是令人火大!」

「……你应该向刚才那个低等生物求偿,要不是他拚命伸出那双难看的短腿,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

「谁赔给我都没关系……不过那可是价值一枚金币又十枚银币的治疗药水喔。」

 

男子们全都低下头来,看来是没钱可赔。

於是,女子又看向娜贝拉尔。

 

「不向真正的罪魁祸首求偿,反而是──」

 

即使有安兹的叮咛,娜贝拉尔还是露出了锐利的眼神。

好像有些人感觉到了她的眼神,脸上显得有些不安。

 

「──好了,娜贝。」安兹赶紧打断娜贝拉尔的话,「……请问一下,那是回复用的药水没错吧?这样的话,我拿药水赔你,就此一笔勾消,可以吗?」

「没错。我可是一点一滴──」

 

安兹将低阶治疗药塞给女子。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恩,姑且没问题了。」

 

女子以诧异的表情望着药水,然後不甘不愿地收下。

虽然女子的语气听起来欲言又止,但安兹甩开心中的疑问。

刚才就一直担心娜贝拉尔会不会捅出什麽大篓子,这才是重点。

 

「走了。」

 

安兹以制止的语气简短告知娜贝拉尔,来到旅馆老板面前,拿出一枚银币。

 

「嗯,那麽找你六个铜币。上楼梯之後右转第一间,不用我提醒,你应该也知道不要随便接近别人的房间吧。你看起来好像什麽状况都能处理,但别给我添麻烦啊,小妹妹。」

「知道了。还有,请帮我们准备一下冒险所需的最低限度装备。我们带的东西掉了,工会那边告诉我,只要拜托一下,你们就会替客人准备。」

「嗯,我会在晚餐前准备妥当,你们也要准备好钱。」

 

安兹的身影消失在二楼之後,被安兹踢飞的男子同伴急忙向男子施展治疗魔法。

这个举动就像是点燃了导火线,让原本鸦雀无声的屋内变得喧嚣起来。

 

今後该如何对待那对姊妹?

如果只有两人,可以让她们进入,不,应该说邀请她们加入我们的队伍吧。

今晚我就到她们的隔壁偷听偷听。

还是别了吧,如果那儿被那个小妹妹踹上一脚,恐怕会绝子绝孙吧。

能被那麽可爱的妹妹踢上一脚,不也死而无憾?

那个面具底下到底长得怎麽样,真令人好奇。

声音那麽可爱,我想,肯定会和姊姊一样漂亮吧。

众人兴高采烈地讨论着神秘的二人组。

 

 

木门随着啪哒的声音关闭,娜贝拉尔大大吐出一口气。

接着,她按住眼角上下按摩,刚才的犀利双眼无力垂下,一脸完全放松的表情。就连马尾也像是失去活力般软趴趴地下垂。

不过,娜贝拉尔还是记得至尊的命令。

娜贝拉尔虽然聚精会神地绷紧神经想要采查室外状况,但身为魔法吟唱者的她,很难达到盗贼的那种功力,因此利用自己擅长的技能弥补缺陷。

 

「兔耳。」

 

随着魔法的发动,娜贝拉尔的头上冒出可爱的兔耳。抖动的兔耳感应着四周的声音。

听清楚周围的声音,确认安全无虞之後,娜贝拉尔发动了『讯息』魔法。

 

『娜贝拉尔·伽玛,有什麽事吗?』

「是的,定时报告。」

 

娜贝拉尔将现况一丝不漏地完整报告了。

她报告的对象,正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守护者总管──雅尔贝德。

 

『什麽!竟然有人胆敢找尊贵的安兹大人的麻烦!娜贝拉尔,那个男人的样子记住了吗?』

「是的。」

娜贝拉尔详细地描述了一下刚才那名找安兹麻烦的男子,以及他的夥伴的样貌与特徵。

 

