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的黑本本

囤文处,不定期更新

【全職】感謝信01

特别喜欢

晚安諸君:

前言


O非常久沒有打文了,很多語句組織得不好請見諒。


O剛入坑不久,文看得很少很少,如果有梗重複到或是有BUG,請務必告訴我,謝謝。


O第一次寫全員向,有點自不量力……


O葉修生日快樂!








「這什麼玩意兒?」


退役後的魏琛沒像葉修一樣人間蒸發,倒是回去見了網遊時跟著自己的兄弟們一面。沒想到回了興欣,迎接的陳果第一件事就是往他身上拍了封信件。


「你自己看吧。小唐他們都有,連你也有的話應該是把退役的選手都算在內了吧。」


「什麼什麼……感謝信?誰要感謝老夫啊?什麼話不能當面說得寄信?」


「不是,是聯盟辦的活動。說是榮耀的職業聯盟十年紀念,請職業選手們寫封感謝信。說是感謝信,其實也就是填填這表單。」魏琛大驚小怪之際,唐柔走了過來解釋,手中晃了晃一張同樣的表格。


「什麼東西嘛,一點誠意都沒有。早不辦晚不辦,現在都假期了才搞這活動。」似乎對寫字感到很麻煩,魏琛嘟囔抱怨著。


察覺魏琛回歸的興欣眾人一一聚集過來,喬一帆笑著說:「應該是為了榮耀世界邀請賽而籌畫的吧。說是會安排在第一場比賽結束的時候,轉播方會挑幾篇來讀。」


「這啥,也太沒有隱私了吧!」


「說明上有說,可以匿名。當然不想寫也可以,聯盟沒有想要逼人的意思。」推了推眼鏡,羅輯說。


「怎麼,老魏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不好意思說?」包子好奇地湊上前問道。


「去去去,老夫光明磊落哪來見不得人的。我說這寫了老半天也就念幾篇,其他的怎麼辦啊?」


「你都不自己看說明就一直問!」陳果念了對方一句,還是回答道:「沒被讀到也沒關係啦,所有的都會公布在網上。到時候還會有粉絲的感謝專頁,聽說還能投票支持啥的。」


「哦,那時候一定會有一大票瘋狂粉絲來灌票。」挑了挑眉,魏琛卻似乎起了興趣,「快快快,老闆娘借我隻筆,我要來寫了。」


 




「這個是幹嘛的?」揮著表格,盧瀚文問著鄭軒等人。


「感謝信啦,說是慶祝聯盟十年要我們寫。唉,要寫已經夠麻煩了,還有可能被讀出來,真是……」


「壓力山大啊。我說你能打起精神些嗎,我覺得這事還挺有趣的說。」替鄭軒接過口頭禪,徐景熙推了推對方的肩。


「感謝信?那我能感謝劉小別前輩嗎?」盧瀚文躍躍欲試,抽了隻筆就打算開始寫。


「等等等等,你感謝人家戰隊的選手做什麼?你不感謝下黃少和隊長他們嗎?」一聽自家選手要去感謝對頭戰隊的選手,鄭軒緊張得抽過表格阻止對方的動作。


「當然也會啊!不過也會感謝陪我PK的劉小別前輩嘛!」藍雨的選手們覺得自家最年輕的選手笑容很燦爛。


 




「阿嚏!」微草的劉小別打了個噴嚏。


「還好嗎?感冒了?」表格填到一半的許斌停下筆湊過來關心道。


「沒,可能空調有點強。」揉揉鼻子,劉小別打了個冷顫。


高英杰拿了遙控器調了溫度。許斌邊轉筆邊八卦道:「你們感謝信都寫了誰啊?」


「哈?我沒打算寫呢。謝了英杰。」


英杰笑著點了頭,說:「為什麼不寫啊?要是擔心被讀出來,寫少些就不會被選中了吧。」


「麻煩。那我就寫隊長。你們呢?」


「我寫了三零一和微草。感謝戰隊可以吧,沒說一定要對人。你應該寫了隊長吧?」許斌轉頭問高英杰。


「嗯,還有一帆。」靦腆地笑著,高英杰說道。


 




「隊長,聯盟的人來收表格了。」宋奇英邊走過來邊對霸圖隊長韓文清說道。


「我不是給了?」韓文清轉過身皺了皺眉。


「在我這在我這,我送下去吧!」秦牧云揮著幾張表格湊過來,接過宋奇英手中的表格。


「啊,謝謝。」宋奇英規矩地道了謝。


「沒事,繼續去練習吧。」秦牧云知道之前輸給興欣讓這孩子心有不甘,笑著回道。


回過頭看到轉過身繼續操作的背影,秦牧云不禁有些感慨為了霸圖而放棄邀請賽留下來的這個人,他們十年來的隊長。


加油啊!秦牧云在心中喊著。


 