後来,那名找安兹麻烦的男子与其同伴,全都莫名地失踪了。

不过,冒险者本来就是高风险的职业,大概是在城外遭遇了怪物,所以不幸丧命了吧。

 

 

隔天早上,安兹再次推开工会大门。

一进门,便看见一群冒险者,挂在脖子上的项炼都是金牌和银牌,没有任何铜牌。

带着些许格格不入的感觉。安兹走到柜台前。

 

「不好意思,我想要找工作。後面那个人是我的同伴娜贝,她是第三位阶的魔法使,我们想挑战高等级的工作,请问──」

 

一阵鼓噪震动空气,众人以吃惊的眼神看向娜贝拉尔。

在这个世界中,第三位阶已经到达魔法吟唱者的集大成领域。

 

突然,安兹耳里傅来了一道男子的声音。

「那麽,要不要帮我们工作呢?」

 

安兹转过头,站在那里的是四人组的冒险者,脖子上的银牌闪闪发亮。

男子们相当年轻,看起来不到20岁,不过没有半点稚气,有着不符合年纪的稳重感。

 

「你们都是是魔法吟唱者吧?队伍里没有战士在的话,有时候可是会很麻烦的喔。」看似队长的男子继续说道。

安兹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不过,还是先问一下到底是怎麽样的工作吧?」

 

听到他的回应,男子们请柜台小姐准备了一间房间。

 

「那麽在谈论工作之前,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吧。」刚才那名男子代表发言,「我是『漆黑之剑』的队长彼得·莫克。那个是队伍耳目的游击兵,陆克路特·波尔布。他是森林祭司──达因·伍德汪达,精通药草知识,如果身体有什麽问题可以马上告诉他。」

 

「最後是魔法吟唱者,队伍的军师。尼纳──是个『术师』。」

「……彼得,可以不要再介绍我的丢脸绰号吗?」

「你有绰号吗?」不知道这是怎麽回事的安兹问道。

「他可是天生异能,人称天才的知名魔法吟唱者喔。」陆克路特解释。

「喔──!」安兹感叹道。

 

天生异能是逼死三个阳光圣典的人才得到的情报,如今活生生的实例就在眼前,今安兹感到相当开心。

 

「没什麽大不了的。只是拥有的天生异能刚好属於那种系统而已。」

「喔喔。」

 

更加感到兴趣的安兹,向前挺出身子,注意倾听。

 

「记得是靠着魔法适性这个天生异能,让需要8年才能学会的缩短成4年?总之,在这个都市中尼纳很有名喔。」

「不过巴雷亚雷比我更出名就是了。」

「……那个人拥有什麽样的天生异能呢?」很感兴趣的安兹问道。

 

「原来如此,有着如此奇异的发色,又有即使声名远播也不足为奇的美丽姊姊,但我们却完全不认识,那是因为你们不是本地人吧?」

安兹连连点头,「没错,其实我们昨天才刚抵达这里而已。」

「他的名字是恩弗雷亚.巴雷亚雷,是知名药师的孙子。天生异能是可以使用任何魔法道具。不管是不同系统的卷轴,或是人类以外的种族才能使用的道具都可以。必须具有王族血统才能使用的道具,想必也毫无问题吧。」

 

「我认为那个人很危险。」娜贝拉尔靠近安兹的耳朵,带着充满警戒的语气说道。

 

「怎麽了吗?」

「没事,别在意。话说回来,轮到我们自我介绍了。她是娜贝,我叫飞飞。请多指教。」

「好的,也请你们多多指教。那麽飞飞小姐,你们直呼我们的名字就可以了。好,这麽快就言归正传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接下来就来讨论工作吧。那个嘛,其实想请你们做的事不算什麽工作……这个工作是狩猎在这个城镇周围出没的魔物。」

 

听到『飞飞小姐』这个称呼,安兹的内心瞬间是崩溃的。

 

误解了安兹动摇的原因,彼得热心地解释道,「放心好了,因为靠近开发区域,应该不会有太强的魔物啦。」

「根据魔物的强弱,城镇会透过工会发给奖金,这种行为不知道在飞飞小姐的国家称为什麽?」

「报酬的部分,因为是飞飞小姐的队伍和我们的队伍一起合作,所以两队平分报酬。如何,飞飞小姐?愿不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呢。」

安兹假装思考了一会儿才点头同意,「这样的分配没有问题,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吧。但既然要合作狩猎,我觉得应该要在这里厘清问题比较好,你们有什麽问题要问我们吗?」

 

「我!」听到安兹的问题,陆克路特立刻举起友谊之手,「娜贝小姐,我爱上你了!一见锺情!请跟我交往!」

 

成为目光焦点的娜贝拉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闭嘴,低等生物〈蛞蝓〉。搞清楚自已的身分再开口,不然把你的舌头拔下来喔?」

「谢谢你这麽斩钉截铁的拒绝!」

「啊,那个……」

 

安兹想要缓和气氛,但是陆克路特再次抢先说道。

 

「飞飞小姐,我爱上你了!一见锺情!请跟我交往!」

「……啥?」安兹当场呆愣在地。

「放肆!」娜贝拉尔立刻将自己阻挡在陆克路特与安兹之间,「低等生物〈蛆虫〉,想要我用汤匙挖出你的眼睛吗?」

彼得迅速压下陆克路特的头,「我的同伴给你们造成困扰了实在非常抱歉!」

 

柜台小姐的脸突然出现。

 

「飞飞小姐,这里有指名您的工作。」

「是哪位的委托工作?」

「是的。是恩弗雷亚·巴雷亚雷先生。」

 

 

从耶.兰提尔前往东北方的卡恩村时,马车的路线大致分成两条。

这次选择的行进路线是沿着森林周围前进,遇到魔物的机率较高,以保镖的立场来看是个错误的选择。

虽然这个决定隐含得不偿失的危险,但安兹还是选择这条路线。这是为了达成彼得他们最初委托的狩猎魔物任务。

而且在森林与平原的交界,不至於出现太强的魔物,以大家的实力应该足以应付,还可藉由实战确认彼此队伍的实力。

 

一行人以围着马车的队形前进,驾车者当然是恩弗雷亚,游击兵陆克路特走在马车前面,战士彼得走在马车左侧,马车右侧是森林祭司达因和魔法吟唱师尼纳,後方则是安兹和娜贝拉尔。

 

安兹看向腰间的配刀。

原本,安兹想以战士的身分作为冒险者,但这个想法被瞬间否定了。

所有人一致同意,让安兹在未知的世界以不习惯的战士姿态出现,实在太危险了。

 

〈就这麽不看好我作为战士的能力吗?〉安兹叹了一口气。

 

话虽如此,安兹还是偷偷地制作了这两把刀。

若以YGGDRASIL中的等级来判断,安兹的数值大约和Lv30的战士差不多,但会大幅受到魔法和装备品的影响。

虽然只要发动战士化的魔法──『完美战士』,数值就能变成Lv100的战士,而且也能使用战士的武器装备,但那麽做就无法使用魔法了,因此受到了众人的强力反对。

安兹使用『高阶道具创造』所制作出的,是没有任何附加效果的普通武器,因此安兹的数值就真的只有Lv30的战士了,但砍砍小怪应该还没有问题。

 

因为视野辽阔,所有人都没有多大的警戒,因此安兹就这麽漫不经心地想着。

突然,『噗』地一声,安兹跌倒在地。

娜贝拉尔惊呼一声,赶紧将安兹扶了起来,拍掉他身上的泥土,还不停地四处检查是否哪里有损伤。

 

「……我没事,娜贝。」安兹有点尴尬地制止了娜贝拉尔。

「是因为太阳太大了吧?飞飞小姐又包得密不透风。是不是需要休息一下呢?」

 

安兹正想开口婉拒彼得的建议,陆克路特就飞奔到他的面前,并蹲了下来。

 

「来吧,飞飞酱──」

「──死吧!低等生物〈蚜虫〉!」娜贝拉尔一脚踹开陆克路特,并取代了他的位置。

「来吧,飞飞,还请到我的背上。」娜贝拉尔恭敬地说。

 

安兹沉默地看着娜贝拉尔蹲下的背影。

虽然娜贝拉尔似乎被默认为安兹的姊姊了,而他现在又是小孩子的模样,但安兹还是觉得被女性背在背上实在非常羞耻。

那麽,让男人背呢?