「杜明!!!」假期中,輸了總決賽的輪迴選手們也幾乎都留下來加強訓練,除了去參加邀請賽的隊長和孫翔。這天卻傳來了怒吼聲,驚嚇到了留下來的選手和工作人員。


「感謝信不是拿來讓你告白的!你寫上唐柔的名字作什麼?」吳啟和呂泊遠兩人對於杜明的愛戀一天天加強感到越發擔心煩躁。


「是她讓我正視自己的不足並且更加努力加強自己實力的!」說得理直氣壯,杜明的氣勢毫不遜兩人。


「你乾脆轉到興欣去算了……」吳啟覺得有點無力,重複著第一百零八遍這打算。


「愛情本來就會轉換成力量,我覺得這理由很正當。」全聯盟最懂愛的男人方明華笑著踱過來,身後的江波濤也一臉微笑。


「也要好好轉換成力量,不然根本進不了那姑娘眼裡。加油啊杜明。」江波濤拍了拍對方的背。


「是!」杜明握緊筆,吳啟和呂泊遠都放棄再說什麼了。


 




「感謝信啊……」樓冠寧為這事困擾了一些時間了,不知道在碎碎念著。


「他怎麼回事?」看到這景象的孫哲平問著一旁的文客北。


「他在苦惱著到底該不該寫葉秋大神,又覺得只填表格上好像不太有誠意。」文客北從一堆文件中把自己的表格抽出來,「不過我倒是已經寫了。」


「葉修那傢伙哪會在意那麼多,」孫哲平把自己的紙拍到文客北的文件堆上,跨步走向樓冠寧說著:「你要寫不寫趕緊啊,收表格的一會兒就來了。」


「……好!」下定決心,樓冠寧填上了葉修兩個字。


 




「隊長,我整理表格的時候看到了,隊裡的大家全寫了你喔!」對著手機說著,戴妍琦和身旁的隊友們交換了微笑。


「嗯?沒偷看啊,大家都很樂意呢。真的啦!隊長高興嗎?」方學才等人聽戴妍琦說著,幾乎能想像電話那頭自家隊長的表情,不禁笑了起來。


「隊長說很高興,大家!」戴妍琦把手機開擴音,轉過來朝著隊友們喊了聲,大家互相看了眼,異口同聲地說:「隊長加油!」


「隊長哭了嗎?」戴妍琦笑著學葉修的口氣問,雷霆的選手們都笑了。


 




劉皓非常不想填這東西,收到的第一天就丟到廢紙堆裡了。


第二天,劉皓看了一眼,廢紙堆還沒清。


第三天,劉皓邊抱怨沒人來清廢紙堆,邊翻出了那封信,重新讀起了說明。


 




「這是什麼?」三零一這假期練習著磨合,大部分的選手也都留了下來。這天和往常一樣的早飯時間,白庶看到大家都拿著封信,有些人都開始動筆寫字了。發現連自己都有一份,他問一旁喝著咖啡的楊聰。


「聯盟要職業選手寫感謝信,」放下杯子,楊聰向白庶解釋著,「為了慶祝聯盟十年吧。之後會在邀請賽直播第一場之後念幾封。你要寫嗎?」


「好像挺有趣的。國內原來會這樣用啊。」白庶若有所思地開著信。


「沒啦,也就這次十年而已。下次不知道還會搞出什麼。」


撐著臉,楊聰笑著看自家的選手們。下一次的十年,自己肯定早就退休了,不過這一群人誰會留下來,也說不定呢。


 




吳羽策看著表格,考慮著該不該填那兩個字。


填了說不定對方會覺得很尷尬呢。不過不填他的話,自己卻又不知道該寫誰了。


聽到蓋才捷邊走來邊詢問他好了沒的聲音,吳羽策提起筆。


握著手中的筆點了幾下紙,落筆寫上那兩個字。


算了,就填吧。


 




「妳寫隊長了嗎?」


「寫了,妳也寫了吧。」


舒家姊妹填完表格交給李華,兩人交換著情報,相識一笑。


 




郭少對於這表格的興趣很大,不過其他隊友似乎提不起勁。


沒有關係,郭少唰唰地在紙上寫著,覺得只要把自己心裡話寫出來就好了。


 




「隊長寫了誰?」百花一眾填表格時,較早填完的朱效平問了于鋒。


「哦,百花和藍雨,還有一些前輩們。」也沒什麼好遮掩,于鋒把表格遞給對方。


「啊,我寫了你耶。」鄒遠對于鋒笑了笑。


張偉抬眉,說:「我也寫隊長啦。」說著把大家的表格收了收,準備交給之後來收的負責人。


「好啦,寫完就去練習。百花下一次的目標可是總冠軍,必須好好努力了。」于鋒拍了拍手,催促著大家。


和大家一起走著,鄒遠覺得這條路,自己還能走很久。


 




「怎麼啦?」一進門就被家中的小狗撲上,吳雪峰摸了摸牠的頭笑說。


只見小狗叼著封信,吳雪峰取下後,小狗原地繞了幾圈又跑到一旁溜搭了。


「聯盟啊……」讀著信,吳雪峰喃喃地念著。


某個背影浮上了腦海,吳雪峰淡淡地笑了。


 




收到信件的第一天,邱非就默默地填完了表格。


要感謝的人是誰,自己還會不清楚嗎。


 




這一天,潘林整了整幾張表格,轉頭對李藝博點了點頭,收到了微笑。


這一天,興欣的大家坐在投影螢幕前等著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這一天,蘇黎世的天空一片晴朗。





TBC

评论

热度(39)

  1. 天一的黑本本晚安諸君 转载了此文字
    特别喜欢