更羞耻。因为在安兹看来,除了让男女主角的感情升温之外,就是为了彰显亲子感情的典型桥段。

 

看着不知所措的安兹,恩弗雷亚笑了笑。

「飞飞小姐要不要上来马车这里呢?」

 

在安兹看来,并排坐也是让男女主角的感情升温的一个桥段。

但是,就算拒绝,也会被认为是在逞强吧。

在寥寥无几的选项中,安兹只好硬着头皮选择了看起来比较没那麽奇怪的马车,坐到了恩弗雷亚身旁。

娜贝拉尔似乎露出了有些遗憾的表情,但大概只是错觉吧。

 

「从这一带开始就属於危险地带。虽然不会出现无法应付的魔物,但还是要多加留意。」彼得第一次发出稍微有点严肃的声音。

「了解。」

 

点头的安兹突然想到一件事。

如果是在游戏中,会遇到什麽样的魔物是根据地点而定,但现实里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

安兹对自己的高强实力充满信心,然而,为了掩人耳目,现在的安兹顶多只能使用第三位阶的魔法。在这种压抑长处的状态下,是否能彻底保护恩弗雷亚呢?

 

安兹转过身看向娜贝拉尔,承受视线的娜贝拉尔点了个头。

两人事先讨论过,在紧要关头时让娜贝拉尔发动更高位阶的魔法,最多第五位阶,希望能就这麽解决问题。

 

看到两人的眼神交流,陆克路特以开玩笑的轻浮语气说道,「没事的,不需要担心,只要没有遭到奇袭,也不至於太过棘手。而且只要是我负责把风,即使是奇袭也逃不过我的耳目。呐,我很厉害吧,娜贝酱丶飞飞酱?」

「……飞飞,需要我揍扁这个低等生物〈斑蚊〉吗?」

 

安兹驳回娜贝拉尔的真心要求,感觉不存在的胃痛了起来。

 

 

「有动静了。」

 

环视一行人的魔物走向草原,虽然有些距离,还是足以从丑恶的脸上感觉到敌意。

 

「……数量有点多。看来无法避开战斗了。」

「嗯,没错。哥布林和食人魔的特性是看到人少时就会攻击。应该说拥有的智慧只会以人数判断彼此的战斗能力,有点麻烦。」

「那麽,之前说好一半一半,现在该怎麽分配呢?」

「那食人魔就由我们负责吧。可以请大家保护马车上的恩弗雷亚先生吗?」

「飞飞小姐,请不要勉强自己。」

「不过区区几只食人魔,你认为我们解决不了吗?」娜贝拉尔问。

「还真是有自信呢……」

「你们准备好就开始吧。」安兹只用这句话就结束了话题。

 

弓弦划破空气,射出的箭直线飞去,落在距离来到草原的哥布林10公尺以外的地方。

遭到攻击的事实和数量的悬殊差距,让哥布林的暴力本性过度膨胀,於是一起大声呼叫,不顾一切地朝陆克路特全力冲剌。食人魔也接着一起向前冲。

对鲜血的渴望已经浑然忘我,不但没有列队,也没有持盾保护。它们的脑袋一片空白。

 

虽然哥布林动作敏捷,不过食人魔的步幅很大,因此队形变成脚力较好的食人魔在前,哥布林在後。两者的距离稍微拉开了。

这时的安兹和娜贝拉尔,悠哉地向前走去,步伐轻松到像是在散步一样。

 

和食人魔距离越来越近,安兹双手交叉放到腰间,握住剑柄,画出大大的弧线,两把巨剑就此现身。

映入眼帘的耀眼光芒,让漆黑之剑一行人全都倒吸一口气。

 

和娇小的安兹并不搭称的两把巨剑看起来十分气派。

整把巨剑超过150公分,雕刻在剑身凹槽的花纹彷佛两条彼此互相交缠的蛇,前端部分有如张开的扇子,剑刃散发冷冽的锐利光芒。

与其说是战斗用的武器,更像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

 

宛如疾风的动作,接着以更快的速度挥出右手的巨剑,银白色的光辉残影像是斩断空间一闪而过。

那一剑太过令人震撼,即使不是砍向自己,却彷佛目睹就在自己身旁的死亡,令人毛骨悚然。

刚才直挺挺站立的食人魔上半身滑落地面,只剩下半身不动──光靠一剑就划下了句点。

喷出的血液和内脏还有飘散四周的恶臭,说明着这绝对不是幻想的光景。

 

「…好厉害。」

不知是谁在低声惊叹。在鸦雀无声的战场上显得清晰可闻。

「……真不可思议。已经超越秘银级到达山铜级……不,该不会是精钢级吧?」

 

看着令人瞠目结舌的光景,食人魔不由自主停下脚步,露出恐惧的表情後退。

 

「怎麽了?不过来吗?那麽,是要我自己过去罗?」

如果是平时的话,大概会感觉相当可爱吧,但此时在战场上响起的平静声音,却令人不禁恐惧地全身颤抖。

 

安兹以惊人的速度接近其他食人魔,左手的巨剑横向挥出。

食人魔的上半身在空中旋转,落在和下半身不同的地方。

 

「飞飞小姐……是怪物吗……?」

再次看着眼前的震撼景象,没人出声否定达因的说法。

 

如同所有人的预测,食人魔的尸体继续增加。如今还苟延残喘的食人魔仅剩两只,一只被草缠住,另一只在安兹面前吓得发抖。

食人魔发出奇怪的呻吟转过身,抛下手上的棍棒逃往森林,速度比刚才突击时还快。

 

「想逃走啊?」声音中有着与少女并不相称的冷酷,「雷击。」

 

剧烈震动空气的雷击宾士而去,随着雷鸣贯穿逃走的食人魔身体。

就连後方被草缠住的食人魔也一并贯穿,只靠一击就轻松葬送了两只食人魔。

茫然望着这个景像的哥布林大叫着想逃命,不过彼得比它们更快。

哥布林转眼间尸横遍野,无一幸免。

 

在浓烈的尸臭味中,达因以『轻伤治疗』恢复陆克路特和彼得的伤,没事做的尼纳拔出匕首割下哥布林的耳朵。

 

「飞飞小姐实在太厉害了!同样身为战士,实在令人崇拜!不过那把剑是哪里的奇珍异宝?从来没看过那麽有价值的剑。还有啊,你的臂力是怎麽锻炼出来的啊?」

「这个啊,只是外形改变了而已,其实很轻的喔。」

 

安兹拿起其中一把,变为巨剑模式後递给困惑的彼得。

 

「咦?真的耶,真是厉害的剑。」

「但是……飞飞小姐不是魔法吟唱者吗?」尼纳一边问道,一边以熟练的手法割下食人魔的耳朵。

「那个啊,不是很正常吗?魔法吟唱者同时──」安兹歪着头,困惑地说。

 

虽然是很可爱的一个动作,但见过刚才画面的人,却只觉得毛骨悚然。

 

「──不,绝对不正常!」身为战士的彼得立刻否定了安兹。

「没错,一般的魔法吟唱者根本没办法再同时锻炼剑术。」身为魔法吟唱者的尼纳也无法同意。

「这样啊,在我的国家很正常喔。」安兹的声音有点惊讶,彷佛感到难以置信,「虽然魔法吟唱者远远比不上真正的战士就是了。对吧,娜贝?」

「没错。」

 

「不,飞飞小姐已经足以和真正的战士匹敌了!」

「已经超过一般战士的水准了吧!」

「是啊,一招就把食人魔一刀两断了!」

「不,」安兹摇了摇头,「因为我的任性,所以多花了一点时间才解决食人魔,如果是娜贝的话,就不需要花这麽多时间了吧,真是抱歉呢。」

娜贝拉尔露出有些难为情的表情,「不,并没有那回事。」

 

「你是指……用魔法吗?」陆克路特犹豫地问。

安兹摇了摇头,「是用刀喔。娜贝非常厉害的。」

娜贝拉尔红着脸,露出相当难为情的表情,「不,没有那回事。」

 

看着这个画面,其他人一起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虽然不到落日时分,一行人已经开始准备野营。

结束了工作的安兹和娜贝拉尔回到顶盖帐棚。

 

「辛苦了。」

 

尼纳在周围走来走去,口中吟唱着魔法。

那是对任何东西都会产生『警报』的警戒魔法,虽然无法涵盖多大范围,也足以预防万一。

 

这个YGGDRASIL没有的魔法让安兹眯起眼睛。

虽然把收集未知魔法的任务交给其他人,但是未知魔法还是激起魔法吟唱者的欲望。

发现安兹盯着自己的尼纳,虽然没有一开始那麽疏远,还是露出显而易见的做作笑容走过来。

 

「哎呀,不用看得那麽津津有味吧。没有那麽有趣吧?」

「因为是我不会的魔法呢,我也想要学会像尼纳先生那样的魔法。」

「飞飞小姐真是贪心呢。连剑术本领都那麽高强了。」陆克路特以轻浮的语气插嘴道,「对了,饭好像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帮忙叫那三个人回来吗?」

 

「让我去吧,飞飞。」

「咦──娜贝酱要去吗?不留下来和我一起做饭,共同编织爱的回忆吗?」

「去死吧,低等生物〈蚰蜒〉。」

「别说了,娜贝。我们一起去吧。」

「咦──连飞飞酱也要去吗?」陆克路特露出失望的表情。

「灌你喝下滚烫热油,让你没办法再说无聊的话喔?」

「娜贝……」

「是!」

 

太阳隐没在地平线,众人在夕阳将世界染成朱红色的背景下用餐。

 

安兹望着手上那碗看起来很咸的浓汤。

安兹是不死者,虽然身体变成了这副模样,吃下去不会像骷髅那样马上漏出来,但也吞不了东西。安兹自己稍微摸过了,嘴巴後面是实心的,并没有食道存在。

另一个问题是,就算吃了,也尝不出任何味道。

然而,虽然失去食欲,但眼前出现看似美味又让人好奇的食物时,没办法吃到还是令安兹很不甘心。

安兹来到这个世界,还有得到不死者的身体之後,第一次对此感到遗憾。

 

「啊──飞飞酱难道有什麽东西不敢吃吗?别担心,飞飞酱不敢吃的东西就让陆克路特哥哥帮你解决吧!」

「放肆!飞飞的食物轮得到你这低等生物〈蠹鱼〉来吃吗?那可是──」

「──不,只是有点私人的原因。」

「是吗?那麽不必勉强也没关系喔?不过,现在是吃饭时间,飞飞小姐可以把面具拿下来吧?」

「不,是因为宗教的关系,未成年的女性不可以在外人面前露出脸来,否则会终生无法出嫁。」

「这样啊,真是奇怪的宗教。不过世界很大,有那种宗教也不足为奇吧。」

 

〈虽然我是男的说。〉安兹在心中吐槽道,〈而且还是具骷髅呢……曾经是……呵呵,成年人类男性铃木悟……〉

想到这里,安兹的心情又变糟了。

 

 

 

 

————————————————————————

量是不是很足?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